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吴亦凡沦为约炮王!床照、群P音频全曝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漫漫北寻路》在东京动漫节上摘获了最佳动画长片大奖!

Cartoon Brew wuhu动画人空间


Flash动画长片《漫漫北寻路》的剧组上个月踏上了日本之旅,并在东京动漫节上摘获了最佳动画长片大奖。这个由来自法国和丹麦团队联合制作的作品在24个动画长片作品中脱颖而出,这比学院奖更具有竞争力,去年的学院奖上的动画长片类作品中,只有16个作品参与竞争。



这个法国-丹麦联合制作的作品去年六月在阿讷西动漫节赢得了观众奖,随后在一个月后的布鲁塞尔的动画节上获得了青年公共奖 ,东京动漫节上摘获了最佳动画长片大奖!



东京动漫节上摘获了最佳动画长片


下面是评审委员Ryuichi Yagi(日本成功之作《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导演)给《漫漫北寻路》颁奖的视频。



Liane-Cho Han,《漫漫北寻路》的动画总监,分享了一些剧组人员在日本的旅行照片。他非常高兴遇见日本动画大师井上俊之(下图),据说井上俊之看了这个电影三次。



图片注释:从左到右: Alexander Petreski (《漫漫北寻路》 layout艺术家), Toshiyuki Inoue (陪审团成员), Liane-Cho Han, Ron Dyens (Sacrebleu Productions公司联合制片人), Marick Queven (助理动画师).


在勒普泰电影院,《漫漫北寻路》还为东京动漫社区安排了一场私人放映。参加的艺术家包括Toshiyuki Inoue、Iso Mitsuo、Christophe Ferreira、Thomas Romain、Yasuhiro Irie、Yoshiharu Ashino、Abel Gongora。还包括电影的制作花絮和问答环节。


图片注释:在东京勒普泰电影院放映的《漫漫北寻路》


另外,在吉卜力工作室也安排了一场私人放映,参与的人有高畑勋,Studio Chizu联合创始人Yuchiro Saito和片渊须直(《空想新子与千年魔法》,《阿莱蒂公主》)等。


《漫漫北寻路》已经获得了无数的荣誉,也引起了艺术家们的注意。然而,在去年一月推出的时候,它在法国并没有那么多观众。这和带有非传统法国特色的《爱波的冥想世界》有相似的命运。对美国人来说,好消息是,《漫漫北寻路》将在2016年由美国Shout Factory公司发布。


今天wuhu君分享给大家来自Cartoon Brew对导演Chayé的专访,他讲述了自己如何从故事板艺术家做到导演的履历,工作室所有的艺术家聚在同一间屋子里共同工作可以使作品变得更好的原因,以及和美国电影进行激烈竞争的不可能任务。



导演Rémi Chayé.


参考资料:http://www.cartoonbrew.com/interviews/remi-chaye-interview-long-way-north-indie-challenge-138035.html

原作者:Tunde Vollenbroek  Amid Amidi  翻译:@王东浩 编辑:wuhu君



《漫漫北寻路》


Q:你最近在美国电影公司推广这部电影。这部电影收到了什么样的回应? 


Rémi Chayé:美国人民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放映后他们称赞这部电影“梦幻般的神奇!”和“真棒!”等等。


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有可能是出于人情,你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喜欢。但是,打个比方,我不认为彼特·道格特会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如果他在皮克斯观看完这部片子并且很不满意的话。


有一件事我注意到,美国人觉得我们动画中的“保持”很奇怪。在美国动画里,东西必须一直移动。欧洲动画更接近日本动画的方式,我们会频繁地使用“静止”。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喜欢那些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日本电影片段,除了喝茶。 



《漫漫北寻路》剧组和彼特·道格特在皮克斯放映完之后的留影(2015.12.1).Chayé站在道格特的右边,动画导演Liane-Cho Han站在道格特的左边。


Q: 你花了三年的时间寻找投资来制作电影。为什么这么难呢?


