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何兵教授:一个理发都要预约的国家,居然敢谈制度和文化自信?

批判莫言,竟然也能成为时尚?

深度好文:中国学生为什么会反感西方文明?

多少人消失于京广北隧道?

都在等待命令!!!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动画电影《大护法》| 我居然能在影院里看到的限制级动画!

wuhu动画人空间

7月2日,导演不思凡携主创们带着《大护法》在上映前第一次回到他的家乡杭州展映,wuhu君和wuhu团队的小伙伴们有幸被好传动画邀请参加到了现场首映。


当时观影现场是这样的:



wuhu君开聊前,来先看一下预告!





wuhu君获得好传动画的授权来和小伙伴们聊一聊《大护法》背后的故事!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陆芳 通讯员 韩艾君/文 通讯员 尹炳炎/摄

导演不思凡以及电影出品人之一尚游



不思凡


10年flash动画从业经验,代表作《黑鸟》、《小米的森林》、《妙先生》、《大护法》


Q:看了不思凡导演的介绍,之前做了非常棒的flash动画《黑鸟》,当时很多小伙伴都很喜欢这部作品,之后再到《大护法》,您对动画的认知和理解有什么变化?为什么创作新作品时不打算继续做《黑鸟》的延续?导演对《黑鸟》和《大护法》这两部作品可以分析一下在创作感悟上有什么不同吗?

 



左图为《黑鸟》,右图为《大护法》



不思凡:《黑鸟》是我第一次学用FLASH,是在摸索软件时,边学边做的东西。当时并没有构思过故事,是慢慢的做的多了,慢慢的想出一个故事来。是很个体和随意的东西。


《大护法》的各方面都要成熟的多,是一个团队的作品。对动画的认知和理解大多是技术层面的,和大多学习动画的人一样,是慢慢进步的一种状态。动画只是表现形式,目的是故事的讲述,是服务于故事的。有时我们可能会混淆这两个概念问题,特别是动画创作者,经常会出现本末倒置的情况,我觉得是一种思维混乱。


在开始创作《大护法》时,确实想到了《黑鸟》的创作状态,回忆创作状态就像是洗涤,企图让创作变的更简单,更纯粹。最早先的创作,没有什么背负,没有所谓的见地,还没有技术野心的影响,往往最后的呈现要清澈的多。


真正进入行业以后,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淡薄,甚至稀少到有点让自己恐慌,这也是这次创作中比较自私的部分,想要找回简单的创作感受。两个故事本身没有任何联系,除了设定的主角依然很强,依然有个小鸟作伴……



两部作品的不同,是对世界看法的不同,《黑鸟》没有意图要陈述观点,只是想做着好玩;《大护法》是带有某些观点偏见的,虽然在创作时尽可能的使用旁观者视角。



Q:可以分享一下创作期间发生的故事吗?从团队的建立到创作的实践再到最后成片的输出,这一段历程可以说是非常有故事的过程,很多热爱动画的小伙伴们也是非常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故事板/执行导演  

阿么肆


资深动画师,倾心于实验动画,擅长驾驭各种风格



阿么肆《大护法》最初的灵感开端其实源于一个随手捏的奇怪的粘土小人。老凡(导演)敏锐地抓住了这个“有意思”点,开始带领团队最初的另外两人开始构建这个奇异世界。


于是三人在梅家坞开了一个简单的创作讨论会,片子的基调,一些特色元素,故事的大概走向种种开始一点点在此刻初显端倪。有了一些脉络后,三人又各自分工,老凡完善故事大纲,出场人物和人物间关系,我着手人物的一些随笔设定,小月半研究背景美术风格,期间三人相互参考渗透,虽说分工,却又相辅相成。于是很快,这个片子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具象的呈现。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的推行到此后,我们开始制作第一版样片。制作样片不仅作为一个技术测试存在,几乎还是为往后制作奠定一个基准轴:影片最终呈现,制作周期和成本考量统统都在这里可以归结出来。


说到怎么能坚持的下来,其实关键的是几个人多年的默契,老凡想要什么感觉,其中已不用太多的交流磨合几个人便可以达成一致并且表现出来,这点也为团队增添了许多效率。最后当然少不了是好传动画对原创的尊重和支持,对这样一部有可能成为禁片的动画不加以任何枷锁,让我们尽情去“玩”。 于是在此之后,我们开始了漫长的两年制作。

  




Q:  在杭州做动画获得了哪些灵感?


