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移民再收紧,中产移民黄金时代即将终结!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被冲到了一个孤岛上,他遇到了一个美女同伴……

2017-01-16 麦萌阅读 麦萌漫画 麦萌漫画


 1 

作者刘尔谋

曾在子归原创中文网担任小说版版主,发表子归刊物《布布的故事》,《一棵树的爱情》。

2005年,作品《杀王》入选《芳草》网络杂志选目,同年,杂文作品《我不做卡夫卡》获杂文比赛三等奖。

2007年入驻榕树下,成为探花写手,多篇作品荣获榕树下绿叶文章,绝品文章,发布长篇小说三部。

2008年进入江山文学网写作,作品《情人》荣小说擂台赛第一名擂主,2009年荣获江山绝品宗师,进入江山名人堂。同年,小说《背叛》被当地文联刊物采用。2010年,发布长篇小说三部,荣获江山绝品。同年,小说《那个叫小绿的女子》,《情人》被当地文联刊物采用。


《孤岛惊魂实录》



当他被神秘组织关在暗无天日的暗室中反复试验时,如果问他一生最后悔什么?他会说,如果当时没有贪图欧洲九日游的大奖,他不会被被冲上孤岛……也不会被注射杀戮系统……那是一个比噩梦还要可怕的孤岛……#推文# 知名写手,曾经榕树下的探花写手刘尔谋,最新  #惊悚悬疑#小说《孤岛惊魂实录》。


青年王文虎中奖欧洲九日游,游轮遭遇暴风雨触礁沉船,王文虎被海浪冲上岸边,他发现肩膀上的伤口里有奇怪的小仪器,并发出各种奇怪命令,惊疑之下,他毁坏了仪器。在经历一系列的磨难之后,王文虎终于在岛上成功组建起自己的家,与此同时,他找到了同伴。


一个美女摄影家,一个戴眼镜的宅男。他们发现岛上很多奇异而无法解释的事情,听到各种各样的怪音,甚至还看到很多可怕的幻影。



第一章    惊恐现实和浪漫回忆


王文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湿淋淋地躺在一片海滩之上,当时他昏昏沉沉,脑袋里还没反应过来,根本不明白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嘴里尽是咸涩的海水,满身被海水湿透,湿淋淋的非常难受,他翻坐起来,茫然地望着面前波浪翻滚的大海,那碧绿透明的海水宛如移动的绿玻璃般朝着海岸拍到,循序渐进,你推我攘地,一浪接着一浪地往前扑,扑成层层叠叠的细密,然后在海岸边的礁石上冲撞出无数雪白的碎末,形成此起彼伏的咆哮。

 

远处的高天之上,阴暗地堆积着层云,海天之间辽阔无边,看不到尽头。一阵阵腥臭的海风伴随着海鸥的鸣叫扑面而来,王文虎忍不住一阵沮丧,他愤愤地吐了口唾沫,大声地骂道:“靠!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文虎站了起来,摇了摇昏聩的头脑,当他转过身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小岛的海滩边,细密绵柔的黄色海滩过去,便是郁郁葱葱的林子,在那翠绿而密集的丛林之中,巍然耸立着几座高山,宛如几个巨人般居高临下地俯瞰着王文虎。

 

王文虎目瞪口呆,他站在海滩上,宛如傻瓜一般,呆了半天,他才沮丧地捂着脑袋坐在沙滩上,拼命回忆起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情。

 

昏昏沉沉中他终于想了起来,自己是参加了一次欧洲九日游才来到这里的,当时中奖的时候还有点不相信,因为他在电脑和手机上已经中奖若干次,如果真的每次都能兑现成功的话,他肯定也是千万富翁了。

 

所以当电脑页面跳出中奖讯息的时候,他忍不住在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低声骂了几句,然后就把页面点关了,但很快那页面又跳了出来,显示着沙滩岛屿,显示着异国风情,这些都是旅行社的套路,除了这些外国著名风景区之外,还有很多泳装美女图片,她们的身材实在让人心动。

 

不过王文虎知道这是假的,天上根本不可能掉馅饼,即便真有馅饼,肯定里面也包着狗屎!

