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細节中見風雅,遇之不忘。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2017-05-22 慕容雪村 新青年2017 新青年2017

今天我要讲的主题叫做《多数人死于贪婪》,第一个话题就是奢侈品。一说起奢侈品,很多人都要瞪眼,为什么要瞪眼?就是因为它太贵了。我昨天去了一趟国贸,随便看了几眼,随手记下了一点东西,在这里给大家念一念:一条裙子,12800;一双皮鞋,9000;一个这么大的包,一万二;一双袜子560。


有时候我比较纳闷,你说一个人为什么要穿560的袜子?560的袜子跟穿五块钱的有什么区别?穿在脚上能多长出一个脚趾头来?如果说裙子啊,鞋啊,脸皮够厚,还可以说它有点智力因素,说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说它美,说它新颖,说它清新感人什么的,可袜子这东西,据我所知,从西非的黑人,到北美的印地安人,穿的都是一个款式,这么一个筒,这么一个跟,绞上两个窟窿就算是花活儿了,没听说袜子还有开叉或者钉一排铜扣的。可你凭什么卖这么贵?560块钱,买大米可以买半吨,买豆腐可以买一车,穿上又不会长出个六指儿来,你说你卖这么贵,道理何在?


当然,这只是奢侈品中最小的。比它贵的比比皆是。一辆宾利汽车,1188万,一块百达翡丽手表,9000万,一条卡地亚蛇形珠宝项链,6700万。比较变态的是2000年美国一个叫温斯顿的设计师设计的一条内裤,上面镶满了珠宝钻石,价值1500万美元,合人民币一亿两千万。更变态的是前希腊船王那艘游艇,这游艇叫克里斯蒂娜号,这游艇上有个酒吧,酒吧里的高脚凳,你们猜蒙的是什么皮?是鲸鱼的阴茎的包皮,据说摸上去跟融化了的黄油一样软。说实话,每次我想起这东西来,总会觉得匪夷所思,我们知道,凳子是拿来坐的,用屁股坐,中间还要隔着牛仔裤、老棉裤什么的,高尚人士穿得都薄,就算是块丝绸好了,你说你要那么软有必要么?难道说这有钱人都是特异生物,用脸坐凳子?

还有就是那件夹克,给狗穿的夹克,我在上海久光百货亲眼所见,就这么大,布的,售价2995。2995。我去柜台上打听的时候,我装着要买的样子,促销小姐说:先生啊,你要买至少应该买四件,你的狗狗总得换洗啊。四件是多少钱?一万二。当时我心里确实很不是滋味,中国有句骂人话,叫“猪狗不如”,现在我站在这里,猪不敢说,狗是肯定不如了。



这里要插两个小故事,一个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是从书上看来的。亲身经历的是在重庆,一个老年棒棒,就是帮人扛东西、搬行李的民工,那天我们两个人,在解放碑逛街,他就一直跟着,腿一瘸一瘸的,大概是想等我们买了东西后帮我们搬吧,不过我们一直没买。等天差不多黑了,他终于开口了,叫我老板,说老板,你给我点钱好不好?不要多,一角钱就行。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昨天搬货把腿砸了,今天转了一天,一个生意也没找到,腿疼的厉害,所以跟我们要一毛钱,因为有了这一毛钱,他就可以买包止痛粉吃了。




第二个故事是听一个朋友说的,说的是北方某城市一个下岗女工,离婚了,一个人带着七岁的女儿过活,六一儿童节前,她女儿问她:妈妈,你给我十块钱好不好?她也没钱,说不好。女儿又问,那你给我五块钱好不好?她还是说不好。女儿继续问,那你给我两块钱好不好,别的小朋友都过儿童节,我也想过个儿童节。她掏遍了全身的口袋,也没找出两块钱来,一急之下,给了小姑娘一巴掌,小姑娘哭着跑了,这个下岗女工啊,晚上一个人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没有活路,当天就跳楼了。


很不是滋味,是不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的,大多都是普通人,站在中间,在我们左边,是1188万的车,9000万的表,一亿两千万的内裤,还有一条穿三千块夹克的狗,在我们右边,是那个可怜的老民工,和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她因为两块钱而失去了她唯一的亲人。这就是我们的世界,一个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世界。

而问题在于: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东西,这样的事?这边的一双鞋,大过那边的一条命,这边的一夜之轻,大过那边一生的所有?我们常常说,这是个文明的世界,而这么文明世界里,为什么还会有这么疯狂和荒谬的东西?1188万的车,9000万的手表,一亿多的内裤,这些动辄百万、千万、亿万的东西,为什么人们叫它时尚,叫它尊贵,甚至叫它高尚,而不叫它疯狂,不叫它罪恶?



所有的浪费都是时间的浪费,同样,所有的奢侈也都是时间的奢侈。我把这些奢侈品全都换算成时间,辣妹维多利亚买给贝克汉姆的那瓶香水,价值三万英镑,合人民币40万,如果用于缴水费,可以供一个三口之家用300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手上那块表,这次不是水了,是油,换成食用油可以让一个三口之家用870年。一件阿玛尼T恤衫,43%的棉,57%的混纺材料,听起来普普通通,但换成铅笔,足够让一个孩子用1000年。那辆汽车,价值4800年,那条着名的变态内裤,价值48000年,六个中国农民从河姆渡时期开始干,一直干到2005年11月16日,也就是今天,也买不下来。

是的,我要说的就是那两个字:折寿。不过折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寿,而是我们所有人的。时间就要停止了,这个我后面会说到。


我们现在是在书店里,一会儿你可以走出去看看,那些励志书、经济学、伦理学的书,几乎每一本都是在鼓吹贪婪的。每一页的字里行间都隐藏着几个大字,血淋淋的几个大字:多捞、多拿、多抢!我们都知道,这是有代价的,代价是一部分人的赤贫,一部分人的苦难,一部分人的死亡,代价就是那个可怜的老棒棒,在路边向人乞计一毛钱,好去买包止痛粉吃,代价就是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妈妈你给我两块钱好吗?别的小朋友都过儿童节,我也想过一个儿童节。


欢迎关注新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