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乌镇再无土豪夜宴,丁磊饭局只剩三人:今年的冬天有点冷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香港问题的根源!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往事记忆

2016-09-25 宝力嘎 张素华 锡林郭勒晚报 锡林郭勒晚报

包秀杰


▲包秀杰和她的学生们

1977年6月28日

6月16日晚,在大队部开团员大会,这个消息提前两天就通知我们了。为了参加这次会,我让马倌抓马准备了,因为我是支部委员,必须参加这次会议(支部书记是北京知青窦桥)。

  在会上,由支部书记窦桥做了上半年支部工作总结报告,给青年们分配任务,对今后的工作做了详细的安排,好多青年都一一表了决心,所以这次会开得很热烈、隆重。

     当晚我睡在窦桥姐宿舍。

   第二天一早,我不听窦桥姐阻拦,为了不误第一节课,茶也没喝骑上马就往学校奔跑(大队部离学校20里远)。突然,马和人都跌倒在地上,据说过夜的空肚马不能跑得太快,这事咱怎能知道啊……

  当晚我浑身疼痛而昏迷,头疼,头晕,高烧39度左右并说梦话、胡话。当学生斯琴巴特尔找到窦桥医生时已经半夜了,他们和其他两个老师、大师傅阿姨陪我一宿。

  第二天上午,窦桥医生和杜格尔扎布队长、司机巴拉尔开着拖拉机送我到阿巴嘎旗医院住院,医生诊断为“脑震荡”(自从得了这个病之后,我经常头疼、头晕、耳鸣、眼花,说明已留下了后遗症)。

1978年6月20日

近几天,就准备期末考试放暑假,做些紧张工作。进入总复习阶段,对此,首先从改善学生的伙食入手,为的是给家长带去一个好的成绩而忙碌着。

上午一下第二节课,我就领着几个学生推水去(灌满一台篓水大约需要30分钟左右)。推水回来准备上课,我去宿舍拿教案,进宿舍一看,宿舍里进满了牛犊(为学生喝奶,学校养了几头奶牛),课本、教案、纱巾全被牛犊嚼碎了。我气得拿起木棍就乱打牛犊,撵牛犊时发现一个小牛犊的脖子一歪倒在地上死去了。

我很后悔……

这算什么事呀!我是来接受牧民群众再教育的,可打死了集体的牲畜这该怎么办呢?我就这样哭了半天,责怪自己,给队里牧民怎么交代?这是一头也算大牲畜的牛犊啊!当时我后悔得课也不想上了。

天啊!我该怎么才好呢?

1978年9月18日

这几天气候渐渐变冷了,为了取暖,教室和学生宿舍的门窗都要糊纸。昨天,大师傅阿姨说,把煤面、煤渣子和红胶泥和成煤坯子就好烧。今天一早,我领着几个大班学生用那个台篓来推水,开始扣煤坯子了。午饭时大师傅阿姨认为我们干活了,给我们师生蒸包子吃。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给党和人民,给广大牧民多做些有益的工作是多么光荣的事情呢!我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就很自豪地说着。

下午继续干活,一天扣了230块煤坯,准备吃晚饭洗手时,才发现我的表不见了,我到处打听手表的下落也没找见,据大伙议论,手表可能掉进煤坯里了,这时有人安慰着我说,别为价值不高的手表而太过难过了,还说也许从下午扣的煤坯里找的话,有可能找到手表,可我没那么做。我认为,我们师生一下午辛勤劳动的结果不能浪费啊……

那块手表是我姑姑给我的,是进口的“英格”表。

1978年12月28日

刚从考场出来松了一口气(民办代课教师转正考试)。77年恢复高考制度,由于雪灾的影响我未能去考。78年7月参加考试,因为分数未达到录取线而落榜,这把家里人急坏了,赶紧让我参加民办教师转正考试。

12月中旬,大队学校放了寒假,可我没回家,去原来住在学校的木匠李克峰叔叔、阿姨家玩,哪儿能听到考试的消息呢?这时,家里人让拉煤车司机到处找我才找到的,拉了我就往家里走,到家时已经半夜12点多钟了。姑姑一见我就大声骂道:“让你考学考不上,在大队干活不断出事,学校放假不回家还串营子,我关心的还不如你父母吗?……”就这样把我训得不得了。

因为我是在姑姑家长大的。

1979年6月15日

……虽然我已由民办教师转正,可我还有想考学的念头。我对姑姑说这事后,她说:“你这是什么话,类似转正的名额都是有限的,你已占用了队里的一个指标,占用了国家的一个指标,你还不满足吗?如果你真的再考学走的话确实对不起大队牧民,没有乌力吉图学校,哪有你今天?没良心的东西。”

就是,我知道了。我不离开乌力吉图,我要教育牧民的后代,这是我的誓言……

1979年10月5日

刚吃完晚饭就查学生宿舍,给每个宿舍发一支蜡烛。我跟学生说“早点睡觉”后,就回宿舍躺着看小说了。现在的我,整天就是和30多名学生打交道,一到晚上除了看小说以外别的一无所事。突然,我很奇怪地想这种生活很没意义。

晚上12点左右,有几个男生跑来说他们宿舍里着火了,完了!我姑姑所说的“不断事”又出事了,我急忙直奔男生宿舍(男生宿舍离我宿舍50米远)。

我跑进宿舍时,9名男生都哭啼着忙用衣物打火,把火熄灭,在火中烧毁好几件衣服、枕巾、红领巾等。

一到夜里,学生(大都男生)有个吃夜餐的习惯。他们趁夜间无事,就吃从家捎来的肉、奶食、炸果子等食物,吃完东西,没有吹灭剩余的蜡烛就睡觉而引起了火灾。事后,学生们一副很是怕我的样子,怕老师打他们,我没打他们,也没训他们,我告诉他们:“以后千万要注意,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失误,要是我原本9点查宿舍的话,也许不会发生这场火灾的。

这一次我没怎么着急,突然我觉得经过一些小错误,似乎我有了巨大的勇气似的。

我没事,今后一定要慎重工作,我为什么要再害怕呢?……

1980年5月6日

这两天过五·一国际劳动节,学校放一个星期的假,学生们都回家了,剩下我和大师傅阿姨两个人留校。

这会儿去哪里玩呢?按以前的话,我一有空早就骑上马或截个车到队部窦桥、陈克伦她们那儿玩去了。陈克伦、蒙春江他们都是北京知青,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是对我们大队有贡献的、和牧民心连心的知青,他们有个叫“斌斌”的聪明活泼的男孩,孩子和我可亲呢,总是叫我“胖阿姨”,还跟着我住我宿舍,可爱极了。我很羡慕他们一家,他(她)们在首都北京接受知识教育,文化知识很高,各方面都比我懂得多,还给我讲些小说、刊物上的故事,夸我性格直爽、文体爱好广泛,是懂蒙汉两种文字、语言有知识的青年。

窦桥是未婚北京知青,是我们大队的赤脚医生。她虽然是个赤脚医生,但医疗知识较多,是对牧区常见病、多发病处理很有技巧的医生,我俩经常骑着马一起串蒙古包,还唱蒙汉文歌,是热热闹闹玩的好姐妹。

哎!现在他们都回北京去了,我真想念他们……


推荐阅

有路灯黑夜却不发光,锡市这一小区的路灯什么时候能亮起来?

锡市对城市部分区域环境“脏、乱、差”现象进行集中整治

教育部公布 中考制度改革指导意见 明年入学的初一学生开始实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