 

所以王文虎认为自己的电脑肯定是中了毒,不过这事情仍然有点蹊跷,因为自己刚装系统没几天,怎么可能就中毒了?于是他又点关了页面,这下世界看起来清静了。

 

王文虎认为这不过是一次小插曲,就在他准备打开游戏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本来他不想接的,但平时他也没什么电话,出于好奇心他就接通。

 

“您好,请问您是王文虎先生吗?”

 

“对啊,就是我,你是谁?你有什么事情?”

 

“您好,尊敬的王文虎先生,恭喜你中了本公司的周年活动大奖,你已经获得欧洲九日游的特别礼物,希望王先生在5月30号之前到本公司来办理相关手续,届时请王先生携带身份证及相关证明到本公司,本公司的地址是A市经济开发区新奥秘高科技有限公司B栋635房”

 

王文虎忍不住笑了起来,听到这声音温柔清甜的女声,他笑道:“这次我需要带多少手续费过来啊?”

 

王文虎知道,这些都是套路,这些骗局都是以美好的陷阱诱惑,然后套取高额的手续费用,然后逃之夭夭,不过这次他们的骗局居然有了新意,居然还有了地址和公司。

 

那女声仍然很温柔地告诉王文虎,这次中奖不会收取任何费用,中奖者只需要携带衣物即可。

 

听到这里,王文虎有点动心了,不过他仍然怀疑,这是不是卖肾集团的新招数?或者他们设计个地址让自己过去,到时候就把自己捆起来?

 

想来想去,他仍然有些犹豫,不过看到电脑上又浮现出那中奖的画面,看到那些比基尼美女,他索性把心一横,反正在家里呆着也没劲,不过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万一真的是中奖了呢?

 

收拾衣服的时候,他慢慢地回忆起来,自己的确在网上参加过一次调查活动,那活动的主题是梦想成真,活动的主办方让大家写出自己心中的梦想,主办方还神秘地表示,某个经历坎坷的老板不惜重金投入了这次活动,大家参加调查的话就很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王文虎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当时抱着玩玩的心理,于是就在帖子上写下了自己的梦想,他说小的时候希望做一个杀手,长大后希望做富翁,然后把大学同学陈心兰给睡了,不过现在这些梦想都没了,他只想要一个工作,然后还想要一个欧洲九日游!

 

王文虎想到这里,心里立刻激动起来,他点击开中奖页面,看到页面下方的公司名字,果然就是上次梦想调查的主办方之一!

 

王文虎这下连呼吸地急促起来了,看来这事情是真的!这并不是骗局!看来自己的梦想真的成真了!

 

王文虎气喘吁吁地对在厨房里打扫的老妈说:“妈,我中奖了!我要参加欧洲游!”

 

他老妈笑嘻嘻地摸着他的脑袋道:“傻瓜,你是不是脑袋烧糊涂了?”

 

王文虎没跟老妈多说,于是就翻出身份证就朝着门口走去,他老妈在背后大声喊道:“你又要跑哪里去混啊?”

 

王文虎兴冲冲地回头喊:“我要去参加欧洲游了!”

 

回想到这里,王文虎忍不住骂了自己几句,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会来!

 

接着回忆,王文虎顺利地找到那公司,并提交了相关的证明,公司让王文虎回家准备,说统一在6月1号出发,王文虎当时就笑了:“那天不是儿童节吗?”

 

美丽的公司员工温柔地回答:“正是那一天,因为心怀梦想的人都有一颗纯洁的童心,所以选者这一天出发,这也是我们老板特别的安排。”

 

王文虎当时就笑了,这感觉真是太好了,自己万万没想到蜗居在家一年多居然能去欧洲旅游,而且还是包吃包住包玩,这事情真是不可思议呀!

 

上了豪华游轮之后的王文虎仍然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事,当他摸着豪华房间造型奇特的柔软床铺,看到满房间的璀璨灯光时,他忍不住低声叹息,人生就是要这样才不枉活上一回啊!

