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9月25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高晓松:在瑞典、丹麦等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

洞察真相 昨天

,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

最近“老人被丢瑞典”一事引发热议,特发高晓松的一篇文章介绍下瑞典……


摘自 | 《晓松奇谈·命运卷》


提起丹麦和瑞典,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要解释一下这两个国家为什么如此有名,大多数人可能也回答不出来。丹麦的名气,可能是因为这里有童话,有安徒生,有小美人鱼,有乐高积木,大家经常能从各种奇怪的事情上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另外,每当提到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排行榜,不论是人均GDP 最高的排行榜,还是国民幸福指数最高的排行榜,抑或是最清廉的国家排行榜上,我们都能看到丹麦和瑞典。


总而言之,在很多人眼中,这两个国家仿佛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人间的各种血腥、杀戮、阴谋、诡计和政治等,这两个国家都不太参与,每当提起丹麦和瑞典,我们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词好像就是“幸福”。以至于在最近一次的美国大选上,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在电视辩论上公开信誓旦旦地说,他如果当选总统,就要把美国建设成像丹麦一样的幸福国度。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桑德斯,CNN 的主持人安德森也不相信地问桑德斯,美国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而丹麦只有500 多万人口,您确定能把美国变成丹麦吗?



在丹麦,人们出行就是骑一辆自行车,在瑞典,人们出行就是开一条小船。在美国,一个人如果有一艘游艇,大家都觉得他特别厉害,但在瑞典,几乎人人都有一条小船,大家开着小船看看落日,钓钓鱼,船上也没有什么先进的设备,自己动手解缆绳,启动发动机,把船开出去,过着非常安逸、与世无争的日子。


在丹麦和瑞典待久了,我越来越觉得,这两个国家真的很有意思。这里的人不聊金钱,不聊地位,也不聊你读过什么名校。我曾经充满好奇地问当地人,为什么在你们这里没有美国那样的常春藤名校?他们告诉我,因为政府专门颁布了政策,不允许大学之间拉大差距,如果有大名校的存在,年轻人就要拼了命地争取进名校的名额,那就会导致他们从小没有时间去娱乐,没有时间去学画画和音乐,所以在丹麦和瑞典只有由国家或人民出资的公立大学,年轻人读大学是完全免费的。


在丹麦和瑞典这种国家,老百姓不工作每个月也有钱拿,而且跟上班拿的钱差不多。在西班牙,一个普通上班族的月薪纳税之后能剩下900 欧元,但失业的人一个月可以拿800 欧元失业金,看一次病只要六欧元,西班牙的发达程度跟北欧国家不能比,都有这么好的社会福利,那在丹麦和瑞典这么发达的国家,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可想而知了,根本没有人会考虑就业问题。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很骄傲的人,自认为天文、地理、人生无所不知,走到哪里都喜欢给人讲大道理,结果到了北欧没几天,我居然都不太敢跟人说话了,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很丑陋,很粗鄙,我每天琢磨的都是如何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跟人钩心斗角,跟北欧人的境界实在是差太远了。


桑德斯的发言确实很令人震惊,因为美国一直是一个很居高自傲的国家,很少把其他国家看在眼里,美国人更不会想要把美国建设成一个别的国家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听美国人说要把美国建设成其他国家的样子。不管怎么说,这说明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丹麦和瑞典就是两个天堂一般的存在。


在北欧,我的内心变化总体上分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叫作不适应,在中国和美国,我们遇到人通常都是先胡吹乱侃一通,抬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而在北欧,人们完全没有这种习惯。瑞典曾经发起过一次活动,为了让瑞典人能跟全世界增进交流和理解,鼓励全民都去接听来自全世界的电话。

之所以能够发起这样的活动,还要得益于北欧人都会说英语。有一个关于全世界非英语国家的人民说英语的熟练度排行榜,前五名分别是荷兰、丹麦、瑞典、挪威和芬兰,这几个国家,除了荷兰都是北欧国家。北欧国家的人民的英文不光是熟练,发音也特别好听,比很多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的人民说得还好听。因为能熟练使用英语,北欧人民可以跟来自全世界的人进行电话交流,没想到瑞典人和美国人在交流过程中存在很大的隔阂。美国人的价值观就是美国梦,他们通常是直接就问瑞典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每个月赚多少钱?瑞典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种问题,他们想要跟美国人聊的是文化、音乐和电影。因为在价值观上存在巨大的分歧,所以双方的沟通十分困难。


第二个阶段叫作心理阴暗。


经历了不适应的阶段之后,我开始忍不住到处找碴,因为我不相信这个国家的人民真的有那么高的觉悟。有一次遇到了一位在机场开摆渡车的司机,我心想,做这种工作的人内心肯定是有发财梦的,因为这应该算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民了。

对于我们这种在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人,总是习惯把社会上的人按照种族、受教育程度和收入等因素分出阶层来,这当然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总之,我就怀着特别阴暗的心理问这位摆渡车司机,你们国家花了那么多钱援助别人,还接收了那么多难民,收税也这么高,老百姓对此有什么想法吗?问完问题,我就等着司机大哥发牢骚,因为这样就能满足我的阴暗心理了。结果司机大哥特别平静地对我说,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我们国家这么富足,难道不应该帮助别人吗?人家难民颠沛流离,难道不应该收留别人吗?难道不应该欢迎别人吗?我们有这么多的资源,难道不应该跟人分享吗?我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一位在机场开摆渡车的司机都能有这么高的觉悟。

第三个阶段是佩服。


我很好奇,一个国家为何能进步成这样,人民的觉悟都如此之高,社会这么平等,政府也很廉洁,年轻人想学音乐就学音乐。在美国和中国,有多少年轻人梦想着能去学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是他们不能,因为他们不得不去考虑就业问题。但在北欧,人们从小就可以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音乐和美术,一个学期大概100 块人民币,只要注册了就能去学,随便学多少小时都可以。


在瑞典,从学校借乐器就和在图书馆借书一样,都是免费的,你排练的时候,政府还会额外补贴一些钱,用来帮你购买耗材。所以北欧的年轻人不怕学音乐,学成之后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皆大欢喜,就算做不成,还可以去教音乐,因为你去教书,国家也给补贴,教音乐也可以生活得非常富足。

因为有如此完善的福利和补贴政策,北欧才能诞生出那么多伟大的乐队,尤其是位列世界伟大乐队前列的Abba(阿巴合唱团)。在全世界演出次数最多的音乐剧之一《妈妈咪呀》,里面的金曲都是Abba 的歌。还有世界上做过最多大金曲的王牌制作人之一Max Martin,以及挪威的A-ha 等,整个北欧的艺术气氛是极其浓厚而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