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刚刚宣布!江苏增加超10万个!

武汉这家烧烤店投120万,刚开业就几乎血本无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国军败退缅甸,1950年在大其力与缅军的战役经过

2017-09-15 东子 七邦之窗 七邦之窗

七邦之窗(CH-Kokang)——不一样的新闻,不一样的故事,二十多万人订阅的微信大号。点击标题下蓝字“七邦之窗”免费关注,我们将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

1950年缅甸大其力战役经过

作者:东子

一、前期基本情况

19502月下旬,李国辉和谭忠所率领的国民党残余部队,一路溃败到大其力,才暂时得到休息。计划在大其力暂时栖身,获得补给后,然后再反攻回云南。当地的掸邦土司政府,因为在抗战时期有与中国远征军相处的经历,所以,对残军队伍表现很友善,而且当地也有许多华人华侨,所以,就地获得补给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到了3月下旬,缅甸政府军获得消息后,开始向大其力派驻1个营的部队,并致函残军部队,要求举行会谈。之后双方会谈两次,缅方提出的要求是:残军部队在4月底之前必须撤离或者缴械,否则将以武力解决。

李国辉和谭忠没有答应缅军的这个时间要求,反过来向缅军提出要求:1、互不相扰的原则下,容许暂时驻扎。2、一旦补给完毕,会自行离开大其力。这两个条件缅军也没有答应,谈判破裂。随后,双方的小冲突开始不断,但这个期间,双方部队都表现得还比较克制。

4月底过后,由于残军部队还没有得到台湾的回复和补给,没有丝毫撤离的迹象,双方的冲突开始不断升级,出现互相打死打伤的局面。缅甸也开始透过外交途径,请美国向台湾传话,要求台湾方面撤走残军部队,同时,加紧了军事解决残军的准备。

5月中旬开始,缅军陆军部队,从各地抽调,开始不断地向景栋集结,到5月下旬,缅军集结陆军5000余人。炮兵2个连,装备山炮6门,819门,平射小炮3门。战车1个连,装备战车3辆。弹药另由飞机每日空运到景栋。

缅军集结和准备完毕后,5月下旬,开始向景栋以南地区推进,一部驻勐林,一部驻勐趴亚,逼近了残军驻地。

 

二、五次照会

缅军认为对残军的主要援助者是当地华侨华人,有必要在正式开战前断绝残军的后援,因此,缅军在集结和推进的过程中,逐村逐户大肆搜捕华人华侨、商家、马帮,逮捕百余人,搜刮财产无数。以致当地华人华侨惊恐万状,各侨领纷纷请求李国辉给缅军指挥官和景栋王(土司)写信,要求缅方放人。

在这种情况下,李国辉与谭忠商量后,在两人名字中各取一字,以“李忠”的名义,向缅方提出第一次照会,请缅军释放华侨华人。缅方回复:驻景栋之反 共军指挥官李少将,你们这是干涉缅甸内政!第一次照会,缅军没有释放一个人。

525日,缅军总指挥官卓苏上校请景栋王派人送给残军照会,邀请残军和大其力华侨,各派一名代表,于63日到景栋谈判,残军收到照会后,派出丁作韶作为残军代表(注:根据搜集到的同期资料介绍,丁作韶为留法博士),大其力华侨派出马鼎臣为代表。

李弥在金三角时代的照片,图中的戴帽者是李国辉(资料图)


63日,丁、马两代表从大其力乘汽车到达景栋,当晚就开始与缅军卓苏上校谈判,没有结果。4日双方代表再谈,依然没有结果,双方不欢而散。4日晚上,卓苏上校下令对景栋戒严,再次逮捕华侨华人1000多人,丁、马两个谈判代表也同时被捕。

66日和7日,李国辉再次以“李忠”名义,连续两次向缅方提出照会,提出了新的解决方案,主要内容是:1、云南反 共救国军(注:此番号由台湾“国防部”3月15日颁发,李弥为该部队总指挥,并以4月2日正式宣布启用)近日开始撤军回云南。2、撤军路线为勐果、勐林、勐养等地,请缅军让出在以上路线部署的部队,以便无冲突通过。3、请缅军在三日内将我方谈判代表以及无辜华侨华人释放。4、我军是反 共部队,对缅甸无寸土野心,愿意保持中缅友好关系,请勿采取敌对行为,否则一切后果由对方负责。

