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3棵盆栽,每一棵都价值连城!你见过吗?

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最新动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做客”外交开启中美对话:习特或于马阿拉歌会面—— 中美印象第134期周报

2017-03-26 中美印象网 中美印象网


消息放出已近两周,外交部却迟迟不确认习主席将访问美国与特朗普总统会晤。这时候,也有一些观察家开始质疑此次会晤是否真的能够成行,而且4月也不是“习特会”的最佳时机。 


据美国媒体Axios 3月13日报导,消息人士透露美国总统川普计划在下月在其佛罗里达州的马阿拉歌(Mar-a-Lago )私人度假村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为期两天的会面,时间暂定于4月6日和7日。 Axios引述消息称,二人将会就经济及安全等议题举行会谈,称这是一场为了“降温”的峰会。习近平将成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之后第二位受邀前往马阿拉歌的外国元首,不同的是,此次会面将不安排打高尔夫球。


如果成行,这将是特朗普上任后中美两国元首的首次会晤。


纵观中美外交史,两国领导人的首次会晤通常在奠定任期内双边关系的基调扮演重要角色。卡特总统虽在任期内从未到访中国,但是他1979年与邓小平在华盛顿的会面促成了中美正式建交。


1989年2月,老布什总统在就职两个月后就到访北京,在钓鱼台与邓小平、赵紫阳、李鹏等领导人会面,并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成为第一位在电视上直接向中国人发表讲话的美国总统。当时双方会谈气氛友好,还未预见到箭在弦上的苏联解体。当他的车队经过天安门广场时,布什从车里出来向北京的市民挥手致意。


1989年,当他的车队经过天安门广场时,布什从车里出来向北京的市民挥手致意。


1993年11月,克林顿总统与江泽民主席在西雅图APEC峰会上首次会晤,这也是90年代末以来中美最高领导层第一次直接接触。在中美关系的拐点,克林顿虽不及老布什对华青睐有加,但仍选择扩大双边贸易,并在致江泽民的官方信件中表示美国会支持一个“强大、稳定和繁荣的中国”。


江泽民主席与小布什总统的首次会晤于2001年10月进行,当时小布什到访上海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一个月前,美国纽约刚发生了震惊全球的911恐怖袭击。双方在联合记者会上都肯定了稳步前行的中美关系,并谴责了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2002年在中共召开十六大之前,江泽民主席专门到小布什总统的德克萨斯牧场一边吃烧烤,一边谈世界大事和中美共识,开启了中美之间的第一次“做客”外交。


2002年,江泽民携夫人至德克萨斯州拜访小布什总统


2003年6月八国集团(G8)首脑会议于法国小镇埃维昂举行,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代表应邀出席南北领导人非正式对话会,胡锦涛出任国家主席后在法国首次与小布什会面。随着中国经济崛起,美方也更加重视双边关系,因此小布什特意安排此次与胡锦涛单独见面,共商朝鲜核武器、中美贸易等问题。2009年4月中美领导人均赴伦敦参加二十国集团(G20)首脑会议,胡锦涛在伦敦第一次与奥巴马总统举行会谈,特别针对全球金融危机交换了意见。


习近平在2013年成为国家主席后在时间安排上不能马上与奥巴马总统见面,而中美双方总统却都有晚见不如早见的共识,巧妙地安排了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6月访问拉美期间顺访美国,与奥巴马总统在南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了被传为佳话的“习奥庄园会”。


在这次“不打领带”、气氛相对轻松的会晤中,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同意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议题也从经济贸易领域延伸至共同维护区域和平、网络安全和应对气候变暖等全球战略合作。当时全程陪同的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无论形式还是内容,加州“习奥会”都是一次历史性和战略性会晤,类似的非正式会晤“可以成为两国元首互动的新模式”。


或许是受到南加庄园的启发,习近平与特朗普的首次会晤也是应中国方面要求选址于面朝大海、风景宜人的“冬日白宫”马阿拉歌,《纽约时报》称。在那里举行首脑会议比在白宫更加轻松和非正式,而且会减少两个领导人签订任何协议的压力,毕竟在当前形势下,要签订协议可能不太现实。


风景秀丽的马阿拉歌位于弗罗里达州棕榈滩


此次习近平与特朗普见面首要议题极有可能围绕不断升级的朝鲜核危机展开。3月13日的白宫记者会上,当被问及两国领导人会面事宜时,白宫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并未确认习特下月在弗罗里达州的会面,表示一切都还在计划准备中,但是这次会面将”有助于缓解朝鲜和在韩国部署萨德紧张局势”。17日,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开炮,“朝鲜的作为十分糟糕,多年来一直在玩弄美国,中国也没怎么帮忙。”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表态对应了之前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所说的“所有选项都摆上桌面了”,言下之意美韩同盟耐心已经耗尽,对朝进行军事打击不无可能。日前,蒂勒森刚结束其第一次亚洲之旅。在访问日本、韩国时,蒂勒森在联合记者会上公开宣称,美国将不再谋求通过谈判使朝鲜弃核。当美国自行判断出朝鲜核导威胁到了某个不能容忍的程度,就会动用一切手段解决朝鲜核导威胁,包括先发制人的斩首行动。


3月19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蒂勒森。尽管双方在记者面前都只谈互利共赢,蒂勒森也用安抚友好的语气指出只有中美合作才有亚太地区的和平,而外界认为蒂勒森北京之行主要目的是中美对朝政策“对表”,也是为4月的“习特会”铺路。另一方面,中国严正抗议美军在韩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反韩反乐天运动前段时间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 在这样剑拔弩张的半岛局势下,中美首脑尽快会面就显得十分必要了。鉴于中国把握了朝鲜的物资与经济命脉,特朗普准备要求中国对朝鲜实施更严苛的制裁,迫使金正恩放弃核武。


