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被抛弃的家庭妇女,有罗子君十分之一的光环就好了

2017-07-19 芒果 八卦芒果 八卦芒果

本文作者:八卦芒果(bgmango

八卦芒果推送原创的娱乐八卦和影视评(吐)论(槽)

叫“芒果”是本人喜欢吃芒果,和某台没关系。

合作联系QQ2091952615


好了,终于要聊聊《我的前半生》了,听说这剧已经成为了大家上下班和同事讨论的话题来源。

这部剧的原著是亦舒写的,编剧改动很大,身边很多原著粉说看着生气。最气的是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已经可以归类进神经质泼妇了,她整天对老公身边的女人“警钟长鸣”,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先下手为强撕逼,还大呼“在婚姻面前,教养不值一提”,亦舒粉:???...


原著女主是绝不会说这种话的,她是个气质美人,有底线有骨气,行为举止绝对得体,衣着品味也很好,符合亦舒说的“做人,至紧要姿态好看”。她和闺蜜唐晶,大概是这样子的吧:


为什么这么改呢?


我猜编剧主要是想增加这部剧的戏剧冲突。原著女主姿态一直保持得体,心理活动很丰富,这在文字可以,但外化为影像就很“平淡”所以大手一挥,把女主改成大呼小叫爱抓小三的性格,这样不但整个画面都热闹起来了,还自带抓小三等既能推进剧情又能引起讨(撕)论(逼)的情节,低成本高关注啊。说到底,谁叫我们没有像美剧《傲骨贤妻》那种能把平淡也拍得暗流汹涌的制作团队呢~


但是呢,芒果觉得改得用力过猛了,电视剧里子君前期是从骨子里认同“唯夫至上”的巨婴,角膜和脚膜都分不清,能在后期实现华丽蜕变,不科学啊。要知道原著女主本质上还是有独立精神和生活常识的,她是被现实打醒了之后重新发现自我。


虽然各方面将原著改得面目全非,但这部剧也不是一无是处。至起码它点出了原著里反映的一个社会现实:“家庭主妇是个高危职业啊”


要注意的是,这电视剧也谈不上很现实,剧里罗子君的女主光环闪瞎人,现实中离异带娃多年无工作经验的家庭主妇想要重新活得体面潇洒,大概要难1000倍吧!


这里想叨叨一下“家庭主妇”这个身份。


正常来说,上班的女性并不比家庭主妇要高尚,每一个女性都有选择自己想要生活方式的自由。 而且本质上,家庭主妇也是一种职业,做家务带孩子比很多工作都要辛苦,还没有下班时间。为了维持一个家,家庭主妇和丈夫分工合作,家庭主妇和丈夫、和职业女性都理应是平等的,并不是没尊严的身份。


但是呢!“平等”说的是最理想的情况,可惜现实不是真空环境。这个社会无论是认识上还是法律制度上,都没有给“家务劳动”应有的价值保障,做多了是应该,做少了被嫌弃,妻子的幸福全然靠丈夫的良心。


把自己一辈子幸福押在一个人的良心上,不觉得很高风险吗?电视剧就展示了罗子君这个典型例子。

 

罗子君本来开开心心地当个阔太太,把自己保养得不输外面小姑娘,老公俊生看着也是个老实人,兢兢业业地工作,对她和她的家人都很好,老实说这男人比现实中很多男人都要好了。这个主妇职位怎么看也很“稳妥”。


但突然“被下岗”——离婚。子君有她的缺点,例如不节俭,疑神疑鬼等。但俊生“炒掉”她明显不是因为她的缺点,纯粹是因为他爱上另一个女人了,他要对另一个女人负责。



小三凌玲实在太高段位了,瞄准了俊生的所有弱点:知道他压力大,她就当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知道他老婆是娇气缠绕的菟丝花,她就当温柔贤惠的解语花;知道他是责任心重的人,她就以退为进,摆出一副“不争不抢”的白莲姿态,增加他的负罪感;当俊生对凌玲的负罪感超过了对子君的负罪感,凌玲再把握时机施一些小手段,让优柔寡断的俊生把心一横,和子君摊牌离婚,罗子君被炒掉出局。


罗子君懵逼了,她以为最大的风险来自年轻小姑娘,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输给“不年轻的,土土的,甚至还带着孩子”的凌玲。贺涵一语道破:“花瓶没有攻击性,生龙活虎才危险”,“只要和你不一样的,都有可能”


罗子君觉得很委屈,她和唐晶一个大学毕业,毕业了也在外企工作,是陈俊生把她娶回家,叫她不要出去工作,她主要负责打理好家,家就是她的工作。怎么说毁约就毁约了呢?


