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无处不在的租房陷阱、与中介或房东“斗智斗勇”!年轻人租房五味杂陈的故事

浙江新闻

近期,北京、上海等城市房租上涨的消息引发关注。在市场环境影响下,浙江各地市的房租也出现了变化。




从中国房价行情网(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主办)的数据来看,8月浙江省大部分地市的房租的确有所上涨。据此前报道,杭州各大房产中介认为,整体上看杭州今年租金价格平稳,除了2月开年季和7月毕业季的租金环比涨幅较大外,其他月份的环比都在正负1.5%以内。


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浙江居民消费价格运行情况分析》称,受2017年以来全省加快推进城中村改造、危旧房治理等因素的影响,2018年上半年,浙江私房房租价格涨幅高于全国。


尽管房租升降幅度不一,租房仍是刚毕业年轻人的刚需。经济实力相对薄弱的年轻租客们过着怎样的生活?房租变动对他们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浙江新闻记者采访了几位毕业时间不到5年的年轻人,了解他们租房前前后后的故事,探寻租来的小房间里那五味杂陈的故事。


以“互联网+”为主的找房模式


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年轻租客们,早已习惯了通过网络获取信息,在租房这件事上也不例外。


58同城网站、我爱我家APP、豆瓣租房小组、微信租房群……五花八门的渠道最后都可以通往出租房源的门口。年轻租客们几乎都在这些网络平台寻找过房源——先通过其提供的图文信息筛选出合心意的,再联系发布者约时间实地看房。


价格明确、节省时间、房源众多、跟房主联系不受地域限制……对于很多年轻租客而言,线上看房的确给他们带来了便利。毕业于南京某高校的王子然目前在杭州工作,今年6月准备租房时赶上了毕业季,留给她来杭州看房的时间并不太多。她说:“我就在网上看了公司附近的房源,打电话提前约了一下,看房那天中午到的杭州,下午签好合同就回去了。”


吴嘉祺现在与人合租的住所。


为避免在虚假房源上浪费精力,部分租客也会选择去小区的告示栏寻找招租信息,或是直接去中介公司的门店进行咨询。曾在杭州市余杭区工作的樊祥玉就是通过实地问询找到了合适的房源:“他们会把一些信息贴在楼下,或者问一下当地的大爷大妈。”


在来自各种渠道的信息的交织下,年轻租客们越发觉得找房子是一件“看缘分”的事情,王子然住的地方就在她原先并不抱期待的小区,她说:“你不抱希望的,可能就是最后要找的,有点柳暗花明的感觉。”


租房信息来源广泛,周雯走在路上,都能看见掉落地面的租房小广告。


无处不在的租房陷阱


回忆起租房过程中印象深刻的事情,很多年轻租客都直言曾和中介或房东“斗智斗勇”。


网络上租房信息海量,也就意味着鱼龙混杂,很多租客都表示,网络上发布的房源并非全都真实。“网上的信息很多都是写着房东直租,但实际上房源又都把控在中介的手里。”住在杭州市滨江区的叶强君说。周雯也遇到过虚假房源:“有好几次我在网上看好了房源去联系中介,他们会说那处房子实际月租比网上标价高很多,或者是房源已经没有了,问我要不要去看看其他的房源。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部分房源有着狭窄的过道,租客们的主要生活场所就是过道两边的卧室。图为吴嘉祺的住所。


二手房东也是租客们最怕遇到的人。吴嘉祺大学毕业后留在宁波,第一次租房没什么经验,在签合同时他并没有要求对方出示房产证。入住一个月后,突然有人上门要求他搬走,他这才知道跟自己签合同的人并不是真正的房主:欠债的房主将房子抵押给二手房东,却没办理过户手续。当房主不想抵押转而想卖房时,吴嘉祺就成了他们债务纠葛的受害者。“房租和押金倒是都退给我了,就是那会儿刚毕业,挺折腾的,但也没办法只能搬。”后来吴嘉祺因为工作变动换过几次房,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要求房东提供房产证明。


