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6年9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掰一掰女公务员在职场的那些事儿!!!

2016-08-28 历史真相揭秘

“呼……”林峰的五羊本田喜悦一百,带着马达的轰鸣,冲进县委大院。

妈了个喵的,这什么鬼天气。豆大的雨突然又下了,这云峰县的天气,夏天下雨可不是凉快的,而且感觉更加闷热。

草!

林峰这个发改局的司机,还是最早一个来的。

他掏出一包芙蓉王,点上一根,站在发改局前面的走廊,看着下面上班的人,都被这场雨搞了个措手不及,各自往办公室跑。

“他娘的,那位县妇联副主席的前面够饱。”林峰一边吸烟,眼睛专门挑在跑步的女人瞄。

那是位四十多岁的妇联副主席,跑起来太好看了,还让他挺担心的,这样的前面,要是脚底一滑往地上趴,那前面要是皮肤被擦破了,那是在暴殄天物。

对了!

林峰吓一跳,只顾着欣赏前突后翘的女人在跑步,忘记了发改局人见人爱的姜女林局长了。

这下雨天,他这个司机,有开车接她上班的责任,尽管她的宿舍,只是在县委办公楼后面的围墙外,上班是很近的,但人家是局长,还是极为漂亮的美女,让雨淋了可惜。

我的亲妈!

林峰才掏出手机,想打林局长的手机,问她要不要他接,却又立马放下,眼睛也往下面瞧。

发改局长林天娇,手里撑着一把粉红色的雨伞,已经走进县大院大门。

漂亮!

林峰无声地赞一个,这林局长二十八岁,全国最有名的名牌大学硕士。

真美,形态很柔和,被粉红的雨伞一衬,白里透出红。

走路的姿势更美,高挑细腰,合着脚步,也是轻轻地左右晃动。

这样高挑的身材,下雨天还穿着半高跟皮凉鞋,肯定得往前倾。

林天娇边走边笑着跟人打招呼,在这县大院里,她可是人们最想巴结的对象。

不但是号称小政府的发改局局长,还是管辖着云峰县的上一级市长的小姨子。

二十八岁就是发改局的局长,林峰也有二十六岁,却还只是发改局的司机,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有时候吧,几个司机开玩笑,说林局长听说还没男朋友,发改局的年轻男人不知道谁是幸运儿,他还乐。

他要能幸运当她的老公,少她两岁就吃亏点吧,谁叫她长得这样美艳。

林峰还在想,想得好像林天娇已经身着白色婚纱,挽着他的手臂正款款而行,特别美的椭圆脸也是满含娇羞。

却不想林天娇也抬头望,眼睛对上了,这林局长有啥想法不知道,不过见她抿着嘴巴,还是冲着发改局最最平常的司机同志笑一个。

美!

这抿嘴巴轻笑时,白中又透出红的双腮,还现出一对小酒窝,她就这个笑容最美。

一早上班就将这个最美的笑容献给林峰,爽得这哥们从跟她举行婚礼的幻想中回过神,却又突感即将羽化成仙。

林峰也笑,转身往办公室里面走了,这里还是静悄悄的。等会林天娇一上来,孤男寡女有些不好意思,干脆拿起扫把扫地。

林局长上来了,先收起雨伞,还没走进发改局,就看见林峰在扫地,也还让她笑一下。

这笑,是足以让男人看傻的,刚才是离得有些远,看不清她的红唇,现在近了,这轻轻地一笑,略为上翘的嘴唇,使得她的上下唇比例相当平均。红唇微开,就跟在亲吻前那种表情一般。

“林局长,你早!”林峰站直身子,先来个招呼,心还跳快点。进门就看到她让人很回味的笑容,就是值。

美呀,瞧她抿着小嘴巴笑之时,那一双柳眉却是微微皱着,清澈的目光,就如永远都含着水一般,很自然就让人有脉脉含情的感觉。

“嗯,你也早!”林天娇也笑着招呼,眼睛还在他身上多停顿两三秒。

这司机也是发改局最帅的一个,足足一米八的个子,浓眉大眼,还有一个挺直的鼻梁和轮廓很分明的嘴巴,怪不得她有注意。

林天娇不但美艳还平易近人,就是这里面的副股级干部,这些一般人员跟他们打招呼,人家也就用鼻子给你一个“嗯”,那有跟她一样给你一个笑。

“林峰,等会我要到三山镇的工业区。”林天娇将雨伞往墙边放又说。

发改局三个司机,现在只有他,就随便叫他了。

“好的!”林峰抬起脸才一应,又是张大眼睛。

林开娇放好雨伞,抬手抹了一下束成马尾的头发,迈开半高跟鞋就要往她的办公室里走。

可是这一迈,鞋底真的一滑,“唰”一下,迈出去的右脚才一落地,突然就往前滑,腰一扭。

妈呀!