Rémi Chayé:刚开始只有原始故事和不完整的团队,而且整体上欧洲的二维动画是个冒险的市场。


而且最让人痛心的是很多独立动画电影在商业上都无一例外地宣告失败,因为我们不得不同美国的动画电影进行竞争,例如《疯狂动物城》和《星球大战》。


美国有句谚语叫“胜者为王”,这就是他们的营销策略。他们不光是想卖电影——他们是想称霸整个市场。这种全吸收、积极的营销策略使得《漫漫北寻路》这种电影很难存在。




Q: 《漫漫北寻路》耗资640万欧元,略高于欧洲平均水平。尽管如此,这还是一个很小的电影预算。这么有限的预算,影响最终结果的艺术吗? 


Rémi Chayé:我们不得不减少很多东西,比如灯光。我本来想让全片都充满灯光效果,但是被迫只能对有限的镜头采用这种效果。这让我很难接受。


然而最主要的困难是配额。每一次动画师不必要地挪动角色的肩膀,我们就会超出预算。动画配额是1.8到2.2秒每天。


更多的时间分配在情绪激动的场景中,少一些在动作场景中。所以当一个角色跑或者跳的时候,一天1.8到2.2秒的工作量并不算重。但是在情绪激动和某些微妙时刻,就像Sasha意识到船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的时候,这里动画师就得多花点时间了。


在有限的预算下,你不得不在每一个阶段都要考虑哪些地方需要花钱。如果你给一个艺术家两天的时间去完成一个背景设计任务,这肯定比两个小时设计出的东西好。所以,如果你给艺术家两个小时做背景,那么你必须接受那个结果,即使它不是你想要的东西。就是那么简单。 




Q: 你有为将来的电影找到减少预算的方法吗?


Rémi Chayé: 我们唯一可以降低成本的方法就是降低工资,这已经是很温和的了。我不想那样。事实上,我听说有人(部分)免费为具有欧洲特色的作品工作,但对我来说,这不算一个解决方法。如果你不得不依靠人民免费为你工作,无论是主管或实习生,那么事实是,这个行业就死了。


我个人不接受任何人的免费工作,我要求我的电影制片人也不接受这个。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想我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不要告诉美国人!我会失去所有在美国成功的机会。[笑] 



Q: 自从概念预告片发布之后,Brew的读者已经痴迷于《漫漫北寻路》了。影迷们特别喜欢这部电影的不同寻常的设计感。 


Rémi Chayé: 对我来说,绘画是关于解释现实的——它是一种看椅子的方式,让观众觉得这个椅子在某个方面也在诉说着什么事。我认为《漫漫北寻路》就是透过光、形状和颜色来看清现实,唤起情感和激发想象的一种方式。  


用所有的东西来重现现实,我对此并不感兴趣。我不想把预算花在如何展示Sasha的头发的细节上。她的头发形状简洁,有一些风的韵味,使得电影有一些诗意的感觉。



图片注释:《漫漫北寻路》的彩色脚本


Q: 另一个独特的设计就是没有轮廓...


Rémi Chayé: 轮廓这种东西大多数都是黑的。所以当你的设计有轮廓的时候,所有的颜色都要随着黑色来,这限制了你的调和色谱。没有轮廓的话给了我们更多的调色空间,当然并不止对那些黑色。



Q: 你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漫画艺术家和插画家。什么让你从事动画?


Rémi Chayé:在离开插画工作一段时间后,我成为了一名故事版修正师。在家里工作了很久,一个动画工作室的氛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动画是一种集体艺术。你可以很高兴的与伙伴讨论,并互相促进技能。


在艺术上也是,动画是一种有趣的媒介。当你画的时候你虽然有和插画相同的道具任你发挥,你可以画一片天空(举个例子)来表达情感,但是动画里还有很多电影的工具和元素,这种组合是非常强大的。




Q: 你开始作为一个自学成才的故事板艺术家,如何过渡到导演?


Rémi Chayé:人们刚开始不停地请我为一些TV节目做导演,但我觉得我缺少必要的技能。作为一个故事板艺术家,我曾经工作过的导演都不能胜任工作,我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所以,在33岁的时候,我报名参加了一个非常棒的学校叫 La Poudrière。如果你是自学的,你的感觉告诉你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但你不能对它们做出分析。艺术学校给我工具来构建和表达的感情,这是一个导演需要能够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Q: La poudriè学习之后,你准备好你想做导演吗? 


