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东北振兴,请XX不要再添乱!

2017-07-22 洞察真相 洞察真相


作者:王玉霞

来源:辽沈民经


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东北人,写下这几个字时,内心波涛汹涌、五味杂陈。


曾几何时,这片肥得流油的黑土地,用它宽大的怀抱温暖了几代饥寒交迫闯关东的游子。不须说,抗日战争中白山黑水的可歌可泣;不须说,解放战争中得东北者得天下。就是新中国建立之后,被称作共和国长子的东北,自豪与骄傲是东北人的标签。这块要资源有资源,要基础有基础,交通发达、铁路成网、民风淳朴的东北大地,近年来竟沦落为“中国梦”的拖累。


连续几年人才、资金净流出,经济增长全国包尾。2016年,东北的经济大省辽宁竟以负2.4%的GDP增长速度居全国倒数第一。“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人诚信差”,“东北计划经济色彩太重”等等抹黑东北人的声音不绝于耳。中央多次召开振兴东北的会议,学者专家也从不同的角度解释所谓的东北现象。


2016年11月到12月,我和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农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几位老师来到了铁岭市昌图县,去调研农产品种植结构调整问题。之后,受吉林太平保险公司的邀请,我又在吉林省的九个地区进行了系列讲学。两个多月的所见所闻对东北现象有了切身的感受,我由衷地感到:观念陈旧、制度僵化、各自为政、政府添乱是东北经济衰败的根本原因。 


昌图玉米企业:补贴也死 不补贴也死


昌图系蒙语“常突额尔克”前两个字的谐音,意为“绿色的草原”。昌图县位于辽宁省最北部,处于辽宁、吉林、内蒙古三省交界处,区域面积4317平方公里,人口104万,其中农业人口80.5万,占总人口的80%。


昌图县辽宁的粮食大县。2015年粮食产量达到54.86亿斤,占辽宁省粮食总产量的八分之一,占铁岭市粮食产量的二分之一。昌图县也是远近闻名的畜牧大县,全县畜产品年加工能力达到16万吨以上,其中肉鸡年加工能力1亿只,生猪年加工能力达到500万头,占沈阳生猪市场的三分之一。


由于国家玉米临储政策的激励,昌图县玉米种植面积曾经占全部耕地的80%以上,近两年,虽然政府不断地引导种植结构调整,其玉米种植面积还是高达70%以上,农民称玉米是铁杆庄稼。


昌图县玉米种植面积不断增加,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产量高,由于玉米种子的改良和化肥的使用,玉米的亩产量普遍高达2000斤以上;其二是容易实现机器化、规模化生产。昌图县农民种植玉米基本上从种到收完全实现了机器化作业。还有农村合作社开展代种代收业务,只要农户每亩缴纳450元左右的代管费用,合作社就可以将粮食送到农户的家中;其三是没有风险,2008年以来,由于有了国家玉米临储政策,玉米的收购价格一涨再涨,每市斤玉米的收购价格达到1元以上,中央、省、市各级粮库敞开收购,因为收购的越多,各级粮库从国家拿到的补贴也就越多。


由于以上三个原因,在昌图县种植玉米成了农民最佳的选择。荒坡、荒地、盐碱地以及稻田、菜地都被改造成种植玉米的耕地,土地的流转价格也由每亩200元涨到500元左右。


然而玉米价格的不断上涨带来了三个弊端:


第一是生态系统的破坏。农业种植品种的选择必须与自然的生态系统相契合,才有发展的可持续性。在与科尔沁草原接壤的昌图县大量地种植玉米,带来了两个生态系统的破坏,首先是在沙梁地种植玉米需要使用大量的地下水浇地,这导致了地下水源的枯竭。老百姓讲到曾经挖地几米就能见到地下水的昌图县,现在由于过量使用地下水,挖地几十米都很难见到地下水。再就是,过量的使用化肥、农药还破坏了土地的有机成分。

第二是造成了严重的浪费。国家玉米临储政策造成了玉米高产量、高库存、高进口的畸形状态,已经有很多学者较为深入的剖析过。在铁岭昌图县调研中,我们走进了中储粮总公司辽宁分公司的辽宁昌图储备库,这个被称为全国粮食现代化建设的示范单位,质量和信用都达到AAA级水平的现代化粮库也面临着转型的困难。


