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烟供施食|四世班禅造:烟供略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世界第一失恋 Chapter 13

2017-10-21 莎士比胖 都胖胖和莎士比胖

Title

世界第一失恋

La Fin

HE

Time

2017-10-21

Nature

校园背景,不虐

Chapter 13

青春就是用来被辜负的


你因为我是爸爸的儿子才决定对我好,

而我却因为你是李晟敏才决定喜欢你的啊。

 

——曺圭贤




宏观经济上有结构性事业和摩擦性失业之分,同样的,生活中也有结构性矛盾和摩擦性矛盾之分,只要我们能把问题理性地分析清楚,就一定能事半功倍地解决明白。

当然爱情除外。

反正我是分不清楚,否则还会纠结到现在?

“一个金融系的高材生竟然连自己和前男友之间的矛盾到底是结构性的还是摩擦性的都分不清楚,宏观经济学白学了么?文老大知道了会哭的吧,”明洞海底捞包间,金厉旭和我隔着热气腾腾的火锅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脸,却依然可以严肃认真地探讨学术问题,“曺圭贤你大一的时候到底都在忙些什么啊?”

忙什么?当然是在忙着喜欢前男友啊混蛋!我低头愤愤搅着调料碗的样子一定非常不帅。

金厉旭把堆在腮帮子里的肉全部咽下去之后终于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你看看现在的你哈,闲着没事就要去给我们前助教小哥哥找不痛快,但每次哭丧着脸回来后只要打半小时星战就全忘了——那下次忍不住再想闹腾的时候先打半小时游戏会不会就没那么惨?所以我觉得这是可避免的,是摩擦性的矛盾!”

……金某旭同学虽然是个情感生活极度不能自理的人,但他这种敢于发表愚蠢观点的精神我还是蛮佩服的。

可以避免?你们说得容易,假装从不认识那可是很累的。

“但过去一整年我们的关系是切实发生过的,我现在只要一看见李晟敏就会回想起自己遭受的损失就是要不爽,无论他怎么道歉怎么赔偿我依旧不爽,这难道不应该是结构性的吗?”我忍不住顺着他的脑残逻辑反驳道,“我可以有好表情,我也可以有好脾气,但不高兴就是不高兴,讲什么道理啊,不用讲道理谢谢。”

金厉旭猛地抬头:“那你俩这事情解决不了啦,是不是无论他做成什么样,你都永远觉得他不是个东西?”

“别说了赶紧吃吧你,”我真不想再和他瞎掰下去了,“我和他就这样吧,你们甭管。”

金厉旭一本正经放下筷子:“不是啊,你俩现在这么僵着真的好吗?真的放弃了就说清楚分干净,还有留恋的话那就复合啊,你当然可以一边想他折腾他一边继续觉得他不是个东西,但万一有个谁谁谁突然横插一脚,你说你是退出呢,退出呢,还是退出呢?”

“我难道不是早就退出了么?金厉旭你脑子能不能清醒一点,再这么不努力,毕业了可是要结婚的知不知道?”

“什么鬼!”金厉旭摆出一副我要被你气哭了但现在还不能哭的表情,“曺圭贤你再这么不努力,毕业了连婚都结不成!”

“谁能跟你一样啊,别说得像我也有婚可结似的。”我不由自主地瞥了瞥右手腕上的宝蓝色手绳,不知怎的就突然没了胃口。

“喂,你该不会真的不知道吧。”金厉旭“啪”地一声摁掉了火锅开关,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包间里瞬间安静。

“什么——”

“卧槽太可怕了!你们刚刚上网看推特了没?”迟到了的沈昌珉大呼小叫地冲进包间,外套都不脱就直接举着手机一屁股坐在我旁边。

“什么事啊是要打仗了还是景福宫被炸了?”金厉旭杵着下巴兴致缺缺。

“景福宫是被炸了,”沈昌珉灵活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好几下,把新闻链接直接分享到了我们寝室的kkt四人群组里,“估计是要被媒体炸了。”

 

Kakaotalk“823影视点评委员会(4)”群组:

 

