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高级红!!!祝贺步长制药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数据告诉你,谁将为美国25%的关税买单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严查!高铁站打车乱象,黑车司机:我们都熟悉了运管人的套路,不怕

浙江新闻

近期,记者连续多个夜晚在湖州高铁站地下出站口暗访出租车客运秩序情况,发现运管执法人员时有时无,出租车司机拒载、挑客现象严重。



9月15日晚9点20分许,记者乘坐高铁抵达湖州高铁站,一出地下出站口,先后有三名男子上前询问记者去哪里,旁边还有多名男子在吆喝:“去南浔的有没有?”“去织里的有没有?”


从出站口到出租车载客区的途中,旅客们几乎全程在“围堵”中缓慢前进。记者从其中一名男子口中得知,他们都是出租车司机,进入车站后不排队候客,而是直接把车子停到地下车库出口的斜坡上,然后到出站口招揽前往远郊或县区的旅客。得知记者前往市区后,该司机立马没了兴趣,示意记者“慢慢排队”。



在排队候车的过程中,记者发现队首的乘客上车后,不少司机仍会摇下车窗询问队伍中的乘客去往哪里,示意如果顺路可以拼车。由于队伍中部分乘客回应、讲价,所以候车队伍前进缓慢,当晚与记者同时排队打车的约有50多名旅客,排在队尾的记者花了24分钟才上车。整个过程中未发现一名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9月17日晚、19日晚,记者又两次前往暗访。17日晚8点半到10点半,有一位运管执法人员在出租车载客区维持秩序,他一面示意旅客快速上车,一面吹着哨子催促后面的出租车及时开上来,遇到携带大件行李的旅客还会帮忙把行李搬上车,出站口也没有出现拉客的司机,现场秩序井然


19日晚,运管执法人员没有出现,现场与15日晚如出一辙。



夜间的高铁站出租车候车区为何会出现执法人员时有时无的现象?9月20日,记者来到湖州火车站站前广场管理办公室了解情况。


此间负责人介绍,该办公室工作人员主要由公安、行政执法、交通、工商等部门的派驻人员组成。目前,只有三位来自湖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吴兴分局的运管执法人员派驻在此,被分在3个班组,每天6点至15点、15点至23点35分分别只有一位执法人员在岗值班,负责包括地下、地上两个出站口在内的站前客运秩序管理。对于9月15日、19日晚地下出站口长时间无人管理的现象,该负责人坦言“可能是值班人员擅离职守”。


同时,他也表示,湖州高铁站日均到达旅客已从2013年设站之初的3000人次增长至目前的13000人次,执法力量不足的问题较为突出;另外,运管执法人员的薪酬从吴兴运管分局领取,站前广场管理办公室对他们的日常管理和考核效果不佳。


吴兴运管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交通运营秩序的主管部门,他们对高铁站出租车的运营乱象责无旁贷,但《湖州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同意设立湖州火车站站前广场管理办公室的批复》文件中也已明确,派驻人员的日常管理和考核由站前广场管理办公室负责。


“要不是刚才只排了20几分钟的队,我肯定也拉长途客去了,才不会载你一个人跑市区。”9月19日晚,载着记者离开车站的出租车司机说,“不过话说回来,高铁站是湖州的窗口,客人一出站看到这乱糟糟的场景,确实与全国文明城市的称号不符。”对此乱象,湖州火车站站前广场管理办公室和吴兴运管分局均表示,将加强日常管理和沟通协调,尽最大努力解决问题。本报将持续关注。


【浙江新闻+】
海宁高铁站黑车猖獗 为何管不住?


近日,有读者向本报反映,海宁高铁站黑车活动猖獗。连日来,记者就此进行了暗访。


9月18日晚8时35分,记者乘坐动车抵达海宁高铁站。谁知刚到出站口就遭遇八九位黑车司机“围堵”。“你去哪里,去海宁吗?上车我给你送到。”“上我车吧,上来就走。”一时间,拉客声此起彼伏。几乎每一位到站旅客边上都缠着一两名黑车司机,尽管有旅客不搭腔,可他们仍不依不饶地跟着,嘴上喋喋不休。


除了“围堵”和“纠缠”,黑车司机还随口哄骗外地旅客。看到记者要找正规出租车,紧跟的黑车司机陈师傅马上开口劝说:“你不信查导航,这里离城区有近四十公里,出租车一公里收四块钱,整个要一百五六十元,我只要一百块,多划算。”记者转头去找公交车时,他又说:“晚上8时30分后就没公交车了。”实际上,出租车打表到海宁城区只要110元左右,131路公交车晚上9时40分还有。


当晚8时45分,记者和其他3位乘客坐上陈师傅的黑色私家车。他在闲聊中透露,在出站口拉客的大都是他这样的没有营业资格的私家车司机。记者问道:你们不怕被查到?他却反问:“大晚上,谁会来查?”


40分钟左右的车程中,车窗外大都黑漆漆一片,所经之地多是农田和工地。提到安全时,陈师傅起先安慰记者说“没事的”。他也透露,别说乘客有担忧,他自己也担心被伪装成乘客的不法分子挟持。


与记者同车抵达市区后,头一次来海宁的绍兴旅客盛先生感慨说,都说高铁站是一座城市的形象窗口,这次经历让他很难心情愉快。


记者采访出租车司机时,多名“的哥”表示,高铁站每天大约有三四十辆黑车“抢生意”,价钱比他们打表便宜,还能开“发票”,这让他们生意大受影响。此前他们还与黑车司机发生过冲突。“开黑车比我们开出租赚的都多!”这些说法也得到黑车司机证实。


黑车大行其道,监管部门何在?实际上,一名出租车司机说,当地道路运输管理部门也会来查处,但一旦离开,黑车又出动了。


一名开了5年多黑车的司机向记者透露,他们早已经摸清情况,监管人员一般上午8时30分左右来,上午10时30分左右离开。下午1时30分左右到2时左右也会来一下。“这么多年下来,运管的人对我们都很了解,我们也要守规矩,他们来的时候,我们就不拉客,大家都有默契的,不能坏了规矩。”


为进一步求证,9月19日14时04分至14时54分,记者拨打海宁市道路运输管理所服务监督电话“12328”,但连拨8次始终无法接通。



猜你喜欢


揪心!5岁孩子坐摩天轮爬出座舱,头被卡住;最低成交价1万3!浙A车牌竞价跳水|浙江早班车(语音版)


错过悔一年!钱塘江大潮来了,今年潮水不如去年大?最佳观潮期是哪两天?


惊险!温州一女童从5楼坠下,路人徒手去接!孩子无恙,大人却……


浙江一名省管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支持严查的竖起大拇指!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杨新立 李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