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兵教授:一个理发都要预约的国家,居然敢谈制度和文化自信?

批判莫言,竟然也能成为时尚?

深度好文:中国学生为什么会反感西方文明?

多少人消失于京广北隧道?

都在等待命令!!!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YOYO 師堯 wuhu动画人空间


今天wuhu君要和小伙伴们分享一个几年前的讨论的问题,很多关注圈内的小伙伴们都知道曾经创作出《少年派奇幻漂流》等优秀作品的美国特效公司居然倒闭了,但很多都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呢?今天通过这篇文章wuhu君就和小伙伴们讲述一下背后的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原著作者 Yann Martel 曾认为,这是一部无法被拍成电影的作品。李安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接下这部片子,并在2012年,将这部“世界上最难拍”的作品梦幻般呈现在大荧幕上。


而这场在观众眼前 127 分钟的奇幻冒险,对李安和整个创作团队而言,则是一场历时四年的漫长旅程。同漂流在太平洋中的少年派 一样,他们面临着来自技术的挑战,更面临着身心的疲惫与折磨。从某种意义上,一部电影的制作过程更像是多种设计的交融:大到每一个画面和场景,小到每一个演员的眼神,都需要经过精心的设计。



看着这些奇幻的场景,或许很难想象到制作过程会是怎样艰难。水上拍摄、动物的参与,这两个元素已经为影片的拍摄增加了难度系数。而李安在面对着两个挑战的同时,毅然决然地选择增加另一个挑战:他要拍成 3D 的电影。在《阿凡达》横空出世前的 2008 年,这样一个决定显得尤为艰难。他说:“3D 是个冒险,然而也意味着,观众会给它更多的机会。”


马来西亚的数字工作室 Rhythm & Hues(简称 R&H)负责完成了影片的主要视觉效果:包括一只栩栩如生的孟加拉虎,一只鬣狗,一只猩猩,一只斑马以及一望无垠的大海。当这些动物和场景出现在银幕上时,或许没有观众相信这些梦幻一般的生动场景,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的动物,全是在一个小小的工作室里通过电脑完成的。而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波涛汹涌的太平洋,则是台中市一个废弃机场里搭建起的一个水槽而已。



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第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拿下四项大奖。可是帮助李安在最佳视觉效果上拿下大奖的特效公司“节奏特效”公司(Rhythm &Hues Studios)却遭受了倒闭的命运。在当时有近500名特效制作人员在奥斯卡颁奖典礼场外,为公司无预警申请破产与裁员抗议。



很多小伙伴都会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创作出《少年派奇幻漂流》的特效公司倒闭了?


文: YOYO 師堯

原文标题:《LIFE AFTER PI 在Pi之后》



下面我们来看一个纪录片《Life After Pi》:




《Life After Pi》并不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续集,而是一支纪录片,由一个名为"Hollywood Ending Movie"的组织所制作,描述作电影少年派的美国特效公司R&H宣告破产倒闭的事件始末以及后续发展,如何影响全球的特效社群,并凸显出美国电影产业链的矛盾情况。影片片长30多分钟。



《Life After Pi》


《Life After Pi》是一部纪录片,关于洛杉矶的特效公司 Rhythm & Hues(R&H),他们在财务恶化倒闭之后两周凭著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得到了奥斯卡最佳特效,影片记录了这段急转直下的事件发展对全球特效人和电影产业的冲击。



Rhythm & Hues(R&H)特效工作室


创立于1987年,曾经参与制作145部电影,雇用过上千名艺术家,第一个接到的案子是一个电影公司的Logo动画,那时电脑动画才刚起步,但是这群人就已经看到CG角色动画的远景(R&H的强项就是在写实的生物动画),后来他们也确实爬到了业界顶尖的位置,巅峰之作正是少年派中那隻栩栩如生的老虎。R&H的公司文化也非常棒,让人感觉这不只是一间公司,更像是一个大家庭。




2003-2013年


全世界有21间著名的大型特效公司关门或倒闭,但是这段期间最赚钱的50部影片,却有49部和电脑特效息息相关,而且电影的整体票房更是随著特效进步逐年成长,现在几乎已经没有卖座电影不用到大量特效,但是,电影的营收成长却和特效公司的收入脱钩,特效产业的商业模式变得很糟糕。而且大家都忘了製作特效的不是电脑,而是电脑背后的许多艺术家,投入大量时间,追逐自我实现以及客户要求的完美。