由此可见承诺和良心的易碎,家庭主妇这个“职业”的高风险。


伏波娃有一句至理名言: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不论在成年还是小时候,他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通常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罗子君就是那个被海市蜃楼愚弄的女性,被一句“我爱你,我养你“诱惑,沉迷于“一嫁永逸”的幻想里。罗子君被离婚前的境遇已经算好了,买买买不愁钱,带孩子也有保姆帮忙,现实中大把家庭主妇像没合同保障的保姆一样,带孩子做家务,最后还是被抛弃。


失去丈夫只是开始,处理离婚的过程会让她清醒,当家庭主妇这些年还究竟失去了什么。


首先是很容易失去儿子的抚养权。


子君离婚了,各色利益相关者登场,都有自己的盘算,让子君见尽人情冷暖。最明显的是公公婆婆,得知俊生出轨后,先是貌似公道地指责俊生:


然后话锋一转,希望子君不要抢儿子的抚养权,“我们陈家就这一个孙子”。看看这出公婆现形记,没出事的时候满口把子君当女儿,一旦出事了,马上原形毕露,不分是非,袒护自己那好像有皇位要继承的儿子。



子君这时候算是看清了,丈夫的所谓忠诚和公婆的所谓亲情都是不能依靠的。



子君理所当然地觉得儿子是自己生的,自己带大的,没人可以带走他。但从法律上来说,罗子君一直没有工作,这对她争夺儿子抚养权很不利。


这其中有个现实又奇怪的逻辑:很多女性成为家庭主妇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要照顾孩子,天知道照顾孩子得花多少时间心力!当夫妻决定有人要退出职场(或者换一份毫无前途的闲职)转去照顾孩子的时候,这个人默认是妻子,但是争抚养权的时候,这反而成为了对方战胜自己的武器。


为了保住儿子抚养权,也为了不完全依靠抚养费没尊严地活着,罗子君必须参加工作证明自己有工作的能力。脱离社会多年,她一开始只能找低工资的工作,重新补回人生的课。要是她一直有工作,就不至于起点这么低了。


但在逆袭之路上,剧里的子君是没有什么现实参考意义的。


她的外挂太强大了,唐晶和贺涵两个大牛朋友,轮流着把最优选择放在子君面前,求着她弯腰去捡一下。还适时调整她的职业规划,推着她上了一个又一个平台。


而且由于主角光环,她的工作都很顺利,还能快速步步高升。


罗子君还有一个外挂,就是她有钱又懦弱的前夫陈俊生。前夫也算有羞耻心的人,知道是自己出轨,所以对罗子君有愧疚之心。


再加上有唐晶和贺涵的手把手教导,罗子君能从前夫那拿到房子和不错的抚养费,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工作更多是为了赚一份尊严。


但如果,罗子君的前夫没那么有钱,分不了她房子也给不了多少抚养费,或者他的性格绝一些,罗子君的日子要难过好多倍。然而才是现实主流吧,很多离异女性的那少得可怜的抚养费是要月月催才能拿到。


当然,最戏剧化的大招还在后头——安排贺涵爱上子君


很多人说罗子君抢了闺蜜的男友,这不对。编剧都想好了,是唐晶要分的手,唐晶分手后还去约会了呢;罗子君也没有对贺涵虎视眈眈,她还和老金约会了呢。时间线上来说是没有“三与被三”的。


但这个设定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啊。贺涵是唐晶爱的人,唐晶是掏心掏肺帮助子君的人,唐晶和子君的感情是这部剧最美好的一面了,为什么要把它摔碎?子君和贺涵最后能否在一起还不知道,唐晶的心是一定堵得无法呼吸了,闺蜜情也会有裂痕了。


网上两对CP党撕了起来,女一党骂女二“作”,自己不要的男人还不给别人要?女二党骂女一“绿茶婊”,女二帮她这么多却在她心上插刀子......所以这么狗血的设定除了增加大家撕逼的点,对主线剧情——一个离婚妇女的崛起,有什么助益吗?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的套路,隔壁《欢乐颂》也没有安排老谭爱上樊胜美啊。


可以理解电视剧想要达到戏剧化效果,但我对编剧的戏剧化套路如此贫乏感到很无语。想在两个女人之间建立矛盾点走剧情,就是安排她们爱上同一个男人。什么年代了,现在这种设定已经很不fashion了ok?!又不是生活在清宫,清宫女主们集中喜欢皇上王爷太医,是因为她们只能看见这些健全男人啊!为什么现代剧,而且是发生在大上海高端职场的剧,偏要安排两闺蜜喜欢同一个人给大家添堵。

