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晚清沧海事(下卷)

起底31岁女子的地下大淫窝!接客房间占据五层地下室,房间名身临其境:教室、医疗室、娘娘腔...

我采访过的华为,那里就是白领地狱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大陆人看台湾: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2017-05-27 清婉 直通台湾 直通台湾

点击上方“直通台湾”可以订阅哦

每个人都有一段情窦初开的时候,也许是第一次的告白,也许是第一次的牵手,也许是第一次的递情书,而我的情窦却初开在每年暑假追的一部部台湾偶像剧中。


那是《薰衣草》里两小无猜到生死别离的刻骨铭心,那是《转角遇到爱》里童话故事般的完美邂逅,那是《流星花园》里陪喜欢的人去看流星雨的浪漫,那是《恶作剧之吻》里刚刚遇见却又开始想念的甜蜜。


每次与J先森讲电话的高楼,远方就是台湾的方向

清婉(北京)

少女时代的心思总是柔软而细腻,因被如此之多的偶像剧“荼毒”,导致自己一度以为,自己的这部剧在遇到男主角后就将华丽上演,也许轰轰烈烈,也许感天动地,终会遇到一段浪漫铭心如诗画般的爱情。可是现实泼冷水的功力却教我不得不看清,原来偶像剧仅仅是偶像剧,那种看似华美的爱情故事也只是存在于四四方方的电视荧幕里,而期望中谦谦君子般的男主角也只是存在于我的脑海里。


尽管如此,内心的倔强使我依然相信美好与爱,并且期待。


那人竟从剧中来


因一直以来都以北方女汉子自居,自认为与北方大汉才是标配,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对南方的男孩子有所好感,并始终觉得南北差异会在心里构筑巨大的鸿沟,然而事实证明,现实捉弄人的本领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我曾一度幻想自己心仪的人会如《大话西游》里一般,踏着七色的云彩而来,而这次,他却是步履翩翩地从偶像剧中走来,那么就叫他J先森吧。


和J先森的相识应该是从网路开始,记得那时才申请了Facebook帐号,感觉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于是肆无忌惮的添加各国好友,天南海北地畅聊,而他也不知我是从哪里加到的,看了看资料,他来自海峡对岸,那个一直让我充满好奇的湾湾。


因为每次登陆FB都要翻墙,致使我慢慢的兴趣缺缺,三分钟的热度消散如此之快也令我咋舌,偶然有次登陆上去看到私信里静静躺着他的消息:“嘿,好久不见,如果觉得使用FB不方便,不如加下WeChat吧?”


这个留言让我楞了一下,脑中开始无限脑补“欸?什么情况?他怎么知道我不方便?湾湾人也知道微信吗?还是他其实来自假的湾湾?”带着一串问号我将信将疑的添加了他留下的微信号,然而等了许久一直没有回音,就将这事暂搁一边了。


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大概过了三天,我的微信突然弹出了添加好友成功的消息,他发来一条“抱歉,不常使用微信,才看到你的添加消息。”好吧,态度良好,姑且接受你的抱歉。好奇之下翻了翻他的朋友圈,果然内容寥寥无几,致使我的怀疑再次升级。


本以为这个插曲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那人就如在FB上时一样,静静躺在通讯录里,不言不语。其实,这也许只是蝴蝶效应的开始。那一阵,我经常在朋友圈里发布自己读书的语音,收获好友点赞的同时也伴随着些许无奈,看着每天与点赞数成鲜明反比的收听率,我很想就此放弃,于是在朋友圈里发布了打算断更的消息。


当天夜里,我再次收到了他的消息,“为什么断更?我每天都有在听。”收到这条消息我有点回不过神,心里的情绪有点复杂,不知道是怀疑他只是安慰我,还是相信我真的有这么一位铁杆“粉丝”支持。也许是看到我不语他猜到一二,接着说道“还记得你读到过的那句吗?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细小而琐碎,却在你不经意的地方,支撑你度过很多道坎。我想你能够知道我在听,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那天开始,我尝试每天晚上录完语音后第一个分享给他,他总会在看到的第一时间回复我他的收听感受,就这样一来一往,渐渐形成了我们之间独有的默契。


而第一次确认他是湾湾人,是源于一通电话。那日的北京阴雨,我因一些事情心情很糟糕,午饭时一个人坐在两人的餐桌,对着一盘饺子发呆,这时突然收到了他发来的讯息“看天气预报北京今天有雨,出门记得带伞”,这句安慰的话语让我即将崩溃的情绪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于是立即回复资讯,试图寻求安慰“我一个人,我很难过。”回复后等了许久却没有收到回音,就像石沉大海,我的心也不知不觉一点点低落下去。


我们的故事刚开始


吃完饭淋着小雨垂头丧气地漫步在回家的小巷里,突然感觉手机震动不停,拿出来看到是他发来的语音电话邀请,我没有思考直接接听,只听他慢慢地说道“我想了很久才决定打这通电话给你。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希望你别难过,虽然我和你离得很远,虽然此刻不能相伴,但是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会一直都在。”


瞬间我的脑海空白,连淋在身上的雨也感觉是温热的。也许J先森不会知道,那句带有暖暖台湾腔的安慰,成了我很长时间里无助时的力量来源。


后来每每回想起那天的对话,窝心之余总是有点恍惚,仿佛那些年自己看过的偶像剧情节再次浮现,而我好似遇到了我这部剧里的男主角,没有七彩祥云,没有身披金甲,只有温润如玉,只有软软语调。就这么的恰逢其会,猝不及防。


而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送J先森离开北京的那天,我们在首都机场礼貌地相拥而别。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想让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即使飘洋过海也要去见他;也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走很远很远的路也想去拥抱他。他会陪你早起看日出,也会在你深夜寂寞时陪你晚睡,陪伴你的每一个早安与晚安。


