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雄安为啥没动静了?清华教授道出实情!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新药研发成本2003年版:8.02亿美元 | 彼岸

2016-11-30 贰捌捌期 研发客 研发客
彼岸 The Other Shore
一幅图画 一段按语 一篇英文摘译
回首:新药研发的峰峦叠嶂


Indefinite divisibility, 1942

Yves Tanguy(唐吉)


远行者说


本文是彼岸栏目《千钧重负》系列的第二篇文章,继续聚焦新药研发成本。作者依旧为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团队的数位学者。文章发表于2003年,总结了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对以2000年作为基准的新药研发成本的新数据。诚如本文标题所说,到了2003年,全球新药单位研发成本已超过8亿美元。文章纵向比较分析了该数据及在此之前20年的两组研究数据,包括1979年和1991年的研究。 其中,1991年研究的数据在本系列上一篇文章《新药研发成本91年版:2.3亿美元》发表。通过对比,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新药研发成本急剧上升的趋势。


在上周,医药行业的同行们都被美国礼来公司针对早老年性痴呆症的新药Ⅲ期临床试验失败的新闻刷屏。该事件引发了许多报道和评论,主要观点涉及新药研发成本的不断上涨。其中一个很普遍的说法是新药研发需要10年时间、10亿美金。本系列的文章希望通过分享原始文献的权威数据来描述这个成本上涨的趋势。我们会发现新药研发成本在16年前就已经接近10亿美金。本系列后续文章会提供更多更新的数据。


本文的最后三段提到了作者对新药研发数据上升的分析,尤其指出临床研究费用的增长率要远远超过临床前研发费用的增长速度。随着新药研发疾病谱的改变,研发费用也在不断地转移到设计更为复杂的临床试验上去。另外疾病进程缓慢的慢性病种,比如老年痴呆症,研发临床试验用时会更长。 


诚然,本文写作的时候,医药行业的神经科学研发资源还没有大量投入到神经退行性疾病领域来。在自本文发表之后的十多年中,新药研发投资的疾病领域重点持续逐渐转移,无论是肿瘤还是神经退行性疾病领域的研发,都越来越需要复杂昂贵的临床试验。


在本文的结尾,作者指出一些新的新药发现技术,比如组合化学和高通量筛选可能产生足够的研发效益增益。当时是2003年,正是这两个新兴技术刚开始投入使用的时候,科学家们对他们寄予厚望。但是,过去十多年的实践表明,这两个新技术还没能对新药研发生产率的提高带来根本性的改善。新药研发依然任重道远。


撰文 | JA. 迪马斯 

撰文 | R. 汉森

撰文 | H.G. 格拉博夫斯基


批准新药的全资本化成本

我们的全部成本估算是临床前和临床研究阶段成本估算的总和。在我们列举的基本案例中,每个获批新药的现金支出成本为4.03亿美元,而全资本化总成本估计为8.02亿美元。因此,时间成本占总成本的50%。该份额几乎与之前研究结果得出的份额(51%)相同。尽管临床和临床前期的时间成本所占份额在这个研究中稍高,但情况确实如此。对于这种似乎不一致的解释是,由于在整个流程中较早发生,临床前支出的时间成本相对更大,但是在本研究中,总成本中临床前所占份额较低。


研发成本变化趋势

下图提供了前两个研究和我们目前研究的主要结果(每个获批新药的资本化临床前、临床研究和总成本)。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与第一个研究相比,前一个研究的总资本化成本高出2.3倍。


本研究中每个获批新药的实际总资本化成本,是先前研究的2.5倍。然而,这些研究的样本包括在未均匀分布的阶段进入临床试验的药物。此外,虽然基于药物何时进入临床试验来选择样本,临床开发过程平均长度的变化使根据首次人体试验的年份来认定研究时长差异更困难。另一种方法是确定每个研究样本中药物的平均获批日期,并使用这些日期的差异来定义研究之间的时间差异。这将使我们能够确定连续研究之间的年度成本增长率。


