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民日报集团突发雄文:清末以来中国三次“国进民退”的历史教训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华裔空姐爆红,简直是人间尤物!多张照片流出,美哭网友!

50年前的批斗照片解禁,斗的真狠!

九 批 崔 永 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5月14日 下午 12: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红场阅兵,他的眼泪为谁而流?

维基解迷 2018-05-12

精品爆文推荐(点击即可查看)

5月9日,俄罗斯举办庆祝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3周年阅兵式。


阅兵式过程中,嘉宾席中有不少身着军装、胸前挂满勋章的耄耋老兵,俄罗斯政要基本都出席了本次活动。

普京在阅兵仪式上致辞说:“无数英勇的先烈们在卫国战争中为保卫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付出了巨大牺牲,方才迎来胜利。他们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5·9’胜利日已将英勇先辈的后代们团结在一起。”


十几年来,全世界明显能感觉到俄罗斯正在有意唤起红色记忆,已经令美国坐立不安,欧洲忧心忡忡。


西方发现大毛熊不再那么好骗了,在叙利亚,美国曾经向俄罗斯承诺,推翻阿萨德政权,让“民主”降临到这片土地,决不会侵害俄罗斯国家利益。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俄罗斯非但没有相信美国的“承诺”,而且直接出兵干预叙利亚局势,阿萨德并没有倒下。


美国靠得住,母猪能上树!这句至理名言,许多国家深有体会。


红场阅兵除了普京,戈尔巴乔尔也出现在了嘉宾席上。这位苏联第一任总统,也是最后一任总统,居然在现场哭了。


关于他抹泪的视频,猜测纷纷,俄《共青团真理报》分析称:

可能他想起了曾经参战的父亲,


可能他回忆起自己在法西斯阴影笼罩下度过的时光,


也可能,这位苏联前总统看着如今的阅兵,为那个自己无法挽救的而解体的伟大国家感到惋惜…


对于87岁的戈尔巴乔夫来说,或许每一次参加阅兵典礼,都是一次刺激。


终结者















1985年戈尔巴乔夫跟里根在日内瓦的水之花宾馆首次会晤后,就一厢情愿抛出“2000无核世界”计划,不但吓坏了苏军高层,也把美国搞蒙了。


美国认为这是苏联的阴谋,想骗美国把核武器给销毁了,到1986年,他跟里根通信次数达到25次之多,还要求跟里根再次见面。


美国,英国,法国情报机构反复分析,认为戈尔巴乔夫这个人不一样,图虚名就给他虚名试试看,这样,西方舆论对戈尔巴乔夫的抨击变成了温和的报道。


1986年10月11日,戈尔巴乔夫与里根在冰岛的雷克雅未克会晤,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核裁军谈判本来就是一件极其艰难的博弈,除非有人态度转变想单方让步,否则,就是斤斤计较,寸步不让的外交拉锯战。


没有成果,戈尔巴乔夫却忙着向全球媒体表示,他是何等认真对待裁军问题,并希望美国也这样做。一般来说,对媒体的表态,由外交部长来说就可以了。


一回国,戈尔巴乔夫又寻求跟里根下一次会晤,历史上从没有过这种情况,实际上从到他下台这六年内,他跟美国总统会晤了11次。苏联手里不是没有好牌,不需要这样求着美国总统见面。


外交“新思维”引起了政治局和军工联合体的反对,但戈尔巴乔夫打破了苏共规则,专横地将外交政策权力转到个人手中,问题是他又没有斯大林这种能力。


本来苏联外交政策制定程序是:


由外长葛罗米柯(政治局委员)向政治局呈上讨论稿,以及需要签署的草案和其它会谈必需的补充材料,大家酝酿讨论,形成跟美国人讨价还价的基本框架。


葛罗米柯被换掉后,来了谢瓦尔德纳泽,这时,苏联外交就变成了他跟戈尔巴乔夫的二人转,不再向政治局提交任何讨论稿。


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有意脱离党的路线,方针,指令,单枪匹马去跟美国人交易。


问题终于来了,1987年4月,美国国务卿舒尔茨来到莫斯科讨论欧洲导弹问题,这是一项可以达成的协议。美国这边撤除部署在欧洲的中程导弹,苏联撤除欧洲的SS20导弹,达成协议后,双方将销毁这些导弹。


但苏联军方防着美国人一手,总参谋长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在舒尔茨到来之前,向戈尔巴乔夫提交了一份备忘录,他建议:


如果美国人提到SS23导弹(射程仅400公里),苏联必须拒绝,因为这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与草案达成无关,美国人无非想提高价码,施加压力,不要理他。


舒尔茨在谈判中果然提到了SS23导弹,戈尔巴乔夫一开始没有搭理,临走前国务卿再次提到SS23,并说里根总统欢迎他到华盛顿正式签署这项条约。


戈尔巴乔夫稍作犹豫就答应对方,“就这么定了。”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知道后的反应,根据苏联传奇驻美大使多勃雷宁说法是“整个人惊呆了!”


元帅随后跑向了戈尔巴乔夫办公室,问他为什么会突然放弃SS23导弹?


戈尔巴乔夫说他忘了备忘录里的提醒。


元帅说,舒尔茨还没离开莫斯科,建议赶紧派人纠正我们的立场。


戈尔巴乔夫发怒:你要让食言吗?让美国人以为我不懂军事?

















国家解体,他的总统也到头了,可是他想的不是以死谢天下,而是向叶利钦哀求退休待遇,然后低三下四去到处接广告。


他失去了一个令欧洲发抖的帝国,却成了欧洲企业眼中待价而沽的广告明星。

垂垂老矣,声名狼藉!不知他那几滴老泪是否是为“民主”而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