那次与J先森语音之后,我们似乎达成了一致,每日的早起问候与每晚的语音聊天成为了每日必不可少的课题,聊天短则十分钟,长则三小时。无论白天遇到多么不开心的事情,晚上的畅聊总会使所有的烦恼烟消云散,我曾不止一次的调侃“原来你是天使派来逗我笑的呀!”而他也只是哈哈一笑,不回答不逃避。


每天互道早安晚安


都说人在晚上的时候会变得异常敏感与脆弱,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也会在夜幕的掩映下疯狂滋生,对于J先森在很多关键性问题上不置可否的态度,很多时候都让我感到些许无力。阻隔我们的,不仅仅是海峡两岸的距离,也许更多的还有地域、文化、教育、认知的个中差异。


夜晚,很寂静,那是属于蛰伏白昼后的夜猫子们的狂欢。我们聊兴趣聊理想聊人生,聊白天的琐事,聊夜晚的梦境,无话不说,无所不谈。他说喜欢阅读喜欢写字,喜欢笔尖触碰到纸面的瞬间,好像每次都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我便调笑“真的不会把纸张燃掉吗?”我说喜欢唱歌喜欢朗读,喜欢用声音讲述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他便就此提议“能不能唱歌给我听?”我说“好啊”。


从《宝贝》的轻吟浅唱,到《飘洋过海来看你》的低语呢喃,他疑惑我们怎么会《遇见》,我说答案都在《我的歌声里》。每一句一调都在诉说着相隔千里的思念,每一个音符、每一首旋律都想要跨过海峡,抵达你。


北京与台北,好似我和你。在与J先森聊天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被要求,可不可以像个女孩子?我权当耳边风一样以“南北差异”将其驳回,其实内心也有在反省,难道自我认知出现了偏差,性格如此豪爽如汉子?细细想来,我们素未谋面,能够得出此结论,也许是因讲话语调的问题?


回忆起接触过的台湾女生们温柔似水的台湾腔,也确实和自己爽朗的笑声差距甚大。于是抱着扭转自身形象及普及地方语言的目的,我开始了与J先森的方言教学,每晚的聊天我们都会在北京话、陕西话、台湾腔中来回切换,有时说着说着都不知腔调拐到了哪里,尴尬的停顿后继而大笑。


许你一段十里春风


然而我以为笑过之后便可开始新话题,哪知逻辑性极强的J先森却总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势,要将自己不明白的语音与辞汇全部搞懂才肯继续下一话题。然后在下次的聊天中我就会发现,从他嘴里不知不觉就蹦出了台湾腔版北京话、以及熟悉又陌生的方言用语。这也让我这个每次聊完天都被带成台湾腔的北方妹子找到了心理平衡点。


除了固定的话题讨论,我们的聊天也是充满了随性。三四月时,我一边吐槽北方的春寒料峭,一边艳羡着台湾四季如春的好天气,J先森不厌其烦听着我每日的絮叨,终是投降道“别念了,怕冷,就快来台湾吧,带你去看花海。”我像是吃到糖的孩子般高兴“就这么说定啦,下个春天我一定去!想好要带我去哪里吧!”


那天晚上,在J先森的描绘中,我仿佛走过了樱花烂漫的阿里山、看遍了多彩绚丽的大溪花海、环抱着太平洋吹来的海风,一帧一帧都是我眼中台湾春天的模样。


其实,哪里的春天不都是有花有草,有芳菲有雁鸣,而我之所以心心念念的那个春天,只是因为有个人在那四月的春风里,等我。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转眼六月,我们之间的交集已经延续近一年,某个周末我正在家里整理内务,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电,疑惑的接起后,听筒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到北京了,你在哪里?”我学到的“大脑当机”这个词很合适用在这里,当时完全无法言语。


在听筒里又传来“喂?在吗?不会睡着了吧?”的询问后,我再次确定,这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回过神来赶忙约好了时间地点,放下电话,我的心情开始起伏不定,不断向自己发问“为何J先森会毫无预兆来北京?我要不要去见他?穿什么好呢?见面要说什么呢?”原来,自诩淡定如我,对于素未谋面的突然相见竟会有如此复杂的情绪。


收拾好心情,决定迈开大步而去。不就是见个面嘛,电话里聊了那么久,又相互了解,应当是彼此熟稔,不会拘谨。抵达了相约的咖啡厅门口,远远的便看见一个低着头玩手机的身影,忐忑地慢慢靠近,他也刚好抬起了头。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人,好像要看透他的五脏六腑,直至心底,就这么不言不语的看着他,与脑海中勾勒了许久的影像慢慢重合分离,心跳由不安渐渐化为平静。


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听说喜欢一个人,就会变得越来越像他,沾染他的习惯,连说话方式都不自觉地像他,那么此刻我对面的这个人,不就是那个已经被模仿了千百遍的自己?重新整理好心情,收回纷繁凌乱的思绪,收回每个夜晚不着边际的调笑,不禁莞尔与他相视一笑“嗨!是你吗?好久不见。”原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李叔同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所强调的不过是抛开外物的人之本心,于世界于你我都是如此。而与J先森的故事走到这里,就像是不经意间触动到心底的点点涟漪,一圈圈的荡漾开去,因它在传递着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便会爱上一座城,对于让我魂牵梦萦的台湾与J先森,我不确定是以谁为先,或许只是应了那句“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就是爱了”。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藏在每一个与你相处的细节里,藏在每一句与你的交谈的话语里。


本文原载台湾《旺报》两岸征文专栏,图片由作者提供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