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估值20亿的梨视频遭网信办责令整改,短视频风口之下,未来之路该怎么走?

2017-02-06 话娱原创 话娱 话娱


继去年12月凤凰网被北京市网信办勒令整改之后,时隔两个月,“梨视频”也成为被网信办整改的对象。


2月4日,北京网信办通过其微信公众号“网信北京”发布公告,根据群众举报,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赴梨视频开展联合执法检查。
 

 

公告显示,由北京微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梨视频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资质情况下,通过开设原创栏目、自行采编视频、收集用户上传内容等方式大量发布所谓“独家”时政类视听新闻信息。

  

依据《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网站上述行为属擅自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且情节严重。
 

对此,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责令梨视频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全面整改。

定位为资讯类短视频平台,却触碰政策红线


去年7月,澎湃新闻CEO邱兵从东方早报和澎湃新闻离职后,在短视频风口正旺之时,创办了一个“轻松有趣有料的娱乐·新闻·资讯短视频”平台——梨视频。澎湃新闻原主编李鑫、澎湃人物原主编卢雁等也跟随邱兵一起创业。



产品还未上线,梨视频就获得了由黎瑞刚执掌的华人文化基金的投资,融资金额近1亿美元。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司到了2016年10月中旬,估值已高达20亿元。

 

从7月底开始,梨视频就在秒拍等平台上发布各种内容测试产品,8 月中旬,由其制作的一部以奥运会为背景的纪录片《亚军》在腾讯、优酷、秒拍及B 站等平台投放,在奥运期间很好地契合了公众情绪,引发了观众的共鸣。据李鑫透露,截止里约奥运会闭幕,《亚军》全平台播放量超过2000万,这让它在短视频领域站稳了脚跟。


《亚军》隶属于梨视频旗下的子品牌“冷面”,事实上,梨视频前后投放的内容频道总计23 个,涵盖商业、社会、财经、科技、娱乐、生活方式等领域。



2016年11月3日正式上线后,梨视频不负众望,很快打造了几个具有影响力的栏目。其中,重点打造的“微辣Video”充满趣味性,“冷面”以新闻人物回访为主,“风声视频”聚焦社会问题,“老板联播”关注大佬动向……


这些栏目中的大部分视频时长都在30秒到3分钟之间,短而精,可以让观众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热点事件,并输出视频制作者自己的观点。


在当下以幽默搞笑、趣味、奇葩为主的短视频市场中,观点类的视频栏目无疑为梨视频树立了独特的品牌调性。但这既成就了梨视频,也让它成为北京市网信办查处和被要求整改的对象。


去年11月3日到今年2月4日,上线刚刚3个月的梨视频竟因未取得相关互联网新闻资讯和互联网视听服务的资质而被联合执法查处,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实际上,去年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修订内容征求意见稿,就将各类型新媒体纳入互联网新闻的管理范畴。规定中的新闻信息是指时政类新闻信息,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而梨视频偏偏触碰了时政类新闻的红线。

  

这也给内容创业者敲响了警钟,创业除了资金和一腔热血外,还要避免踩到政策红线,考虑政策成本。

梨视频用户黏性较低,商业变现模式不清晰


除了和其它平台合作外,梨视频正式上线后的重点是打造自己的APP。



【话娱】记者发现,梨视频的APP采用了标签页的形式,分为中国、世界、财经、明星、趣味五大类型,其中所有的原创视频均来自于梨视频的全球拍客计划。


此前梨视频称,平台已经网罗了3100余名拍客,遍及国内各个区域及国外520个城市。据悉,梨视频预计一年拿出3000万元用来补助拍客。

  


不同于一条、二更这样的PGC短视频创业项目,梨视频要做的是一家超大型的资讯供应商,而且,最终要把用户聚拢沉淀到自有平台上来。

  

按邱兵的构想,专业的短视频生产者,将经由此孵化并获利:“如果有3万个拍客,基本可以做到UGC了,你不需要支付太高费用。他们的流量有保证,商业变现的可能性比较大。比如有人专门拍环境的,拍了几十条环境的视频,也可能成为一个小IP。”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梨视频的变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首先,梨视频培养稳定用户群的能力较弱。资讯短视频虽然能获得高点击量,但由于新闻类资讯的短视频内容缺乏连续性,用户消费往往是一次性的,因此它对用户的黏性相对较低,培养稳定的用户群体相对较难。


其次,梨视频难以打造以网红经济和粉丝经济为核心的内容IP,商业变现模式不明晰。


目前以Papi酱为代表的短视频领域的热门IP,由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积累了大量粉丝,具备一定的变现能力。反观梨视频,无论是其主打的资讯类视频内容还是时政观点类视频内容,均不具备形成人格化的形象,也就难以打造以网红经济和粉丝经济为关系核心的内容IP,谈及商业变现似乎也有些遥远。

短视频的风口之下,梨视频的未来之路该怎么走?


2016年9月,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做了个判断:“短视频是内容创业的下一个风口”。而在遭遇资本寒冬的2016年,短视频领域却是“风景这边独好”,不仅融资数量连年攀升,而且融资轮次多为天使轮和A轮,金额动辄上千万。

  

除了梨视频外,今日头条、微博、腾讯、阿里等巨头也纷纷进军短视频领域。它们纷纷把视频放在显要位置,这些视频为新闻客户端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也刺激了短视频的内容的增长,进而反哺平台,提升了用户活跃度。


不仅如此,短视频的火爆也让Papi酱、一条、二更等内容IP走红。


然而刚步入风口准备大展拳脚的梨视频便遭遇整改,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

  

显然,没有互联网信息牌照,梨视频短期内肯定会受到影响,而要想转型似乎也非易事,因为在国内,短视频平台已经形成了头部、创意、大众三个流派。


  

其中,以秒拍、美拍与快手等为代表的头部短视频平台占据了短视频的半壁江山,他们分别在头部PGC(秒拍美拍为主)和UGC上占据很大流量。

  

创意类短视频平台主要的特征是创新、精美、新奇等,其中一条、二更等都是该类的独角兽。

  

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新闻客户端也是超强的搅局者,去年决定拿出10个亿扶植视频内容生产者,并在春节前完成了对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的收购。

  

如果梨视频要从资讯类转型,将会面临很大的风险,不仅需要重新定位,还要为定位制定核心的产品功能。

  

由此可见,梨视频目前的处境十分尴尬,当前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尽快拿到相关资质,这也决定着其未来能否走得更顺畅。


作者:习睿思

责编:蒋玮

主编:邱庄



话娱18号社群

我们一起来嗨聊娱乐资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