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批判莫言,竟然也能成为时尚?

深度好文:中国学生为什么会反感西方文明?

“编程随想”被捕:IHIS为期5个月的地下工作正式告终

多少人消失于京广北隧道?

都在等待命令!!!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我不是药神」幕后特别专访,你想了解的幕后其实是这样的!

wuhu动画人空间


是的!


这一期wuhu君和小伙伴们一起再来聊一聊


《我不是药神》幕后



「我不是药神」幕后特别专访——主创观影现场交流






「我不是药神」幕后特别专访——导演文牧野谈创作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影视工业网





关于影像的风格设计!


文牧野:首先我个人喜欢自然拍摄的方式,这种视听风格也比较适合《我不是药神》。《我不是药神》是现实题材,相对呼吸感的镜头容易让观众代入,是符合人眼诉求的。


当观众慢慢习惯了这种视听之后,就会被带到一个真实的语境故事里,然后慢慢进入类型化趋势,这个镜头就慢慢的来了。所以它是一个过渡的过程,我们整个视听的描述,它的方式从稠到稀的一个过程,前面很浓烈,色彩也很浓烈,声音也很浓烈,所有的东西都是特别现实的,照着特别现实的,浓烈的,嘈杂的感觉去慢慢进入。


戏剧化和深度如何选择?



文牧野:《我不是药神》故事是真实发生的,已经非常落地,所以我要做的是“戏剧化”,让故事更好看,更能吸引观众看下去。类型化也好,戏剧化也好都是为了让故事更有利情感,更有商业诉求。


《我不是药神》里追车、打斗、俏皮话,都是为了让观众把心放在主角和这些角色身上,然后再跟着故事走,他们的苦难让观众感同身受。如果一开始就给观众一个特别贴地的事件,他不能感同身受,可能知识分子可以做到,但是普通老百姓看不清楚这个问题。


说到根源,一个电影的诉求到底是什么?


是在曲高和寡的层面上讨论一个问题,还是想让更多人在这里得到一个正面的立场?《我不是药神》的诉求就是想让更多的人,一线二线三线四线的城市,甚至是更下层、更底层的人,去电影院感受到生的力量,感受到自己生活中这些病痛。




还有就是艺术性上的探讨,如果这个电影有很大的面,而“面”,有时候和深度是此消彼涨的关系,越深面不会越广,只有像针一样细,才能扎下去。所以越深入,人就越少。如果面越广,深度就不会深。这就是内容的取舍,也是我们电影工作者在做的时候要考虑的取舍。



「我不是药神」幕后特别专访——剪辑指导朱琳


小到每个剪辑点我们都不放过!


左起:美术李淼、摄影王博学、导演文牧野、剪辑朱琳



Q:《药神》从剪辑角度来说,需要把握住因素是什么?


朱琳:首先是节奏,从看剧本开始,以及我们聊各自的想法等等,最先想清楚和明确的就是节奏,目前成片的节奏达到了我们的初衷。

 

其次是表演,也是这次剪辑过程中花费时间最多的,因为我们的演员都太好了,每场戏的尺度可以处理成很多可能性,所以有一段时间是很明确的去处理每一个人物所有细节。

 

第三个要提到的是风格。我们的素材量很大,可以剪得非常商业性,也可以剪出锋芒尖锐的艺术气质,在这样海量的素材中去把握整体影片的风格,是工作过程中很重要的权衡。好在最终我们找到了二者之间最好的融合。



Q:在创作过程中是如何与导演沟通的?


朱琳:没有什么特殊方式,我把想法呈现在剪辑中,然后与导演去讨论更好的处理方式,以此类推,讨论每一个彼此有异议的点,讨论利弊,讨论取舍等等,大到整体,小到每个剪辑点都不放过。


《我不是药神》剪辑工作进行中(左为导演,右为剪辑师朱琳)



Q:《药神》在节奏处理上,是如何创作的?