粮库主任和书记接待了我们,作为国家临储政策的利益集团,他们也反复强调国家玉米临储政策的危害。“浪费太严重了,玉米的收购价格加上存储费用一吨玉米达到2400元人民币,这和国外玉米到岸价格1600元一吨差距太大。市场根本就接受不了,粮食三年不卖,陈化就很严重了,拍卖出库一吨就赔1000多元,谁能受得了。”


第三是摧毁了玉米深加工和转化企业。在昌图调研过程中,我们走进了辽宁昌图大型农牧集团公司---曙光集团公司。曙光集团总部坐落在昌图县八面城工业园区,总资产22亿,拥有十七家全资子公司,现有员工2万人,企业注册资本1.5亿元,曙光集团以食用鸡为核心项目,从肉鸡的种鸡选择、孵化、养殖、饲料、屠宰、食品加工为主,年出栏肉鸡2500万只,年屠宰肉鸡1亿只以上。



曙光集团董事长宋立新先生,介绍国家临储政策给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时非常愤慨。“像我们畜牧业,这多年来带来的不利影响首先就是国家政策造成的。就是从08年开始的临储政策,使我们坐在苞米堆上却用着最高价的玉米,国家一年拿出800多个亿的补贴,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且摧毁了玉米深加工企业,摧毁了养殖业。”


“农业部来座谈的时候,我说农业补贴最普惠的价值就是不补贴,啥也别补,这样就公平了。各行各业一补贴,给我们的企业家带来难题,要不要补贴,不要补贴,给他400,我一分没有,我整什么能干过他?就能干死我。我要是想整补贴,我就成天就得围着领导转,办各种手续,我没有那么多精力。不要补贴死,要补贴你也要死,这补贴哪天不给你,你又要完。”


“你看福建有圣农,广东有温氏,温氏现在市值1400个亿,今年的全年利润超过100个亿。可是,大型的农牧企业应该诞生在哪啊?应该诞生在粮食主产区啊!你看广东温度这么高,不是粮食主产区,一年又台风又下雨,反而最大的企业诞生在那。我们粮食主产区一个大型农牧企业诞生不了,原因何在?是我们不努力吗?我们使2420元一吨的玉米,那边人家使的是1600元一吨的进口玉米,还要我们的企业得存在,可能吗?中国的企业的特点,就是干也得死,不干也得死。你看折旧,利息,房产税,土地税,印花税,契税,跟你干不干没关系,你必须得交。工人的五险一金,你必须留一个看大门的。你看银行利息,人睡觉,利息不睡觉,要死也得干。”


“在取消玉米的临储政策来讲,我认为给东北的畜牧业和玉米深加工企业带来了十年的黄金期。玉米的价格还会涨起来,因为市场有这个需求。虽然临储政策导致畜牧业到现在受到了8年的负面影响,但政府又给我们带来了十年的黄金期。因为他在东北就扔了接近两亿吨的玉米在这,每当玉米要涨价的时候,他就开卖,就会把价格砸下去。”


听了宋立新先生对玉米深加工和养殖业发展的展望,我感到,只要政府不添乱,玉米种植和加工转化产业有着光明的未来,我们期待着那一天。 


“吸血鬼路”:坑爹的公路限速


因为接受吉林太平保险公司的邀请从调研回校后,我分三批次前往吉林省的长春市、通化市、白山市等九个地区去讲学。第一站是吉林省会长春市,我乘坐高铁从辽宁省境内向吉林省过渡时,突然发现整个车厢只剩下三个乘客。我将车厢的相片发到微信上,写上“大连到长春的高铁过了沈阳就这样了,空空如也!现在是晚上八点,东北经济可以一叶知秋了。”


朋友圈的反应非常热烈,“东北很难振兴,”“宁静的东北,萧条的黑土地,”“正在建设的大连到丹东的高铁能有回报吗?”“政客只论政绩”,我的一个学生写道“从高铁流量看东北经济萧条相关性显著”。是的,一踏上吉林大地,凄凉的感受比辽宁尤甚,不仅高铁客流稀薄,高速公路上也是如此,几乎没有什么人流、物流。根据克强指数,考虑交通运输和电力消耗状况,吉林省经济增长速度2016年达到6.9%,很难令人信服。


吉林之行给我伤痛最深的是,整个吉林大地,无论是国道还是省道,莫名其妙地限速40公里。我去白山市讲学,从长春到白山由于只有一半是高速公路,用了整整四个小时,讲学用了一个半小时,下午三点半,我从白山市返回长春准备乘晚上九点的高铁返回大连,因为第二天我有中级微观经济学的大课。


