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布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悲痛!失踪3天的新郎出现在河里,然而……爱喝酒的人注意了!这种事一旦发生,同桌的人都要担责!

浙江新闻


最近几天,一张寻人启示在很多杭州人的朋友圈里焦急地流传着:一名28岁的男子在5月7号晚上十一点多,在杭州笕桥附近失踪了。 


失踪者,名叫陈俊宁,今年28岁,183厘米的他有些微胖,体重大概在178斤,嘴角边有颗痣,还有点络腮胡,同时戴着高度近视的眼镜。


失踪前,他处于喝酒后的状态。而且今年五一才和妻子办了酒席。


截至5月9日23点,记者一直陪同陈俊宁的父母、妻子、朋友等寻找,希望能找到他。


然而5月10日一早,我们最终没有等来好消息——


今早6点多,过来花园兜公交站附近河边钓鱼的王大叔发现河里浮起了什么。


后来打捞队就捞起了陈俊宁,可惜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发现他的地方,离陈俊宁最后失踪的台阶只有几米的距离。



此前的报道回顾——

1、两人今年五一刚刚办了酒席


5月9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上了陈俊宁的爱人王女士。


王女士说老公是宁夏银川人,两个人都是在南昌上大学,在大学里边儿相识,研究生毕业之后,女方在2015年的时候留在了云南昆明工作,她老公是在杭州工作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两个人去年的时候领了结婚证,今年五一才刚刚办了酒席。


虽然身处不同地方,但是并不影响他们小两口的感情。每隔一两个月他们都要见一次面,平常小俩口早中晚都要打电话互相诉说一下生活上的事情。


王女士说,平常像早上都要打电话给老公问他有没有起床,中午的时候也会打打电话,问他吃的什么,晚上也会问有没有加班。



陈俊宁失踪前的监控录像


2、失踪之前朋友有聚餐,妻子说当晚10多点还通过电话


出事的那一天晚上王女士曾经给陈俊宁打过电话,还问了他要不要加班。


当时陈俊宁说今天要跟自己的朋友聚餐,不方便多聊天了,所以电话很快就挂了。


到了晚上10多,王女士又再次给陈俊宁打了电话,但这个时候接电话的是她老公的同事,过了一会儿,陈俊宁接过电话,但王女士说他“话也说不大清楚了,而且听起来像要呕吐的样子”。


她就问:“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陈俊宁回答还好。后来电话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王女士很着急,她通过自己的同学再找朋友,辗转才联系上了当晚送他回家的一位朋友。


朋友说晚上聚餐完之后已经把陈俊宁送到了小区。


第二天一早,王女士算了算自己老公大概睡个八九个小时就应该能醒了,所以在六点左右的时候就打电话,但是却联系不上,八点多的时候又打电话电话显示关机,八点半再打也仍然没有音讯。


这个时候她已经很着急了,11点43分时,她把密码给了她丈夫的一位同事,让他进自己的家看一看陈俊宁有没有在家。结果家里空无一人,随后又去查了小区监控,多处监控显示他确实没有回家。


王女士决定立即从昆明飞到杭州来,但由于没有机票,她直到8日晚上10点半,才到了杭州,随后报了警。



3、好儿子好哥们,你在哪儿呢?


得知消息后,陈俊宁的亲人们都很着急,从银川赶到了杭州。


陈俊宁的父母说他们也是在八号的时候接到了儿子失踪消息,所以紧急赶来。之后调取监控,发现儿子当天晚上十一点多,到了小区门口,但是奇怪的是,儿子并没有进小区,而是冒着大雨沿着机场路向南一直行走。过了三个红绿灯行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到了花园兜公交站附近。在公交站旁的人行道上,自己踩着台阶下到了河岸旁的游步道上,那之后监控上就失去了他的踪迹。


在父母的眼里,儿子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陈俊宁的妈妈说,儿子从小性格就非常好,品学兼优。


儿子儿媳小两口的感情,一直以来也都非常好。让人伤心的是,王女士曾经跟自己的老公还开玩笑说我们两个,一个在昆明,一个在杭州,万一自己出了事,老公要赶过来的话怎么也得要十个小时了,但没想到的是,意外真的来了。                       


让陈俊宁父母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儿子当天到了小区门口之后会冒着大雨沿着机场路往南方向走?


在监控里他们看到,儿子走到花园兜公交站附近的时候,电动车还把路面上的积水溅到了儿子的腿上,所以儿子就在附近下了台阶,然后往河岸方向走去,那之后就没有了踪迹。


陈俊宁原单位的一些同事,也在陆续赶来。其中一位姜姓的男士说,他们之前不仅仅是同事,更像是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在他们眼里,陈俊宁人很好,而且基本不怎么碰烟酒。上周五的时候他们还曾经在一起聚过,陈俊宁还曾经开玩笑说:“你们身上的负能量太多了。”


在接警之后,江干的警方也在帮助寻找陈俊宁。


因为担心陈俊宁是在酒醉之后无意中跌落河中,家属联系了富阳的救援队,昨天下午往杭州方向赶。


当天晚上,搜救队员一直在花园兜站附近的水域继续寻找,但历经搜索仍旧一无所获。陈俊宁走失时的鞋子、背包等物品也没有发现,搜救队考虑调声纳设备再进行搜索。昨天晚上11点多,搜救暂时结束。


没想到,今天却……


浙江新闻+


最近天气比较宜人,很多人都喜欢边吃夜宵边和朋友喝一杯,路边大排档、小酒馆生意又火爆了起来,然而,这也导致因醉酒而引发的事故多了起来……爱喝酒、爱劝酒的人都该醒醒了!