沈宇直:[链接]暂代王储公开交往对象(来自 汉城日报 的推特)

沈宇直:[图片]

 

“你发李东海照片干什么?”金厉旭抬头一脸懵逼。

沈昌珉扔下手机,拿过一双新的筷子从锅里夹了一大片肉,一边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应该去问高高在上的汉城日报发我们前助教的照片干什么,现在李东海这张单人照已经是各大网站论坛的头条了好不好。”

暂代王储那不就是李赫宰?如果是官媒公布景福宫成员的交往对象,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被承认了的节奏,但为什么要刊登李东海的照片?所以他是……等等,我有点乱。

沈昌珉咕嘟咕嘟灌下去一大杯酸梅汁后瞪着大小眼冲我俩挑挑眉:“这下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对面清晰传来了金厉旭打翻调料碗的声音。

“哈哈哈哈看你俩,快去推特上看看,原来大家都是Q大同款惊哭脸。”沈昌珉只要在面对八卦和食物时才会表现得异常猥琐,那么他此时一边吃火锅一边八卦的表情还真是……不忍直视,于是我果断低下头掏出手机,点进推特直接刷新:

 

@ ryeong9

[惊哭][惊哭][惊哭][惊哭][惊哭][惊哭][惊哭][惊哭]靠!那是我们助教!

8秒前

(金厉旭你这手速我也是给跪……)

 

@ siwon407

[惊哭]是不是放错照片了

3分钟前

 

@ bornfreeonekiss

还没交选课单的抓紧了!别再问我李东海 @donghai1015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啊他从昨晚起就没回寝室了!!![惊哭][惊哭]

5分钟前

 

@ realhangeng

[惊哭]那个什么……我没教过他,我是从他下一届才开始带金工系高数班的,你们再问下去我就要屏蔽私信了

15分钟前

 

@ Heedicator

厉害了!作为前校友以及曾经和他室友一起去过鬼屋的我还是勉为其难跟风[惊哭]一下吧,现在是美国的凌晨啊朋友们!老子拼尸体拼到大半夜刚想歇会儿就被你们吵起来了!

15分钟前

 

@ Q大经管院_official 转推

@ Q大木浦校友会

[惊哭][惊哭][惊哭]官方没有进一步消息之前大家还是不要太激动吧,但如果是真的还是想说一声恭喜~木浦是不是真要走出一个平民王妃啦!

16分钟前

 

@ Q大经管院_official 转推

@ 汉城日报

[链接] 暂代皇储公开交往对象

27分钟前

 

再往下拉果然都是同款惊哭脸,但且不说这个消息如此突然,一个官方盖章的新闻图为什么只放了交往对象的单人照呢?

“通稿里写了啊,是亲王殿下出于保护他的目的,交往过程中一直相当低调,尽力避免被拍到在一起的画面,一直以来也是为了避免照片流出才没有合影过的。”沈昌珉说道。

金厉旭想了想:“这种说辞倒是没有问题,但还是有点奇怪啊。李东海怎么会和景福宫的人扯上关系的呢?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啊,我还一直以为他会和李晟——”他说到这里突然像被噎住了一样闭嘴了。

“把你的话说完。”我杵着下巴瞥了他一眼。

“他一直以为李东海会和你前任在一起呢。”

我诧异地扭头看向沈昌珉:“你又怎么知道?”

“全系都应该看得出来吧?”沈昌珉“嘁”了一声继续低头在锅里挑拣鱼豆腐,“他俩不一直都挺好的么,要不是去年突然冒出来一个你,很多事情估计早都可以集体默认了吧。”

??????

“胡扯的吧。”

“老实说我也觉得挺胡扯的,”沈昌珉又低头点开了推特继续刷八卦,“李东海能跟那么个人物偷偷交往一年多,得怎么小心翼翼才能不被周围和家里人发现啊。”

“不不不我不关心他和李赫宰到底咋回事,”我攥住沈昌珉刷手机的右手,声音低低地问,“但你们说他和李晟敏……”

是胡扯的,对吧?