才想低头扫地的林峰,“啪!”地将扫把一扔,两步就冲到林天娇跟前,二话不用说,张开手就将她扶起来。

“林局长,有没有事!”林峰很紧张地问,他这样扶她起来,她却是腰还发软。

林天娇紧紧地皱着柳叶眉,这种体操运动员的基本动作,对于她来说,完全就是高难度。

这动作,冷不防这样子,腰肢猛然间发生扭曲,而且又细,还是重重往地上坐,那种感觉,男人是感觉不出的。

“你的腰怎么了?”林峰又紧张地问。

“没,站一会就好。”林天娇红着脸小声说。

她可是只有二十八岁的未婚女人,被这个二十六岁的男人扶着,那种感觉,几乎比她的中间难受的程度还强烈。

“坐下吧!”林峰还是不敢放手就说。

“不用,我能站了。”林天娇也说。

她得赶紧到办公室里,要不然,被别人看到了,很要命的。

林峰终于放开手了,然后还挺关心地看着林天娇的红脸。

“没事!”林天娇还是做个笑脸,赶紧往她的办公室里走。

我的妈!

林天娇一进办公室,重重往沙发里坐,刚才的一字马,让她感觉,还是火辣辣地疼。

不知道有没有受到外伤什么的,赶紧走进卫生间里。

还好了,经过她对着镜子,眼睛看还用手进行了一番仔细的检查。

真的不好意思,走出卫生间的林天娇,边轻轻地在活动腰边在想,等会还要坐林峰的车到三山镇,这也太让她有点难堪了。

外面的林峰心里却在打着问号。

林天娇背朝着她,走路跟刚才那是大相径庭,感觉吧,她伤的地方不容易好,得好好治一下……

上班的人陆续进来了,林天娇这位全县最年轻的正科级统率的发改局,总共也有七十多人。这人员一集齐,也是相当热闹的。

“张股早!”林峰朝着进来的综合规划股长就招呼,这也是他外婆娘家的堂嫂娘家的堂哥的女婿,他到发改局当司机,就是这张股长帮忙的。

就他这种爹不能跟人家拼的高帅穷,打听了一个多月,才打听到有这么一位亲戚,难能可贵啊。

“嗯!”张股长就一声,在这些小人员面前,气势比林天娇还好。

“张股,来了?”后面也有人跟他打招呼。

这张股长一转身,立马就笑得眼角出现三条横纹,打招呼的哥们,虽然也是司机,可却是一位副县长的小舅子叫方平。

“林峰!他妈的,你还真早。”方平往林峰身边坐,还抬手拍他的肩膀。

三个司机就他的神气最牛比,二郎腿一翘还抖脚。

林峰的身子往另一位司机那边移,这位有后台的哥们他巴结不起,同样是司机,高傲什么?平时说话就会先来一句我姐夫。

这发改局可是藏龙卧虎,能进来的那个不是后面有人,他姐夫算老几。

“方平,等会你跟林局到三山镇。”说话的这位是办公室副主任,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

这位也是有后台的,这里面有两个后台比方平还硬,另一个就是陈雪倩。

方平点着头,二郎脚照样抖,一付林局长要出门,舍我其谁的模样。

当司机嘛,跟领导出门当然是爽的了,又能跟领导说话拉亲热,回来了,还有当地送的一份礼物。

林峰却在眨眼睛,刚才林天娇已经叫他了,等会肯定得撞车。

林天娇终于从她的办公室走出来了,一边笑着跟人打招呼,眼睛也看向林峰。

方平也笑着站起来,准备跟林天娇一起到三山镇呗,看了林峰和另一位司机一下,他就不跟他们闲扯了。

“林峰,走吧。”林天娇一说,拿起雨伞就走。

我靠!