注:6月8日,缅甸与中国大陆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终止与台湾的外交关系。

李弥中将(资料图)

69日,缅军总指挥官卓苏上校正式回信拒绝李忠的第二次和第三次照会的解决方案,并开始抓捕在一些村寨采购物资的残军官兵。

610日,“李忠”第四次向缅方发出照会,请其让路、释放和谈代表、华侨华人和被掳官兵。缅军没有回复此次照会。

612日,缅军卓苏上校向残军下达最后通牒:限驻景栋之反 共军指挥官李少将及所属部队于13日中午12时以前缴械,并派员到景栋接洽投降事宜。

李国辉接通牒后,马上发出第五次照会,对缅军提出严重警告。

13日凌晨2时,缅军总指挥官卓苏上校请景栋王代为回答李国辉的第五次照会,主要内容:1、十分同情你方的反 共立场,但我们是奉命行事,情非得已。2、愿将李指挥官的问题转告仰光,你们的要求,我无能为力,请原谅!3、万一我方采取军事行动时,将先行告知李少将。

三、大其力战役之前的残军编制大致梳理

大其力战役时期的残军兵力和装备详情,从笔者收集到的该时期资料来看,台湾方面的资料没有,缅方的资料给出的残军兵力为4000余人,此时缅军在景栋的兵力为5000余人。但从缅军此时还未弄清残军的番号、指挥官的真实姓名以及军衔的情况来看,缅方的资料是高估了残军的兵力。此时,残军方面李国辉的军衔是上校,谭忠是中校。缅军的资料是:残军的番号是反 共复兴部队,指挥官为李忠,军衔少将。

根据大其力战役之前的最近材料分析:

国民党第26军主力于1950125日溃入越南,在莱州被法军直接缴械。2693师(仅余278团,前师长吕国铨、时任师长叶植楠少将、团长李国辉上校)2月底退入缅甸掸邦大其力。兵力800余人。

国民党第8军主力在1950120日被解放军基本全歼,仅余237师的709团(团长罗伯刚上校、副团长谭忠中校)于3月初退入缅甸掸邦大其力勐棒。兵力500余人。

由国民党在乡军人在滇南所组成的地方自卫团近800人,分两次第一批随同278团退入大其力,第二批随同709团退入勐棒,地方自卫团两批到达后,重新选择一个叫三岛的地方为驻扎地。自卫团的指挥官罗庚。

在乡军人是指二战时期派驻缅甸的远征军,抗战结束后,在今天的西双版纳地区被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就地裁减复员,因为穷困潦倒,无旅费返回老家,选择在当地成家立业和定居的大批官兵。因不满国民党政府的无情裁减,最后发展到夺取当地土司政权和国民党地方政权,既与当时的国民政府为敌,又坚持反 共。因此,解放军兵卷西双版纳时,在乡军人自卫团一边随国民党残军溃逃至缅甸,一边又担心被残军消灭。

在乡军人自卫团全部到达大其力后,便立即与残军脱离,自行驻扎,形成双方既要互相依存,又要互相提防的微妙局面。

这三股力量总兵力加在一起共计约2200余人。

3月底,这三股势力面对严峻的局势,为防止被缅军和泰军联合剿灭,最终还是走到一起,联合组成了一个临时指挥部,编成三个纵队。此时,93师师长叶植楠、278团团长罗伯刚以到台湾联系国防部的名义经泰国去台湾后就一去不回。临时指挥部成立并编成三个纵队后,就由93师参谋长何述传担任最高指挥官,蒙振声担任参谋长,一纵司令李国辉,二纵司令谭忠,三纵司令罗庚。1950425日,何述传在丁作韶的陪同下,以联系李弥的名义,前往曼谷。28日,李弥与何、丁二人会面,丁作韶带回李弥的亲笔信,根据李弥的回忆录,李弥原本是指名李国辉前往曼谷会面汇报情况,为何变为何述传前往,各项材料记录不详,李国辉后来也回忆当时他并不知李弥指名要他前往曼谷汇报。55日,何述传从曼谷前往台湾后也一去不返。

为对付缅军日益加大的压力,临时部队重新编成,李国辉和谭忠联合共同指挥,三纵被一纵和二纵瓜分,在乡军人自卫团最后还是被吃掉,原三纵司令罗庚下落不详。


根据收集到的当时残军为鼓舞士气而大量油印的李弥亲笔信残存材料,亲笔信云:......前进是为圣为贤,后退则是作俘作虏,那是作洋俘虏啊!坚持住,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否则永无翻身之日.....