朱琳:刻意去回顾的话,其实没有那么复杂,按照理解和感受去呈现每场戏,然后再继续雕琢,找准每个段落的呈现方式,基本就完成一半了,后面的工作就是如何将视听功课做提升。总的来说,其实每部戏都是一样的,我的习惯是每场戏剪得时候就当最终版去工作,不留废话以及多余的镜头,这样下来,每一版的节奏整体判断是相对准确的,节奏自然也是舒服。



Q:演员每次的表现都不同,你选择使用哪条镜头同时也是在操纵角色的表演,所以你是如何处理演员素材的?


朱琳:其实把控表演的最重要的一步是导演现场的工作,现在很多片子这一步的工作完全没做好,就希望剪辑化腐朽为神奇,这有点理想主义。《我不是药神》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现场环节做的很扎实,大家也听说了导演现场喜欢“再保一条”。而我的工作就是在导演想要的各种表演的可能性上,去做最合理的组合,把每个镜头表演组合出流畅又不跳跃的叙事、理性又不泛滥的表达。



Q:声音设计和音乐对于剪辑非常重要,剪辑阶段如何与声音团队合作?比如电影前半场印度出现的场景。


朱琳:因为我的团队也做一些预告片,所以声音设计这块还是比较有想象空间的,基于跟导演讨论的基础上,我会在剪辑时间线上做一些效果尝试。


比如程勇爸爸被告知需要做手术,开车沉思的段落加了收音机广播音频效果等,类似这样的声音处理在剪的时候就会考虑到。其实剪片的时候不能只局限于画面,每一个音乐声音等等都是节奏的关键点,必须从整体考虑,这样也更接近成片的效果呈现。



我们的作曲黄超老师非常年轻但是超级给力超级有才华,我都是他粉丝。举个例子,程勇跟黄毛在河边的那场戏,我剪的时候没有铺音乐。


但是黄老师写了一段,然后从中开始变奏不停发展演变成片子的很重要的主题旋律,这个过程很有意思,是一次很棒的合作。电影中前半场印度的蒙太奇段落,风格基本是导演拍摄的时候就很明确,剪辑部门以及声音、音乐等等,我们是在专业上最大化的将导演想要的感觉呈现的更极致。



Q:现在拍摄素材越来越多,工作上你怎么去消化?


朱琳: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多看,看很多遍,每一遍看不同。一般剪之前必须要完全看过一遍素材,跟素材混熟,去了解素材。剪完之后,会再完整的看一遍,寻找被遗忘的更好素材,和更多可能性。剪得过程中就更不用说了,必须浸泡在素材里。




Q:剪辑上使用什么软件?剪辑团队的工作如何搭配?你需要助理帮你把素材处理到什么程度?


朱琳:Avid 和 FCP 两种剪辑软件我都用,在项目开始之前会考虑一下,类型不同选择也不同。通常每个项目,我会搭配:跟组剪辑,前期助理,后期助理,一个项目下来剪辑组大约四五个人。剪辑助理去整理素材,基础的合板和素材管理分类等等,要求挺多的。简单说一点是:要根据剧本去准备每场戏需要用的音效、环境音、以及可能会需要的音乐等等。剪辑助理必须是对素材非常熟悉的,因为我会随时追问他们。


跟组剪辑,基本是每场拍摄完成的时候,尽快呈现出来,陆陆续续要剪出一个跟剧本吻合的版本,越接近越好,统称:剧本版。当我看完素材之后,这个剧本版对我最大的帮助是对片子的整体节奏和表演有具体的把握,接下来开剪的时候会更加准确和倾向性更加明晰,避免做无用功,对于节奏把控有很直接的帮助。



拓展阅读(很刺激)



「我不是药神」幕后特别专访——监制和主演徐峥





「我不是药神」幕后特别专访——导演文牧野




你一定还感兴趣:


「我不是药神」为什么一夜之间口碑爆炸!?

《我不是药神》幕后海报设计是他!



想了解更多后续的介绍要锁定wuhu哦,微博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wuhu动画人空间,对了!如果你想看更多动画作品,去b站搜索wuhu动画人空间看看?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欢迎小伙伴们的投稿!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