方平张大眼睛看着林峰,怎么林局长是叫他的呢?发改局就三辆车,他开的是奥迪A3,几乎也是林天娇的专用车。

林峰开的是长城M2,另一个哥们开的是长安面包车,这林天娇怎么可以坐长城车呢。

张大眼睛的还大有人在,所有的眼睛也瞧向林峰,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感觉这家伙,肯定有对林局长进行某方面的强攻。

林峰冲着方平笑一下,林天娇亲点的是他,那他就笑着走了,只是一走出发改局,看在下楼梯的林天娇,腰还是有点不正常。

“林局,刚才没事吧?”林峰刚启动起车子,回头朝坐后面的林天娇问。

“没事,走吧!”林天娇还是笑一下啦,不过心里却在想,这家伙还问,很让她难堪的。

他娘的破车,林峰暗自骂,车子的提速特别慢,没办法,云峰县是全国贫困县,发改局有一辆奥迪A3,在各个机关中算是最好的了,就他开的这辆,在县里也还算是可以。

“林局,如果还不舒服,我有药酒。”车子开出县大院了,林峰还又来。

“嗯嗯!谢谢!”林天娇也说,然后眼睛往车窗外望。

也对,林峰话一说也有些后悔,他是学过点功夫的,一般三四个近身他可不怕,当然会点跌打损伤的推拿这些,差点说出我帮你按摩一下的话。

还好他没开口,她伤的地方可是比较敏感。

“奇怪,这边一点雨也没有?”林天娇脸朝窗外,突然说。

林峰也笑着说:“东边日出西边雨,夏天经常会这样。”

林天娇在点头,车子已经到达她的目的地了,三山镇也就跟县城连接,这工业区也是在县城的外围而已。

不过因为云峰县还是穷,建设少,这县城的外围,也还是田园这些。

本来她的身边应该有几位股长陪同,只是她也是看了调查报告才来的,自己来也可以。

“林局,你的腰还疼吗?”林峰看下车的林天娇,走路还有点不自然,又关心地问。

林天娇轻皱一下柳眉,这家伙该关心的不关心,这样猛烈的阳光给她撑一下伞会死呀,不该关心的就赶紧闭上嘴。

她伤的地方,很不应该老是问,因为她芳龄才二八……

给林天娇撑伞林峰倒没想,又不是他老婆。

看她走在软软的土路上,怕她又摔了,走到她身边倒是会。

面前的这个工业区,其实也正在规划,也还没确定。三山镇因为跟县城接壤,正跟县城的城关镇在竞争。

来的时候是下雨,现在却是站在烈日下,热得她禁不住抬起娇手,往领口上面煽风。

瞧她这样,林峰还暗自称赞她是唯一的好干部。

别的干部,谁愿意跟她这样,连三山镇都没有通知,大夏天就站在这里晒太阳,还是一个娇艳的美女。

赞完了也禁不住吸一口气,烈日一晒,从她身上透出的香气也更浓,幽香中还带着香汗的味道。

“林局,我觉得这地方不错,城关镇的那块地方,离县自来水厂太近,恐怕会污染水源。”

林峰还说话,也是巴不得她立马走,连他都不耐烦了。

林天娇转脸看他一下,也在点头,这话也是她所想的。突然手往领口里面伸,出来的时候,手掌都是湿淋淋的汗水。

“哎呀,是不是三山镇的人来了?”林峰听到汽车声,一瞧是一辆面包车往这边直冲而来就说。

发改局局长,各个乡镇那可跟对待财神爷一样。

林天娇还奇怪呢,她并没有通知,从车里下来的,却是书.记镇长都到,还有三山镇的那位女经发办主任。

又一个女人,林峰这个司机,各个乡镇的一些重要人物都认识,最先看到的,就是那位姿色跟林天娇有一拼,也只有三十多岁的镇经发办主任苏茹云。

“林局长,你好!”还得镇委书.记和镇长先跟林天娇握手,然后才是苏茹云。

两位女人抖着握一起的手,差不多高。

“林局,你亲自来了,为什么就不通知一声?”那位镇长边说边扔给林峰一根香烟。

“没什么呀,我只是看一下而已,刚才我跟他还讨论呢?”

林天娇一说,苏茹云的眼睛也溜了林峰一下,她也是认识他是司机,但也感觉,林天娇这样说,他跟她的关系肯定不错。

司机跟领导的关系好,也是正常的嘛。

哎呀,林天娇突然轻轻又皱了一下眉,里面的背心被汗水浸得几乎贴着肉,凉凉的那种感觉特别不舒服,站久了腿还有点疼,转身往车那边走。

一进车里,立马拿起放在座位上的挂包,拿出一叠软纸,干脆拉上窗帘。

林天娇进车里干啥?外面的人不管,苏茹云趁着这机会,从面包车里提出两个红色的塑料袋就往林峰面前递说:“林司机,这个你拿着,这一份是给林局的。”