中美之间的分歧当然不仅存于朝鲜半岛,此次“习特会”需要解决和商讨的问题很多。特朗普竞选时就威胁要与中国打贸易战,之前又对“一个中国”政策摇摆不定,加之南海冲突不断升级,自里根政府上台以来,中美关系从未如此复杂和冷淡。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费和中国研究项目副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14日在CSIS官网上发表专文指出,特朗普4月初在佛罗里达庄园会晤习近平将是特朗普明确对华政策的最后期限,决定他是遵循从尼克松以来各位美国总统对华接触的脚印,还是设定一条更加一致地对抗中国的道路。


“习特会”提供了一个消停质疑,产生清晰愿景的契机,特朗普必须回答五个问题来阐明其对华政策。第一,美中关系如何适应推进美国安全与繁荣的总目标?特朗普是否会延续其前辈们所支持的中国和平崛起?第二,特朗普究竟希望习近平怎么做?之前特朗普对中国在贸易、战略等方面的举动只有抱怨和指责,却从未向北京提出美方期待的行动要求。第三,为了换取中方配合美方利益,美方愿意做出哪些让步?特朗普需要决定如何应对来自中方的要求,比如提高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减少对高科技的管控,限制美军在中国海域附近活动等。第四,如果中方不配合美方要求,特朗普政府准备实行什么举措?其团队需要明确他们愿意等待多久,耐心耗尽后又会有怎样的惩罚措施。第五,美方将如何构建对华政策?是继续以官僚部门的对话为主,还是加强两国领导人个人层面的接触与沟通?甘思德指出,不打高尔夫球的“习特会”更像是放风筝,美中关系就像是正被竞争性的民族主义风暴激荡的风筝,需要特朗普和习近平以机敏技巧来维持两国关系,不被风暴所压倒而保持高飞。


3月19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会见蒂勒森


多维新闻王圣辰评论员发表的文章《中国应对习特会保持“战略定力”》指出,“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对中国态度并不友善,长期将抨击的矛头指向中国,这样的形势之下,此次习特会结果不容乐观。对中国而言,固然要对特朗普表示尊重,但最重要的是保持“战略定力”,按照自身情况出牌,没必要随特朗普起舞。例如,当特朗普总统沉浸在美国贸易霸凌和民族主义的想象中时,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的一些迹象表明,中国领导人已经开始填补特朗普上台后形成的国际领导真空,可见特朗普上台也不尽是坏处。特朗普作为成功的商人,趋利避害乃是天性,以中国对于实用主义的善用,不如筹划一场不仅能对特朗普产生吸引力,同时能将中美关系引向稳定的平等交易。


中美两国元首将于4月会晤的消息放出后,东亚各方高度关注。《韩国日报》14日称,“习特会上演,整个东北亚都将东奔西走”,中美元首会晤正当东北亚外交安保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之际。《首尔经济》称,此次中美元首会谈或将成为东北亚局势的分水岭,中美元首很有可能对外展现合作解决朝核问题的意志。《日本时报》援引了美国代理助理国务卿苏姗·桑顿13日在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就蒂勒森访问日韩中吹风会上的说法,美国“正追求一种以结果为导向的对华关系”,这种关系既能造福美国人民,又能使美国忠于其盟国,同时还能使中国遵守国际规则和准则。


台湾方面,据路透社报道,在被问及对“习特会”看法时,陆委会主任张小月表示,在美国与中国大陆改善关系的时候,“不应该拿台湾做为筹码,不应该做为一个利益,台湾从来就不应该被做为一个棋子。”中美两国微妙的零和博弈中,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地区内各方的神经。


消息放出已近两周,外交部却迟迟不确认习近平主席将访问美国与特朗普总统会晤。这时候,也有一些观察家开始质疑此次会晤是否真的能够成行,而且4月也不是“习特会”的最佳时机。 希文在多维新闻网上表示,在双方在诸如中美关系、朝鲜半岛、贸易合作、南海问题以及台湾问题等事务上达成基本的共识之前会面,不但很难有任何实质性结果,还有可能出现3月1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访美时的尴尬场面。相较之下,今年7月在德国举行的汉堡G20峰会,不仅是在第三国举行,也是一个国际会议场合,是举行首次“习特会”的更好选择。


蒂勒森在结束对华访问前,转达了特朗普总统对习近平主席的问候,表示特朗普总统高度重视同习主席的通话联系,期待着尽早举行两国元首会晤。国际社会也都期盼看到中美领导人尽快展开直接对话,希望弗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阳光与微风也为紧张的半岛局势带去片刻喘息之机。如今,相对于谈判桌前的正襟危坐,这种非正式的、注重培养首脑良性互动的会晤方式似乎更受欢迎。习近平主席在这方面的经验颇丰,毕竟他前有与印度总理莫迪在其家乡古吉拉特邦拜访甘地故居,后有与英国首相卡梅伦酒吧小酌聊天,若此次“习特会”真能如期进行,相信他也会与特朗普总统融洽相处。然而,表面宾主尽欢的会晤能否将朝核危机化险为夷,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和平稳定发展又有何效用,我们拭目以待。


编译|李思卿

摘自|中美印象网根据媒体报道综合整理,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中美印象网欢迎供稿,投稿请联系:uscnpm@126.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