 

汉城日报的一条新闻在短短的20分钟内就成功引爆了周五晚上的全国社交圈。网友根据那张照片的影楼水印和全体Q大人坑校友的倒霉反应成功挖出了这个有着漂亮眼睛的小帅哥的所有个人信息,然而并不知道景福宫的媒体监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在官方仅仅盖章却并不放实锤的情况下,一时间各种乱七八糟的爆料文章都肆无忌惮地发了出来,靠谱的不靠谱的满眼都是。早先散落在互联网的各种小道消息被重新挖坟出来,连带着不久前李赫宰在媒体前一反常态的默认,让整件事都更加逼真。李东海的平民出身已经足够有话题性,从他平时签约的影楼网站上转载出来的那些照片更是把他本就十分出众的外貌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我们学校呢?早沸腾了。

以及——

“天啊我去年是差点和李赫宰的交往对象拍了婚纱照么!”曺女士在电话里继续大喊着,她这种亢奋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晚上,且并没有减弱的趋势,“要不是晟敏来替他,现在传遍全网的各种影楼样片里是不是还会有我???”

“对对对你失去了跟着他一起红遍全国的机会,真是太遗憾了。”周五的深夜10点,我举着手机在学校超市的一排排货架间对电话那边抽风的姐姐说道。

“好多人都问我,他们都知道我有个在Q大金工系读书的弟弟哦!你和李东海也很熟的对不对?他平时是怎样的人啊,有没有偷拍的照片分享一下?”

“你弟弟我要死要活考上Q大这件事你直到现在才觉得自豪吗!”我愤愤地从货架间抓起两袋薯片扔进了脚边的购物筐里,继续踢着它往前挪动,“我跟李东海不熟!他大我两届呢。”

“大你两届?那岂不是晟敏的同学?”

“对啊,”我气得站直身体用力敲了一下货架,“他俩不光是同学,还是睡一个屋四年的室友,你都去问他好了!”说完就切断了电话,然后突然想起姐姐打来貌似是要说另一件事来着,具体是什么……她好像还没来得及说。

无所谓不管了!金厉旭有句话说得没错,我无论被李晟敏气成什么样只要打半小时星际就好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买好零食回去开黑!什么李东海李晟敏李赫宰,所有姓李的都统统从我脑子里滚出去(ノ`Д)ノ!我的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我……

“哔!!!”结账处的刷卡机发出了久违的尖叫,夭寿啦我卡里怎么又忘记充值了,此处应有哭戏。

结账的人叹了口气,熟练地从围裙兜里掏出自己的校园卡在感应区重重地一扣,刷卡器上的数额就瞬间归零了。

“不用还了,下一位。”李晟敏把装了满满一袋子的零食推到我怀里后就又接过后面人的购物筐开始扫码。

奇怪,他不是早就不在这里兼职了吗?我拎着购物袋懵懵地走到门口又鬼使神差地绕了回来,等到排队的人全走光便靠在空无一人的货架区最前面,没在拎东西的手插在裤兜里,刚要开口问他句“你为什么——”整个侧腰就突然失去倚靠,紧接着“轰”的一声,等到我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倒在了散落一地的零食袋之间。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李晟敏双手撑着收款台很没好气地问我。

好问题,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似乎从去年底分手到现在的四个多月间,我一直都没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直到他从收款台那边绕过来,蹲在我身边低头拾起所有东西并把它们重新摆回货架的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再说话,眼看着他就要起身了,依旧坐在地上的我急忙扯住他的胳膊:“李东海的事情是……是真的吗?”

他扭过头看了我几秒,那目光幽暗却隐约如火,须臾甩出一句“不是”后立刻起身了。

我还想追问上去,却感到衣兜里一颤,掏出手机竟然是爸爸的来电。

“喂……你打给我干嘛。”几个有点眼熟的同届会计系学生打闹着走进来,直接冲到超市的冰柜旁叽叽喳喳挑雪糕。我举着手机退到门口的位置,嘴里不咸不淡地回应着,眼睛却始终离不开那个身影。

“圭贤啊,雅拉刚刚有给你打电话吗?”爸爸的声音依旧是小心翼翼的。

“有啊,怎么了。”

“那你……是什么看法呢?”

