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妻离子散、花季少女从此“折翼”!他们本可拥有璀璨人生,却因同一样东西人生尽毁……千万别碰!

浙江新闻

汽车开过良渚的一条林荫小道,路过瑶山遗址,转进一座依山而建白色围墙的建筑,这里就是杭州强制隔离戒毒所。


收戒在这里的全都是“瘾君子”,有的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有的是事业有成的老板,有的是专业领域的成功者,如果没有涉毒,人生将充满阳光和希望。


好奇、刺激、被骗、甚至是过于自信,让他(她)们踏出了迈向深渊的那一步。


一步错,步步错。


戒毒人员在进行康复训练


第一个故事
坐拥家族企业却过得狼狈不堪
妻儿都离他而去


林刚(化名)今年47岁,对于一个上头有五个姐姐、坐拥家族企业、又小有生意天赋的他来说,一个男人最美好的20年,因为跟毒品打上了交道,过得狼狈不堪。


见到林刚是在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他是2016年11月进来的,马上就满两年可以出去了,“真的不想再碰了”。


网络图片


上世纪90年代在开放的南方迪吧里
他吸上了第一口


林刚的出身令人羡慕,上头有5个姐姐,他的出生,无论对于父母还是姐姐们来说,都像一件至上的礼物。所以从小到大的宠溺是可想而知的,人到中年的他也说,嗯,父母阿姐都蛮宠我的。


林刚家在海宁,父亲是比较早办企业的那一代,家族企业生产面料、皮革、精编以及彩灯,接下来顺理成章的,5个姐姐和林刚都在自家的企业里各负责一块。


20多岁时,林刚不喜欢做生意。为了让他远离老家吃喝玩乐的圈子,父亲和姐姐一咬牙把他送到了企业驻广东的门市部。广东门市部主要负责家族企业的彩灯销售到香港,林刚过去后,照样玩,那边的经理也只能默默地当来了个少爷。


在上世纪90年代,把一个贪玩、不差钱、自制力又不强的小伙子送到更为开放的南方,这是林家最大的痛。


广东的朋友圈带着林刚出入迪吧,在那里,他吸上了第一口海洛因,海洛因跟其他毒品不一样,吸了以后,原本闹腾的年轻人突然只想懒懒散散、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在喧闹而缭乱的世界里,那样的感觉真好,那一年,林刚27岁。


原本三天一吸,后来一天一吸,上瘾以后,林刚也不大出去玩了,就喜欢猫在家里为了这一口。


两年后的一天,事情终于被海宁的家人知道了,林刚现在回忆,即便伤心惊慌到极点,父亲也没说一句重话,父亲在电话里说:广东的生意暂时不需要你了,你先回来吧。到了海宁老家,父亲和5个姐姐都等在那里,林刚就知道自己的事情曝光了。


但是,姐姐们也依旧只是好言相劝。


很快,林刚开始正儿八经做生意,往返海宁和哈尔滨,他为人实在,爽朗,又讲信誉,生意进行得很顺手,在那里他喜欢上一个姑娘,2002年两人结婚。


2003年,儿子出生才数月,老婆在整理时无意中发现针筒,好几个针筒。


“我老婆是东北人,性格耿直,想管牢我”,但是,这几年来,林刚的吸毒早就从鼻吸变成了注射,人力怎么能抵挡得住毒瘾呢,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林刚搬出去住了。


林刚说,海洛因太可怕,只要身边有货,就像米在口袋里,人就是老鼠,不弄完停不住。


网络图片


我以为海洛因我都能戒得掉
冰毒算什么


2007年,林刚第一次被送进了强制戒毒所。


2009年,出来时林刚确实戒了海洛因。


林刚说现在回想起来,第二步大错特错就是以为“白粉我都戒掉了,冰毒应该没什么吧”。生意人朋友聚会少不了,有一回在一个朋友家里,酒过三巡,那人拿出了冰壶。


冰毒的感受和海洛因完全不一样,亢奋而不知疲倦,这种崭新的感受对于一个有毒瘾的人来说,又是不可抗拒的。


2010年,老婆对林刚死了心,但是为了孩子,为了没有负担的生活,两人签了个协议,也不算离婚,分开住,每年家族企业分配给林刚的这一份每年上百万的分红给他们母子。


2016年,林刚再度被强戒,有一回,老婆带着读初中的儿子来看他,儿子一看到爸爸,哭得不能自已,连亲情电话都拿不住,林刚觉得自己的天也塌了。


为了有尊严的生活
不能再吸了


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说,林刚在戒毒所里表现很好,做过生意的他目前在里面做些生活区的管理,生活资料的入库出库发放等,非常在行,人缘也非常好。今年春节还获得了奖励性探视,即回家过年。


