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导演杨洁去世│虽不能阻挡一代精神气的消逝,至少铭记她创造的奇迹

2017-04-17 芒果 八卦芒果 八卦芒果

本文作者:八卦芒果(bgmango

八卦芒果推送原创的娱乐八卦和影视评(吐)论(槽)。

叫“芒果”是本人喜欢吃芒果,和某台没关系。

合作联系QQ2091952615


今天,得到消息说86版《西游记》总导演杨洁女士去世了,享年88岁。“孙悟空”六小龄童在微博表示了悼念。


杨洁导演是在4月15号去世的,说来有点巧合,那天晚上正是《歌手》的决赛,李健和小岳岳演绎了歌曲《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这首歌是李健把《西游记》里的三首经典歌曲《女儿情》、《唐僧抒怀》、《你的眼睛》合而为一,当时听的时候一边被他们逗乐,一边感叹《西游记》的歌可真好听啊……


86年版的《西游记》,这部只有25集却拍了6年的电视剧,无论是歌曲还是演员的表演,或者是特效和景色,现在看来都是奇迹般的成就,而造就奇迹的第一大功臣就是杨洁导演,难以想象要是没有她,我们那些年的寒暑假会少多少欢乐。


拍《西游记》需要克服的艰难险阻,是现在无法想象的,完全不亚于唐僧师徒四人取西经之路。

 

在上世纪80年代,电视剧都还属于新鲜事物,更别说要拍《西游记》这样一部需要大量特效的神话剧。但杨洁坚决地说:“我对自己有信心。我认为我理解《西游记》,我知道要把它拍成什么样。”


首先要克服的是特效

 

用现在的角度来看,86版《西游记》的特效相当粗糙。


看这一条二维光线做出的金箍棒:

 


人和景就像不在一个次元:


当时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杨洁他们既没听说过三维动画,也没见过“威亚”,每一个特效镜头都是慢慢磨出来的。


“确实如此!当时尚不知‘威亚’为何物,也没有电脑合成。我们就自创土特技,比如没有柔光镜,就把袜子套在摄影机上拍出柔光效果。为了更好地捕捉大场面,我们请求一架通常用作洒农药的飞机,把我们的摄影师绑上去,进行航拍。结果大家折腾了很久,才发现啥都没拍到,因为技术条件根本达不到!现在想想,够可乐的!”——杨洁


当时中央电视台从美国进口了一台ADO特技机,拍了第一集后发现做出来的特效都像“纸片人”一样,后来发现是需要某种软件,但是这种软件很贵,实在是买不起,也没时间,没有办法再改进了。


剧中无数个吊威亚场景,都是玩命拍出来的。


《西游记》在1982年开拍,那时候其实“威亚”已经在香港武侠片应用很广泛了,但在大陆却是空白。杨洁导演就和几位同事一起去香港,从零学习威亚技术。


但时间紧迫,只能学到一些基本功,最难的是经费有限,在拍的时候,常常威亚的绳子都磨得很细了,还在冒险用。


做不了太完善的安全措施,又很多飞来飞去的戏,师徒四人都因为吊威亚而摔伤过,如果结束后无摔伤,都互相击掌欢庆一番,庆幸自己又活下来了。


为了弥补特效上的缺陷,杨洁导演带着团队,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去取景


我要通过“游”字,把我国绚丽多彩的名山大川、名扬四海的古典园林、历史悠久的佛刹道观摄入剧中,增强它的真实感和神奇性,达到情景交融、以景托情的效果。这也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必须要好好利用。虽然有的人曾经反对:要拍外景,北京郊区有的是山,翻过来掉过去都可以拍,又省钱,又省时间。干吗跑到外面去!

 

我不同意,在北京郊区能拍出一部《西游记》来?我坚持:理想的环境对烘托气氛,刻画人物会起到极重要的作用。神奇的故事和绝妙的风光结合在一起,会大大增加它的美学价值。我要根据《西游记》的剧情需要,拍摄下许多珍贵的风光镜头,这将来会成为它的一大特色。

 

——杨洁自传《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


现在看来,《西游记》也是一部优秀的风光记录片。


孙悟空的水帘洞在贵州黄果树瀑布取景。在这样的美景下,孙悟空喊出那句“俺乃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不需要特效都显得说服力十足,他不高兴了就翻一个十万八千里的筋斗回去,逍遥自在赛神仙。就因为这部剧,导致我后来看见瀑布都觉得里面有个洞。


孙悟空三借芭蕉扇扑灭火焰山烈火的戏份,就真的跑到了新疆吐鲁番火焰山拍摄: 


剧情里师徒四人走得辛苦,那是因为真热真苦啊,那时候又没有遥控对讲机,拍远景的时候导演喊cut了都不知道,还在那走啊走,累得虚脱。


白骨精藏身在险要的山林,剧组就跑到了常年云雾缭绕湖南张家界拍摄,为了给观众一种妖气重重的感觉也是拼了。


那段撩得人铁树开花的女儿国剧情是在苏州园林拍摄的。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嗷呜…这应该是三藏取经路上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回,真的动心了!


