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妹妹 今夜我羞于赞美|方舱医院一名普通护士的诗

弱水吟 江南诗 2020-02-19

图片、音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转自网络     若有侵权联系删除

点击右上方色音频按钮播放歌曲


作者:弱水吟,本名龙巧玲,女,甘肃省山丹县人,甘肃省作协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协会会员。著有小说集《谁摘走了你的第二颗纽扣》散文集《春天有双冰翅膀》《向东,向大海》。在各报刊杂志发表大量作品,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曾获第二届冯梦龙新三言短篇小说奖;第四届、第六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甘肃省金张掖文艺奖;2017年张掖文化旅游宣传奖,多次获全国文学征文奖。现就职于山丹县人民医院。疫情发生以来,龙巧玲和同事们一起,奋战在本县疫情防控第一线,接到武汉急需医护工作者消息,随医疗队赴武汉,现在武汉某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一名普通护士的诗
作者/弱水吟
 
▼请不要打扰
 
请容我脱下防护服和面罩
把我的肉身从铠甲抽离
让我靠一靠身体
让我平静呼吸
唉……
口号是你们的
赞美是你们的
宣传、标兵,都是你们的
我只是在执行岗位职责
做一个医者良心的拯救
常常,不得已赤膊上阵
生和死来不及选择
真的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想法
请不要给我花环
不要给我掌声
也不要什么工伤、烈士,几等功
来武汉,我不是来欣赏樱花的
也不是来风花雪夜,接收吹捧
只想疫情结束能安全回家
即使剩下一把骨头
也要把自己带回给儿女、爹妈
试问:
谁愿意抱着同伴的骨灰盒
踏上回家的路程
媒体,记者
请不要再来打搅我
所谓的真相、数据
我没有时间和心情关注
累了一天,一夜
休息,睡觉
比你们的赞美更需要
如果可以,请你们去看看
那些灭顶的家门
是否升起了炊烟
火葬场那些流浪的手机
有没有找到主人
  
▼妹妹,今夜我羞于赞美
 
凌晨两点
雷电大风,风雨齐谙
档门的铁牌被刮翻
风雨卷起一个小小人影
纸片一样飘进
“妹妹,你怎么提前回来?”
“低血糖眩晕,组长让我出舱”
“四十分钟车程?”
“武汉出租车司机送来”
面色苍白,声音无力
测温计读出她的额头33.1°C
 
消毒液喷洒,一遍遍洗手
擦净鼻孔、耳朵
监看她操作,我的手簌簌发抖
隔着护目镜
我分不清她脸上的水滴
是泪还是溅上的消毒液
摘掉口罩
额头、鼻梁、脸颊,耳后
水泡、创面——低血糖和寒冷的帮凶向我示威
我无力说什么
任何安慰都有虚情假意的嫌疑
换掉衣服鞋子
踩着一次性拖鞋回去
高于56°C的水冲澡半小时后才能吃口东西
 
谁都知道
十几个小时要在防护服里拢紧身体
不吃不喝不能排泄
只好上班前少吃不喝
防护服啊,你为什么还是短缺
能不能中途让她更换一个
哪怕延长工作时间也可
 
低血糖回来的妹妹
我至今没能记住你的脸
一百个姐妹
一百个口罩遮住了谁和谁的美
还藏着多少我没有看见的低血糖
或者,不能说出的或者
 
妹妹,今夜不能赞美
所有的赞美诗都有罪
所有被蒙蔽的良心
都要为你下跪
戴上口罩,你转身的刹那
我忽然想到
我更该加戴一个口罩
面对狂风大作,我
是不是该装聋作哑
 
  
 
雾霾,阴雨
五天里,潮湿和凄静
冷和毒,泪和伤
这些灰暗的词
多么希望你们远离
在宾馆自我隔离
没有时间,没有日期
没有声音和空气
写材料,心理干预
将一百颗畏惧的心安放在各自的手心
将颤抖,恐惧,哭泣和绝望
和那些沾满的毒一起丢进垃圾
一个人的房间里
划分半污染区,清洁区
洗手,洗手。口罩,口罩
强迫改正一切恶习
现在,谁都知道毒是蝙蝠的错
而放毒的罪是那么轻描淡写
十七年前的毒我还记忆犹新
今天是昨天的翻版
而毒却不是昨天的毒
它的狡猾是人惯出来的
强传染也是人溺爱的果
深夜,我最想做的
是给藏在洞穴里的蝙蝠
穿上钢铁盔甲
刻上武汉两个字
让所有的刀刃无处下手
让所有的牙齿难以啃噬
 
▼元宵夜
 
武汉金来亚酒店八楼窗外
灯火已点亮城市
大厦轮廓的辉煌
照清了夜的本来面目
寂静。凄清。寒凉。
我知道穿透灯火
更远更深的背后
更多的窗户是黑的
黑如洞穴,如蝙蝠,如吞噬
如藏匿的戴着花冠的毒
 
我在黑暗里遥望
遥望长江,汉江
遥望黄鹤楼
遥望方舱医院
遥望甘肃河西走廊
遥望上海黄浦江
遥望天堂正在用长勺给彼此喂食的景象
 
黑暗依然在扩散
但我坚信,一切的美
当元宵节的月亮升起
都将圆满,都将被点亮

  猜你喜欢:

“诗梦江南”原创
关不住的春天
这些天 我的眼睛里始终含着泪水
一把岁月的烟
合诵|寒风中唤你 而你的名字已在天边
车过故乡
散落在岁月深处的时光
如果大雪之后还是大雪
寒风中唤你 而你的名字已在天边

从岁月深处 牵出一匹马

北方以北,南方之南

一场大雪漫过钱塘的涛声

唇间雪

午夜迷失在这浅秋的香

是时候说一句了

白月光

平静惯了,汹涌也像是一种伪装

梦中那些虚掩的门

播种城市的人 

月近中天秋亦凉

善良是一种病

我只是随风的一片叶子

苦咖啡朗诵《走进七月》

扁担老了 挑不起那么多的空

一滴泪蹲在薄薄的土墙根|短诗一组

那个我们唤做故乡的地方

一眼的初见,成就已久的遥望





【温馨告之】江南诗》以原创诗歌为主。力求“情感”和“美感”的完美统一。文字简洁,语言直白、朴实,短小精悍,努力形成一种独特的诗体。抒情咏志,弘扬正气。希望喜爱该风格的诗友共同学习探讨,共同进步提高。创作理念:简单不是浅薄,出彩无需浓重。

     欢迎赐稿,来稿务必本人原创,文责自负,请勿一稿多投。开设“荐读”栏目,重点推出优秀诗人新作。《江南诗》为给广大诗友搭建一个健康向上的独特平台,可能会对来稿稍作改动,请见谅。来稿3-5篇以上供选,个人简介100字以下,并附本人高清近照2张。本平台为学习交流平台,暂不设稿酬。投稿邮箱:495840770@qq.com 。欢迎关注平台,您的关注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非常感谢您读到这里  可点“写留言”参与点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