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挤出救命钱资助贫困生,病危的“水手”却为何满怀愧疚?

浙江新闻


7月16日,浙江省肿瘤医院台州院区一间病房内,56岁的龚桂方躺在病床上,肝癌晚期,病痛的折磨让他变得瘦削不堪,连说话都十分艰难。当过兵,上过战场,退役后做水手,经历过大风大浪。死亡,他并不畏惧。


可是枕边小本子,记录的长长一串名单,成了他弥留之际最大的牵挂,上面是他资助过的8名省内外贫困学生,6年来,这位温岭“最美水手”挤出自己的“救命钱”帮助他们圆梦,然而因为疾病,龚桂方的努力不得不中止,生命垂危,他说得最多的竟然是“抱歉”。


一个人感动两座城


听说龚叔叔病危,而远在秦皇岛的郭学敏,急得不知所措。电话那头的她,一直哽咽着。“原来,龚叔叔的病情很早就恶化了,可他对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每次我们通话时,他都说自己挺好的。”小郭是龚桂方资助的第一位学生。


2012年8月,龚桂方工作的运输船停泊在秦皇岛,他登岸去船舶用品店买点东西,随手翻看了柜台上的《秦皇岛晚报》。一篇题为《女儿啊,不知道能不能送你去读书》的报道深深地打动了他。那一年,郭学敏以优异成绩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却因为父母、哥哥患病而无钱上学的故事。


当时老龚身上只带着500元钱,而这些钱是他在船上捡瓶子换来的。老龚于是化名“举得”,将这笔钱寄到了报社,委托他们转交给郭学敏。面对工作人员询问,老龚始终不肯透露自己的信息,只称自己是一名船员,姓龚。之后的几个月里,报社经常收到老龚不同化名的捐款,“微力”、“汇兄”,1000元、2000元……前前后后相加,差不多有1万元。


捐出来的善款,是老龚从牙缝里省下来的,也是他自己的救命钱。在2013年被查出肝癌前,因为肝硬化,他动过三次大手术,花了十多万元,生活本就很窘迫。148元一支治疗癌症的针,一周要打2支,得知郭学敏父亲病重的消息后,他将买药的钱也一并捐了。


说起捐助的初衷,龚桂方说,当初是因为看到郭学敏考取的学校是医科大学。“病了这么久,我深有感触,就希望小郭能好好学习,将来出社会了能好好给人治病。”


他所做的一切原本并不想任何人知道,小郭也不知道一直帮助她的好心人是谁。直到当地媒体通过银行汇款单知道了,捐助人的真实姓名叫龚桂方,台州温岭人。


龚桂方的故事被报道后,远隔千山万水的两座城都被他感动,当地授予龚桂方“秦皇岛市爱心使者”称号。


很抱歉,没能兑现4年承诺


采访中,记者发现龚桂方的衣服上有着些许血迹。“因为病情恶化,凝血因子变少,血小板很低,出现了鼻子和皮下出血。”浙江省肿瘤医院台州院区肿瘤病区主任陈明聪说,龚桂方的病情恶化得很快,他的肿瘤已经有16厘米大,“情况很不乐观”。


瞒着父亲,儿子龚继伟偷偷打电话给父亲曾捐助过的学生,告知他们父亲的病情。2014年,龚桂方曾在浙江大学设立“龚桂方助学金”项目,累计资助3人,共4万元。浙大教育基金工作人员知道情况后,从杭州赶来看望龚桂方。“去年,龚桂方曾打来电话,说因为没有钱不能捐助了。直到他儿子打电话给我们,我们才知道他的情况。”浙大教育基金副秘书长党颖说,龚桂方自己生病,却带给别人温暖和关怀,让人感动。


对自己帮助过的每个学生,龚桂方都记得很清楚。7月14日,龚桂方资助的学生王栋在浙大教育基金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从杭州赶到温岭看望他。“你是宁波的王栋。”虽然未曾谋面,但龚桂方听声音,一眼就认出了他。


龚桂方拉着王栋的手一个劲地说:“真的很抱歉,因为去年看病没钱了,没能够兑现资助你4年的承诺。”得知王栋今年毕业,9月开始在浙大读博士,他非常高兴。“我和龚叔叔一直保持着电话或书信联系,每逢节日会发短信问候一下,龚叔叔也时常教导我要好好学习。”王栋说,他特别崇拜龚叔叔,他会铭记龚叔叔说的每句话,传承这份爱心,等自己有能力了,也会帮助许许多多有困难的人。



对家人,他同样充满愧疚


这些年,为了治病,龚桂方负债累累。儿子说,父亲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去上海接受治疗,吃靶向的药物每天需要200元。期间,他做了5次肝动脉栓塞(肝介入),有时候还需要输白蛋白,医药费总共花了将近20万元。龚继伟在海上工作,每个月只有4000元左右的工资,父亲治病的钱都是靠亲戚朋友帮忙。


如今,龚桂方每天的治疗费在600~900元,需要输凝血因子和白蛋白时,一天花费将近3000元。对于这个原本就经济拮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自己其他方面都还好,就是感觉有些对不起家里人,特别是儿子,以前要看病,卖了小楼,儿子以后结婚也成了问题。”老龚说,儿子在大连海事大学毕业后,到船上工作,目前已经升到三副。“儿子大学毕业后也很上进,船上工作的证书都考来了,未来他希望能送儿子到国外的远洋船上去,可以让儿子挣更多的钱,以后好成家立业。”


对于龚桂方的决定,家人起初并不理解,可是渐渐的,他们也被打动了。“爸爸常和我们说,人终有一死,他觉得自己很幸运了,做了那么多有意义的事。”龚继伟说,早在去年病情开始恶化时,父亲就想着等自己死后,将自己的器官捐献出去。去年在上海中山医院时,他就问过当地的医生,但因为身体原因,被拒绝了。后来,不甘心的他又一个人偷偷到温岭市红十字会打听。


“如果要说遗憾,这是我最大的遗憾。”龚桂方说。




猜你喜欢


3名拟提拔任用浙江省管领导干部任前公示;好消息!以后坐高铁不用换票了|浙江早班车(语音版)


她们有啥秘诀?一群杭城美女考上牛津大学!三年只有267名中国人入学


国家统计局回答房价、中美贸易摩擦等热点提问!上半年我国经济形势如何?


浙江人注意,再好吃也不要碰,有剧毒!母女3人吃后9岁小女儿不幸身亡



来源:浙江新闻(记者 郑灵芝 李攀 通讯员 江文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新闻(ID:zjnewsapp)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