而这个师兄弟们过河的经典镜头,是在四川九寨沟拍摄的,配合“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歌词,无比带感。


为了找到符合要求的场景,导演杨洁带领团队走了全国26个省, 当时国内旅游业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很多名胜景地尚未开发,山路奇险无比,上山后又常无处餐宿,吃尽苦头。


主创人员在旅途多次遇险,师徒四人拍摄走过瀑布的场景时差点滑脚跌落,在《三打白骨精》的外景取景地,杨洁在山间小径上滑倒了,在大家的惊呼声中向山下直滑下去,被一个树桩救了一命。


杨洁导演要克服的,不只是特效技术和大自然给的挑战,最心累的还是人事上阻力


现在听起来无比经典永不过时的剧中配乐,在当时也差点被毙掉。


当时有领导觉得,《西游记》的音乐太“洋”,大量使用电声乐器来描述我国古典名著不合适。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也不行,通俗唱法太抒情,要换。


杨洁导演坚决不妥协:

 

《西游记》是神话剧,不受任何时代和地域的限制,音乐表现力也该丰富多彩,如果只用中国民乐乐器不是太单调了吗?

 

“我是《西游记》的导演,应该对全剧的艺术负责。领导相信我能拍好这部戏才用我。既然由我负责,就请不要干预!”


杨洁导演对配乐是下了很大感情与心血的,不容许不懂行的人指指点点,随便抹杀。《敢问路在何方》,表达的不但是戏中取经师徒的不易,更是他们拍摄了六个春秋的艰辛。《女儿情》更是亲自填词,她知道这些就是最合适的表达。


因为剧组去了很多地方,就有人向领导举报剧组到处游山玩水大吃大喝,差点让拍摄中止。杨洁据理力争:我们到处采景的目的,是要把中国的名山大川和《西游记》的故事情景交融在一起。


后来电视台派了调查组去考察剧组,结果被剧组艰苦奋斗的精神感动得一塌糊涂。这哪里是游玩,简直是玩命啊!


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全身化妆,是要胶水粘上去的,冬天冷得要死,夏天热得要死,还老出意外。


皮肤整天泡在胶水里,每天卸妆都看到肉都被泡浮了。每隔三四天就掉一层皮。


拍“火”戏的时候,是真的火在烧。


一喊cut就拼命灭火。


为什么不用替身啊?六小龄童说人家也是人,自己能做就自己做吧。


都这么艰难了,剧组还只有一台摄像机,进度慢也不能怪他们啊。


调查组调查后原本说要投入资源的,后来又变故,再次命令剧组停止西游记拍摄。杨洁导演向领导努力争取,后来得到松口,可以继续拍,但资金问题自己解决。


既然这样,杨洁导演就跟领导说,他们自己找钱拍,那后面的版权归他们行不?台领导反问:“你的版权?你是哪儿的?” 杨洁妥协:“只要能拍完就行。”


幸好,剧组的制片副主任李鸿昌找到了铁道部十一工程局的三百万资金,让拍摄得以继续。李鸿昌也就是在剧里饰演了七个角色:渔翁、黑狐精、多目怪、驿丞、大臣、接引佛祖,客商。


但是后来物价上涨,除了剧组人员的片酬——仍然是每集每人最高九十元,最低三十元——没有涨以外,其他消费都在增加。这三百万也不够完成30集的拍摄,只能砍掉五集,杨洁导演是无比的惋惜和心痛。


杨洁导演对《西游记》的一切都怀着极深的感情,包括那匹白龙马。饰演白龙马的那匹白马非常通人性,杨洁还记得,一次,白马在苏州踏空卡在了水沟里,它的眼睛里流下了一大颗泪珠。


在剧集拍摄结束后,白龙马被送到了中央电视台无锡拍摄基地,供人观赏合影。杨洁导演曾经恳求相关领导好好照顾它,但当杨洁导演再次看见这匹马时,它眼里已经没了神彩,浑身脏兮兮,几乎看不出是白马,别人都无法体会她有多心疼。


1997年,白龙马去世,被葬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杨洁非常难过。后来,杨洁每次想起那匹白马,就像想起一位朋友。想起它是那样,“它勤恳忠实,从不偷懒,永不背叛。它不能说话,却可以用它的目光表达感情” 。