李弥在正式接触残军最高指挥官何述传之前,根据国民党政府19491221日的委任状,其身份还是云南省政府主席,而负责军权的云南省绥靖公署主任职务,台湾“国防部”还没来得及颁布,就被解放军赶出了云南,这个军权职务也就不了了之。

所以,他的计划是先请领云南省政府印信,然后以云南省政府的公文和省主席的头衔,向台湾“国防部”呈请恢复第89两军番号,有了军队正式番号,就可以名正言顺申请军权职务(注:李弥之前另一个职务是第8军军长,8军在云南于1月20日被解放军基本全歼,仅余237师709团谭忠部溃入缅甸掸邦大其力,番号随后被台湾“国防部”撤销,即李弥的第8军军长职务也没了)。于是,在1950415日,李弥通过云南省政府印信,公函向台湾“国防部”周至柔参谋总长申请恢复89两军番号,但台湾“国防部”426日批示:1、在粮饷自筹的前提下准予恢复。2、部队反攻至云南境内后再实施补给。

在当时的情况下,残军在缅甸境内本来就还未立足,处于惊弓之鸟状态,无补给的情况下反攻回云南,比登天还难,这等于是一种变相否决了李弥获取军权的努力,没有军权,李弥就无法去领导残军,李弥挨了当头一闷棍。

428日,李弥与何述传、丁作韶在曼谷会面后,根据何述传的建议,请吕国铨出任出任当时还未撤销番号的26军军长。吕国铨之前是2693师师长,后调任云南绥靖公署副主任,师长一职由叶植楠接任。李弥认为此计可行,原由有三:1、残军多次通过海南的国民党军电台向台湾“国防部”争取吕国铨回来领导残军。21950415日,蒋介石在李弥的《入滇工作计划书》附函上批示:周总长,可派吕国铨协同(李弥)处理滇西军政事宜。3、第26军番号未撤销,吕国铨的云南绥靖公署副主任的军权职务也未被剥夺。既然蒋介石的批示上是让吕国铨来协助自己,吕国铨是云南绥靖公署副主任,那么他也就名正言顺成为云南省绥靖公署主任了。

于是,429日,李弥很技巧地打电报给台湾“行政院长”、“国防部长”、“参谋总长”,请求派云南省绥靖公署副主任吕国铨兼任26军军长。电报中不再提恢复89两军番号。“参谋总长”周至柔以为他已经放弃两军番号的恢复申请,就痛快同意了李弥的这个请求,并呈签给蒋介石,蒋介石56日签字批准。

周至柔在512日正式颁布此项人事任命,并自19505月起,每月补助26军经费10万泰铢(注:后来7月份开始开始增加到20万泰铢,但此项经费在6月13日大其力战役之前,残军并没有得到,李弥挪用,另外去缅北各地招兵买马)。75日颁发绥靖公署的关防,这等于是承认了李弥的云南省绥靖公署主任职位,李弥可以名正言顺地领导残军李国辉部和谭忠部了。

因此,在1950年的613日开始的大其力战役时,残军的官方编成:正式番号应是第26军,而非目前流传的“反 共复兴部队”,人数2200余人。绥靖公署主任李弥,副主任兼26军军长吕国铨。前线总指挥李国辉,副总指挥谭忠,参谋长蒙振声。

四、大其力战役第一阶段

1950613日早上8时,双方的战斗正式打响,但当天缅军基本没有出动地面部队,而是出动飞机两架,先低空飞越残军的多个阵地,之后开始不断扫射轰炸,每次扫射轰炸时间约半小时左右,之后飞走。2~3小时后,再次飞到残军阵地上空进行扫射轰炸,当天进行了3次扫射轰炸。根据台湾方面的资料,由于不熟悉缅军的作战方式,当天的战斗,残军一直是处于被动挨打状态。在构筑阵地时,也没有考虑到防空问题,所以,613日的缅军飞机的扫射轰炸,给残军造成了数十人的伤亡。

