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北大吴谢宇弑母案】头顶烈日,站在黑暗中?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塑料箱里藏着一具男尸!嘉兴警方抓获20年前命案嫌疑人

浙江新闻

“我们找你20年了!”网络维修工敲响沈阳某租房大门,待嫌疑人开门后,民警立刻上前抓捕。


“我知道,我知道。”柯某脸色大变,这一天还是来了。



当年23岁的柯某在温州苍南杀人后远逃,隐姓埋名藏身东北。20年间,不敢回家,不敢惹事,连生病都不敢去医院,低头避开摄像头走路……活得像个隐形人。


他乡音已改,一口东北味,给自己取的网名叫“梦回江南”,可他再次踏上江南的土地,却多了手铐脚链。


7月10日上午,嘉兴南湖警方向媒体公开了案件详情。这桩陈年旧案终见曙光,对死者和家属也算是一种告慰。



红色塑料箱里藏着一具男尸


1998年3月。嘉兴中山西路与老320国道交叉口有个社会停车场,长途车带货经常在此地卸货。


警方接到停车场传达室工作人员报警,声音很慌,称一只红色塑料箱非常可疑。



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红色塑料箱上写着水产品和收货人电话,可是个空号。


工作人员称,这个塑料箱是从一辆长途车上卸下的,到货2天了,联系不上收货人,他怕水产品腐败变质,就拉开封箱带,伸手进去一摸,竟然摸到了一只人手。


刑侦民警、法医等马上到位。经初步侦查,这是一起命案,死者是成年男性,身体有损伤。


侦查员追踪这辆卸货的长途客车,发现箱子是在温州苍南寄运上来的。当时,嫌疑人称要运一箱海鲜到嘉兴,先是喊三轮车将塑料箱运到汽车站,然后付了50元给大巴车司机,称到嘉兴后会有人来收货。


人力三轮车夫是从苍南一出租屋将红色塑料箱搬上车的。



随着这条线索,民警赶赴苍南侦查。进入出租屋发现,里面非常凌乱,有打斗痕迹,现场还有血迹。民警判断,这应该是作案的第一现场。


经调查了解,死者是出租屋住户吴某,约25岁。可疑的是,案发后,和他一起租住的老乡柯某也失踪了,警方判断,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两人都是福建人,一起在温州苍南县水产市场做生意,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会引发命案呢?


这个谜,20年都未解开。柯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警方一直没放弃过此案,围绕柯某周围的关系查了一圈,但都没重大突破。侦查员每年至少去两次福建,继续追踪此案。此案也被立为省督办案件。


被害人吴某的父亲也多次来嘉兴,询问案件进展。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6月,福建漳州警方提供的一条线索引起了南湖警方的注意,柯某很有可能就在辽宁沈阳。一路追踪,警方确定了柯某的住址。


嘉兴警方扮演网络维修工进门抓人


2018年6月26日。沈阳也是酷暑天。


嫌疑人住在沈阳一小区的二楼,窗帘没拉。民警侦查发现,他打着赤膊,一直在玩电脑。


“抓人要保证万无一失,不能让嫌疑人有任何逃跑、自残等可能。” 南湖区公安分局刑事犯罪侦查中心副主任兼大要案侦查队队长王泳锋介绍说,他们想了一个计策。


经过观察,嫌疑人是名“网虫”,凌晨两三点睡,第二天中午才起。如果断网的话,他势必会找维修工,到时民警就可趁势进门,将其抓获。


6月27日,民警拔了他家的网线,果不其然,嫌疑人马上电话呼叫维修。


嫌疑人一开门,民警立即上前将人控制住。



“我们找你20年了!”民警此话一出,嫌疑人一愣,脸色大变。


“我知道,我知道。”嫌疑人隐姓埋名20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他姓柯,43岁,独居,比这个岁数的人显老。


记忆回到了20年前,是柯某再也不愿想起,却时时无法忘记的片段。


柯某交代,1998年,父亲在福建当地做海产批发生意,在父亲的安排下,他到温州苍南也做海产批发。被害者吴某是一个镇的老乡,对初来乍到的他非常照顾,甚至让他吃住到一起。


可一次酒后的争吵毁灭了这一切。当年2月28日,吴某带着几个朋友来出租房吃饭打麻将,席间喝了不少酒。当晚11点多,朋友散去,因柯某在麻将时一句多嘴,吴某开始抱怨,两人从争吵变为拳脚相加。


“我把他推到床上,互相扭打在一起,我用手臂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动。”柯某回忆说。很快,吴某不再挣扎,柯某也因酒劲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发现吴某身体已冰冷僵硬,“我知道出事了。”


他当时很混乱,甚至天真地想,只要把尸体处理掉就没人发现了,所以将尸体放进大号塑料箱,以运输水产为名,随机找了辆客运车,最后发到了嘉兴的一个停车场。



嫌疑人:这20年的经历可以写本小说


“我20年的经历可以写本小说。”柯某自嘲说。


事后,他匆忙拿走了吴某的现金和手机,远走深圳。可深圳的同学并不怎么待见自己,他又去长沙短暂停留,后到了齐齐哈尔。


柯某在满洲里找到哥哥一个相识的朋友,想跟他学俄语逃出国境,可这个朋友却得病早亡导致这个计划搁浅。


之后,他去了哈尔滨,度过了逃亡生涯中算是最开心的时光。他以“吴小辉”的名字生活,高中毕业的他从一个物流装卸工做起,靠自己的头脑在当地物流业做出了一番事业,甚至还和网络公司合作开发了一套物流系统,还交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5年前,物流业不景气后,他又逃到沈阳。因假身份不敢结婚,女朋友也不了了之。他很丧气,不敢回家看父母,不敢张扬不敢惹事,走路都要低头避开摄像头,吃不好要睡不好,甚至发现自己得了糖尿病后都不敢去医院,网上对照症状买了药……后来,他没找正经工作,而是靠替别人打游戏代练为生,每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三四天才出门买一次菜,其他时间都宅在家打游戏。



“提心吊胆的生活终于结束了。”柯某长舒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解脱。他还向民警打听父母的近况,他已经20年没回家了。


可能,只能在梦里才能回家吧,所以给自己取的网名叫“梦回江南”。



案发时,参与此案的王泳锋是派出所一名新警,工作不到两年。如今,他已是南湖区公安分局刑事犯罪侦查中心副主任兼大要案侦查队队长,一直关注着此案的进展。


“命案必破!这是身为一名刑警的职责,也是对死者和家属的一个交代。”王泳锋说,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目前,柯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南湖警方依法刑拘,本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猜你喜欢


手机不明扣费怎么办?工信部出手了


分数不够上清华却被降分录取!浙江三位一体让“低分”考生逆袭名校


斑马线前,小男孩一个突然的举动惊呆了司机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黄娜 通讯员 万佳俊 陈玮 徐沈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