不思凡:我本身是杭州人(临安),又是在这里成长的。所以对于这部片里的一些场景设计,会受到这座城市的影响而信手捏来。我们不可能画没有见过的东西。而且,因为这边湿气非常大,云雾缭绕的氛围就特别有感觉。





Q:片子有分级,13岁才可以看,为什么有这种分级?


不思凡:一开始做的时候,只是有一个想法去做一个作品而已。我没想过它会上院线。上院线以后,我就会思考很多,因为它的形式问题。我觉得它是需要分级的。


尚游:关于电影分级,我觉得这个东西小孩子看了以后会有不好的感受。分级对于市场来说,是要有些取舍的,分级肯定就撇掉一些市场了。会有人说你是不是在炒作,我觉得即便是被误会,也要去分级。


我不想多少年后,有些小孩子看了(《大护法》)会成为他们的一个梦魇。小时候看《魔方大厦》、《邋遢大王》,其实里面有些东西是没有考虑到孩子的感受的。包括我们这部片子里面的暴力,你让一个正在成长的孩子看到,这个是我们不愿意的。


 


Q:这是一部成人电影,中国的大部分动画片还是低龄化的,您是如何考虑国漫去低龄化的呢?


不思凡:有很多人不看国漫,说起来很简单,他们觉得都是幼稚的、低龄的。我觉得很多的从业者都会有这种想法,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在这样一个方向上去突破。


尚游:其实低幼与合家欢的全年龄的动画是很难做的。我们不会去硬抗,我们希望在另一个方向上带来一些突破,也希望给行业带来不一样的可能性。 



Q:三维动画是现在的趋势,《大护法》为什么会选择二维的呢?


不思凡:不管三维、二维,都是形式。如果有条件,我蛮想尝试三维的。我说有条件就是说我们之前没有条件。我们人员少,我们手上又只有一只笔,这就是我们完全可以实现的方式。包括它的表现方式。其实我们还想做得更好。但是条件所致,人设也是,尽可能的节省成本,要不然就很可能难产。


“大护法”的好朋友“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



Q:去年有一个导演剪辑版,到今年的成片,这一年内您有做哪些方面的调整?


不思凡:这一年事情太多了。去年做的110多分钟的内容,我这边做的一些剧情的删减,也去跟剪辑师沟通剪辑的问题。去年观众也提出了一些问题,有的问题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花了很多时间去听取很多意见。


Q:您觉得作为一个动画导演,最重要的素养是什么?


不思凡: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动画人,因为我不是专业出生,所以对动画技术是没有特别追求。所以我一直做的就是讲故事。我以前喜欢画漫画,那时候漫画很难走出去,我那个时候就想将自己的漫画故事放在网上,用flash动画的形式来开始做动画。


我是讲故事的,但后来进入动画领域了,有人会说不专业啦。


我觉得动画人素养要高,我希望以后我可以补上。


另一个我觉得动画依然只是一种形式,它最终是要服务于故事,服务于感受的传达。现在中国的一些专业动画会陷入到这样一个层面,就是内核上花时间少,技术上又很强,我觉得动画人要有这样的意识去突破。


 



Q:现在的成片与您三年前的构想有哪些出入和变化吗?


不思凡:说实话每一个作品做完,你肯定会对自己有一点失望,因为你整个过程是成长的,会觉得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想到。但是,这个片从最开始的诉求到现在这个结果的话,我个人觉得是超出预期的。


Q:《大护法》里讲了一个对于自我存在的寻找,为什么会想到要将这样话题放在动画片里表达呢?


不思凡: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思考。我当时想做暴力也是有这个原因的。我觉得自己受困了,有种想要突破的意识在里面。我也问了自己很多问题,我当时就是在这样一个情境下出发的。当然我觉得这样一个主题会有很多的观众并不能看到,所以在表层上我尽量去安排大家可以感受到的东西,而另一层的东西到达不了,我觉得看一场轻松的动画也蛮好的。我觉得最起码大部分观众从头看到尾,大家还能很投入的顺畅的看完。等到他成长的时候,有可能会想到会连接到的。



Q:您自己,在这部动画片里寻找到了什么?


不思凡:首先我会看很多人存在的一种状态。我也会自我寻找。其实在电影里,它确实杂糅了很多我个人的想法。是我对于自我的一个剖析过程。


我一直在分析关于我是什么样的。


大家应该直面恐惧,花生人是从无意识到有意识,当小姜说出我的时候,其实他只是意识本身。



也就是说,我们说的自我,它只是一个经验和知识流而已。


其实像屠夫或者吉安这样的人,他们身上会有些束缚点,是什么束缚了他们呢?是害怕,是恐惧。是害怕和恐惧创造了他们的人格。也就是说,当他们受缚于此的时候,他们不愿意或不能正面化解恐惧的话,他们的人生永远都是那个样子。永远在痛苦里面,不能直面。



Q:导演觉得自己像片中的哪个角色?