湖北黄石一醉酒男子掉入10米深井

掉入井底的男子


5月8日下午,湖北黄石一男子喝醉酒后不慎掉入10米深井。


事发地位于一建筑工地。消防官兵赶到后发现,水井直径约1.2米,井深约10米,因为正在下雨,水井水位在不断上升。据现场人员介绍,男子落入水井前曾大量饮酒,已受困20分钟左右。


幸好当地消防经过救援,把男子从深井中救出。


舟山一快递员工醉酒后身亡 六名酒友赔偿16万元


近日,舟山普陀区人民调解委员会处理了一起因朋友私人聚餐饮酒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


安徽籍男子和同事一共7人在舟山普陀东港一家餐馆聚餐喝酒,到深夜零时多,众人才散场各自回家。


此时的王某连走路都摇晃,可仍骑电动车独自回家。王某在半路上连车带人摔倒,爬起来后忍痛回到家。


第二天早上醒来,王某感觉身体不舒服,拖到下午才去医院检查,结果体内出血太多,伤情延误已无法抢救回来。


安全饮酒的5个法则,常喝酒的人必看

健康安全法则


1.饮酒尽兴莫过量


每年数以万计的人因为饮酒,把命断送在这酩酊酣热之间。因此,饮酒最先讲究的就是健康安全法则。


科学证明:男性每天饮酒的酒精量不能超过25克,相当于啤酒750mL,葡萄酒250mL,38°白酒75g,高度白酒50g;女性每天饮用酒的酒精量不能超过15g,相当于啤酒450mL,葡萄酒150mL,38°白酒50g。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2.拒绝“一口闷”提议


实验发现:饮酒5分钟后,乙醇就可进入血液,30分钟以后血中乙醇浓度可达到顶峰。因此,饮酒快则血中乙醇浓度升高得也快,很快就会出现醉酒状态。


二、交通安全法则


多数人对酒驾的处罚相当了解。可是你可能还不知道:和开车的人饮酒,你需要担责。


案例:张某去参加亲戚满月宴。晚上被堂哥喊回饭店继续喝酒。散席后,张某开车送朋友赵某回家,结果发生车祸,张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张某的家属将其朋友告上法庭。法院认定,张某承担大部分责任,被告承担小部分责任。


法则总结:不能心存侥幸,不让让喝酒的人驾车,不劝开车的人喝酒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三、法律安全法则


1.和有病的人喝酒,你需要担责


案例:王强给被告陈坤修完四轮车,陈邀请王等6人去吃饭饮酒,当晚王回家睡觉时死亡。经查,王强患有高血压病,因饮酒导致猝死。


法院最终判决:王强承担主要责任;陈坤作为组局者承担较大责任;其余人在明知王强有病情况下未进行劝阻,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2.酒后没尽到照顾义务,你也需要担责


案例:常州纪女士聚会后由同伴刘先生开车送回家,岂料在距纪女士家几百米的地方其因醉不慎失足摔入路边河道溺水身亡。


法院判决:纪女士承担主要责任,刘先生因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承担次要赔偿责任。


喝酒的人出现意外
什么情况下同桌的人要承担责任?


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朱觉明律师曾经分4种情形予以解读:


第一,聚餐组织者的注意义务强于一般陪酒者;


第二,如有劝酒,那么劝酒者的注意义务强于其他人;


第三,明知对方身体不宜饮酒,比如高血压等,注意义务也高于一般的陪酒者;


第四,如已醉酒或行动不便,送行者注意义务高于同桌其他人。


朱律师说,如果存在上述几种情况,就属于未全面履行安全注意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不过,朱律师提醒说,喝酒的人自己也应当对过量饮酒的后果有所预料。“如果没有强行灌酒等特殊情况的话,那么我认为醉酒出意外的人其自身担责的占比更大。” 




猜你喜欢


重磅!浙江正式公布对外开放工作时间表和路线图


太神奇!全靠一块西瓜皮!宁波警方破了四年前的一个案子


事业编!杭、甬、温、台等8地市多家单位招人,来看看吧


央视曝光!超市用这种手段捞钱,价格暴涨10倍;即将举办的第二届茶博会怎么开?|浙江早班车(语音版)


少喝酒,不劝酒!


来源:浙江新闻(记者 杨一凡)、综合中国新闻网、舟山晚报、搜狐新闻、杭州日报,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新闻(ID:zjnewsapp)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