 

回想起自己这二十多年的时光,除了电脑网络和枯燥的学习生活之外,他根本没得到过如此这般的奢侈享受过,甚至连这样的梦境他也没有做过,即便是在白日里幻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豪华游轮上应有尽有,游泳池,电影厅,酒吧,舞厅,餐厅,凡是地面上娱乐的都有,甚至地面上没有的这里也有,王文虎上上下下地游览了一圈,被眼前的豪华美景给震撼得目瞪狗呆,一时间他为自己身上寒酸的衣着自惭形秽,他甚至有点后悔不该参加这个活动,因为这实在太刺心了。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更为惊讶,一个叫魏思远的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找到他,并递给王文虎一张黑色的卡。他对王文虎表明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这次梦想之旅主办方派遣下来的工作人员,他的义务就是服务好每一个参加活动的幸运儿,这张黑色卡是公司给每位幸运儿的礼物,凭着此卡,该人可以在游轮上任意消费,而所有的开支都将由主办方公司负责。

 

王文虎听了这话,他兴奋得差点要将那个魏思远抱起来转几圈,魏思远文质彬彬地告别之后,王文虎就抖擞精神,开始在游轮上的精彩享受。

 

魏思远果然没有说错,凭借那张黑卡,王文虎简直就成了一个王者,想去那里去那里,想玩什么玩什么,王文虎甚至还想问服务员有没有特别服务。

 

不过王文虎毕竟还是没有问,因为他想到这里的时候,脸就红得厉害,毕竟已经处男了这么多年,去找特殊服务的感觉就好像是主动是卖身一般,那感觉非常的尴尬。

 

就在王文虎饱餐了一顿美食之后,他摸着肚子走出豪华餐厅,非常意外地在甲板上看到一个人!这个人竟然是他的大学同学!校花陈心兰!

 

王文虎心里一震,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游轮上遇见大学同学,而且还是暗恋多年的校花!这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王文虎心里狂喜,接下来他就浮想联翩,甚至连床上的事情都想好了。

 

陈心兰仍然一如既往的美丽着,她穿着灰色的套裙,长发披肩,仍然双眸清澈如同秋水,王文虎看到她的时候,她正靠在甲板的栏杆上看海,海风吹着她的头发,使得陈心兰眯缝着眼睛,她的长发随风起起落落,这画面使得王文虎感觉心碎,太美丽的女人也能让人感觉悲伤,而且这悲伤毫无来由。

 

王文虎决定跟陈心兰打招呼,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了,大家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那实在是妙不可言呀,要是再能发生一点什么来弥补青春的遗憾,那才更是锦上添花呀。

 

于是他就鼓足勇气走上前,刚要开口的时候,却不料身边擦过来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看起来已经五十多岁了,看起来非常精瘦,目光闪烁之间,透露出一丝诡异的感觉。

 


第二章     来自地狱般的暴雨


当他经过王文虎身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瞟了王文虎一眼,因为当时王文虎正全神贯注地望着陈心兰,他的心跳得宛如一万匹野马在奔腾,完全没注意到这个男人眼神里充满的轻蔑和嘲笑。

 

王文虎刚要开口的时候,陈心兰看到那男人居然笑了起来,那男人对着陈心兰笑道:“心兰,外面有点冷了,还是进去吧。”

 

陈心兰点了点头,脸上笑得灿如春花,她的笑容好像一把重锤,她根本没有看到王文虎,这个发现将王文虎的心非常难受。

 

一时间王文虎几乎无法呼吸,他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剧情,他无法适应梦境被粉碎之后的尴尬,于是呆在原地,也不知道是走好还是不走好。

 

陈心兰经过他的时候,也是狐疑地望了他一眼,从她恍然的眼神可以看出,其实她是发现了王文虎的,不过她却扭转头去,和那男人嬉笑起来。

 

王文虎怒火万丈,却找不到一个地方发泄,于是只好对着栏杆踢了几脚,旁边的游客发现了王文虎的怒气,于是惊恐地四下散开。

 

王文虎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心乱如麻,他回忆起陈心兰在大学里的种种,心里无法平复,他和陈心兰大学同学三年,两个人说过的话加起来没到一百句,而且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可是每次和陈心兰讲话都能让王文虎心跳加快,甚至幸福到失眠。