林刚说,这回出去一定不能再吸了,父亲已经80多岁了,辛苦打拼了一辈子,生意上付出都有回报,唯独父亲最宠爱的他,这20多年的吸毒史是家里最大的伤疤。


林刚说,出去后自己还是要去做生意的。而有过强戒史的他,只要一用身份证开房,立刻就会有民警上门进行尿检。为了更自由的生活,他也不能再吸了。


这些年他吸毒败了家中七八百万元,如今他想重头来过,为了下半辈子能过上安定而有尊严的日子。


第二个故事 

 22岁姑娘查出艾滋病 

花样人生从此折翼


22岁的女孩晓慧(化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艾滋病”三个字有关系。


今年3月,她查出携带艾滋病毒。


医院的检查单像个晴天霹雳,把这个女孩彻底打傻。


“我太相信爱情,太相信他了。”


女孩口中的他,就是她的前男友——一个吸毒者。


3年前,一场甜蜜的恋爱改变了她的人生。


2015年,18岁的晓慧独自从湖南老家来到宁波,找到一份酒店前台的工作。


有一次,同事邀请晓慧去一个KTV玩,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大她几岁的男生,对方热情主动,后来她跟男生去酒吧,男生拿出一小袋东西,说这叫冰毒,最时尚最潮的年轻人都在玩,只要试上一点,整个人就会飘起来,什么烦恼都不记得了。


晓慧刚开始是拒绝的,架不住男生一再怂恿,“我们关系这么好,我难道会坑你吗?”在男生的怂恿和酒精的作用下,她壮着胆子试了试,第一次吸毒,吐了一晚上,但吐完以后,她真的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这之后,男生便经常邀请晓慧一起吸毒,每次,别人吸毒都要给钱,但男生从不肯让晓慧掏钱,慢慢地,男生成了晓慧的男朋友,两人住到了一起。


晓慧说,吸毒的那段时间,她身体的抵抗力差了许多,经常生病,每次生病时,男友就说,要不别再碰(毒品)了,可每当晓慧来了瘾头时,男友都会主动拿出毒品继续让她吸毒。


晓慧很矛盾,这个男人究竟是爱她,还是害她?


独自在外的她,不敢把这一切告诉家人。


在一次警方的检查中,晓慧因尿检呈阳性被处理。“从戒毒所出来后,男友就失去联系了。”说到这里,晓慧摇头苦笑,那时候刚成年,本来人生应该花团锦簇,可她的世界一片惨淡。


今年3月,晓慧和妈妈来杭州散心,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去西湖边看看,就被属地派出所的民警带走送往杭州市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在戒毒所里,她查出了艾滋病。


自己才22岁啊,晓慧彻底崩溃,几次想轻生。


管教日夜守着她,不断告诉她,不要放弃,不要放弃。


晓慧母亲也知道女儿得了艾滋病,在经历最初的无法接受后,老母亲在杭州租了一间旅馆住了下来,定期来戒毒所看女儿:“谁放弃你,妈妈都不会放弃你。”


第三个故事
美院老师的儿子
人生从接过毒品那一刻转折


40岁的王蒙(化名)正在设计制作一幅迎接禁毒日的宣传海报,一笔一画,皆有风骨。


谈吐优雅,充满艺术气质,如果不是身上的监服和短得露出头皮的平头,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画家。


王蒙的父亲是美院的一位教师,从小他就接受了最严格的绘画教育,画得一手好画。


可能是小时候管得太严,长大的王蒙不愿意以画为业,去上海发展,凭借出色的双商,很快成为营销总监,月入数万,没几年工夫,就买了房买了车,成了众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工作原因,王蒙经常出入娱乐场所,有次一个朋友拿出了海洛因:“要不要试试……”


一路走得太顺,难免心高气傲,他觉得以自己的控制力不需要太紧张,“不好玩就戒了嘛。”


他的人生,从接过毒品那一刻悄然改写。


被警方处理、被公司开除、耗尽积蓄、变卖房产、卖掉车子……


从春风得意到跌落深渊,王蒙每次回想起来都痛不欲生,悔不当初,“毒品让我一无所有!”


