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温家宝深情撰文:我的母亲

白茶为什么被称为"万病之药"?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夜来忽梦少年事——深切怀念我的师傅们 |劳动节

2017-05-01 田嘉力 新青年2017 新青年2017

深切怀念我的师傅们

 

国营企业红火的时代,从优秀工人中提拔了一些干部,他们被称为“以工代干”。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我在车间当工人的时候,车间主任、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工段长,都是“以工代干”。

那时候厂里流行一句顺口溜,就是“升官不发财,定量减下来。”工人被提拔当上车间主任,甚至更高的职位,工资不会增加,但粮食定量要减下来。那时候粮食按定量供应,工人的粮食定量高于干部,所以工人当上干部要把粮食定量减下来。


从个人利益考虑,优秀工人当车间主任是不划算的事。能当上车间主任的工人,往往都是高级别的技术工人,那时候工厂里还流行一句顺口溜:“七级看,八级转,五级六级甩开膀子干”。七级工、八级工在生产中的主要任务是现场指导,等于是脱产干部,但却享受工人的粮食定量。当上车间主任后,工资不增加,晚上加班不能和工人一样报加班费和夜班费,粮食定量却要减下来。


而且,没当车间主任时,七级工或者八级工,亲自动手操作的时间很少,可是当上车间主任后,为了完成任务,经常要跟班劳动,以鼓舞工友士气。


还有,那时候基本没有干部以权谋私的现象;即使有,也无非是让那些想找车间主任办点事的人送两瓶酒、一条香烟。可是粮食定量减下来,长期的累积效应,那是很吃亏的。


但那时候,优秀工人都以能够“以工代干”为光荣。也许有官本位的潜意识发挥作用,但更多的,是认为受到组织和群众信任、能够为大家办事,是光荣的事。如果用现在的理论说,他们可能认为这可以满足个人成就感的需求,可以满足公众认同的需求。总之,“以工代干”的车间主任、工段长们乐此不疲,长期奉献而无怨无悔。


那时候我们厂最高级别的“以工代干”是一位副厂长。他和其他的“以工代干”的车间主任、车间党支部书记,以及没有“以工代干”仍然是工人的人,有共同的师傅。因此,每年春节时,他们都要去给师傅拜年。师傅照例要留他们吃饭。吃饭时的座位是有讲究的,副厂长在厂里职位虽然高,在师傅这里却不是进师门最早的人,先入师门为兄,所以副厂长的座位只能排在另两位师兄的后面。


那时候我是刚进厂的青工,当然要和其他青工一起,去给我们的师傅拜年。这里所说的师傅并不特指某一两个老工人,而是车间里全部的已经有资格称为“师傅”的人。我们从这个师傅家出来,又涌到另一个师傅家里去,走一路吃一路,还要包一包带走。人人笑口常开,其乐也融融。


往事如烟,转眼间我也进入退休年龄了。想当年“以工代干”的车间主任、党支部书记、工会主席、工段长,以及我们曾经年年春节去拜年的师傅们,应该都已经垂垂老矣。这段时间不知为什么,常常“夜来忽梦少年事”,老师傅们的音容笑貌常入梦中来,醒来后似乎看见一个个曾经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再也睡不着了。


不久前接到一位当年的青工朋友来信说,工厂的厂址已经有一半卖给某开发商了,某师傅已经作古,某师傅患了什么病,正为治病发愁呢!至于我的师傅,曾经教我钳工技术的师傅,身体还健朗,每天早上在原先的工厂福利区、现在已经衰草遍地的近似“荒地”的地方散步。


记得我考上大学临离开车间时,我的师傅对我说:“到了大学好好学,毕业后当上‘小老臭’别忘了你师傅。”我说:“少扯淡。”师傅顺手给我肩头一拳,于是师徒告别,至今已经30多年过去了。



本文转自旗帜中流公众号

欢迎关注新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