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濟公老師對小鄭兄慈悲 : 開齋破戒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触目惊心!滴滴司机性侵案件里最小受害者才10岁!更可怕的是这些“潜规则”

浙江新闻

“温州女孩乘滴滴顺风车遇害案”引发社会各界高度关注。记者梳理了近3年来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相关案件,发现涉及滴滴司机的相关刑事案件有数十起,其中性侵案件15起,最小的受害女孩只有10岁。




滴滴司机性侵案频发


记者从裁判文书网上查找了和“滴滴司机”相关的刑事案件,发现近三年来有数十件,其中性侵案件15起,最小受害者年仅10岁。


2017年7月8日12点45分,滴滴快车驾驶员赵某接单后,在成都市天府新区某小区附近,接乘客小媛(化名)上车 。赵某明知小媛是幼女,竟以言语挑逗和给予金钱的方式,抚摸小媛的手臂、大腿以及私密部位,引诱她发生性关系。后来见小媛一直抵抗,赵某停止了进一步侵害,将她送至目的地。


当天下午3点左右,小媛在母亲的陪同下报警。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赵某当时已着手实行犯罪,可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同年12月4日,法院一审判决,赵某犯强奸罪获刑2年半。


赵某认为量刑过重,提出上诉。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赵某构成强奸罪,但他在有条件继续实施犯罪的情况下,主动放弃犯罪,系犯罪中止。于是,2018年3月29日,成都中院撤销了一审判决,改判赵某有期徒刑2年。



15起性侵,5起源自社交


在记者查询到的15起滴滴司机性侵案中,有5起案件很相似,都是受害者在打车过程中结识了司机,互留了电话和微信,然后被司机约出来,结果遭遇性侵。


2016年7月12日,哈尔滨男子孙某在跑单的过程中结识了21岁的姑娘小李(化姓),二人互加了微信。当晚,孙某邀小李玩“密室逃脱”。次日11点,孙某把小李骗到某“密室逃脱”店的一工作间里,强行发生了两次性关系。2016年11月18日,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孙某因犯强奸罪,获刑7年。




2017年9月17日,重庆男子傅某在跑单时认识了女乘客小刘(化姓),他“搭讪”了一路,并互相留了电话号码。次日22点 ,傅某突然接到小刘的电话,立即开车送她去找男朋友,但没找到。傅某后来带她去朋友家休息。小刘察觉到傅某有不轨企图后想要回家。谁知傅某刚把小刘带上车,就想强行发生性关系。


小刘拼命抵抗,傅某把朋友叫下来,说要一起“调教”小刘,庆幸的是这位朋友拒绝了,并劝说傅某收手。


后来,小刘乘机逃离了现场,前往公安机关报案。2017年12月29日,因犯强奸罪,傅某被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律师观点
被害人家属可直接起诉滴滴


有网友表示,滴滴公司在温州女孩遇害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没有做好全面的安全整改工作前,大家应该卸载滴滴软件。还有网友说,应该对滴滴公司重罚,要将其罚得倾家荡产。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高级合秋人严国亚律师表示,遇害女孩赵某是通过滴滴平台上了顺风车,赵某是一名消费者,平台有义务保障其安全,赵某与平台之间应视为一种合同关系。因为赵某不认识司机,而是平台将司机推荐给她。


严国亚表示,从法律上讲,权利、义务是统一的,“不能光享受权利,没有义务。”拿滴滴公司来说,公司从顺风车业务中获利,就应该承担必要的义务,提供相应的服务,该公司对于车辆、司机是怎么管理的,公司做了什么,还有什么工作做得不到位,从目前的情况看,滴滴公司做得不到位,这与其享有的权利是不一致的。


有网友认为,应重罚滴滴,或向滴滴巨额索赔。对此严国亚认为,从法律上来说,涉事司机钟某当然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但滴滴公司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从目前报道的情况看,被害人赵某的家属完全可以直接起诉滴滴公司,让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另外,律师建议,滴滴要尽快跟有关部门建立应急机制,应和政府管理部门,如公安、交管、交通等部门建立迅速的沟通平台,通过这种平台能够避免通过一线人员冗长地、频繁地向上级汇报的流程,及时救助。



顺风车司机:取消订单、私下接单是圈内潜规则


一夜之间,血案不仅泪湿了整个朋友圈,更将一个人群——顺风车司机,推上了风口浪尖。在他们眼里,网约车、平台、司机、乘客,都是怎样的呢?