来到强制戒毒所很长一段时间,王蒙状态很差,“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管教把他带到了书画室,笔纸颜料一一铺开,把画笔塞进他手里,王蒙颤颤巍巍拿起画笔,在白纸上画下一棵迎客松……


从迎客松到高山流水,这里的人对他的画赞不绝口,特别是义务教学的美术老师更是从专业角度给了高度评价。


王蒙觉得,那个被毒品毁掉的自己慢慢回来了,原来人生并没有走到绝境。


他说,自己下决心接受强制戒毒,一定要成功戒断毒瘾,出去后,就像父亲期待的那样,开个绘画工作室,重新开始。



戒毒人员在准备脱毒治疗


浙江新闻+
警惕!远离!
第三代毒品已悄悄潜入浙江


6月26日即将迎来国际禁毒日。近日,浙江省公安厅发布了2017年浙江省毒情形势报告,其中提到一件事:“第三代毒品”已经悄悄潜入浙江!”


6月14日上午,浙江省公安厅的新闻发布会


海洛因、冰毒、麻古这些毒品,这些年宣传下来,大家多少知道一些。但“第三代毒品”,大家知道得就不多了。这种类型的毒品,恐怖就恐怖在:有时候,人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接触的,就是毒品!


新奇的香烟、好喝的饮料、一包再普通不过的奶茶……都可能是它们的伪装。


彩虹烟




比如说,“第三代毒品”中,有种名叫彩虹烟。看上去,和平时香烟没什么两样,用纸盒包的。


要是抽呢?除了会产生特殊烟雾,色彩斑斓外,和普通香烟也没什么两样。有些人还觉得很酷炫,和普通香烟比起来,这东西还挺香。


更叫人担心的是,一些“有心人”的目标,就是模仿大人、私下抽烟的小孩、少年,他们辨别能力极差!稍不留神,就会“中招”!


伪装成普通奶茶的“奶茶”




再比如说,有种毒品名叫“奶茶”,外包装往往伪装成普通奶茶,里面也是白色粉末,用法也和奶茶差不多,倒进水,冲调之后,就可以喝了。


毒性,却是很大,致幻效果和摇头丸差不多!


“第三代毒品”中,
还有这些:
“跳跳糖”“开心果”“紫水”……


▍看上去像普通糖果的“跳跳糖”


“跳跳糖”看上去像糖果,遇水即溶、即冲即饮,与各种饮品混合后口味都不发生变化,甚至香味都相似。这种新型毒品后劲很强,可能持续两天让大脑处于兴奋中。 


▍“开心果”

 

“开心果”可不是零食,而是比一种摇头丸还厉害的新型毒品,其毒性和危害性比“摇头丸”更厉害。它是近两年从泰国流入的一种新型毒品,主要成分是冰毒,其外形是粉红色颗粒,一旦沾上,“瘾头”特大。


▍毒品“咔哇潮饮”,看上去和普通饮料无疑

 

咔哇潮饮又名神仙水,属于我国的管制类麻醉药品,学名“伽马-羟基丁丙酯”,是一种无色亦无味的液体,有白色粉末、药片、胶囊几种类型,一般是胶囊状和喷雾状。


▍年轻女性们最容易“中招”的“紫水”


不同于其他的毒品,“紫水”原料看似对身体没有任何坏处,甚至还能混合出好看的颜色和水果味的口感,让人容易放松警惕。但因为有着较强的成瘾性和戒断症状,对人体的危害其实并不亚于大麻、冰毒等。


在美国,“紫水”早已臭名昭著,而在国内,这类毒品却悄然兴起,女性们外出聚会时,一定要留意。


“第三代毒品”危害有多大?
看一个例子


去年,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上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