 

虽然他听说过陈心兰有过很多次恋爱,和很多男生睡过,但他表示不在乎,因为这么好的女生是值得有这么多男人追求的。

 

即便她和他们睡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假若让你一个人吃一个霉烂的蛋糕,还不如和大家分享一份美味的牛排,王文虎想到这些,感觉自己又下流又无耻却又无比的高尚着。

 

命运就是这样奇怪,他会给你安排很多尴尬的场景,让你从美梦中一下跌落到谷地,不过王文虎没料到自己居然跌得这样深,跌得这样惨!想到这里,王文虎又忍不住骂了一声操!当一个人的情绪愤怒到无法排解的时候,一个操字就能涵盖所有。王文虎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开始苦笑起来。

 

王文虎在沙滩上徘徊了半天,肚子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于是他开始紧张了,要知道这可是岛屿,这地方虽然有很多食物资源,但这些资源并不是容易到手的,那些是要靠努力和风险才能取得的东西!

 

这里没有超市,没有小卖部,没有菜市,只有大海,岛屿,丛林!活生生的荒岛求生真人秀就这样开始了!

 

想到这里,王文虎又开始苦笑,想不到自己竟然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见了鬼了。

 

虽然在海岸边徘徊寻找食物,但脑子却不得一丝空隙,仍然在回忆船上发生的事情,经过慢慢的梳理,王文虎又想起一些事情,不过就在他回忆的时候,肩膀二头肌突然感觉到隐隐的刺痛,这刺痛仿佛是来自肌肉深处,王文虎痛得吸着冷气,当他脱下衣服去看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肩膀上赫然有一块异样的青紫!

 

难道自己受过伤?王文虎望着这青紫有些困惑,不过他毕竟没有去过问,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样的伤痕很快就会消失掉,所以他就不去管,衣服也没有穿了,因为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并不好过。

 

王文虎终于还是想了起来,就在旅行的第四天,他们经过了一个码头,很多人都下去玩耍,但王文虎没有去,因为他的身体感觉到无名的疲惫,全身沉甸甸的仿佛挂了铅块,于是他就没有下去,只是躺在房间里看影碟。

 

时间消逝得很慢,到晚上的时候,他就恍恍惚惚地睡着了,就在他睡去的时候,耳边仿佛有人在说话,他非常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实在沉重,根本就睁不开,于是他只好躺着,心里涌起无名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中,根据自己的经验,一般这样的体验都会发生在梦里,医生说这叫睡眠麻痹,这是一种病。

 

不过当时实在是太真实了,因为那些话他听得非常真切,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楚,虽然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这真实使得他无法相信这是梦境。

 

他听到有人在说:“23号符合素质标准,可以注射芯体!”

 

另外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你们先不要慌,我看23号并不适合,根据仪器显示,他的意识处于游离状态,这样的角色并不太适合参加节目。”

 

那个声音有些不满:“教授,这里可不是你说了算,我看23号身体就不错,可以参加节目。”

 

那个教授也愤怒起来:“要是这地方是你做主的话,那我就让你发号施令。”

 

另外一个声音笑了起来:“教授不要激动,他就是这烂脾气,你不要和他计较,你说23号不适合,我们放弃他就是。”

 

话说到这里,所有声音都消失了,王文虎感觉到自己在高速移动,而且在移动的时候肩膀无缘无故地刺痛了一下,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肩膀的刺痛居然消失了,他仍然躺在游轮的房间里,窗外是深夜的大海,广袤的大海发出低沉的咆哮,仿佛一头巨兽在发出狰狞的警告,淡黄色的夜灯温馨地照着柔软的床铺,现实仍然宁静安好。

 

他回想起这个梦境仍然心有余悸,这梦境的真实程度已经超过了他以往的经验记忆,要不是肩膀刺痛消失,他就会怀疑整件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接下来,王文虎终于想起自己是为什么到海滩上的了,最后的记忆是海上起了狂风,狂暴的风掀起了滔天的巨浪,闪电仿佛撕裂着暗黑的夜空,同时也将风雨苍茫的大海照得一片惨白。