当天下午5时,缅军飞机的最后一次轰炸后,残军方面就连夜重新构筑阵地,防空方面也做了一些加强,特别是针对缅军飞机低空肆无忌惮地扫射,残军不知从哪里弄到2挺高射机枪,准备第二天对付缅军飞机的低空扫射(注:从搜集到的资料来看,残军溃退到大其力时,重装备都已经丢失殆尽,就是轻武器也无法做到人手一支,所以,这两挺高射机枪的来历,笔者推测应该是从当地的土司武装中征集来)。

614日,上午8时,缅军依然采取飞机轰炸扫射,没有出动地面部队,结果是,上午的缅军机的轰炸扫射不是昨天的阵地,残军的两挺高机没有发挥作用。下午2时,缅军机再次出动,这次来的是三架,根据台湾的资料,614日下午的轰炸扫射,是缅甸空军司令亲自率队,这个笔者没有找到对应的缅方记录资料。大约轰炸10多分钟后,缅军三架飞机又开始进行俯冲扫射10多分钟。这次,残军的两挺高机发挥了作用,缅甸空军司令的座机被击落,另一架飞机被击伤,230分左右,击伤的一架飞机和另一架飞机飞走,当天战事结束。

614日的交战,台湾方面的资料没有给出自己的伤亡数字,缅军方面,击落一架,击伤一架(注:这个缅军空军司令到底是死是活,也没有找到相应材料佐证。笔者推测,台湾方面认定被击落的那架是缅甸空军司令亲自驾驶,是否是通过找到的尸体或者逃跑丢弃的军服上的军衔标志来认定的?)。残军是一直打败仗,一路溃败,士气很低落。当天的交战战果,给了残军极大的鼓舞。

615日,上午缅军再也没有出动飞机轰炸扫射,也没有出动地面部队,到下午4点,缅军送来一份通知:将于明日(16日)上午8时,出动地面部队前来进攻。

616日早上,缅军驻勐趴亚的一个营兵力,分乘14辆大卡车和4辆吉普车出发,车队先向东南方向行进至打勒,然后再向南大其力方向行进,开进残军驻勐果的基地前面约5公里的山地转弯处停止休整开始做进攻准备。缅军在此地抓了一个百姓,要其给残军通报,他们8时整开始进攻。

8时一到,缅军的尖兵连(加强连)乘4辆大卡车和1辆吉普车,开始向勐果搜索前进,缅军连长乘坐的吉普车在车队中间,每辆车相距在200米左右。沿途用机枪和81迫击炮向公路两侧的山地盲目射击,边打边走。其它10辆大卡车则原地掉头后,2辆车为一组,以倒退的方式跟随尖兵连前进,与尖兵连保持5公里左右的距离。

930分左右,缅军尖兵连第1辆大卡车行进到勐果山口时,双方地面战斗正式打响。残军方面,由邹浩修副营长在公路东面还击,缅军遭到猝然一击,第一反应就是马上调转车头准备逃跑,但山地公路狭小,大卡车根本无法转身掉头,车上的缅军纷纷跳下车向公路西面的高地逃跑,邹营长带领官兵跃出战壕在后面追杀。缅军刚跑到西边高地时,此时埋伏在西边高地的残军部队,在申鸣钟营长的带领下,对缅军进行迎头扫射。遭到阻击的缅军反身又下山向东面逃跑。结果就是这股缅军尖兵连部队,在邹、申两营的不断来回追杀下,被全歼。

而距离5公里之外的缅军10辆大卡车上的2个连的兵力,在他们的尖兵连与残军的战斗正式打响后,不是尽快赶到前线增援,而是立即全部下车,向西边的高地上爬,然后再向交战方向翻山越岭前行,等到了交战地区附近时,已经是下午6时左右,残军早已经打扫完战场撤走,于是用81迫击炮向勐果方向胡乱打炮了一个多小时,看到确实无危险后,便收兵下山,返回勐趴亚,残军没有追击。

616日双方地面部队交战的结果是:残军俘虏缅兵32人,击毙73人(含连长1人),逃跑8人,失踪约60人。缴获大卡车4辆,吉普车1辆,811门,303机枪6挺,30步枪43枝,左轮手枪2枝。弹药、手榴弹、军刀无数。缅方资料是:己方死2人,伤10人,失踪20人。击毙残军上校1人,士兵300余人。