文章主人公林娜(化名)说,她和不少留学生都吸过笑气,大家管这叫做“打气球”,吸完后,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两三个月里,花掉了几十万元“打气球”,然后脾气变得暴躁,因为毒素排不出去,前胸和肚子都长出红色小包。


更严重的是,她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甚至昏迷过去。一次等到好友找上门来,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失禁,最终她被父母接回国。


专家称,笑气即一氧化二氮,少量吸入会引起神志错乱、谵妄,如果长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将会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


花了这么多钱,出国留学,却在国外沾上“笑气”,学没上成,连身体都受损到了这种程度,多么可悲。


千万别以为这种毒品只是在海外,其实它们已经悄然进入浙江。


像今年4月4日,云和县人民法院就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嫌非法经营“笑气”案。法庭当庭宣判,犯罪嫌疑人殷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5万元。扣押在案的涉案物品予以没收,违法所得继续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这是国内首例宣判的非法经营“笑气”刑案。


“第三代毒品”恐怖之处,就在于它们变幻多端,和寻常物品极其相像,让人防不胜防!一旦沾染上,就可能遗憾终身。大家发现,就要报警,和朋友们聚会,千万要小心,平时要待人接物,也要多长个心眼。




猜你喜欢


浙江查获问题保健食品55吨;宁波男子丢了2.5万公款,又一位外卖小哥被点赞|浙江早班车(语音版)


天台上已经人满为患了?没关系,警方请你们下来聊聊


敲黑板!浙江省高考志愿填报攻略来了,教你避免“高分低报”


浙江新增7处省级考古遗址公园,除了第一个你还知道哪些?


如果有人给你奇怪的小食品

千万别碰!

否则后果很严重!


来源:浙江新闻综合自钱江晚报、都市快报、政已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富二代妻离子散、花季少女从此“折翼”!他们本可拥有璀璨人生,却因同一样东西人生尽毁……千万别碰!

    富二代妻离子散、花季少女从此“折翼”!他们本可拥有璀璨人生,却因同一样东西人生尽毁……千万别碰!

    浙江新闻

    汽车开过良渚的一条林荫小道,路过瑶山遗址,转进一座依山而建白色围墙的建筑,这里就是杭州强制隔离戒毒所。


    收戒在这里的全都是“瘾君子”,有的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有的是事业有成的老板,有的是专业领域的成功者,如果没有涉毒,人生将充满阳光和希望。


    好奇、刺激、被骗、甚至是过于自信,让他(她)们踏出了迈向深渊的那一步。


    一步错,步步错。


    戒毒人员在进行康复训练


    第一个故事
    坐拥家族企业却过得狼狈不堪
    妻儿都离他而去


    林刚(化名)今年47岁,对于一个上头有五个姐姐、坐拥家族企业、又小有生意天赋的他来说,一个男人最美好的20年,因为跟毒品打上了交道,过得狼狈不堪。


    见到林刚是在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他是2016年11月进来的,马上就满两年可以出去了,“真的不想再碰了”。


    网络图片


    上世纪90年代在开放的南方迪吧里
    他吸上了第一口


    林刚的出身令人羡慕,上头有5个姐姐,他的出生,无论对于父母还是姐姐们来说,都像一件至上的礼物。所以从小到大的宠溺是可想而知的,人到中年的他也说,嗯,父母阿姐都蛮宠我的。


    林刚家在海宁,父亲是比较早办企业的那一代,家族企业生产面料、皮革、精编以及彩灯,接下来顺理成章的,5个姐姐和林刚都在自家的企业里各负责一块。


    20多岁时,林刚不喜欢做生意。为了让他远离老家吃喝玩乐的圈子,父亲和姐姐一咬牙把他送到了企业驻广东的门市部。广东门市部主要负责家族企业的彩灯销售到香港,林刚过去后,照样玩,那边的经理也只能默默地当来了个少爷。


    在上世纪90年代,把一个贪玩、不差钱、自制力又不强的小伙子送到更为开放的南方,这是林家最大的痛。


    广东的朋友圈带着林刚出入迪吧,在那里,他吸上了第一口海洛因,海洛因跟其他毒品不一样,吸了以后,原本闹腾的年轻人突然只想懒懒散散、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在喧闹而缭乱的世界里,那样的感觉真好,那一年,林刚27岁。