其实包括白龙马在内,《西游记》已经有十多位演员去世了,包括沙僧扮演者闫怀礼,铁扇公主扮演者王凤霞,车迟国王后扮演者赵丽蓉等等


现在杨洁导演也随他们而去了,仿佛一个时代正在慢慢落下帷幕。


在那个时代里,大家都有一股精神气,不为名不为利,就是为了艺术,排除万难,就是为了拍好一部让全国人民都喜欢看的电视剧。


每个演员的片酬都很低,六小龄童的片酬算是最高的了,但一集也就70块钱,拍了6年,拿了大约2000块片酬。经费主要用在制作,把中国最好的景色、风貌全都给拍下来了。


这个精神气,到今天还剩多少呢?


杨洁晚年也曾说,现在不是导演的时代了,是资本时代:


“一切都得听钱主的——投资方、买片方、制片人、大腕,然后才是你导演,而且可能还是副导演,选演员有时还轮不到导演。再就是,拿钱买角色:我要把这个人捧出名,我给你多少钱,合不合适就是他/她……像现在这种潜规则太可怕了。我还真干不了了。我受不了这个气。


杨洁写过一本回忆录,叫《敢问路在何方》,写了很多《西游记》拍摄时的细节,她说:

 

“我写这本书并不是诉苦。我就是想告诉人们,在那样一个时代里,我们这些人是那样工作的。我忘不了那个时代,那是个以艰苦奋斗作风和无私奉献精神为荣的时代,也是个开创的时代。”


看着现在浮夸的影视圈,也真想问一句,“敢问路在何方?” 


怀缅杨洁导演,也是在怀缅那个年代一去不复返的精神气。我们虽不能阻挡这股精神气的消逝,至少铭记她曾创造的奇迹。


—————END—————

点击“名字”可看文章:

张国荣古天乐 王祖贤林青霞钟楚红张曼玉林夕杨千嬅蔡少芬彭于晏吴磊马东王昱珩李健│.......

更多原创好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有趣又深度的八卦芒果

和某电视台没关系的哦!

都看过人家了,点个zan好吗?> 3<

《西游记》导演杨洁去世│虽不能阻挡一代精神气的消逝,至少铭记她创造的奇迹

《西游记》导演杨洁去世│虽不能阻挡一代精神气的消逝,至少铭记她创造的奇迹

2017-04-17 芒果 八卦芒果 八卦芒果

本文作者:八卦芒果(bgmango

八卦芒果推送原创的娱乐八卦和影视评(吐)论(槽)。

叫“芒果”是本人喜欢吃芒果,和某台没关系。

合作联系QQ2091952615


今天,得到消息说86版《西游记》总导演杨洁女士去世了,享年88岁。“孙悟空”六小龄童在微博表示了悼念。


杨洁导演是在4月15号去世的,说来有点巧合,那天晚上正是《歌手》的决赛,李健和小岳岳演绎了歌曲《唐僧在女儿国抒怀并看着女儿国王的眼睛》。这首歌是李健把《西游记》里的三首经典歌曲《女儿情》、《唐僧抒怀》、《你的眼睛》合而为一,当时听的时候一边被他们逗乐,一边感叹《西游记》的歌可真好听啊……


86年版的《西游记》,这部只有25集却拍了6年的电视剧,无论是歌曲还是演员的表演,或者是特效和景色,现在看来都是奇迹般的成就,而造就奇迹的第一大功臣就是杨洁导演,难以想象要是没有她,我们那些年的寒暑假会少多少欢乐。


拍《西游记》需要克服的艰难险阻,是现在无法想象的,完全不亚于唐僧师徒四人取西经之路。

 

在上世纪80年代,电视剧都还属于新鲜事物,更别说要拍《西游记》这样一部需要大量特效的神话剧。但杨洁坚决地说:“我对自己有信心。我认为我理解《西游记》,我知道要把它拍成什么样。”


首先要克服的是特效

 

用现在的角度来看,86版《西游记》的特效相当粗糙。


看这一条二维光线做出的金箍棒:

 


人和景就像不在一个次元:


当时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杨洁他们既没听说过三维动画,也没见过“威亚”,每一个特效镜头都是慢慢磨出来的。


“确实如此!当时尚不知‘威亚’为何物,也没有电脑合成。我们就自创土特技,比如没有柔光镜,就把袜子套在摄影机上拍出柔光效果。为了更好地捕捉大场面,我们请求一架通常用作洒农药的飞机,把我们的摄影师绑上去,进行航拍。结果大家折腾了很久,才发现啥都没拍到,因为技术条件根本达不到!现在想想,够可乐的!”——杨洁