617日,李国辉以“李忠”名义,向景栋的缅军指挥官卓苏发出第六次照会,声明说16日的战斗是我方被迫应战,虽然击溃了贵军的先头部队,但并没有攻击后面的部队,足以证明我军并不视贵军为敌人。所以,希望双方重开友善和谈,请贵方释放被扣的和谈代表和被捕的华侨华人。16日被我方所俘的贵军官兵,现均处于优待之中,随时可以放回。

619日,缅军指挥官卓苏回函,主要内容:1、你方必须缴械。2、你方再另派代表到景栋或者勐趴亚与我方会谈。

620日,李国辉回函,同意2410时双方在打勒或者勐海进行谈判。

621日,卓苏回函,23日在勐趴亚会谈。

622日,为营造和谈气氛,残军方面当天释放俘虏19人。根据缅方资料,是释放8人(注,笔者推测,另外11人估计逃跑没有回缅军部队)。

623日,李国辉派出崔应声作为代表前去勐趴亚会谈,缅方代表照本宣科,念了卓苏的命令:限其24小时内撤离,并限24日晚6时之前回信,否则武力消灭。缅方代表念完后,就不再有任何过多话语,要求前去的代表立即回去。

624日,李国辉回信,要求缅军宽限三日,以便离境。

注: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625日下午2时,缅军送来第二次打战通知,主要内容:1、明天(26日)上午8时,我军将分六路对你们发起进攻。2、如果惧怕,就请立即接洽缴械。

625日晚,缅军进驻勐林2个营,勐趴亚以南山头1个营,打勒1个营,上勐海1个营,下勐海1个营。在景栋附近抓伕500人,帮助搬运弹药和准备在运送伤员时抬担架。

626日上午8时,由昨晚进驻勐趴亚、勐林、打勒的缅军分四路向残军阵地,缅军先用炮兵向残军阵地进行炮火覆盖,炮击一个小时左右,然后再以密集的机枪进行扫射,掩护各路步兵向残军阵地交叉波次进攻。缅军连续冲上十多个山头,都空无一人,徒耗大量炮弹、手榴弹和子弹,搞得进攻的缅军精疲力竭,以为残军已经全部撤走,便在山头吃午饭后休息。

下午3时,缅军再次向剩余的几个山头进攻,由于上午接连扑空,剩下的几个山头地理位置不好,缅军认为残军更不会有阵地,但要例行公事将交战区域的所有山头都搜一遍,所以,就不是冲锋的队形,而是散漫大摇大摆地前进。结果,残军真正的阵地恰恰在这几个山头,缅军接近山头时,残军炮火齐开,打得缅军掉头就往山下溃逃,此时,隐藏埋伏在山腰和山脚的残军部队,用缴获的机枪对这些向山下溃逃的缅军侧面和侧背狂扫,然后刺刀上枪,跳出隐藏阵地到处抓俘虏,许多缅兵为了加快逃跑速度,早就将自己手中枪支扔掉了,残军到处抓俘虏时,几乎没有遭到缅军的开枪反抗。战斗至晚上7时,缅军全部败走。

626日的战斗,缅军被击毙100余人,生俘20人,缴获的枪支足够装备残军两个营。缅方资料是己方死3人,失踪1人,伤50余人,击毙残军500余人。

按照缅军的资料,两次战斗,缅军大胜,已经击毙残军800余人了。

630日,李国辉以“李忠”名义,向缅军指挥官卓苏发出第七次照会,云:为顾全双方友谊,我方愿撤出勐果以北防地,退至勐果河以南地区防守,所俘贵方官兵将于移防时释放。

大其力战役第一阶段至此结束。

四、大其力战役第二阶段

1950627日到72日,双方再无战斗,30日,李国辉的第七次照会发出后,直到72日晚上7时,缅军派人送给李国辉一份通知,通知中,完全没有回复30日的照会,而是战书:明日(73日)上午8时,我军准时进攻勐果河以南你方阵地。

30日李国辉发出照会后,根据以前几次照会的经验,明知缅军不会同意,所以,李国辉原来把靠近勐林、打勒的驻军想调防勐果河以南的计划就没实施,并推测缅军还是要全力拿下勐林附近的残军阵地,为占领大其力扫清障碍,因此,对于远离景栋至大其力公路沿线的勐果河以南的阵地,只有1个营驻守。现在缅军下战书要进攻勐果河以南阵地,使得残军的侧翼一下变得危急。

