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要求公租房建泳池是一种矫情浪漫式的文艺病

2017-09-01 安静 梵高先生 梵高先生


深圳公租房与商品房之间的骂战,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貌似淡下去了。历历在目的是,同一个小区的业主邻居,互拉的那两条触目惊心的横幅,言词凿凿,仿佛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当然,这场风波中涉事的楼盘最后的处理结果是:万科公园里张贴公告重申合同注明保障房属同一物业管理区域,信义金御半山花园拆除了围墙,达成花园共用、按剩余车位安排的共识,并承诺后续会增加车位。


不管怎么说,事情总有了一个较稳妥的结果。


1、重庆市民要求公租房配备泳池


然而,不到一个月,重庆又出了一则奇葩的公租房事件。事情的起因是某重庆市民致信沙坪坝区政府,要求廉价的公租房建游泳池。


在信里,重市某市民反问:为什么公租房不建游泳池?中低收入群体都不怕热吗?中低收入群体的孩子们就该热吗?



而政府的回复也亮了,简化一下大概是这个意思——


公租房是解决群众保障性住房的一项新举措,目的是让人民群众满足基本生活保障。如果你对居住环境不满,建议你自行购买带有泳池的高档小区住房,即可解决问题。


一时间,网上评论也是炸开了锅:1、这次站政府。2、邻居家都有保时捷,为啥不给我们提供?难道低收入群体就不该坐保时捷?3、人心不足蛇吞象。


很明显,评论几乎倒向一边。太刺激的话就不多说了。不过,这倒让我想起前一段时间在西安发生的一起类似的事件。只不过这次的主角,则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2、月租不到100元,西安安居房遭应届毕业生嫌弃


这名大学生是2016年届的,在经历了一年的租房生涯后,恰逢西安市政府推出了一项“新毕业大学生申请租赁型保障房”的措施,鼓励大学生就地择业。


这名大学生闻讯欣喜,则申请了当地一个小区的安居房,而小区内都是30-50平的一室、两室。


而租金呢,为2.89元/平米,折合算下来,一个月的租金最低仅为86.7元,最高也只有144.5元。差不多一个星期的凉皮钱。


然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这名大学生开始向相关部门提建议。这名大学生认为:


1、小区的公交线路不多,交通不是很方便,建议将部分车辆的始发站设立在小区周围、开通小区门口至最近地铁站点的接驳车。


2、与此同时,这名应届毕业生认为小区门口经常有大型垃圾车出没,要求相关部门限制大型垃圾车出行。


3、更让人意外的是,他认为小区门口到公交站之间的路段十分荒芜、不安全,建议在小区门口至公交站点之间,安装监控设施,设立民警巡逻点。


原文如下——



除了向相关部分罗列要求外,当时这名大学生还写了一篇文章,叫<我为什么退掉了西安市的人才安居房>,用他的原话来说,这个小区的公租房,十分不便,是相关部门拍脑袋选的地段。


同时,他还列举了其他大学生反应的同样情况——


图片来源于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当然,相关部门的回复就比较官方了,虽然没有这么幽默,但估计也是对这种要求比较无奈。随后文章发酵,该大学生还继续发文说“嘲讽我的都老了”。


反复比对这两件事情,关于太多道德方面的评论就不多说了,没必要。因为从正常逻辑理解,每个人都有提建议的权利。但这里面却深刻暴露了一个问题:究竟公租房OR廉租房应不应该同商品房享受同等的配套、福利?


