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細节中見風雅,遇之不忘。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评《人民的名义》:颠倒扭曲的世界

2017-04-18 马贯之 新青年2017 新青年2017

在这样的社会里,衡量一个人幸不幸福、成不成功、活得有没有价值,就是他手里有多少钱,其他的价值变得可有可无。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不知不觉被套上了金钱的枷锁,诱惑着,享受着,却又焦虑着,失落着。于是,蔡成功的成功在于赚钱,郑胜利才改名郑乾,连陈岩石的小孙子都知道“现在没钱真的办不成事”,老老少少一切向钱看,成就了一个着了魔、压抑人性、颠倒扭曲的世界。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就有所揭露



岩石一语中的:这是大人的世界出了问题。



物欲横流,炫富攀比当道,难怪小学生的理想都成了买豪车、嫁豪门。



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当今社会一切朝钱看呢?在这里我不得不说说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和资本拜物教。这“三教”厉害啊,什么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都得给“拜物教”让道。


“拜物教”是原始的宗教,起源于古代。在当时,人们由于生产实践的局限性和科学知识的缺乏,对于自然界的许多事物和现象,如风雨雷电,水火林木,丰歉祸福,无法了解它们的起因、后果和运动规律,往往从宗教世界的幻想中去寻求解释。于是有的部落崇拜的是太阳、月亮、风雷雨电,这算是高大上的;有的部落拜蛇、拜鳄鱼、拜蜥蜴,这就相对比较没品;还有的部落拜的是石块、木头、布片、旧衣服,这就相当屌丝。人类学家把这种行为叫做“拜物教”


赤裸裸的拜物教在当代社会被视为迷信,但改头换面,变得更高级、更隐蔽的拜物教则无处不在。只不过在这种隐蔽的拜物教里,大家拜的不再是蛇、蜥蜴什么的,改为拜商品、货币、资本了。

商品拜物教:由于生产资料私有制使商品生产者相互隔开,他们彼此独立经营,生产处于无序的状态,商品生产者无法精确了解社会的供求状况,社会需要什么、需要多少,他并不清楚;对于他的私人劳动能否得到社会承认,他是没有把握的。如果在市场上,他能够顺利地通过交换,卖掉自己生产出来的商品,他就实现了价值,他的私人劳动得到了社会承认,而且他还能换到别人的产品以满足自己的需要。如果自己的商品卖不出去,或是只卖出一部分,他就要面临亏损、破产的危险。商品的命运支配和决定了商品生产者的命运,本来由商品生产者的双手生产出来的东西,倒成了统治着商品生产者的力量。在市场盲目的自发势力作用之下,商品与商品相互交换的关系掩盖了商品生产者之间的社会关系。商品拜物教就由此出现了。所以,在以私有制商品经济为基础的社会里,商品拜物教的产生是同人们盲目地受商品生产的经济规律的支配分不开的。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的性质,商品就从一个普通的可以感觉的物变成了一个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


货币拜物教:随着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货币出现了,商品生产者的命运就决定于商品能不能换成货币,商品的神秘性进而发展成了货币的神秘性,货币具有了支配人们命运的神秘力量。货币可买卖一切,“把忠变成不忠,把爱变成恨,把恨变成爱,把有德变成缺德,奴仆变成主人,把主人变成奴仆,把愚笨变成伶俐,把伶俐变成愚笨”。人们开始崇拜货币,于是商品拜物教进而发展为货币拜物教。


资本拜物教: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在货币转化为资本的过程中出现了资本拜物教。资本拜物教就是把资本的价值增殖看作是“物”本身具有的魔力的一种错误观念。资本拜物教比商品拜物教和货币拜物教更加厉害。为什么呢?在资本主义生产总过程中,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利润转化为平均利润、利润分割为产业利润、商业利润和利息,使资本的神秘性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带来的利润,似乎是资本家“劳动”的结果,让人产生流通过程也会带来收入的幻觉,但毕竟还同生产过程有关;关于借贷资本的利息则更加神秘化,因为它根本脱离了生产过程,而且同流通过程也无关系,它表现为G-G′(货币—更多的货币)的运动形式,剩余价值的来源完全被掩盖了,而资本自身固有的增殖能力,却非常突出地被表现出来。这样,“在生息资本的形式上,资本拜物教的观念完成了”。


对资本拜物教,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也有精辟的论述:“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立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74-275页)


私有制使我们变得如此愚蠢而片面以致一个对象,只有当它为我们所拥有的时候,也就是说,当它对我们说作为资本而存在,或者他被我们直接占有,被我们吃喝穿住等等的时候,总之,它在被我们使用的时候,才是我的··· ···一切肉体的和精神的感觉都被这一切感觉的单存异化即拥有的感觉所代替。此时,我们多么羡慕陈岩石们,他们摆脱了金钱对人的奴隶,他们视金钱如粪土,他们能把家里的金条捐出来参加革命,他们将扛炸药包视为共产党员的特权,他们深刻地明白兼济天下则达,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




这么感动中国的先进事迹,孙子却很纳闷:奶奶你脑残?我国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同志曾讲“我姓钱,但不爱钱”、“如果丢掉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中国就完蛋了。”



欢迎关注新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