    原本三天一吸,后来一天一吸,上瘾以后,林刚也不大出去玩了,就喜欢猫在家里为了这一口。


    两年后的一天,事情终于被海宁的家人知道了,林刚现在回忆,即便伤心惊慌到极点,父亲也没说一句重话,父亲在电话里说:广东的生意暂时不需要你了,你先回来吧。到了海宁老家,父亲和5个姐姐都等在那里,林刚就知道自己的事情曝光了。


    但是,姐姐们也依旧只是好言相劝。


    很快,林刚开始正儿八经做生意,往返海宁和哈尔滨,他为人实在,爽朗,又讲信誉,生意进行得很顺手,在那里他喜欢上一个姑娘,2002年两人结婚。


    2003年,儿子出生才数月,老婆在整理时无意中发现针筒,好几个针筒。


    “我老婆是东北人,性格耿直,想管牢我”,但是,这几年来,林刚的吸毒早就从鼻吸变成了注射,人力怎么能抵挡得住毒瘾呢,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林刚搬出去住了。


    林刚说,海洛因太可怕,只要身边有货,就像米在口袋里,人就是老鼠,不弄完停不住。


    网络图片


    我以为海洛因我都能戒得掉
    冰毒算什么


    2007年,林刚第一次被送进了强制戒毒所。


    2009年,出来时林刚确实戒了海洛因。


    林刚说现在回想起来,第二步大错特错就是以为“白粉我都戒掉了,冰毒应该没什么吧”。生意人朋友聚会少不了,有一回在一个朋友家里,酒过三巡,那人拿出了冰壶。


    冰毒的感受和海洛因完全不一样,亢奋而不知疲倦,这种崭新的感受对于一个有毒瘾的人来说,又是不可抗拒的。


    2010年,老婆对林刚死了心,但是为了孩子,为了没有负担的生活,两人签了个协议,也不算离婚,分开住,每年家族企业分配给林刚的这一份每年上百万的分红给他们母子。


    2016年,林刚再度被强戒,有一回,老婆带着读初中的儿子来看他,儿子一看到爸爸,哭得不能自已,连亲情电话都拿不住,林刚觉得自己的天也塌了。


    为了有尊严的生活
    不能再吸了


    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说,林刚在戒毒所里表现很好,做过生意的他目前在里面做些生活区的管理,生活资料的入库出库发放等,非常在行,人缘也非常好。今年春节还获得了奖励性探视,即回家过年。


    林刚说,这回出去一定不能再吸了,父亲已经80多岁了,辛苦打拼了一辈子,生意上付出都有回报,唯独父亲最宠爱的他,这20多年的吸毒史是家里最大的伤疤。


    林刚说,出去后自己还是要去做生意的。而有过强戒史的他,只要一用身份证开房,立刻就会有民警上门进行尿检。为了更自由的生活,他也不能再吸了。


    这些年他吸毒败了家中七八百万元,如今他想重头来过,为了下半辈子能过上安定而有尊严的日子。


    第二个故事 

     22岁姑娘查出艾滋病 

    花样人生从此折翼


    22岁的女孩晓慧(化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艾滋病”三个字有关系。


    今年3月,她查出携带艾滋病毒。


    医院的检查单像个晴天霹雳,把这个女孩彻底打傻。


    “我太相信爱情,太相信他了。”


    女孩口中的他,就是她的前男友——一个吸毒者。


    3年前,一场甜蜜的恋爱改变了她的人生。


    2015年,18岁的晓慧独自从湖南老家来到宁波,找到一份酒店前台的工作。


    有一次,同事邀请晓慧去一个KTV玩,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大她几岁的男生,对方热情主动,后来她跟男生去酒吧,男生拿出一小袋东西,说这叫冰毒,最时尚最潮的年轻人都在玩,只要试上一点,整个人就会飘起来,什么烦恼都不记得了。


    晓慧刚开始是拒绝的,架不住男生一再怂恿,“我们关系这么好,我难道会坑你吗?”在男生的怂恿和酒精的作用下,她壮着胆子试了试,第一次吸毒,吐了一晚上,但吐完以后,她真的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这之后,男生便经常邀请晓慧一起吸毒,每次,别人吸毒都要给钱,但男生从不肯让晓慧掏钱,慢慢地,男生成了晓慧的男朋友,两人住到了一起。


    晓慧说,吸毒的那段时间,她身体的抵抗力差了许多,经常生病,每次生病时,男友就说,要不别再碰(毒品)了,可每当晓慧来了瘾头时,男友都会主动拿出毒品继续让她吸毒。


    晓慧很矛盾,这个男人究竟是爱她,还是害她?