附图 每批核准新药的临床前、临床和总成本的资本化趋势



结论

新药研发成本是由来已久的引人注目的话题。近年来,随着企业越来越关注并购整合及在市场上生产成本控制压力下提高生产力,行业评论家质疑行业声称的研发成本水平和价格管控对研发(R&D)影响(Public Citizen,2001)。自我们之前的研究(DiMasi et al,1991)以来,我们对药物开发成本开展了唯一的全面基于项目的分析。在上一次研究中,我们估算平均研发成本为2.31亿美元(1987年币值)。在我们最新的分析中,估算的研发成本8.02亿美元(2000年币值)。通过分析独立公布的制药行业相关数据,以多种方式验证我们的分析结果。包括估算每个获批新药在批准后开展的研发成本,使得总研发成本攀升至近9亿美元。我们的批准前估算显示,实际资本化成本增加两倍半。


按年度计,通胀调整后的成本的增长率,现金支出成本增长7.6%,资本化成本增长7.4%。


粗略地讲,目前的研究涵盖了在1990年代大部分最终获批药品的研发成本。之前的研究(DiMasi等,1991),一般涉及1980年代获批药品的研发,这一系列的第一个研究(Hansen,1979)主要与20世纪70年代的获批药品相关。虽然连续研究之间的实付成本的年复合增长率相似(前两项研究之间为每年7.0%,后两项研究之间为每年7.6%),但两个主要研发阶段的增长率很不一样。尽管在本研究中,临床前和临床试验期间的实际成本都有所增加,但临床前期的增长率小于前两个研究之间增长率的1/3,而后两项研究的临床试验费用的增长率几乎高达两倍。


我们的数据不允许我们检验影响成本随时间变化的因素的假设,但可以做一些推测。例如,在所分析的时期,制药行业越来越重视研发用于慢性和退行性疾病或与这些疾病相关病症的治疗药物。由于通常需要更为复杂的患者护理和监测,药效观察需要更长时期,确立疗效需要更大的临床试验规模,因此,用于这些病症的治疗药物的检测,通常更为昂贵。


当比较之前研究和当前研究的研究期间时,观察到获批新药数量随时间的推移增加,进入临床研究药物的数量也随之增加。这关系到更费时和更昂贵的患者招募。


最后,美国和美国以外的国家,制定诸如分层处方集和对成本效益结果的要求更为严格的成本控制策略,可能导致公司更经常地针对已上市的竞争产品检验其药品(F-D-C Reports,1999 )。这通常比针对安慰剂的检验更为昂贵; 临床试验可能需要更高的统计效能(即临床试验规模必须更高)以建立统计差异。


这些因素有助于解释临床研究期成本的增长。临床前(药物发现和临床前研发)成本也实际增长,但增长比过去慢得多。在本研究所覆盖的阶段,药物发现技术的广泛应用(例如组合化学技术和高通量筛选),可能产生足够的效益增益,减缓临床前成本的增长。


责编 | 毛冬蕾 

Mao.Donglei@PharmaDJ.com


原文:

DiMasi JA, Hansen RW, Grabowski HG. The price of innovation: new estimates of drug development costs. J Health Econ. 2003 Mar;22(2):151-85.

点击题目阅读彼岸《千钧重负》系列其余文章


系列之一(第贰捌叁期):

新药研发成本91年版:2.3亿美元


点击题目阅读彼岸|系列综述


新药猎手 系列综述

药物发现方法学的演进

河东河西 系列综述

首创新药与最佳跟进式新药的商业价值与研发风险

布氏心法 系列综述

美国生物科技风险投资家布斯的行业观察与心得体会

神机妙算 系列综述

Edge网站2015年度之问:机器智能

九死一生 系列综述

新药研发损耗率的变迁及相应研发策略

精挑细选 系列综述

新药研发项目组合的管理

耳听八方 系列综述

有关创新、领导力和内在修养的话题集锦



更多文章请点击“阅读原文”成为研发客会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