Rémi Chayé:不完全是。在La poudriè我导演了几个小的动画片,但是还没有达到长片的导演能力。


所以当 Tomm Moore(《凯尔经的秘密》导演)在寻找故事板艺术家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很感兴趣,但是在做故事板之外,我想成为一名助理导演”。



《凯尔经的秘密》


在做《凯尔经的秘密》助理导演的期间,以及在之后的《画之国》制作期间,我了解到了制作一部电影的大机器的完整运转——管理,运作方法,命名规则,动画产业状况,以及在艺术和预算之间做出的平衡——和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如何讲好故事。就在这时我才准备好执导自己的长片动画电影。



《画之国》


Q:你组织了一个令人称奇的团队。其中Marie Vieillevie是你的助理导演。你如何在你和团队之间(比如Marie)做出一个对电影风格的平衡呢?


Rémi Chayé: 我不认为作为一个电影的导演,你就要告诉你的伙伴做事的一定方式。相反,我通过聆听他们的观点,利用了他们的技能。


我认为一个电影是艺术的集合,和我一起工作的艺术家们让我成长了一大步,同时我也让他们成长了一大步。我认为这部电影的最终风格是介于所有的不同的艺术家和他们的技能中间的。


也就是说,我们团队的最酷的事情之一,实际上是与这么多的导演。动画就是从一个庞大工程的一小部分开始一点点做起来,把每一个小砖放在正确的地方,最终建立一面墙。


所以每个人都是导演,他不光懂自己手里的这块砖,也懂得整面墙,这样他就能将自己的砖放在整面墙的正确位置。



图片注释:Marie Vieillevie的助理导演


Q:在电影的制作博客上,我们可以看到你们创作的工作室,看起来很……舒适。


Rémi Chayé:其实很挤啦。夏天的时候巴黎特别热,而里面还挤着四十多个人。动画师,layout艺术家,监督,我——我们在同一个房间工作。


这里没有真正的层次结构,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当我和监督讨论故事板、layout或者动画的时候,整个团队都可以听得见。所以当动画师制作动画的时候,他们就立马知道他们该怎么办,因为他们已经听到了解决方法,“为什么”和“怎么办”的问题我和监督已经讨论过了。



Q:你将来想制作什么样的电影?


Rémi Chayé: 我想继续制作像《漫漫北寻路》一样的虚构的冒险类的2D动画电影。我想增加一些喜剧元素。不是笑话喜剧,笑话是视觉上的或者独立的笑话,而喜剧是一种可以持续十多分钟的情况。使用太多笑话的话会使得电影偏离中心。



图片注释:《玛莎·简·卡纳里的童年》


Q::你在Cartoon Movie展示了你的下一个动画长片的概念预告,可以透露一些消息吗?


Rémi Chayé: 《玛莎·简·卡纳里的童年》是根据Calamity Jane(1852-1903,美国的一个边境开发者)的真实生活改编。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欧洲人来说来做一个西方的电影有点奇怪——事实上这也是我们试图不西方化的原因。[笑]我们不会使用这种风格的插图,但它会在影片其他方面发光。


我们想讲一个女孩发现一个男孩的自由生活的故事。她不愿意再做家庭主妇回到原来的生活,于是开始冒险。Calamity Jane是一个有趣的人,她就像一条流浪狗,亲热地舔你的脸然后再偷面包放在你的口袋里。她是一个有持久的笑和很多幻想的不学无术的骗子。写她的故事很有趣,也有很多有趣的画。 


我们计划使用和《漫漫北寻路》相同的风格,团队,和管理方式,而不是重新发明新方式。


我希望这部新电影用五年的时间来实现,而不是十年…… Cartoon Movie已经证明《漫漫北寻路》是非常成功的,所以让我们期待《玛莎·简·卡纳里的童年》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吧。



最后,分享小伙伴们《漫漫北寻路》的幕后动画





如果你喜欢动画又热爱翻译,欢迎加入我们wuhu翻译社,如果有兴趣一起战斗欢迎在平台留言哦!你的热血会帮助更多热爱动画的小伙伴,大家一起加油吧!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动画人都是爱点赞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