“啊?什么——”

“哇!!!!!!你们快看推特!李东海转推了汉城日报那条消息并且回应了诶!”另一边排队结账买雪糕的几个人中又爆发了惊叫。

“‘不——是——事——实’……这什么意思啊?”

“笨蛋,就是否认在和李赫宰交往的意思呗。”

“汉城日报官方都盖章了,这么打景福宫的脸真的好嘛?”

“要我说这事本来就很匪夷所思啊,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怎么就偷偷交往过一年了——诶思想史助教小哥哥!你不是早就不做超市的兼职了嘛?”

被认出来的李晟敏一边扫码一边笑笑说:“本来该值班的孩子突然有事,今晚我就替他了。”

“助教小哥哥一如既往地好呢,不过好像——”会计系的少年们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听说你和06级的李东海也是室友对嘛?”

李晟敏收敛了笑容后,轻轻点点头。

“那他和李赫宰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假的,东海根本不可能认识他。”

本来就很空旷深夜超市,让每个人的话都响起得格外清晰。我站在五米之外的门口,爸爸还在耳边不停地说着:“……场面不会办很大,我们也只是请了亲人和一些最好的朋友而已,两年前订的装饰已经过了订单期限所以也借机换了听说是时下更流行的风格,但圭贤你知道的,爸爸还是希望你能来……”

“哦。”我其实没太听进去爸爸在说什么,曺馆长讲话时特喜欢铺垫一大堆而往往让听众找不到重点在哪,这一点我和姐姐都深有领会——不过现在都10点多了诶,老头儿这么晚还不睡到底是在纠结什么?

“另外关于晟敏,你李阿姨说了他答应会来。爸爸知道去年底的初次见面你们都有点尴尬,听说雅拉说你们是一个学院的,但一个大四了一个才大二,也是很难见面亲近起来的吧?如果以后就是一家人的话还是多多相处会更好,这也是……你妈妈的意思。”

“啊……”什么意思?我和李晟敏要靠共同去参加爸妈的婚礼才能亲近起来?我俩的事在不知情的所有人面前怎么都这么滑稽啊。

另一边会计系男生们和曾经的思想史助教小哥哥的务实聊天还在继续:

“可你们另两个室友崔始源和金在中都说了并不确定啊,你怎么这么确定就一定不是呢?”

“本来就不是,”李晟敏抬起头隐约瞥了我一眼,继而看着学弟们一字一字地说,“因为东海真正的交往对象是我啊,他又怎么可能和那个人在一起呢?”

四月的夜风吹动门口两侧的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凉风穿过我的耳畔,大脑仿佛十万吨马力的航行终于停歇,骤然寂静到一条神经都不再抖动。

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正常的剧情是不是需要我愤怒地冲过去一把揪住他大喊“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过去一整年难道不是有目共睹地和我在一起吗”又或者是不屑地走过去哼哼道“你俩又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怎么不知道”。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

因为李晟敏为室友辟谣的表情很真挚,是我过去一整年都未曾见过的真挚。

也难怪,谁让他过去一整年都在对我说谎呢。

所以原来是真的……在说谎吗?

于是我动了动僵硬的手指,对着电话那边的爸爸说了句:“好吧,那我也去,和我的晟敏……哥哥,一起去。”

傻老头儿,这下可以睡得好了吧。

我不是没想过有一天会真的妥协到和李晟敏只剩“兄弟”这一层伪关系,也许他会有自己的生活,会有之前错过而现在未为晚矣的爱人。

而我即便保留着弟弟的身份,却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失去了他。

我突然发现这件事其实和李东海到底真的和谁在一起无关,所以我的探究终于有了答案,去他妈的摩擦性矛盾,我和李晟敏的问题是结构性的,是把星级打通关都改变不了的,是无法避免的。

更是无法挽回的。


 

——12个月前——

 

三月的夜空,月明星稀没有任何东西乱飞。

结束了经济思想史课程又跑去校对面路边摊解决了夜宵的三个人,一边沿着小路回宿舍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

“双子座本日运势……”金厉旭一手把书包搭在肩上一手刷着手机嘀嘀咕咕,“面对新生活的开始一鼓作气,但却因为自身的疏忽而错失了真爱的告白???什么鬼,今天有人向我告白过嘛?”