    独自在外的她,不敢把这一切告诉家人。


    在一次警方的检查中,晓慧因尿检呈阳性被处理。“从戒毒所出来后,男友就失去联系了。”说到这里,晓慧摇头苦笑,那时候刚成年,本来人生应该花团锦簇,可她的世界一片惨淡。


    今年3月,晓慧和妈妈来杭州散心,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去西湖边看看,就被属地派出所的民警带走送往杭州市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在戒毒所里,她查出了艾滋病。


    自己才22岁啊,晓慧彻底崩溃,几次想轻生。


    管教日夜守着她,不断告诉她,不要放弃,不要放弃。


    晓慧母亲也知道女儿得了艾滋病,在经历最初的无法接受后,老母亲在杭州租了一间旅馆住了下来,定期来戒毒所看女儿:“谁放弃你,妈妈都不会放弃你。”


    第三个故事
    美院老师的儿子
    人生从接过毒品那一刻转折


    40岁的王蒙(化名)正在设计制作一幅迎接禁毒日的宣传海报,一笔一画,皆有风骨。


    谈吐优雅,充满艺术气质,如果不是身上的监服和短得露出头皮的平头,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画家。


    王蒙的父亲是美院的一位教师,从小他就接受了最严格的绘画教育,画得一手好画。


    可能是小时候管得太严,长大的王蒙不愿意以画为业,去上海发展,凭借出色的双商,很快成为营销总监,月入数万,没几年工夫,就买了房买了车,成了众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工作原因,王蒙经常出入娱乐场所,有次一个朋友拿出了海洛因:“要不要试试……”


    一路走得太顺,难免心高气傲,他觉得以自己的控制力不需要太紧张,“不好玩就戒了嘛。”


    他的人生,从接过毒品那一刻悄然改写。


    被警方处理、被公司开除、耗尽积蓄、变卖房产、卖掉车子……


    从春风得意到跌落深渊,王蒙每次回想起来都痛不欲生,悔不当初,“毒品让我一无所有!”


    来到强制戒毒所很长一段时间,王蒙状态很差,“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管教把他带到了书画室,笔纸颜料一一铺开,把画笔塞进他手里,王蒙颤颤巍巍拿起画笔,在白纸上画下一棵迎客松……


    从迎客松到高山流水,这里的人对他的画赞不绝口,特别是义务教学的美术老师更是从专业角度给了高度评价。


    王蒙觉得,那个被毒品毁掉的自己慢慢回来了,原来人生并没有走到绝境。


    他说,自己下决心接受强制戒毒,一定要成功戒断毒瘾,出去后,就像父亲期待的那样,开个绘画工作室,重新开始。



    戒毒人员在准备脱毒治疗


    浙江新闻+
    警惕!远离!
    第三代毒品已悄悄潜入浙江


    6月26日即将迎来国际禁毒日。近日,浙江省公安厅发布了2017年浙江省毒情形势报告,其中提到一件事:“第三代毒品”已经悄悄潜入浙江!”


    6月14日上午,浙江省公安厅的新闻发布会


    海洛因、冰毒、麻古这些毒品,这些年宣传下来,大家多少知道一些。但“第三代毒品”,大家知道得就不多了。这种类型的毒品,恐怖就恐怖在:有时候,人们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接触的,就是毒品!