当时中央电视台从美国进口了一台ADO特技机,拍了第一集后发现做出来的特效都像“纸片人”一样,后来发现是需要某种软件,但是这种软件很贵,实在是买不起,也没时间,没有办法再改进了。


剧中无数个吊威亚场景,都是玩命拍出来的。


《西游记》在1982年开拍,那时候其实“威亚”已经在香港武侠片应用很广泛了,但在大陆却是空白。杨洁导演就和几位同事一起去香港,从零学习威亚技术。


但时间紧迫,只能学到一些基本功,最难的是经费有限,在拍的时候,常常威亚的绳子都磨得很细了,还在冒险用。


做不了太完善的安全措施,又很多飞来飞去的戏,师徒四人都因为吊威亚而摔伤过,如果结束后无摔伤,都互相击掌欢庆一番,庆幸自己又活下来了。


为了弥补特效上的缺陷,杨洁导演带着团队,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去取景


我要通过“游”字,把我国绚丽多彩的名山大川、名扬四海的古典园林、历史悠久的佛刹道观摄入剧中,增强它的真实感和神奇性,达到情景交融、以景托情的效果。这也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必须要好好利用。虽然有的人曾经反对:要拍外景,北京郊区有的是山,翻过来掉过去都可以拍,又省钱,又省时间。干吗跑到外面去!

 

我不同意,在北京郊区能拍出一部《西游记》来?我坚持:理想的环境对烘托气氛,刻画人物会起到极重要的作用。神奇的故事和绝妙的风光结合在一起,会大大增加它的美学价值。我要根据《西游记》的剧情需要,拍摄下许多珍贵的风光镜头,这将来会成为它的一大特色。

 

——杨洁自传《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


现在看来,《西游记》也是一部优秀的风光记录片。


孙悟空的水帘洞在贵州黄果树瀑布取景。在这样的美景下,孙悟空喊出那句“俺乃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不需要特效都显得说服力十足,他不高兴了就翻一个十万八千里的筋斗回去,逍遥自在赛神仙。就因为这部剧,导致我后来看见瀑布都觉得里面有个洞。


孙悟空三借芭蕉扇扑灭火焰山烈火的戏份,就真的跑到了新疆吐鲁番火焰山拍摄: 


剧情里师徒四人走得辛苦,那是因为真热真苦啊,那时候又没有遥控对讲机,拍远景的时候导演喊cut了都不知道,还在那走啊走,累得虚脱。


白骨精藏身在险要的山林,剧组就跑到了常年云雾缭绕湖南张家界拍摄,为了给观众一种妖气重重的感觉也是拼了。


那段撩得人铁树开花的女儿国剧情是在苏州园林拍摄的。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嗷呜…这应该是三藏取经路上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回,真的动心了!


而这个师兄弟们过河的经典镜头,是在四川九寨沟拍摄的,配合“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歌词,无比带感。


为了找到符合要求的场景,导演杨洁带领团队走了全国26个省, 当时国内旅游业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很多名胜景地尚未开发,山路奇险无比,上山后又常无处餐宿,吃尽苦头。


主创人员在旅途多次遇险,师徒四人拍摄走过瀑布的场景时差点滑脚跌落,在《三打白骨精》的外景取景地,杨洁在山间小径上滑倒了,在大家的惊呼声中向山下直滑下去,被一个树桩救了一命。


杨洁导演要克服的,不只是特效技术和大自然给的挑战,最心累的还是人事上阻力


现在听起来无比经典永不过时的剧中配乐,在当时也差点被毙掉。


当时有领导觉得,《西游记》的音乐太“洋”,大量使用电声乐器来描述我国古典名著不合适。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也不行,通俗唱法太抒情,要换。


杨洁导演坚决不妥协:

 

《西游记》是神话剧,不受任何时代和地域的限制,音乐表现力也该丰富多彩,如果只用中国民乐乐器不是太单调了吗?

 

“我是《西游记》的导演,应该对全剧的艺术负责。领导相信我能拍好这部戏才用我。既然由我负责,就请不要干预!”


杨洁导演对配乐是下了很大感情与心血的,不容许不懂行的人指指点点,随便抹杀。《敢问路在何方》,表达的不但是戏中取经师徒的不易,更是他们拍摄了六个春秋的艰辛。《女儿情》更是亲自填词,她知道这些就是最合适的表达。


因为剧组去了很多地方,就有人向领导举报剧组到处游山玩水大吃大喝,差点让拍摄中止。杨洁据理力争:我们到处采景的目的,是要把中国的名山大川和《西游记》的故事情景交融在一起。


后来电视台派了调查组去考察剧组,结果被剧组艰苦奋斗的精神感动得一塌糊涂。这哪里是游玩,简直是玩命啊!