沈昌珉一本正经地摇摇头:“没听说,要不你查查手机,是不是哪条消息看漏了?”

“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星座预测都不要信啊,再说今天都快过去了才开始看运势,你们俩也真够可以的。”曺圭贤走在最前面完全不想理他们。

“啧啧啧,这种事情信则有,”金厉旭继续翻手机,“我看看水瓶座啊……水瓶座今日!小心头部会受到撞击。”

“我早上出门时确实被楼下的门框磕了一下。”踩在水瓶座尾巴上的沈昌珉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同样是水瓶座的曺圭贤不以为然:“胡扯,就你那身高出哪个门能不磕门框上,你们看我今天就没事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叫秒打脸,这就是了,”趁金厉旭大呼小叫地冲过去把摔得四仰八叉的室友扶起来,沈昌珉则仰头看向刚刚飞下来不明物体的楼上,“诶这不是咱们楼下么?谁在往下扔东西啊。”

曺圭贤捂着被砸中的额头疼得直哼哼,金厉旭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一照,哟呵,虽然没破,但被那么大个盒子砸一下也得够疼了。

人一旦倒霉咋还没完没了了呢!曺圭贤起身不忿地踢了一下脚边的“罪魁祸首”,刚刚的思想史课上李助教恨不得装不认识他的样子真是太太太太讨厌了,长这么大就喜欢过这么一个人,结果还不尴不尬地搞成了这样,简直想想就闹心,闹心就迷糊,迷糊就没看路,没看路还被东西砸,哦对,谁扔的!有垃圾桶不扔非得摔楼下来,简直是给Q大丢人!

“所以说嘛运势这种东西信则有,现在信了吧?”

“运势上还说什么了?”曺圭贤揉着脑袋突然回头问。

“说睡觉也会砸到头。”

“……那我今晚不睡了!”

“没没没逗你的,”金厉旭站在他身边低头继续刷手机,继而眼前一亮大叫了一声,“啊!还说水瓶座今天会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个鬼哦,曺圭贤面无表情地呵呵一声,现在都快11点了,难道李晟敏会在最后一个小时里自己跑来跟我说求交往吗?生活啊,要不要这么魔幻现实主义。

三个少年继续打打闹闹地向宿舍门口走去,从高出掉下来的盒子则继续被遗弃在小路边上的草丛里,那凌乱得不成样子的缎带任皎洁的月光倾洒在上面,反射出宝蓝色幽幽的光芒。

 

11点半的校园超市冷冷清清,李晟敏刚刚把冷藏区的酸奶货架补充完整,回身就看见一个穿着深蓝色针织开衫的男生站在收款台旁边左顾右盼。

“你要找什么?”他快步走过去,连语气都公事公办了起来。

“我找你。”少年插在兜里的右手攥紧了手机,还有27分钟,虽然星座什么的我确实不信,但这次我信我自己。

李晟敏张开嘴“啊”了一声,抬手不自然地挠挠脸,左看看右瞅瞅结果发现很遗憾整个超市除了他俩连个鬼影子都不见一个,平时那群刷夜开黑看球上自习的人都死去哪里了啊怎么还不来买东西吃!!!搞得最后他只能深吸一口气,熟练地在键盘上敲入密码把机器锁了,然后绕到曺圭贤面前问:“说吧,什么事?”

说完又自顾自地后退了两步,抱臂抬头看着他。

“文教授说让我给大家分组然后报到助教那里,但你下课前就走了。”曺圭贤盯着他缓缓地说。

“哦,我那时候刚好有点事。”李晟敏转了转眼睛,想临时瞎掰个理由都编不出来。

曺圭贤一双葡萄眼眨了眨:“你这人还真是特别不善于撒谎。”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评价了。李晟敏低垂眼帘别别扭扭地一边转身一边说道:“分组名单做好之后给我发邮件就可以了——喂!”

