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22年12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被微信屏蔽
其他

饶毅炮轰钟南山、张文宏

顾子明 政事堂2019 2022-12-22 22:27 Posted on 辽宁

1945年7月17日,决定世界新秩序的波茨坦会议召开。

苏联的斯大林、美国的杜鲁门、英国的丘吉尔,三位巨头共同在这个德国小镇协商二战后的欧洲利益分配。

会议开到一半,丘吉尔回国参加选举,结果保守党惨败,英国的新首相艾德礼代替丘吉尔出席了后续的会议。

据说,斯大林曾因此事对丘吉尔调侃,“为何你打赢了战争,你的人民却背叛了你?”

老烟枪丘吉尔吸了一口烟后,用一口倍儿标准的伊顿口音回答了斯大林,“我打这场战争,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保卫英国人民选择的权力”。

虽然这个很可能是丘吉尔为了美化自己丑化斯大林编撰的故事,但多年前听过这个故事后,久久难以忘记。

这两天,我很喜欢的一位科学家饶毅,连续撰文抨击张文宏,顺带diss了钟南山、梁万年,还把钟南山与连花清瘟一起怼了一波。。

对此,很多朋友都在问我怎么看这事儿。

政事堂对饶毅文章中的一段话,非常的喜欢。

一种观点是误导上级坚持下去就能战胜病毒;一种观点经常告诉大众马上就好了。还有就是经常预计科学很快就有疫苗、有特效药了。

就是不肯说:迄今总结不出新冠病毒流行的规律,所以每一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公众号:饶议科学对上不必逞能、对下不宜逞强:疫情双方代表性人士都应该实事求是

虽然非常非常喜欢,但我还是感慨,饶毅懂科学不懂政治。

对疫情“摸着石头过河”,应该是有科学素养者的共识,但是过去几年,几乎没有几个公共医学大V敢这么表态,纷纷紧随政治正确。

类似于钟南山与张文宏等有良心的,也顶多在主流舆论认为应该坚持的时候,大谈毒性在减弱,在主流舆论认为应该加速开放的时候,提醒病毒的危险要多注意防护。

近几个月,很多“专业人士”和“媒体”,甚至仿佛巴普洛夫的狗一般,在两个主人中间,一会儿向东跑一会儿向西跑。今天把病毒描绘成恶魔,明天又会描绘成小白兔,后天小白兔突然变身又开始了血腥屠戮。

讨论科学的越来越少,玩弄情绪和利益,操纵舆论的越来越多,甚至一些有操守的学者,也被动的成为了一些利益集团的代表。

譬如连花清瘟等药厂就喜欢拿钟南山的威望给自己背书,一些开放派力量也喜欢借助张文宏的人气说事儿。

(这个被财新引用的标题,就是此次饶毅炮轰的导火索)

因此看着现状,无论是放炮的饶毅,还是被diss的钟南山和被炮轰的张文宏,我都是支持的,而且,还支持这种diss能够继续和升级。

理不辨不明,国内最顶级的科学家下场来交锋,能够以最通俗易懂的方式让更多的民众明白我们未来的前路,对民众进行科普。

大家可以比较相互比较之后,就跟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自己的最优选择,也让真正有能力有水平的人能够有更多的发言机会。

因此,我们没有必要站台,也不必给谁扣帽子,静静来看就好。

在政事堂看来,钟南山与张文宏,有职业和道德的操守,也都懂现行的游戏规则的,这几年来,他们一直努力在游戏规则之内,做一些对人民有益的事情。

钟南山为了考虑大局,防止恐慌与挤兑,就需要在特定的场合为连花清瘟站台,张文宏为了让自己理智的声音让更多的人听到,也需要跟一些媒体配合,说一些吸引眼球的话语。

而饶毅则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但不太懂游戏规则,却试图建立一个能够更纯粹更科学环境的理想主义者。

在这个揉不下沙子的眼中,无论是钟南山还是张文宏,都缺乏纯粹的科学精神,说了很多不尊重科学的话,必然要对他们抨击,指出他们的问题。

因此,虽然我理解钟南山的站台,张文宏的夸张,认为这些都是他们在特定时期特定环境下的最优选择,但我还是坚定支持饶毅去怼他们,让钟张们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毕竟,钟南山和张文宏都是人不是神,长期跟一些集团合作,时间长了,难免面具也会长在脸上,与权力融为一体。

有饶毅这种知识分子不顾情义与圈子的怼他们,才能避免这些曾经为抗疫做出卓越贡献的英雄,终有一天沦为各种利益集团的帮手。

因此,我们要保护好饶毅,并希望饶毅们能够更多涌现。

我想,也许当年丘吉尔也渴望像斯大林那样随心所欲,但是在无数知识分子的监督下,他只能告诫自己,打这场战争,不是为了权力,而是为了保卫人民的权利。

您可能也对以下帖子感兴趣

马云,你在日本还好吗?
请你相信张文宏: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
香港,春风几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