这种情况也没啥,人家送给林天娇的,也就是两条中华和四盒茶叶,林峰的一份,减了一半。

尼玛的,不要白不要,林峰连说了四次不行,但接礼物的双手却是力道特别好。

现在谁要将两袋东西从他手里拿回去,他妈的他敢跟谁急。然后又说了一次不好意思,终于往车走了。

车里面,林天娇正低着头看着身子,那有想到林峰会打开车门。

“哎呀!”一声惊叫,是林天娇先叫。

要命啊!坏就坏在她将窗帘给拉上了。林峰一拉开车门,两袋子东西还没放,立马就傻眼。

原来林天娇正在擦汗。

“砰!”林峰赶紧将东西一放,关上车门,脸上却没一点反常就往几位干部那边走。

“林局今天上班的时候,摔了一跤,正在车里休息一会。”林峰见几位都在往他看,相当镇定地说。

太感人了,林局长的事迹让几位干部感动!

林天娇是觉得怪,林峰却觉得今天是他人生中过得最好的日子。

这个林局长漂亮的程度,别说是县大院,就是整个县城也是鲜花独放。

“林司机呀,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那位苏茹云走到林峰身边,眼透媚光笑盈盈放低声音问。

靠!今天的日子特么这样好?林峰突然又有飘飘然好像他也是官的感觉。

“这是我的名片。”林峰掏出名片双手递上。

“嗯!”苏茹云轻柔地一声,也是用双手接过名片。

林峰也想要她的手机号,是她先要他的,但是林天娇已经打开车门下来了,要她手机号的事就等着另外的机会。

“林局,听说你上班的时候摔伤了脚,还对我们这样关心,太不好意思了。”

镇委书.记说话的眼神,让林峰感觉,他不当演员太浪费人才了。

“哦,没什么。”林天娇也笑一下说,又瞄了一下林峰,感觉这家伙挺聪明的,肯定是看了她,怕人家奇怪她在车里干什么,就说了。

“中午了,林司机,车别往发改局开。”那位镇长也说。

林峰在点头,要吃饭了,这也是很正常的,人家的好意,林天娇最多也就几句不行,最后也得吃,你不吃还真的不行,人家会很反感的。

“不能到高级酒家,大排档就行。”林天娇最后加上这一句。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就大排档,大排档也有包厢,苏茹云先给林天娇倒上红酒,又将酒瓶转向林峰前面的酒杯。

林峰赶紧站起来,双手一挡笑着说:“我不能喝,要开车。”

“哎呀没关系,这是红酒,何况你要开车上班也不远。”

苏茹云边给林峰倒酒边说,镇委书.记和镇长都坐在林天娇两边,她就跟林峰坐一起。这林司机还不敢喝酒,这怎么行。

“我先干了,你随意!”

二十六岁的林峰本来想喝一小口,可看苏茹云如此豪气,变成了咕噜一口就干。

“林司机,再倒!”苏茹云稍有点圆的美脸上,也是红霞爬升,说着拿起酒瓶。

亲她个娘娘的,林峰笑着说谢谢。

“我不能喝了,林峰,替我喝。”

林天娇谢绝了苏茹云又要给她倒酒,说着将酒杯往他跟前举。

“好吧,林局长确实不能喝太多。”林峰也一说,酒杯也举,接住她倒给他的红酒。

这种洒,对于他来说,整瓶下到肚子里也没啥感觉。

然后一喝之时,感觉林天娇倒给他的酒口感好像不一样,是不是因为是她喝过的,酒里渗合着她的香津,就不知道了。

差不多两个小时,这饭局也可以结束了,林天娇走到车边,又向三山镇的三个人伸出手。

“林司机,开慢点。”苏茹云的手又伸向林峰说。

林峰也笑着握住伸向他的手,感觉吧,虽然是乡镇的干部,但这双手也是柔和滑。

老天爷,又跟书.记和镇长握完手的林峰想上车,才一转身就有点傻,林天娇比他还先上车,而且是坐在他身边的位置。

车一开,林天娇就转脸看着专注于开车的林峰。

在车里被他看过,现在让她坐后面,她还感觉怪怪的。

“林局,别老这样看我行不行?”林峰突然说,他是很专注,但身边还有她。

“咯!”林天娇也笑出声,又是抿着嘴唇。

这表情,就是她最美的表情,再加上那一双含着水灵的美眸,透出柔柔的娇嗔,这已经是美中带媚。

感觉这家伙就跟别人不一样,那个司机敢对局长这样说呀。

也因为林峰说的,林天娇还真的特意看他了,侧面看,这一张专注的脸很有立体感,特别是那个挺直的鼻梁,太帅了。

“你真的大胆。”林天娇终于说话了。

“不是,我是怕车里发生的事,你以为我是故意的。”