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全身化妆,是要胶水粘上去的,冬天冷得要死,夏天热得要死,还老出意外。


皮肤整天泡在胶水里,每天卸妆都看到肉都被泡浮了。每隔三四天就掉一层皮。


拍“火”戏的时候,是真的火在烧。


一喊cut就拼命灭火。


为什么不用替身啊?六小龄童说人家也是人,自己能做就自己做吧。


都这么艰难了,剧组还只有一台摄像机,进度慢也不能怪他们啊。


调查组调查后原本说要投入资源的,后来又变故,再次命令剧组停止西游记拍摄。杨洁导演向领导努力争取,后来得到松口,可以继续拍,但资金问题自己解决。


既然这样,杨洁导演就跟领导说,他们自己找钱拍,那后面的版权归他们行不?台领导反问:“你的版权?你是哪儿的?” 杨洁妥协:“只要能拍完就行。”


幸好,剧组的制片副主任李鸿昌找到了铁道部十一工程局的三百万资金,让拍摄得以继续。李鸿昌也就是在剧里饰演了七个角色:渔翁、黑狐精、多目怪、驿丞、大臣、接引佛祖,客商。


但是后来物价上涨,除了剧组人员的片酬——仍然是每集每人最高九十元,最低三十元——没有涨以外,其他消费都在增加。这三百万也不够完成30集的拍摄,只能砍掉五集,杨洁导演是无比的惋惜和心痛。


杨洁导演对《西游记》的一切都怀着极深的感情,包括那匹白龙马。饰演白龙马的那匹白马非常通人性,杨洁还记得,一次,白马在苏州踏空卡在了水沟里,它的眼睛里流下了一大颗泪珠。


在剧集拍摄结束后,白龙马被送到了中央电视台无锡拍摄基地,供人观赏合影。杨洁导演曾经恳求相关领导好好照顾它,但当杨洁导演再次看见这匹马时,它眼里已经没了神彩,浑身脏兮兮,几乎看不出是白马,别人都无法体会她有多心疼。


1997年,白龙马去世,被葬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杨洁非常难过。后来,杨洁每次想起那匹白马,就像想起一位朋友。想起它是那样,“它勤恳忠实,从不偷懒,永不背叛。它不能说话,却可以用它的目光表达感情” 。


其实包括白龙马在内,《西游记》已经有十多位演员去世了,包括沙僧扮演者闫怀礼,铁扇公主扮演者王凤霞,车迟国王后扮演者赵丽蓉等等


现在杨洁导演也随他们而去了,仿佛一个时代正在慢慢落下帷幕。


在那个时代里,大家都有一股精神气,不为名不为利,就是为了艺术,排除万难,就是为了拍好一部让全国人民都喜欢看的电视剧。


每个演员的片酬都很低,六小龄童的片酬算是最高的了,但一集也就70块钱,拍了6年,拿了大约2000块片酬。经费主要用在制作,把中国最好的景色、风貌全都给拍下来了。


这个精神气,到今天还剩多少呢?


杨洁晚年也曾说,现在不是导演的时代了,是资本时代:


“一切都得听钱主的——投资方、买片方、制片人、大腕,然后才是你导演,而且可能还是副导演,选演员有时还轮不到导演。再就是,拿钱买角色:我要把这个人捧出名,我给你多少钱,合不合适就是他/她……像现在这种潜规则太可怕了。我还真干不了了。我受不了这个气。


杨洁写过一本回忆录,叫《敢问路在何方》,写了很多《西游记》拍摄时的细节,她说:

 

“我写这本书并不是诉苦。我就是想告诉人们,在那样一个时代里,我们这些人是那样工作的。我忘不了那个时代,那是个以艰苦奋斗作风和无私奉献精神为荣的时代,也是个开创的时代。”


看着现在浮夸的影视圈,也真想问一句,“敢问路在何方?” 


怀缅杨洁导演,也是在怀缅那个年代一去不复返的精神气。我们虽不能阻挡这股精神气的消逝,至少铭记她曾创造的奇迹。


—————END—————

点击“名字”可看文章:

张国荣古天乐 王祖贤林青霞钟楚红张曼玉林夕杨千嬅蔡少芬彭于晏吴磊马东王昱珩李健│.......

更多原创好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有趣又深度的八卦芒果

和某电视台没关系的哦!

都看过人家了,点个zan好吗?>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