曺圭贤攥紧了他围裙的一边,急忙说道:“我话没说完呢你不要走!”

“你到底还要说什么啊!”

“很多!”少年的表情异常正经,“特别多,真的,说不完。”

“你说……说不完就算了嘛QAQ”

曺圭贤:……

李晟敏皱着眉头着急的样子特别可爱,他其实是一个连生气和焦虑时都不可能大喊大叫出来的人,温柔随和到了骨子里,遇到再头疼的事都只会慢吞吞地把脑袋埋沙子里磨蹭,就连最最简单粗暴的拒绝都很难做到。他知道自己已经把事情搞砸了,却因为顾虑太多而完全想不到任何完美的解决办法,孰不知当你优柔寡断地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时候,其实就是在伤害所有人,包括你自己。

“如果我拒绝你,你会难过吗?”李晟敏沉默了一会儿后幽幽开口。

“会。”少年的内心翻江倒海,却尽力保持澄澈的眼神毫无波澜。

“会难过多久啊?”

“一辈子吧。”

“喂才二十岁的人别随随便便就说一辈子这么吓人的词好嘛!”

“只要遇到对的人难道不是多吓人的词都可以随便说的嘛!”

“那也要确实遇到对的人才行啊!再说我并不一定就是——”

“所以要试一下才能知道是不是啊!”

“别闹了我比你大23个月诶我是你哥——”李晟敏说到这里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卡住了,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和曺圭贤这么抬杠下去实在是太蠢了,想要赶紧离开结束这段对话,却发现对方还是紧紧抓着他的围裙不放手。

“大23个月又能怎样啊,我还比你高23厘米呢!”

“什么?”李晟敏听到这里眼前一黑,向前迈了两步紧贴到曺圭贤鼻尖的地方用手掌上下比量,“哪里有高23厘米!明明也就才相差不到10——唔!”李晟敏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伸出双手搂住他后腰的男生抢走了,嘴唇刚只是轻轻擦过,李晟敏浑身就像被电打了一样又酸又麻,双脚不听使唤,右手又因为之前举过头上去测量那该死的身高差而收不回来,左手抵在对方胸前也丝毫用不上任何力气。

而曺圭贤呢?他不想看李晟敏此时是什么表情更不关心他刚刚到底把两个人的身高差虚报了多少个级数,但既然对方已经把自己送到了这么近这么近的地方……

那他就只是想痛痛快快地亲一亲自己喜欢了好久好久的那个人罢了。

可能之后会被打吧。他闭着眼睛想。

不但会被打,还会被拒绝,然后两个人一直假装互相不认识的样子直到毕业。在无数人终将逝去的青春里,没有结果的单恋似乎都会是这样的结局。于是想到这里……

他便又抬手扣住了那个人的后脑勺,这下对方就不会再乱动了。

 

“叮!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了!你们还不去睡吗哈哈哈~”此时一个轻快的声音在昏暗的路边由远及近,一个把手机举过头顶还时不时瞟着路况的少年走进了超市门口,“我先去超市买个三明治,一会儿再回去开下一局哈……哦,不不不,不远的,只是我们学校夜里也会开业的超市啦,很快的,”男生说完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超市里面,“你们看这不就到——诶诶诶卧槽住手???!!!干嘛呢干嘛呢光天化日啊不是,大晚上的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看着迅速挣脱开“不法分子”束缚的收银小哥哥,男生的正义感瞬间爆棚,突然戏多地冲到二人面前问道:“刚刚怎么回事!他在亲你是吗?你是自愿的吗?他在性骚扰你对吗?要报警吗?我可以给你作证的好吗!不光是我,我游戏直播间里的两万粉丝都可以给你作证的好吗!”说完还举起手机冲两个人晃了晃。

李晟敏看清了屏幕上自己的脸、右上角明显的“LIVE”字样以及漫天纷飞的弹幕时整个人都疯掉了,他急忙伸手捂住男生的手机并解释道:“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们……我们没在干什么的。”

“你确定?”男生扭头对旁边一脸不爽的曺圭贤投以鄙视的目光,却被曺圭贤不甘示弱地瞪了回来。

“你真的误会了真的……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的。”李晟敏发现自己一着急什么都解释不清,只能求救一般地看向曺圭贤,这家伙在直播诶大哥!全被录进去啦到底怎么办啦!!!!!!