电影公司



对特效的计价方式通常是看有几个镜头、时间长短而定,但是对特效公司的成本面来讲,人事费用是最重要的。当一个案子开始时他们会找来许多艺术家加入团队,但是案子何时结束却是由电影的"上映日期"来决定,所以当电影拍摄进度落后时,或是电影公司决定延期上档时,特效公司的结案期限便会往后延,必须承担更多的成本支出,制作期拖愈长,烧的钱也愈多。


另外,由于全世界的特效公司都在竞争六大片商的案子,因此这给了电影公司莫大的权力。所以,为了用更低的价钱争取案子,特效产业的商业模式也逐渐改变,很多公司为了节省税金或得到政策补贴,选择离开美国前往加拿大或世界其他地方设立分公司,你不愿意电影公司也会强迫你这么做,因为他们希望能尽可能的压低成本,看你们杀价竞争,血流成河。




特效动画师



个人亦陷入窘境,因为团队(人)必须跟著案子走,当案子被移往国外制作时,所有特效师就必须选择是否要离乡背井随著合约飞到世界各地去工作,与他们的家人分离,在异乡租房子做个半年一年,然后被解雇或是再签约投入下一个案子。但是,人们并不是活著只为了工作赚钱,而是要活的像个人,与家人生活在,有一个家。每半年就换一个地方住,长期下来,这会让人无法生活。


有些特效师后来甚至以"饭店"为家,四处流浪。超时工作也是个问题,每个特效师平均会在一个案子上工作一年,最后一个月会每天工作超过100小时,当中极少人能见到导演,所以他们往往会"超过"的工作。(可能因为在指示不明确的状况下做了许多白工,或是导演不用功,以及特效师自身追求完美的艺术家性格)




定死的价格,变动的内容



因为CG技术的进步,现在拍电影愈来愈灵活,导演愈来愈能随心所欲,因此镜头常常会在各个阶段增减删修,当然,你能理解也许这就是个"拍电影"的过程。但是,让我们来看看其他产业,为什么我们要盖一栋摩天大楼或机场时可以很明确,那是因为盖房子需要"蓝图",蓝图以外的东西可以不必理会,所以我们可以去很仔细的计算每一颗砖头、每一片玻璃的价钱,订出合理预算。我们常说,要盖好一栋房子你必须要有扎实的地基,那为什么拍电影却不必呢?


又因为电影公司用一整个案子来计价,所以,当镜头改变,影片长度出现变化,画面里多出了角色,从一只老鼠变成了几千只老鼠,特效公司就必须去向电影公司证明,这是导演额外添加的,这不是当初说好的,但"举证"这种事非常困难,而且伤害彼此的关系,更不用说最后是否真的能拿到追加的钱。




修改特效



修改并不容易,尤其像他们在少年派里做了很多那种大规模的流体模拟,花了许多时间,按著他们的要求让这道浪从这边来,往那里去,雨要下的如何又如何,最后,把成果给他们看时,他们却突然说,这里不应该下雨的...。所以,我们摸摸鼻子拿回去重做,然后又给他们看,他们又出现新的说法,于是这样来来回回直到期限逼近。



做特效



有时就像你开著车,但却不知道油箱里还有多少油,要往哪去,现在拍电影已经不用像以前一样现场决定所有事情,这让导演可以把问题愈来愈往后挪。更奇妙的是,很多时候当你知道对方有个明确方向时,你想说那很好,因为来来回回最终总会走到那个地方。但是,常常发生的是,你们都确认了那个方向,也朝那走了快半年,但总是那么令人错愕,对方突然决定掉头转向,要你朝著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实拍现场



电影公司绝不可能允许导演一个搭景拍了一、两周的戏之后,突然说要整个拆掉重搭一个新的,然后再拍两周,绝不可能!因为现场工作人员都是拿时薪的,拍愈久就烧愈多钱,这对电影公司来说会是很沉重的负担。所以电影拍片现场的工作节奏都非常紧凑,导演也会很专注,因为所有人都在等他下指令,所有人都必须在有限时间内挤出最棒的创意成果。这个道理其实在电脑特效也应该是一样的,但今天只因为做决定的那些人(导演、片商)不必在现场,一切就变了调。