    新奇的香烟、好喝的饮料、一包再普通不过的奶茶……都可能是它们的伪装。


    彩虹烟




    比如说,“第三代毒品”中,有种名叫彩虹烟。看上去,和平时香烟没什么两样,用纸盒包的。


    要是抽呢?除了会产生特殊烟雾,色彩斑斓外,和普通香烟也没什么两样。有些人还觉得很酷炫,和普通香烟比起来,这东西还挺香。


    更叫人担心的是,一些“有心人”的目标,就是模仿大人、私下抽烟的小孩、少年,他们辨别能力极差!稍不留神,就会“中招”!


    伪装成普通奶茶的“奶茶”




    再比如说,有种毒品名叫“奶茶”,外包装往往伪装成普通奶茶,里面也是白色粉末,用法也和奶茶差不多,倒进水,冲调之后,就可以喝了。


    毒性,却是很大,致幻效果和摇头丸差不多!


    “第三代毒品”中,
    还有这些:
    “跳跳糖”“开心果”“紫水”……


    ▍看上去像普通糖果的“跳跳糖”


    “跳跳糖”看上去像糖果,遇水即溶、即冲即饮,与各种饮品混合后口味都不发生变化,甚至香味都相似。这种新型毒品后劲很强,可能持续两天让大脑处于兴奋中。 


    ▍“开心果”

     

    “开心果”可不是零食,而是比一种摇头丸还厉害的新型毒品,其毒性和危害性比“摇头丸”更厉害。它是近两年从泰国流入的一种新型毒品,主要成分是冰毒,其外形是粉红色颗粒,一旦沾上,“瘾头”特大。


    ▍毒品“咔哇潮饮”,看上去和普通饮料无疑

     

    咔哇潮饮又名神仙水,属于我国的管制类麻醉药品,学名“伽马-羟基丁丙酯”,是一种无色亦无味的液体,有白色粉末、药片、胶囊几种类型,一般是胶囊状和喷雾状。


    ▍年轻女性们最容易“中招”的“紫水”


    不同于其他的毒品,“紫水”原料看似对身体没有任何坏处,甚至还能混合出好看的颜色和水果味的口感,让人容易放松警惕。但因为有着较强的成瘾性和戒断症状,对人体的危害其实并不亚于大麻、冰毒等。


    在美国,“紫水”早已臭名昭著,而在国内,这类毒品却悄然兴起,女性们外出聚会时,一定要留意。


    “第三代毒品”危害有多大?
    看一个例子


    去年,一篇名为《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的文章,在网上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


    文章主人公林娜(化名)说,她和不少留学生都吸过笑气,大家管这叫做“打气球”,吸完后,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两三个月里,花掉了几十万元“打气球”,然后脾气变得暴躁,因为毒素排不出去,前胸和肚子都长出红色小包。


    更严重的是,她双腿时常觉得无力,站不起来,像瘫痪了一样,甚至昏迷过去。一次等到好友找上门来,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失禁,最终她被父母接回国。


    专家称,笑气即一氧化二氮,少量吸入会引起神志错乱、谵妄,如果长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将会导致智力、视听功能障碍,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


    花了这么多钱,出国留学,却在国外沾上“笑气”,学没上成,连身体都受损到了这种程度,多么可悲。


    千万别以为这种毒品只是在海外,其实它们已经悄然进入浙江。


    像今年4月4日,云和县人民法院就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嫌非法经营“笑气”案。法庭当庭宣判,犯罪嫌疑人殷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5万元。扣押在案的涉案物品予以没收,违法所得继续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这是国内首例宣判的非法经营“笑气”刑案。


    “第三代毒品”恐怖之处,就在于它们变幻多端,和寻常物品极其相像,让人防不胜防!一旦沾染上,就可能遗憾终身。大家发现,就要报警,和朋友们聚会,千万要小心,平时要待人接物,也要多长个心眼。




    猜你喜欢


    浙江查获问题保健食品55吨;宁波男子丢了2.5万公款,又一位外卖小哥被点赞|浙江早班车(语音版)


    天台上已经人满为患了?没关系,警方请你们下来聊聊


    敲黑板!浙江省高考志愿填报攻略来了,教你避免“高分低报”


    浙江新增7处省级考古遗址公园,除了第一个你还知道哪些?


    如果有人给你奇怪的小食品

    千万别碰!

    否则后果很严重!


    来源:浙江新闻综合自钱江晚报、都市快报、政已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