3、茅于轼曾说:廉租房不该有独立卫生间


按正常逻辑理解,这明显不可能,因为一分钱一分货,商品房的业主,在享受优良的配套福利之前,是花了公租房的多倍价格换来的心血产物。


而公租房,通常只是过渡期间的临时居所,其功能,只为保证居民的正常生活,让居者有其屋,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要求建泳池也好,要求增加公交线路、设立民警巡逻点也好,都是对公租房本意的一种逆悖,因为这相当于将公租房和商品房同质平权。


按深圳@朱罗纪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公租房豪宅化”的倾向。而且,如果公租房真的和商品房同质平权,可能会带来一些难以想象的后果。


举个例子,比如说某个城市,为了解决底层人口的住宿问题,新建了一批廉租房投放市场。为了让问题更简化一点,我们假设在这批廉租房附近还有一批商品房,这批商品房也不是特别高大上,水平也一般。


而这个区域的可接受租金,大约是1000元/月的样子。也就是说,1000元/月的租金,是可以找到租户的。


好了,我们让廉租房与商品房同质,让他们没有什么区别。要泳池就配泳池,要会所就配会所。因为考虑到对底层人口的照顾,我们不妨让廉租房租金300元/月,而商品房的价格是1000元/月。


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因为这里面存大很大的套利空间。


也就是说,我以300元/月的租金租了一套房子,如果转手以1000元/月的租金租出去,是有人要的。空手套白狼,我凭空就能净赚700元一个月,我为什么不去干呢?


事实上,这类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曾几何时,茅于轼提过一个观点:廉租房不该有独立卫生间。这话说出来后,被所有貌似关人心底层的人认为冷血无比,也遭遇到了很多人的谩骂,让为他是在为富人说话。


其实,按安静的理解来说,茅于轼话中隐含的意思正是经济学所要表达的观点——


任何超出一定标准、具备一定价值的东西,必然会被相对强势的群体所觊觎。廉租房一旦与商品房没什么差别,那么,租金之间存在价差,必然导致寻求利润的行为产生。


而茅于轼的主张的背后的逻辑是,降低廉租房的市场价格,减少廉租房套利空间,提高分配效率。就像深圳新上任的市长所说:低端有保障,中端有支持,高端有市场。


这里所说的保障,也仅仅是保障,而不是浪漫的、娇情的与商品房同质同权。如果想真的实现,恐怕只能在乌托邦式的社会了。


4、和绅与纪晓岚,矫情的、浪漫的文艺病


网上流传过一个小故事,说的和珅和纪晓岚,当时他在们民间施粥,而和珅看到熬好的白粥,随后就抓起一把泥土洒了进去,并下令把粥熬的再稀一些。纪晓岚看不过去了,说要弹劾和珅。


和珅心平气和的讲了一个经济学的道理:人们都喜欢占便宜,如果是干净好喝的白粥,势必会有很多不是灾民的百姓参与进来,对灾民产生威胁。只有这样,才能把滥竽充数的人赶出去。


有人说:在制度缺失,行政杠杆失效,无法对资源合理配置的前提下,降低标准或许是实现物尽其用的最好的无奈之举。安静觉得说的在理。


而且,利用降低服务品质来筛选价格敏感的人群(不一定是穷人),其实是非常常见的一种做法。


廉租房首先是廉价,其次是租房不是养老房,租户应该想的如何更好的实现阶层升级。这样将来工作有进展,廉租房才能得以出让,流动性才能存在。


而这样,也才能照顾到更多真正需要的人,占着茅坑却不拉屎,本质就是一种懒汉式的逃避推脱!


安静本身也是穷苦农村家庭出身,也深知贫穷给人带来的困惑与无奈。但这并不是“你弱你有理”式的任性,这一点,相信同在深圳打拼的人也有同感。


曾经有一句很激励我,叫“贫穷也一种财富”。在贫困中的人, 也许更懂得怎样生存,更懂得如何在逆境中重生。我们不应把这种物质上的缺失强加给社会去承担。


说难听一点,叫我们应该远离生活中的“弱者婊”。说好听一点,这是一种不切实际,也暂时不能实现的、矫情的、浪漫的文艺病。


好好生活,好好努力,生活真的不欠你什么。靠自己努力获得的,比祈求施舍更有尊严。



商务合作、投稿、入群、爆料请联系微信

你可能还想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