李国辉的布防从现在来看,也是没错,为什么缅军要另换进攻方向?这个一直是笔者以前没弄清的问题,现在从搜集的缅方资料来看,才知,缅军指挥官卓苏向上级报告的是勐趴亚、勐林、打勒的国民党残军,已经被他在27日的交战中全部消灭,因此,缅军陆军司令部就下达了歼灭勐果河以南的残军作战计划。

73日早上6时,正处于雨季的掸邦地区,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原本可以涉走的勐果河,河水陡涨,到了上午8时,勐果河已经洪水涛涛,形成了天然屏障,真是天助残军。

8时一到,缅军又是按照教材标准程序,先以各种大炮对勐果河以南的残军阵地进行炮火覆盖一小时,然后,出动4辆战车(坦克),向勐果河岸边推进,步兵则跟随战车进攻。结果,缅军的战车均落入残军头天连夜挖好的陷阱里,触发预埋的地雷,人车全灭,跟随在战车后面的缅兵不敢再前行,原地射击,与残军形成隔河对峙。缅军再次呼叫炮火支援,而残军仅有1门之前缴获的81炮进行还击,无法对对岸的缅军造成更多伤亡,双方打到下午6时,各自收兵。

74日,该地区依然有大雨,3日夜晚刚消退的洪水又出现,双方依然是隔河对射,至下午4时各自收兵,双方互有小的伤亡。

75日,缅军改变了作战时间和战术,在早上6时大雨之前,从两翼较窄处涉河进攻,之前进驻上、下勐海的缅军也参加当天的战斗,结果被早有防备的勐果河以南的残军,狂砸手榴弹,重新赶回了勐果河以北。而勐海缅军在增援时,被残军另外部署的搜索行动营击退。

连续几天的大雨后,根据当地百姓凭经验得出今后两三天不会再有暴雨的判断,如果不再有暴雨,这种被动防守迟早会被缅军的优势兵力攻陷,李国辉决定改变战术,先发制人。

当夜,李国辉派陈良少校率选出的100人作为突击队,潜行至勐果缅军前线指挥部附近,于6日凌晨2时,攻入缅军指挥部,一顿狂扫,彻底端掉了缅军前线指挥部,并将缅军指挥部放火烧毁,然后趁混乱状态,带着残军急需的缴获缅军的两部电台撤回。

夜袭一战,彻底打乱了缅军6日的进攻计划,在景栋的指挥官卓苏得知消息,一下吐血病倒,不能再继续指挥。当天,仰光派出一架直升机,送来吴钦上校接替卓苏上校,卓苏随直升机返回仰光治病。

73日至6日的战斗,台湾方面的资料没有给出具体战果,能统计到的就是缅军损失战车(坦克)4辆,电台2部,伤亡应在百人左右,自己一方伤亡在30人左右。缅方无相关资料。

76日下午6时,刚接任缅军指挥官的吴钦上校派人给残军方面送来一封信,主要内容:1、告知残军方面他是新接任的指挥官,明天(77日)前往勐果亲自指挥前线作战。2、指责残军方面不应该使用偷袭、夜袭这种不光明的作战手法。3、残军方面如不能久战,应立即派代表接洽投降。4、后天(78日)上午8时,再次进攻勐果河以南残军阵地。吴钦上校的信件,这次李国辉没有回复。

77日夜,李国辉再派张复生中校率5个连的兵力,对勐果缅军指挥部实行夜袭。因一营一连连长杨金堂上尉会简单的缅语,部下也有一些在驻地参军的华人华侨会缅语,所以,杨金堂的一连就作为尖兵连,换上缅军军服,8日凌晨1时左右,混进缅军的战壕和铁丝网之内的缅军前线指挥部后,信号枪一响,内外夹攻,混战一小时再次捣毁缅军勐果前线指挥部,然后返回原防。