没钱了



当2012年当(R&H)特效工作室知道快付不出钱时,他们就积极的去找钱,飞了四趟中国,去了好几次香港、台湾,还雇用了一个投资银行家来帮忙整顿财务,公司到处传著八卦耳语,摇摇欲坠。本来一个案子准时结案拿到钱,就能去付另一个正在制作中的案子支出,但是结案却延期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就搞了整整五年),一个影响一个,最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出现了1,500-2,000万美元的资金缺口。


开了很多会,见了很多人,本来以为一切都谈好了,礼拜一钱就会进来,结果最后什么都没发生,最后关头时他们有想过,可以让大家减薪,或是裁掉很多人,或是要求大家疯狂加班却不给加班费,或修改合约,但是我们后来想到这么做会毁了R&H,以及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文化",所以我们最后没有这么做,我们选了破产清算。但事后想想,也许我们应该再积极一点。




2013年2月10日



R&H宣告破产,254名员工在三个小时内被解雇,并且没拿到两周的薪水。所有人都很伤心,因为这是一间那么好的公司,员工管理阶层彼此之间的相处非常融洽,公司文化令人羡慕,累积了25年的历史,今年还被提名了两个奥斯卡奖,却必须吹熄灯号。



奥斯卡


在R&H破产两周后颁奖,R&H获得了最佳特效奖项,4个人上台领奖,当发表感言提到破产事件时就被无礼的大白鲨音乐所打断,44.5秒麦克风就被消音下台,反观最佳摄影Claudio Miranda同样靠少年派拿奖,一个人就讲了一分钟,而且没被消音。这是羞辱所有特效人的窘迫时刻,一切都说明了这个产业有著严重问题。而少年派的导演李安意外的在奥斯卡感言里漏了R&H,这支做了接近影片75%视觉呈现的团队,这个无心之过以及关于希望特效更便宜的谈话让整个事更火上浇油,引发全世界VFX社群的愤慨,以及全球媒体的关注,还有接下来的一连串绿幕运动。




绿幕运动


在网路上引发了大量讨论,虽然没人确定如何才能改善现状,但是却有许多人开始思考这一切究竟为何发生?R&H是一间技术顶尖的公司,在世界各地拥有六个分部,也得到了很多外国政府的租税优惠,还拿了好几座奥斯卡奖,该做的他都做了,这样的公司为何还是会走上破产一途?哪里出了问题?未来该如何改善?各种观点的文章与评论纷纷出现,虽然没有一个清楚的答案,但是至少开启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思考与讨论。





世界不断变动



我们了解,世界不断变动(Change),经济环境和科技发展都在变动,人也不断在变动,VFX是门生意,也不断的在变动,尽管大家已经了解到变动在所难免,但是很多人还是受到R&H破产的影响,难过伤心,备受打击,甚至选择离开产业,他们或许要的只是多一点的鼓励和赞美。


艺术家永远是艺术家,不会因为今天公司关门了,就说他已经不是个艺术家了,他到哪都还是个艺术家。破产之后,电影公司终于借了他们一点钱,让他们完成手上有关的案子,案子结束,所有人再次被裁掉。


公司被卖给了外部投资人,他们重新找人投入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产业。今天他们要更努力的去说服艺术家、制片、政治人物来改变好莱坞,让这个产业能(在美国)永续发展。




持续努力



美国总统奥巴马到洛杉矶梦工厂参访,畅谈娱乐产业对美国经济动能的重要性,提供工作给数千个中产家庭时,特效艺术家们正在场外集结抗议,企图引起媒体更多注意。2014年3月2日奥斯卡颁奖典礼特效师们将再次集结,表达他们的立场与意见。



Change starts now. Stay connected.

保持团结,改变从你我开始。



好啦,这一期就到这里啦,想了解更多后续的介绍要锁定wuhu哦,微博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wuhu动画人空间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欢迎小伙伴们的投稿!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