年轻租客们普遍缺乏社会经验,在面对这种情况时也往往手足无措。如此一来,自如、安居客等长租公寓凭借产权清晰、装修时尚、价格透明、换房方便等优势,成为了年轻租客们的热门选择。


周雯的房间有个小沙发,平时她会“瘫”在这里休息。


当然,并不是所有房东都想着利益最大化。肖佳佳在义乌租房两年了,她现在依旧感激第一次租房遇到的房东。那对50岁左右的夫妻先是体谅她刚毕业没什么积蓄,同意先只交部分房租;再是理解肖佳佳因工作变动要提前解约的行为,还热心地帮忙转租。“我感到很抱歉,都打算不要押金了,最后房东把押金全部退给了我,遇到他们真的很幸运。”


平淡又温馨的租房日常


住所和公司之间两点一线的生活日复一日。踏进家门,叶强君把包甩到凳子上,长舒一口气,便“瘫”在床上刷起手机视频;或是翻出柴米油盐,准备一顿美味的晚餐,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


追求“舒适自在,简单就好”的樊祥玉喜欢养植物,栀子花、发财树、绿萝都是她的“朋友”;偶尔,她也会把颜料一溜摆开,端个调色板,握支画笔,开始描绘数字油画,“一是为了打发时间,二是排遣寂寞吧”。


王子然会摊开瑜伽垫,放着舒缓或轻快的音乐,在屋子里健身;肖佳佳下班后偶尔会去当家教,或是捧回来一束新买的花儿,看着桌上越来越多的东西,思考着应该摆在哪儿……


图为樊祥玉描绘的数字油画。拿起画笔,她便觉得平和安宁。


租来的小房间里,生活千姿百态,每天都上演着年轻租客平淡的欢愉。


不过,生活也会有不满意之处,“房间比较小”“小区比较老”是常听到的评价。“放一张1.2米的床、一个书柜、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基本上没有什么活动的空间。”樊祥玉说,“但是也还好,我觉得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感觉租来的房子,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吧!”肖佳佳如此总结。不过她也坦言:“还是喜欢家里的房间,第二个家和第一个家还是有差距的。”


住在浙江,但肖佳佳也喜欢出省玩,图为她在厦门大学芙蓉隧道游玩的照片。


合租或独居的选择题


为了分担房租,大多数年轻租客选择与人合租,与室友打交道也成为了他们租房生活的一个片段。


有人与陌生人合租,比如章若琳和周雯。她们遇到过和气的室友,双方从陌生到熟悉,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们也为奇葩的室友头疼过,“她竟然想带男朋友住我的房间!”章若琳说。但周雯表示,更多时候是“见面问候、卧室关门、互不打扰、相安无事”。


周雯会在家做饭,邀请朋友一块儿品尝。


有人和熟人合租,比如叶强君与王子然。他们会在下班后与室友出去散步,或是一块儿谈心。“合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是不是好相处,他的脾气性格以及日常习惯我能不能适应。如果是朋友的话,相对而言都是比较了解的,那合租的磨合过程比较短。”叶强君说。


有人则倾向于选择与房东合住的房源,以房东为室友,比如樊祥玉。“因为有房东,所以相对来说会安全一点,而且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去找房东。”她租过四层高村民房的顶楼,房东就住在楼下。管理租房的中年人不常露面,倒是早上时常会碰到房东家的老人,和善又热心。她也住过套间里的卧室。房东阿姨偶尔会帮她倒垃圾,下雨天也记得帮她收阳台上的衣服。礼尚往来,平时买水果或者从家中带特产来,樊祥玉都会给房东阿姨带一些。


不过,也有人更喜欢独自住在单间,比如肖佳佳。“感觉(合租)不太方便。早上洗漱、晚上洗澡洗衣要轮流。”现在住单间的她,不需要与室友错开洗漱时间,也不需要忧心舍友的猫又弄脏了地板,“清净自在多了”。