 

本来王文虎根本没把这事情往心里去,因为这游轮这么大,即便这巨大风浪也不会将它怎么的,但有的事情也是说不清楚的,譬如泰坦尼克号那么了不起的巨船也沉没了,王文虎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哑然失笑,觉得自己实在太过紧张。

 

雷电交加,将大海演变得仿佛地狱一般的场景,游轮开始摇撼,王文虎受不了反复的颠簸,他开始呕吐,将肚子里的食物完全吐了一个干净,那些消化没有完全的食物仿佛箭一般地从咽喉里射出来,王文虎反复痉挛呕吐,吐得天昏地暗。

 

正在吐得绝望的时候,魏思远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他一把抓住王文虎就嚷了起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游轮已经漏水了!很快就要沉船了!”

 

王文虎吓了一跳,他刚要说话,但涌到喉咙的食物又将他的话打断,变成更为激烈的呕吐,魏思远急急地道:“我得赶紧去通知其他人,你先有了心理准备吧!反正这条船我们呆不下去了!”

 

王文虎再次看到魏思远的时候,发现那厮居然黑压压地带了一大帮人过来,这些人睡意昏沉,不过脸上明显都带着困惑和惊恐,借助甲板上的灯光,王文虎赫然发现了人群中居然有陈心兰,不过她仍然和那精瘦的中年男人在一起,她竟然还紧紧地挽着那男人的手臂!

 

王文虎留意到,魏思远带来的人明显一条救生船装不下,看起来竟然是好几拨人,不过魏思远只是负责两条救生船的人,王文虎被暴雨淋得精湿,在风声中他大声问魏思远:“船上还有其他人没有?”

 

魏思远大声喊道:“你们只管自己的性命就好,其他人的死活不要过问!”

 

王文虎当时就感觉不对,但具体是什么不对,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救生船由钢绳降落到海面上,王文虎仰头望着游轮,发现这游轮并没有倾覆的现象,正在狐疑,魏思远已经在第二条船上喊了起来:“赶快把船开走!一会儿游轮沉下去的时候会有吸引力,到时候我们都跑不掉了!”

 

随着魏思远的喊叫,那些救生船已经先后行驶过来,在翻滚着巨浪的海面上呼啸而过,这些救生船上都配备了引擎,所以速度非常之快,看到这里的王文虎又有了点想法,平时的救生船看起来并不是这个样子,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自己的想法,现在这时代日新月异,搞不好救生船已经被升级成这样也未可知。

 

狂风呼啸,暴雨宛如子弹般打在人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痛,打在脸上倒不要紧,砸到眼睛里可就糟糕了,简直无法让人睁开。

 

更为恐怖的是,脚下的救生船虽然飞快,但却有着更为恐怖的体验,因为高速的缘故,船体会产生巨大的冲击力,好几次船体从浪头上飞起来的时候,惊吓得那些乘客高声尖叫,那声音甚至超过了雷霆,仿佛一把尖刀从耳朵一直插到心里!

 

王文虎被暴雨狂风砸得无法呼吸,不过他心里居然记挂的是陈心兰,他紧紧地抓住船舷,透过暴雨形成的苍茫和巨浪形成的翻滚,朝着远处飞驰的救生船望去,但见前后有四五艘救生船宛如离弦之箭般穿梭在暴雨之中,在巨浪里时隐时现,王文虎居然提心吊胆,为着陈心兰的生死开始祈祷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艘救生船突然在一个巨浪面前翻覆,在惨白的闪电之下,黑色的巨浪将那船砸得无影无踪,那些蚂蚁一般的人也在海浪里沉浮片刻,又被新的巨浪所吞没!

 

王文虎恐怖到了极点,他猛然对着远处的风浪高喊:“陈心兰,你还在不在啊?”

 


看全部章节,下载麦萌阅读APP,搜索“孤岛惊魂实录”即可。




更多原创小说

移步麦萌阅读


请入



麦萌阅读,扫码下载

查看更多原创小说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