林峰才说完,就听“扑!”地一响,然后是林天娇张开红唇,不得不笑出声,她才没有那样不明理。

不过这事他要不提也就在沉默中过去,这一提,车里又只有他们俩,虽然她还在笑,但却是粉腮又绽放出淡红。

林峰又是瞄她一眼,真的,她笑的表情,他要不是在开车,搞不好还得情不自禁亲她一口。

真美,尤其是抬起手,看起来又娇又嫩,太好看了。

从吃饭的酒家到县大院一会就到,林峰的车才一进入县大院,三楼上面,已经有几个脑袋出现在走廊,往他的车瞧。

“哎呀,林局长是怎么了?”

趴着栏杆的陈雪倩,看着林天娇下车走路的时候,脚还好像不大利索,比平时分开了点,小声朝着身边的柳红云说。

柳红云可是才过完产假的,人生的经验比陈雪倩丰富,看着林局长走路的样子,以她的经验,好像跟她新婚第二天同样的症状。

林天娇一进发改局,就走进她的办公室,林峰却是大家在注目的对象。

特别是方平,就是一付不爽的样子,以他的想法,林峰是托了什么关系,林天娇才会点名要他的车。

进了机关的人,一段时间过后就有感觉,在这种地方混,人的心眼会越混越小的。

一点点不正常,就会有人想得脑袋发胀,一定要想出个理由。

特别是竞争者,更是会无中想出有,而且吃醋的心里特别强。

他妈的,敢抢老子的活。方平暗暗在咬牙,就林峰这种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过两天被贬到食堂也正常。

“喂,什么好东西?”另一位司机有自知之明,他并没有跟谁竞争的本事,不过还小声地问林峰。

“没啥,两包茶叶和一条香烟。”林峰就照实说。

怕什么,他车里还有林天娇的一份,司机也得负责将她的那份送她家里,可她家就只她一个,下班的时候能看见的人又太多,只能等晚上。

晚上到林天娇宿舍,林峰还是头一回,换了一身衣服,灰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T恤,一只手提着东西,一只手按响林天娇宿舍的门铃。

“嗒”地门一开,出现在林峰眼里的,第一眼就是那一对红唇。

“进来吧。”林天娇笑一下。

啧啧啧!林峰看着林局长,又是另一股美感。

“这些东西你还送来呀,我用不着,拿回去吧。”林天娇关上门就说。

“领导的东西我可不敢拿。”林峰说着还笑。

林天娇也会翻白眼,只是翻白眼却又带着笑。

女局长对司机搞出这样的表情,林峰的心里已经在亲爹亲娘的乱叫。

他谈过七次恋爱,为什么谈不成先不说,以他七次的经验,女人做出这样的表情,那就是对他有意。

他想的美,林天娇这个表情,对于她来说那是很自然的表现。

原因就是她的一双杏眼太过水灵,还有不用笑,一抿嘴巴就会浮现的酒窝,让她很自然的表情也会透出几分情。

“坐吧,喝杯茶。”林天娇边说边准备泡茶。

这还用说,司机嘛,就是有跟领导坐下来,喝茶说话的好处。

场面一时也有点搞笑,两人坐着还都感觉有些不自在,就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想说啥呢?想问他的家庭情况,又不是在谈恋爱,想说今天出门的事,又会想起让人脸红的事情。

“嗯,喝!”林天娇终于泡好了茶,也终于能开口。

林峰也就喝了两三口茶,毕竟是孤男寡女的,坐得屁股就是不安稳。

林天娇也喝着茶,暗自却又想笑,这场面就是见识多广的她,也有些尴尬。

“林局,晚了,我走了。”林峰喝完一杯茶赶紧想溜。

“哎哟!”林天娇想站起来送他的时候,轻轻也出声还皱一下眉。

“上午鞋子打滑的时候,现在发炎了,腰还疼不疼?”林峰也关心地问,差点伸手拉她一下。

林天娇就点头,白天还没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

“我会点推拿,用药酒给你推一下,很有效果的,不过得明晚了。”林峰又说。

林天娇还咬了一下红唇,答应他吧,可是腰这地方哪儿给男人看过啊,不答应吧,问别的医生也得折腾,还是点点头……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