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装睡的人

今晚,我只想骂傻逼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挤一趟地铁4号线,治好了我多年的颈椎病”

安静 梵高先生



在深圳,如果你没住过城中村,你根本不配谈奋斗。在深圳,如果你没有挤过龙华线,你根本不配叫深圳人。


饭菜在锅里,你在龙华线;孩子在襁褓,你在龙华线;老婆在床上,你在龙华线。相比于蛇口线的高富帅,龙华线是深圳人民最悲情的一条地铁线。深夜泪水浸湿了出租房的枕头,赶路的时间永远多过打炮的时间。


丧逼Monday的早上七点,城市中产们在城乡结合部用微信支付了一份4块钱的肠粉,啃着刚出炉的油条韭菜盒子肉包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匆匆挤上几亿的地铁,开始了为时长达30分钟以上的长征。


龙华线的第一场大规模战役始于清湖站,史称“清湖抢滩登陆战”。无论你是观澜来的,还是布吉来的,在这一刻,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清湖人。



这一场大规模的战役处于战争爆发的最前线,所有人子弹上膛,准备抢占自己的阵地。小小的地铁,大大的“绞肉机”。这一刻,你会充分理解什么叫“夹缝中求生存”,你会理解什么叫“稳如泰山”。


什么肩并肩脚碰脚,什么列车急停刹车,在这一刻,你就是舒婷笔下那棵笔直站立在狂风中的橡树。


都是陌生人,精神相隔千里,却贴身相依。所有人,都在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你呢,手里还可以悠然的玩着手机。挤一趟龙华地铁,会治好你多年的颈椎病。


第二场大规模战役,始于深圳北站,史称“围城攻尖战”。在这站上下车,三分靠打拼七分靠运气。门外是随时提醒你再往里挤挤的大喇叭,门内的人再已挤成肉饼。门外的人想进来,门里的人想出去。



坚贞就在这里:不爱你伟岸的身躯,但爱你坚持的位置,和脚下的土地。与其花费数千元到健身房去拉筋,不如在索性坐上十趟八趟的龙华线,任你驰骋千里,不仅锻炼身体价格还便宜。


在这里,每分每秒,都是高峰期。只是,挤怀孕了,算谁的?留给深圳北站人的时间,不多了。


深圳北站后,仙人掌变芦荟,热汤面变热干面,一切复归平静。无论如何,再也挤不上来人了,但凡还想上车的,但会被门外的大喇叭和门外面无表情的眼神给生生逼回来。


那一刻,你终于明白,减肥的重要性。



到了上梅林,终于有人舒了一口气,这种心灵上的放松,来自于被挤压胸腔被释放后的身体反应。因为终于有人要开始下车了。


这时候,打电话都开始变得放肆了,因为他再也不用说:“大哥,我接个电话,麻烦给腾点空间,谢谢!”


这一刻,身在关外心在关内的名媛们,也开始掏出口红,随时准备化出鲜艳红唇和九九艳阳天,这样或许是为了遮蔽昨天的宿醉或者激情之后的沧桑。


油头粉面的小哥哥,掏出了近两个月工资的爱疯X,点开了罗胖的逻辑思维和吴晓波,帅气的吴晓波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情怀拼盘为中产奉上“巨国效应”光环,而胖子罗继续营造耳目一新的逻辑新词语:人生算法、雨林脑洞、枢纽脑洞。


这些最适用中产的鸡汤中产们最喜欢喝,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


如果幸运画好了美妆而且没有花的话,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可能要收起小手机,面对一场临时的“深圳地铁——会展中心马拉松赛”。


奔跑的中产阶级,在会展中心站,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广场舞。常年不咋活动的城市白领,在这里,集体被打兴奋剂,两面夹攻奔跑,只为了搭上仅有三条扶梯的地铁换乘出口。


这一刻,我看到最右侧扶梯上的小哥从容的玩着手机。



我想,他一定是深圳土著,不用担心也不必研究如何按倒深圳拆迁妹的问题。香蜜湖的湖面?只是我家的窗景,欢乐海岸?我家楼下的烧烤摊。


深圳湾的海有什么好看的啊,只不过是条臭水沟,海面上飘来的,全是LOW逼的味道,还不如去郊外感受一下尘土飞扬的感觉,那一定是撒哈拉大沙漠才有的感觉。


如果再有时间,索性晚上再去健身房逛逛,顺便还能看看紧挺的翘臀会员顺带再约个免费炮。会员是他们的,你啥也没有。



普通小白领有的,只是每一次深夜打架的眼皮,一杯接一杯的速溶咖啡,几双磨断跟的鞋,改了几十次的PPT,一双长满老茧的双脚。


白天,他们是公司的小狼狗,耕耘在最基层的岗位上,把生命耗费在无穷无尽的加班中,奉献公司奉献党。


晚上,他们脱下形式端庄的职业装,女的套上齐B小短裤,男的穿上海贼王图案大裤衩和五块钱一双的人字拖,约上三三两两,在一片烟熏火燎中把自己灌得烂醉。只有一场呼天喊地的酩酊大醉,才能修复他们每周一次的大崩溃。


白天她们是鞍前马后为客户服务的小婊砸、小二逼,夜晚,他们是行走在地铁4号线上的孤魂野鬼。


在CBD上班,他们会忘却自己的方言,再也不说“月亮粑粑,斗里坐个爹爹”,也不说“心里冇得数”。


所有人回归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偶尔惹急了他们,最多回你几个字:丢(二声,请拉长念然后加尾音)或者FUCK YOU,然后优雅的给你竖起中指,每个人都是那么的fashion和professional。


只是,再挤在地铁龙华线后,无论是公主梦还是王子梦都要开始醒了。偌大的马路上,不是有轨电车经过时红灯的滴滴滴,就是土方车的小摩的,满街的大排档和烟火气,想想生活就觉得刺激。


在无数个夜里,他们都在大汗淋淋漓之后轻声呓语,再过几年,一定让你住在楼下就有星巴克的屋子里,再过几年,你打开点餐外卖,再也不是美团APP。


无数个夜啊,就这么过去了。只不过,他们可能没有算过,如果不是富二代,在2015年后的日子里,想住在楼下就有星巴克的房子里,已不是他们仅仅努力就能够承受的起。


夜深了,人静了。明天的深圳地铁4号线上,会不会有我的座位呢?李健歌里唱着——


十点半的地铁

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

温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

身边的姑娘 

胖胖的她

重重的靠着我睡

我没有推 我不忍心推

她看起来好累

矮下了身子 

向后仰

我懒散地伸长了腿

对面的大叔

在鼾声之中张大了嘴

旁边的阿姨 左摇右晃

她睡得找不到北


身边的妹妹 

和朋友谈谁

是是非非

我也疲倦了

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悲伤的 难过的

在这里我没有力气去想

城市的夜 

在头上

沉默经过它的心上

尽管它千疮百孔

仍在夜里笑得冷艳漂亮


我已疲倦了

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沉重的 

烫手的

在这里都可以暂时放放

等到了站 下了车

余下的路还有好长

不去想 

管它呢


——————


你可能还想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