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細节中見風雅,遇之不忘。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视线之外的余光中

2017-12-17 张鸣 新青年2017 新青年2017

89岁高龄的诗人余光中去世,大陆读者最熟悉的,自然是他的一首《乡愁》,短短的几行,字浅言深,收录进语文教科书,脍炙人口。


大陆的报道亦是连篇累牍,“文化乡愁”、“中国想象”、“文化大家的风范和气象”之类的溢美之辞让人头晕目眩。更有人将余光中比作托尔斯泰,并为自己能见到这位大师而感到幸运万分,这段“惊艳”之笔将余光中推向了神坛。


遗憾的是,这些宣传和吹捧说来说去不过是余光中的“乡愁”诗歌和美文,而对余光中在台湾文学史上的作为毫无认识,因而对于余光中究竟何许人并不清楚。不过,对于普通的读者也许不应该苛求,也许是我党统战工作的需要,但是我们仍需指出,余先生以反共的立场给论战对手扣“左倾文艺观”的帽子,对论辩对手进行政治迫害,充当“文坛打手”的行径让人不齿。


大家可曾知道台湾作家陈映真?一年前,台湾文学的重要旗手陈映真在北京病逝,享年79岁。陈映真曾经因为家中被抄出马克·吐温全集一套而被判刑,审官曰:马克·吐温乃是马克思的弟弟,系通匪有据。在白色恐怖的台湾,余光中竟然将陈映真文章中引述的马克思之处一一标出,加上批注,寄给了当时“国防部”总作战部主任王升将军,告密陈映真有马克思主义的思想。

余光中最饱受争议的一点,也是他发表的《狼来了》一文,其中写到“北京未闻有三民主义文学,台北街头却可见工农兵文学,台湾的文化界真的大方……如果帽子合头,就不叫戴帽子,叫抓头。在大嚷戴帽子之前,那些工农兵文艺工作者还是先检查自己的头吧”,迎合当时被抛弃的、充满主体性焦虑的社会心态,把战火导向最为敏感,也最为不堪一击的政治领域。一时之间,余先生通过不断告密,一手炮制了不少冤狱,置众多文坛同行于死地,被誉为武侠片中的“血滴子”,


相比余光中,我们再来看看朱自清。


毛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写道:“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一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要肚子痛的•••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唐朝韩愈写过《伯夷颂》•••那是颂错了。我们应该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近代以来的中国,除了鲁迅这样令人敬仰的硬骨头,还有李大钊、瞿秋白、朱自清、闻一多、陈映真……无数灵魂的骨头,构造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乡愁虽有小味道,人格却有大问题。于是我觉得,余光中走了也就走了吧···


end

欢迎转发点赞

▼点击查看更多文章

英雄迟暮,壮志未酬

中国通史第四集:武周革命

民国大师,生长妖艳的罂粟花

吴永宁之死:以生命为代价行孝

评影片《雪国列车》——谁创造历史

李昌平自述:从乡党委书记到南下打工

24岁毛泽东:我放长假,主要干这三件事

你穷你有罪:年纪越大,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

评《摔跤吧!爸爸》:歧视女性是真正残酷的屠刀


 责 编 | 慕    兰

新青年 有力量

微信号:xqn201699

欢迎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