Quantcast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細节中見風雅,遇之不忘。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评《大话西游》:他好像一条狗啊

2017-04-17 马贯之 新青年2017 新青年2017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老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会对那个女孩说,我爱你。如果要在这三个字上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至尊宝自鸣得意的谎言,却成了他的悲谶。


《大话西游》经典了二十几年,今天在电影院再看过,笑着笑着哭了,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这一刻,我的心也被撕碎了!



我们先来看紫霞和二郎神、四天王的经典对白:


二郎神:紫霞,你跟你姐姐青霞仙子原来是佛祖日月明灯里面缠在一起的灯芯,你竟然擅自离开天庭,还到处跟人说,谁能拔出你手中的紫青宝剑,就是你的如意郎君。 

一天王:你是神仙怎么能动凡心,假如邪魔歪道把你的宝剑拔出来,我们仙界岂不是成为笑柄? 

紫霞仙子:神仙也好,妖怪也好,剑只有我跟我的意中人能够拔出。就算他是妖怪,我也会一生一世的跟着他。如果不能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就算让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的。 

二郎神:一派胡言,既然你执迷不悟,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要你在人间仙界消失。 

紫霞仙子:只羡鸳鸯不羡仙,消失就消失。 



紫霞仙子和青霞仙子原本是如来佛祖日月明灯里缠在一起的灯芯,就像有些人被安排好的一生:你要好好念书不谈恋爱考上好大学,你毕业了要做个白领或公务员,服从领导努力干活在北京买车买房不是梦女人只有贤惠文静才能嫁给好老公,你要在二十八岁前生上一男一女传宗接代。对于这样的安排,有人逆来顺受,有人甘之如饴。可是紫霞仙子却要跳出“天庭”来到人间寻找自己的“如意郎君”——“谁能拔出我手中的紫青宝剑,谁就是我的如意郎君。就算他是妖怪,我也会一生一世的跟着他,如果不能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就算让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呐。



建造和控制体制的玉皇大帝、观音和如来等怎么会容许有人来挑战他们的权威和秩序呢?于是传教士唐僧总是进行无穷无尽地说教和洗脑。


比如有人在你耳边谆谆教诲:

如果你不能改变社会,你就要去适应社会,这样成功了才能证明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努力工作,然后你就会像我,成为部门主管,出差商务舱,住五星级宾馆;有没有房子不重要,但如果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



这个残酷的社会不仅有说教的唐僧更有可怕的牛魔王,作为山贼的至尊宝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爱的人,为了打败牛魔王而不得不带上紧箍咒变成孙悟空,当他变成法力无边的齐天大圣时却不能再爱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逝去。


“大话西游”里的人生真的就像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悲剧,这个时候唐僧给至尊宝开出”生亦何哀,死亦何苦“的止痛药方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四万八千种烦恼不是读点佛经就能了却的,很多东西不是你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孙悟空腰间的那一串紫金玲,便是佐证,人世间的真情又有谁能真的放下?看着牛魔王一钢叉扎在紫霞身上时,更像是扎在孙悟空心里,痛到声嘶力竭,痛到无能为力,痛到想生吞活剥了牛魔王,孙悟空那时的痛,不是头痛,是心痛,所以才会一口一口的撕咬牛魔王。每次看到这,我都莫名想哭。



那么到底是什么在控制着这一切让至尊宝身不由己。是观音、如来还是玉皇大帝?


其实马克思早就深刻地指出: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如果监狱的铁杆让你失去自由,那么各种社会关系就是各种隐性的网把你团团围住,让你身不由己。用马克思的话说:“这里所指的人,只不过是一定阶级关系和利益关系的承担者,不管个人在主观上怎样超脱各种关系,他在社会意义上总是这些关系的产物,我的观点是更不能让个人(真正的人)对这些关系负责。”


换句话说,资本家只是资本(社会关系)的人格化,打工那个哥们儿只是雇佣关系的人格化,在家庭中,孩子只不过是家庭关系的人格化。至尊宝正是受着社会关系的束缚才身不由己,不得自由。三星的老总说,我钱越多,我越感觉钱捆绑着我,我身不由己,就像有人推着我让我去赚更多钱。所以,马克思说:“私有制结束以前的人类历史都是不是人的历史,只是各种经济关系的历史。”



其实,悲剧又何止《大话西游》中的至尊宝。传遍网络的《法海你不懂爱》亦是人们对无情社会枷锁的痛诉。紫霞仙子不能谈动凡心与白蛇传里的人妖不能相恋是何等的相似。1958年,毛泽东视察上海时观看《白蛇传》,随着剧情的发展进入角色,当看到“镇塔”一幕时,他拍案而起:“不革命行吗?不造反行吗?”革命,就是社会关系的变革。资产阶级革封建王朝的命就是为了消灭封建的社会关系。同样,社会主义革命就是为了消灭资本对人的异化的社会枷锁。亦即至尊宝只打败牛魔王是不能得到真正的解放的。他打败了牛魔王,却也成为中规中矩的“取经人”而抛弃了人的“七情六欲”,失去了心爱的紫霞仙子。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常说的“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的本质含义了。



曾经登凌霄宝殿,杀仙佛,斩群神,谈笑偷蟠桃,踉跄醉仙酒,敢爱敢恨的孙大圣,屌不屌?而如今···


紫霞仙子:“那个人样子好怪”

夕阳武士:“我也看到了,好似只狗哦”


···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还是不安    还是氐惆
金箍当头    欲说还休

···


欢迎关注新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