“你那是什么眼神!”曺圭贤受不了地走到男生面前,“我陪我老婆值夜班顺便亲亲他碍着你什么事了啊,你报什么警啊!”

完蛋……被他护在身后的李晟敏崩溃地捂脸,整件事简直是拐去了一个更加诡异的方向,现在已经不是他被曺圭贤强吻的问题了!而是……

“你们真的是那种关系吗?”男生皱着眉头看向曺圭贤身后的李晟敏,“被欺负的时候不要害怕说出真相,要相信正义的一方!”

正义的一方请你快走吧……李晟敏欲哭无泪,走到男生面前小声说:“第一,他真的是我男朋友;第二,你能不能……先把那个关了。”说着指了指男生的手机。

男生“哦”了一声赶紧把直播退了出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歉说:“对不起哦刚刚可能真的是误会了。”

“什么可能啊,就是!”曺圭贤眯着虫子眼回了一句。

“哎呀你别说话!”李晟敏一记眼刀飞过去。

男生看曺圭贤乖乖闭嘴的样子终于不疑有他,再次向二人道了歉后终于走出了超市。李晟敏脱力一般地倚靠在收款台面前,简直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再说。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曺圭贤凑过来弯下身问道。

“什么啊,”李晟敏懒懒的抬起眼睛顺便打了个哈欠,伸手在对方贴过来的胸膛上推了推,“距离,距离!别这么近。”

可惜这句看似命令的话起到了反效果,曺圭贤莫名开心地把他直接搂住,还低下头在他颈窝处蹭了蹭!

“喂喂喂放开!”

“别乱动!”曺圭贤用力抱着怀里企图挣扎的人,“万一那家伙再回来呢,又闹一出还活不活了啊。”

“哪会有那么无聊的——”

“那个……hello?”门外探进一个脑袋,果然是刚刚那个直播男,“其实我是来买三明治的,但不好意思刚刚好像……忘了。”

曺圭贤搂着怀里人皮笑肉不笑地转过身来对他说:“行,你慢慢买。”

直播男被他盯得一个哆嗦:“不不不,我很快的。”

“切,”曺圭贤撇撇嘴,继而在李晟敏的耳边小声笑道,“你老公的预感厉害吧?”

李晟敏:……

 

午夜0点的203寝室,躺在床上刚刚进入浅眠状态的金在中被几声震动直接搞醒,眯着眼睛掏出手机:

 

Kakaotalk“203金工86line(4)”群组:

 

越来越惆怅:[笑着流泪]

越来越有钱:???

越来越有钱:怎么wuli敏!

越来越惆怅:始源你怎么还没睡啊

越来越有钱:家里刚刚举办完晚宴,一会儿就睡了

越来越惆怅:哦

越来越头大:@崔始源 每天从家里五万平米大床上醒来的人闭嘴[怒骂]

越来越有钱:我又怎么了啊[惊哭]

越来越烦躁:@李晟敏 你怎么了

越来越惆怅:你们说,如果是一定要后悔的事,那还要做吗?

越来越头大:没看懂[再见]

越来越有钱:没看懂+1

越来越烦躁:想做就做啊,后悔什么的干嘛管那么多,不做才一定会后悔吧

越来越有钱:@李东海 厉害了,头一次见你打这么长一句话

越来越烦躁:你管我

越来越惆怅:!!!大家竟然都还没有睡么!

越来越头大:[微笑]

越来越有钱:[微笑]

越来越烦躁:[微笑]

 

“他到底怎么了啊?”金在中忍无可忍地从床上坐起身,问向隔壁床的人。

“我怎么知道。”李东海窝在被子里小声说道。

 

越来越头大:@李晟敏 给我一个大半夜把我们仨都轰起来的理由[微笑] 要不然明早不要回来[怒骂]

越来越惆怅:……

越来越惆怅:我跟曺圭贤在一起了

越来越有钱:!!!!!!!!!