这次夜袭混战,刚接任的缅军指挥官吴钦上校完全被吓破胆,只穿着一条内裤逃走,之后在景栋医院,住院一个星期后被送回仰光。

这次夜袭的战果,台湾方面的资料统计:缅军死亡200余人,伤100余人,俘虏缅军军官3人,士兵5人,缴获303机枪12挺,步枪31枝,弹药一大批。残军阵亡61人,伤34人,其中,尖刀连连长杨金堂上尉、九连连长姜兴荣上尉,一排排长杨吉通中尉,排副周国武少尉等阵亡军官。缅甸方面的资料是,这次混战,残军出动3个多营1000余人,被消灭400余人,俘虏10人。

78日白天,双方再无战事。

79日,缅军陆军司令奈温(注:即后来在1962年发动政变的这个人)从仰光乘专机到景栋,解除了吴钦指挥官的职务,亲自指挥。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前线的勐果指挥部迁到勐林以南的打勒,重新部署对残军的围剿行动。第二件事,就是采取陆空协同作战方案。第三件事,就是不再提前通知残军作战计划。根据台湾方面当时的资料,残军方面此时并不知缅军陆军司令奈温已经亲自接替指挥。

710日开始,每天早上8时、中午12时、晚上6时,一天三次向残军各个阵地定时炮击一小时,每天上午10时,派出4架飞机,向残军阵地投弹约20分钟,但不敢再进行低空和俯冲扫射,以避免被击落。

710日晚8时,小勐棒的一个掸族村寨头人派人向李国辉报告,说缅兵开进了2个营到达小勐棒,抢粮抓伕,要民伕背弹药随他们到大其力,请残军去把缅军赶走。李国辉根据此情报判断,缅军是想直接偷袭残军阵地后方的大其力,以截断残军后方的交通线,于是再次先发制人,当即派董衡恒营长率4个连,前去设伏。11日凌晨3时,缅军2个营进入设伏地点,一声枪响,随缅军的民伕立即扔掉弹药,一哄而散,等民伕一哄而散后,董衡恒营长立即收拢包围圈,打得缅军一片混乱,乱逃乱串,之后,董衡恒营长亲自率1个连冲进缅军队伍中扫射抓俘虏,交战约一个半小时,除部分缅军趁黑夜混乱逃出包围圈外,其余被全歼。董衡恒部队打扫战场至早上7时才率部回防。

此夜战,残军阵亡6人,伤18人,缅军所抓的民伕亡2人,伤3人。缅军死200余人,俘虏62人,重伤55人,缴获811门,掷弹筒3具,轻机枪11挺,步枪81枝,左轮手枪11枝,以及大批弹药。另根据后来的资料,残军无力救治遗留战场的55名缅军重伤员,被赶至的当地各村寨百姓给全部杀死,也足见当地百姓对缅军的痛恨。

711日之后至27日,缅军除了定时炮击和定时轰炸外,再没与残军进行地面作战。

720日,缅军指挥官奈温派人给残军第一次送信,主要内容:1、告知他本人是陆军总司令并兼任大其力作战指挥官。2、被捕的华侨华人均已释放。3、谈判的华侨华人代表马鼎臣已释放,你方的谈判代表丁作韶,也已释放,但本人不愿意再回,根据其意愿,已给他通行证前往湄缪。4、你方要依照国际法接受缴械或早日离境。

722日,李国辉回信,主要内容:1、我方本拟定6月底离境回国,但被贵方封锁回国道路并以大军进攻,实属不当。2、为顾全贵方体面,我方再让出勐果河一带防地,撤至大其力。

随后几天一直到27日,双方书信往来几次,都以缅军不愿意让出勐海、勐趴亚、勐林、勐勇等地撤军路线,而要求残军从湄公河东岸(注:老挝)回国,以致无法达成协议。

大其力战役第二阶段至此结束。


(作者:东子     图:摘自网络)


更多资讯:

99%的人不知道用紫砂壶喝茶的好处与讲究...

◆你还记得吗?缅北战场上宫龙杰的传奇!

◆克钦女兵...

◆联合国通过决议 要求各方立即终止若开邦暴力

◆彬龙宣言与各少数民族 克钦的过去与现在

◆德昂军与缅军在南木渡、南散以及皎脉地区多地交火

德昂军、北掸邦军与缅军分别再次交火

缅甸政府与缅各少数民族武装签订停火协议有多少互信

缅甸“迁都”揭秘


-END-

看完了

喜欢,记得转发+关注我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