从白山出来开始下雪,在崎岖难行的省道上,风雪兼程,一路上司机不断地担心高速公路可能会封闭。我认为不可能,因为雪下得并不大,轻易封路将正在行驶的汽车逼到更加危险的省道上去,不是损失更大吗?晚上七点三十分,我们来到高路路口,果然高速已经封闭。


我们只好又重新回到颠簸泥泞、非常糟糕的省道上去。一路上见到三起车祸,为了赶时间,我们风雪兼程根本不敢去吃饭和休息,更可怕的是到处都是限时40公里。狭窄崎岖有危险的路道限时可以理解,进入宽阔的六排道公路也是限速40公里。晚上九点以前赶到长春是不可能了,我期待着能赶上半夜12点的普通铁路,能让我在第二天早上八点前站到讲台上就万幸了。


这坑爹的公路限速让我最后的希望也即将破灭。又累又饿的司机师傅用一块黑布把汽车的车牌遮住,终于在晚上11点半将我送到了火车站。规避了坑爹的公路限速,我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颠簸、饥饿和焦虑,接过吉林省太平洋保险公司赵强先生给我买的食物,走进了火车的卧铺。


坑爹的公路限速也坑了我的儿子。2014年夏天,儿子、儿媳约了另外一对去长白上自驾旅游。回到大连被告知去长白山的路上,儿子驾车来回都在某一地点超速50%以上。儿子是我家几个司机中开车最稳的,怎么可能两次在一个地方超速50%?具体一查,是在那段高速公路上限速60公里,儿子开得是90,结果超速50%。因为是异地处罚,大连市的交警怎么也想不明白,高速公路怎么会限速60,争辩无用,申诉需要去吉林省。

被扣24分,罚款几千元后,儿子、儿媳,这两个正在撰写博士论文的博士生万般无奈地走进了学习班。每天四次指纹打卡,要求非常苛刻,明确地告诉他们,学习是次要的,惩罚是主要的。


当儿媳抱怨受到不公平待遇时,儿子言道,“我们犯事了,犯人你还要什么尊严和人权?”看见儿媳在微博里发出吃“牢饭”的照片和七天学习班完成后发出的“自由了”的呼喊,我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慨。长白山高速公路这段被人们称为“吸血鬼路”的限速60而标志不明显的状况,2016年8月在吉林省旅游局长的努力协调下有了明显的路标,限速也由原来的60变为100。



东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卢昌崇教授曾在星海论坛上讲道,“仔细观察我们身边发生的事,会发现计划经济的色彩依然浓厚,将这些事收集起来,加以分析会非常有意义。例如,违反交通规则,我们除了罚款还有扣分和办学习班,这种非经济非法律的惩罚太有中国特色了”。


在吉林省讲学的过程中,我有机会和某市的交警政委谈到“钓鱼执法”的问题,他竟然说这时一笔不小的财政收入。是的,哪辆私家车没有这样的遭遇,这笔收入的代价是加大了整个社会的运营成本。


四平市溢香阁酒店刘老板对我说,“为了保障质量,我的很多食材都是从南方进的,现在供货商都不愿意供货了,因为运输车辆一进入四平境内,先罚200元。后来,是我亲自到高路公路路口去接,交警们说,‘这是刘老板的货,不罚了’”。


在昌图调研期间,我们发现一到夜晚,火光四起,农民在焚烧地里的秸秆。由于昌图是种植玉米大县,秸秆非常多。除了取暖,农民用不了那么多的秸秆,为了不影响第二年种地,夜半三更,一把火烧掉。因为污染空气,政府不容许这种现象发生,但面对满上遍野的秸秆,政府也无力有效地监管。因而在东北玉米种植区,黑烟弥漫、火光闪闪已经是秋末冬初的常态了。


难道秸秆就没有用了?它不能做饲料,不能发电吗?曙光集团老板回答道,“秸秆怎么能没有用,能燃烧就说明有能量,就有用。只要政府不添乱,所有的秸秆我都要了。我的机器到地里用80元的成本将秸秆粉粹打包,马上就有人用200来收购,这样的利润到哪去找,秸秆将来都能成订单农业。但是现在,一车秸秆交警一罚就是200,就没有人来收了。”


 我们当然承认,装满秸秆的车辆在狭窄的乡村公路上有一定的交通隐患。但是,在特殊的时间段,开辟一条绿色通道让运输秸秆的车辆畅通无阻,总比现在的污染空气、浪费能源、造成火患更好吧。犹如高速公路为了规避责任轻易就关闭一样,各自为政,部门利益优先,不考虑社会整体利益的得失,是整个东北现象的特征之一。


荒唐的财务报销制度 舍东北其谁?