 

“我勒个去!!!”金在中在床上大叫了一声,连滚带爬地顺梯子来到地上,“咔”地一声摁开电灯,把只有两个人的寝室映照得一片明亮。

李东海揉着眼睛也坐起了身:“你又跟着发什么神经!”

“从上个月温泉那次就!!!哎呀对了你生病所以不知道来着,”金在中激动得语无伦次,急忙跑回床边拿起手机又不知点开了哪个对话框噼里啪啦地敲:

 

Kakaotalk“贤敏大法好(5)”群组:

 

越来越头大:@所有人 起来嗨![怒骂]

越来越有钱:嗨嗨嗨![嘿哈]

昌多里xi:???

长颈鹿不需要羽绒服:……

郑允浩:@金在中 你又搞什么鬼,这群又是哪来的

昌多里xi:@郑允浩 哥这是上个月我们在温泉酒店的那个群啊[允悲]

郑允浩:好的[微笑]

越来越头大:成了成了他俩在一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昌多里xi:哦

长颈鹿不需要羽绒服:哦

越来越头大:@沈昌珉 @金厉旭 你俩为什么这么淡定

昌多里xi:因为圭贤刚刚已经告诉我们了啊

长颈鹿不需要羽绒服:+1

越来越有钱:所以他在哪

昌多里xi:当然是陪人家值夜班了啊[奸笑]

长颈鹿不需要羽绒服:要我说啊圭贤就应该感谢今晚把盒子扔楼下去的那个人,要不是被砸傻了他哪能直接去找人家李助教告白啊,这些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他还偏不信[奸笑]

越来越有钱:哈哈哈哈

郑允浩:什么成了?谁俩在一起了?

越来越有钱:……

昌多里xi:……

长颈鹿不需要羽绒服:……

越来越头大:@郑允浩 卧槽你有毒啊[怒骂]

郑允浩:哦

郑允浩:你能换个词骂我吗

郑允浩:你刚刚是在骂我对吧

越来越头大:我没有[怒骂]

郑允浩:真的没有吗?你敢赌上性命说没有吗

越来越头大:没有没有就是没有[怒骂]

越来越有钱:哦这熟悉的吵架感

昌多里xi:@崔始源 你也发现了?

越来越有钱:早就发现了

 

“你又生什么气啊?”李东海看金在中一个人在下面走来走去,盯着手机还越走越气简直是万般不解。

“我没事,”金在中深吸一口气,继而抬头冲他眯眼睛笑了笑,“不过你温泉生病那次还真是错过了蛮多的——你稍等啊,我拉你进那个群。”

可不就是错过了蛮多。李东海低头掏出手机,点开收信箱,看着置顶的五六个未读信息,发信者那千篇一律的一长串奇怪号码让他的心情更加七上八下。

“今天查到你名字了,你叫李东海对不对?”

“你回学校了吗?”

“我最近突然很忙,派来看着我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应该还是可以抽出时间来看你的。”

“我送你的礼物收到了吗?”

“我昨晚又梦到你了,就穿着我送你的那件衣服。”

“装衣服的盒子是我找人特别挑选的,棱角有点硬,千万不要乱丢砸到人哦。”

 

有些错过也许只是一时,而有些说不定就是一世。

到底该去怪谁呢?

不知道。

 

=TBC=

 

(10562字)


李东海会和李赫宰扯上关系起因于温泉酒店里曺圭贤的第一次告白,而曺圭贤的第二次告白又起因于李东海把李赫宰送给他的礼物扔出窗外。

我好像一直都很喜欢这种既粗暴又能有效推动剧情发展的巧合,虽然貌似对剧中人来说这些巧合都挺残忍的。

以及......贴吧和lofter上的这一章都被系统删掉了,让我整改我也不知道该改哪,爱咋咋地吧,瑟瑟发抖.jpg

如果哪天这里也被删掉了,没有事!我还有word存档ORZ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