成为经济压力的房租



对于离开象牙塔进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原先期待的财务自由,会裹挟着房租的经济压力一道而来。


房租压力大小与收入水平有关。叶强君就觉得,房租已经成为了他必要开支的一部分,也许会逐渐成为经济负担:“虽然说杭州现在的人均收入水平达到了8500元,但是一个月房租支出可能就要2000元甚至2000多元。” 


虽然调侃着“个人比较丑”,但叶强君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头像照片。


事实上,大多数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并不能达到平均收入水平。有些人住在位置较偏的地方,或是在条件一般的屋子里将就,以期将房租控制在2000元以下;有些人则在通勤距离等因素的影响下,选择较好的房源,相对应的是,月收入不足5000元的他们每月在租房上的支出可能超过2500元。“最头疼的是,房租涨了,工资却没见涨。”樊祥玉说。


目前,住在杭州的叶强君、章若琳在房租及水电费上的花费均占其可支配收入的20%左右。住在宁波的吴嘉祺花15%在租房上,在义乌的肖佳佳一年房租约为她一个月的工资。而在试用期的王子然和周雯则面临着约40%的比例。“(房租)涨个200元我觉得还能接受,要再多涨一点,就有点接受不了了。”王子然说。


没有巨额贷款,没有大笔开销,大多数年轻人过着吃饱穿暖、略有富余的生活。得益于单位食堂的物美价廉,周雯每月还能余下部分钱花在自己喜欢的美食和兴趣爱好上。樊祥玉换房后的房租已经翻倍,“但是还好,没有到揭不开锅或者特别影响生存的地步。现在的状态就是吃饱穿暖。因为自己不需要特别大的花销,也没有什么贷款,就属于那种‘假富贵’。” 


闲暇时,樊祥玉也会去周边走走,用镜头记录美丽的时刻。


可能离开或落地生根的未来


未来是继续租房,还是努力买房?所有在城市里租房的年轻人,都面临着这个问题。


王子然不知道如何选择:“目前还没有换工作的打算,但以我现在的工资,买房好像还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和王子然一样,很多年轻租客刚迈入社会,现有的积蓄和经历还不足以应对买房所带来的压力。此外,他们对新鲜事物的好奇远超过对未来的考虑,索性选择在工作之余多多享受城市生活。“以前就想来杭州读大学,体验这边的人文环境,现在晚了好几年才来到这个城市,当然要多在杭州及周边城市转一转啦。”在周雯的“毕业后第一个五年计划”里,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同时发现新的生活之美,才是第一要务。


也有人渐渐适应了现有的生活节奏,希望通过努力将异乡真正变成第二个家乡。樊祥玉坦言自己虽然有着“随缘”的生活态度,但对未来也怀着美好期许:“杭州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城市,我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留下来的。等一切稳定了,希望在这里有一个自己的家。”


肖佳佳喜欢用花来装饰自己的房间。


肖佳佳前几天拒绝了父母提出的回金华市当教师的建议。她和父母说,生活一段时间后,义乌的那间小屋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第二个家。“在义乌也挺好的,觉得这样的状态不错,就持续着吧。” 


周雯的合租室友已经开始在杭州看房,计划买房。对此,她坦言:“其实挺羡慕她的。我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呢,希望在杭州有个属于自己的住所,然后落地生根吧。”


章若琳喜欢狄兰·托马斯的那句诗:“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猜你喜欢


泪目!重庆早产儿病危,医生发了一条朋友圈后,浙大儿院的医生选择……


治违停,余杭城管给出了贴罚单的正确姿势


温州平阳县体育局一人贪腐,为何4人受罚


危急时刻,她用一个动作救了四名学生!自己却不幸牺牲



你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来源:浙江新闻( 监制 童颖骏 策划 金毅 见习编辑 徐婷 钱逸 设计 张召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新闻(ID:zjnewsapp)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