平台有漏洞,大家自然钻空子


大树(化名)是个开了三年顺风车的“老司机”,他说自己这两天晚上都没睡好。

大树的工作是跑长途,最常去上海、江苏。3年前,他开始接触顺风车。“路上陪聊,还能分担油费和过路费。当时,我觉得顺风车调动了社会闲置资源为老百姓提供便利,挺好的。”慢慢地,他发现这件“互惠互利”的事情,有些操作并不那么“正规”。


有一次,大树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行程信息,从上海浦东回杭州。有名乘客就联系他,希望与他同行。事实上,那个时候,大树已经接单了,“按照规矩,我是不接受拼车的。但对方表示有急事,也是万般无奈才联系的,可以私底下给钱。”大树在征求了首位乘客的意见后,又和后来的乘客商定好价格,还是带上了她,“虽然这样的事情不常发生,但我是可以接受这种方式的。其实就是一句话,大家都有实惠,何乐而不为。”


大树坦言,自己很仔细地看了媒体的报道。对于稿子里提到“司机要求乘客取消订单”的行为,他说,这种“暗箱操作”,在顺风车司机圈里是公开的秘密。比如,跑一趟为了多赚些,会接单再和乘客商量取消订单,费用私下交易,一辆车上就可能多拉两个乘客,“平台有漏洞,自然会有人钻,挺正常的。”


平台应该去寻觅更完善的方法


大树认为,这次乐清事件,平台责任难逃。大树说:“有些司机做顺风车的初衷本来就不纯,一看到漂亮小姑娘就起了歹念。如果乘客和司机发生什么,平台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平台可以推卸责任,事后没有监管。”


大树也表示,提高素质不是司机一方面的事情,“我开车,遇到乘客在车上吃东西、抽烟,我都是很反感的。开顺风车的基本上用的私家车,平时注重维护和保养,碰到不文明的乘客也是很头疼的。”大树的爱人平时也会开顺风车,也有乘客“不怀好意”,以各种借口想要加微信,“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司机身上。说不定乘客的某些话、某些行为也会有误导呢?总的来说,双方减少接触,很多事情都能避免。”


大树觉得,目前的网约车门槛真的低,“有辆车就可以了。(司机)人品、心理健康等,根本无法掌握,乘客就是碰运气。”


持着同样观点的还有顺风车司机刘毅(化名)。在他看来,滴滴公司如今单纯地关停了业务,是正确的。“现在,平台的实名认证,其实根本没有多大作用。尤其是顺风车,只要有车辆信息就可以做,今天可以是这个人开,明天换个人开,根本监控不了。而且,只有最初的门槛,后面,车辆是否过保,是否年检,都无从知晓。司机素质参差不齐,监管不力,自然会出事情了。”


大树也觉得滴滴暂停全国顺风车业务,“这是有洞补洞。现在,整个(网约车)体系都有问题,单纯补洞于事无补的。”在刘毅看来,平台可以找到一些更完善的方法——比如说,一辆车可以最多绑定3人,录入的信息也是如此。司机在每次接单的时候,都需要脸部识别,不仅实现行程跟踪,还可以有力地监管司机。



相关阅读》》》


大山深处夺命36分钟!顺风车司机绑住姑娘,转走9000余元,她经历了什么


滴滴明起全国下线顺风车业务!家属质问滴滴: 生命只有一次,你们公司为什么不重视?


乐清“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最新通报!律师说法:平台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滴滴承认案发前一天曾收到乘客投诉嫌犯图谋不轨,但未及时处置;受害人朋友:客服曾反复要求其等待


温州20岁女孩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失联前微信求救好友,司机曾因骚扰乘客被投诉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