去铁岭市昌图县调研,因为要深入最基层的村镇甚至是农户,有辆车总是更方便吧。因此,虽然知道开车去调研,汽油票和过路费是无法报销的,我还是决定开车去调研。从大连到铁岭昌图,来回也是迢迢千里。油费、过路费超过了一千元,再加上有一个地方限速80没有注意,发生了超速,在铁岭期间遇到一位贫困的老人我又捐了点小钱,铁岭一行我的预期损失不到二千元。


调研的最后一天,同事告诉我,因为你没有来回的火车票,调研期间的交通和吃饭补贴每天180元没有了。这预期外的损失让我非常震惊。五天不到一千元的补贴,损失固然不多,但制度的荒唐让我无法忍受。


我们调研共七人,每天我都用微信向经济学院没有来的同事现场直播调研现场。我在昌图调研是人证、物证铁证如山的事实,就因为没有车票就取消了补贴,有这样的道理吗?同事说,你虽然开车来的,但应该买来回的火车票,然后把它废了就可以拿到补贴了。



制度荒唐到如此地步,真真是让人无语。因为调研损失了近三千元,所以太平洋保险公司请我去讲学时,我的开价是每场5000元,试图去弥补调研的损失,但是为了讲授一个多小时的课,我来回十多个小时在风雪中奔波又是一个得不偿失的举措。在不确定性很大的东北地区,防不胜防的时候太多了。


荒唐的报销制度不止一次的令我惊诧,2013年,我的一门课被评为辽宁省视频精品课,项目基金10万元,除去制作费用5万元外,让我拿出符合财务制度的票据来报销,我找到财务处长,说道“视频精品课不需要调研,不需要购买设备,这里只是两个成本,一是我的知识产权,二是我和学生的劳动投入,我到哪去找那些根本不存在的票据报销,况且我的五个学生一字一句地将我讲述的内容形成文字,挂在视频里。如此辛苦,难道不应该支付他们劳务费用吗?”财务处长当然知道我说的在理,但是财务制度不容许他通融。制度僵化至此,除了有理无处说的无奈,还能怎么办?


近年来学科建设基金不断增加,如何支配金额不小边界模糊的学科建设基金,对各个学院主要领导的人品是个考验。利己者的做法是:院长个人或少数几个以国内外调研的名目周游列国,或经营个人项目。此行为因符合财务制度而披上了合理合法的外衣,平安无事。利他者的做法是:利用部分资金给全院教师进行健康检查,重阳节给老教师发点福利,与外校交流带来太多的普通教师,从而有公费旅游之嫌,均属于违规违纪行为。一旦落入监督者的视野,在劫难逃。真不知道浙江大学拿出100万奖金给最受欢迎的老师是符合怎样的财务制度。


荒唐的财务报销制度,舍东北其谁?


2016年11月16日,国务院印发了李克强总理签发的国发【2016】62号文件,《关于深入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加快东北地区经济企稳向好若干重要举措的意见》,62号文件提出了十四项振兴东北的举措。标题中的新一轮意味着振兴东北已经是若干轮了,其中不乏1.6万亿救东北和拯救僵尸企业的下策。在计划经济色彩非常严重的东北,问题重重、积重难返。从哪里下手去破解这低水平均衡的束缚,见仁见智、莫衷一是。几番良药收效甚微。


依我所见,振兴东北除了中央给钱、给政策之外,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引入公平的竞争环境,打掉东北到处可见的官气、暮气更为重要。实在无从下手,就从整治车匪路霸般的交通管制,容许各部门制定灵活的财务制度和约束政府破坏市场的行为开始吧!发挥市场作用,提供企业和居民创造财富的机会,激活黑土地自身的生机是东北的希望所在。


2016年11月25号,我参加了首届大连金融论坛。在《金融创新如何推动东北产业发展》这一论坛题目下,我有一个大会发言。最后,我讲了这样一段话,“目前,是东北经济黎明前的黑暗,这块肥沃的黑土地,不会只有荒凉,没有希望。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是当别人乐观时我谨慎一点,当别人恐惧时我要乐观一点。希望有胆识的企业家,金融家到东北来投资,希望东北经济再现它的辉煌。”我由衷地希望,这一抹亮色早日出现在东北的大地上。

推荐一个不错的公众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