不思凡:我一直觉得是大护法,不过在这样一个过程里面,通过这么多人的努力把它变成一个电影,你会发现自己就像是太子在那画画,画完以后就不管了。但你发现自己接下来角色又转变了,很多人有帮助你将片子搬上舞台。我觉得背景不同,身份不同。


Q:成片跟您初心有出入吗?


不思凡:这个片子如果说从最初的诉求,到现在我个人感觉已经超过预期了。



Q:这个故事留了很多坑,是因为片长的关系,还是为下一步做准备?


不思凡:我刚才说了在创始之初我也不知道它是电影,我在每一个人物上写了很多,我当时想的三部曲,大概是500多分钟左右的三部曲。在这一部分里面有几个角色勾起了别人的兴趣,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Q:对于创作长篇动画来说是非常难的,可以和wuhu动画人空间的小伙伴们分享一下你们在制作动画长片上的一些经验吗?

 

阿么肆《大护法》作为一个网络番剧动画,我们没有高额的制作经费和庞大的人员投入,但还是努力让它看上去不低廉!其中的秘密就在于我们花了许多心思去讨巧和藏捉以及把我们有的长处去放大呈现。


这方面老凡应该算屈指可数的高人了。在镜头运用上,老凡会尽量在精简动画量的同时去美化画面,这得益于他强大的构图能力和对FLASH无纸动画制作的许多经验。


另外是一种不那么常规“动漫”的陈述方式,这不仅大大减少了中期原画动画的加工成本(动画片制作里最耗时耗力的环节),还保留住了想要传达和表现的氛围。


而小月半的精湛的场景美术氛围在此又给画面加了许多分,让整个片子的美术呈现有着不错的艺术气息。



背景设计

小月半


具有深厚国画功底,《小米的森林》、《妙先生》、《黑花生》御用背景设计师




美术设定赏析



当然不该省的地方动画量我们也一点都不省,好在有吃苦耐劳的阿豪和好传动画同志们的大力相助。



动画师

阿豪


资深动画师 擅长二维和三维动画






配音,音乐,音效的感觉老凡也是一再苛刻去折磨配音配乐人员,情绪结合画面的渲染不到位是绝对不行的。最后加上后期的润色和对氛围的加强刻画,最终成片的质量看上去似乎是有些电影感觉的。总之一句话归结就是,没钱我们也要《大护法》这孩子帅气且骄傲的站在人们面前!

 


Q:想请问主创团队们对这部作品有些怎么样的期待?对未来是怎么计划的?

 

不思凡:对于作品的期待,确实想过能否给中国动画创造出一种其他的可能。这不是一部适合小朋友观看的动画,动画探讨了一些人性的东西,动画加入了隐晦暴力的元素……这不是传统的东西,我们不知道这种想要撕开传统的发力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肯定会引起一些思考,不论是故事内容的,还是创作思维。我对这些思考很感兴趣,这些思考将是这个动画存在的很重要意义。


    对于未来的计划: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好好玩。



《大护法》人物设定





彩蛋Q:最后二十分钟的集中的暴力镜头,你们(主创自己)看了后会有不适感吗?


尚游:现在看的这版好多了。我最开始看到的那版没有声音,黑白的,很草的一个分镜,还在关键时候加了段音乐。那天我看完之后觉得非常的压抑。


不思凡:我那时加了一段非常压抑的音乐,现在很多地方包括音乐都是有处理过的。我非常喜欢昆汀?塔伦蒂诺,喜欢他的语言。我也喜欢美国的西部片,这部片蛮像西部片的,我希望去打破动画片的一种感受。


感觉好像很刺激?小伙伴们去影院看看喽?




这个音乐很好听,不过看完首映的wuhu君觉得好像和动画没有太多关系......

剧透就到这里!



对了!再说说出品方好传动画:



好传动画是一家专业的二次元内容开发商,全称天津市好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2年初正式注册成立于天津滨海新区国家动漫园,至2016年,好传的全职工作人员已经超过50人。核心团队平均从业年龄超过8年,成熟坚定,资源丰富,拥有一线内容开发与生产实力。


他们的最新的动画《大理寺日志》受到了很多小伙伴的关注,来看看!




好啦,这一期就到这里啦,想了解更多后续的介绍要锁定wuhu哦,微博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wuhu动画人空间,对了!如果你想看更多动画作品,去b站搜索wuhu动画人空间看看?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欢迎小伙伴们的投稿!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