而且贺涵喜欢上子君之后,智商老在掉线。之前是字字珠玑,说了很多让人醍醐灌顶的丛林法则,后面却为爱昏头,各种开后门。这句“我就是你的人脉资源”和陈俊生说的“我养你”,怎么听着那么像呢?意思都是“你有我就行了”。说好的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呢...这真的是偶像剧走向了。


人家子君即使只有唐晶也能活得很好的,贺涵纯属是沉迷玩养成游戏无法自拔。贺涵真是热爱玩养成游戏的老妈子型霸道总裁,这么有空来养成一下我好吗?别给人家闺蜜添堵了啊!


这么多外挂的加持下,有觉得罗子君很惨吗?唐晶贺涵两个大牛随时为她东奔西走,把工作送上门,犯错帮忙兜着,她努力一下就成功了,顺带收割了霸道总裁的心,前夫从嫌弃地养着她变成带着愧疚养着她,简直是轻松走上人生巅峰...人生什么时候这么容易了?


总而言之,这部剧有现实的一面,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很虚幻的,现实中没有工作经验带娃离异女性,有罗子君的十分之一光环就不错了。推荐大家看看亦舒的书,及早避开那些把人带进坑的诱惑。不过如果不要求那么多,就看个热闹,那么这部剧也算不错的。


—————END—————


猜你感兴趣的(戳标题直达):


更多好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有趣又深度的八卦芒果

和某电视台没关系的哦!

都看过人家了,点个zan好吗?> 3<

现实中被抛弃的家庭妇女,有罗子君十分之一的光环就好了

现实中被抛弃的家庭妇女,有罗子君十分之一的光环就好了

2017-07-19 芒果 八卦芒果 八卦芒果

本文作者:八卦芒果(bgmango

八卦芒果推送原创的娱乐八卦和影视评(吐)论(槽)

叫“芒果”是本人喜欢吃芒果,和某台没关系。

合作联系QQ2091952615


好了,终于要聊聊《我的前半生》了,听说这剧已经成为了大家上下班和同事讨论的话题来源。

这部剧的原著是亦舒写的,编剧改动很大,身边很多原著粉说看着生气。最气的是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已经可以归类进神经质泼妇了,她整天对老公身边的女人“警钟长鸣”,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先下手为强撕逼,还大呼“在婚姻面前,教养不值一提”,亦舒粉:???...


原著女主是绝不会说这种话的,她是个气质美人,有底线有骨气,行为举止绝对得体,衣着品味也很好,符合亦舒说的“做人,至紧要姿态好看”。她和闺蜜唐晶,大概是这样子的吧:


为什么这么改呢?


我猜编剧主要是想增加这部剧的戏剧冲突。原著女主姿态一直保持得体,心理活动很丰富,这在文字可以,但外化为影像就很“平淡”所以大手一挥,把女主改成大呼小叫爱抓小三的性格,这样不但整个画面都热闹起来了,还自带抓小三等既能推进剧情又能引起讨(撕)论(逼)的情节,低成本高关注啊。说到底,谁叫我们没有像美剧《傲骨贤妻》那种能把平淡也拍得暗流汹涌的制作团队呢~


但是呢,芒果觉得改得用力过猛了,电视剧里子君前期是从骨子里认同“唯夫至上”的巨婴,角膜和脚膜都分不清,能在后期实现华丽蜕变,不科学啊。要知道原著女主本质上还是有独立精神和生活常识的,她是被现实打醒了之后重新发现自我。


虽然各方面将原著改得面目全非,但这部剧也不是一无是处。至起码它点出了原著里反映的一个社会现实:“家庭主妇是个高危职业啊”


要注意的是,这电视剧也谈不上很现实,剧里罗子君的女主光环闪瞎人,现实中离异带娃多年无工作经验的家庭主妇想要重新活得体面潇洒,大概要难1000倍吧!


这里想叨叨一下“家庭主妇”这个身份。


正常来说,上班的女性并不比家庭主妇要高尚,每一个女性都有选择自己想要生活方式的自由。 而且本质上,家庭主妇也是一种职业,做家务带孩子比很多工作都要辛苦,还没有下班时间。为了维持一个家,家庭主妇和丈夫分工合作,家庭主妇和丈夫、和职业女性都理应是平等的,并不是没尊严的身份。


但是呢!“平等”说的是最理想的情况,可惜现实不是真空环境。这个社会无论是认识上还是法律制度上,都没有给“家务劳动”应有的价值保障,做多了是应该,做少了被嫌弃,妻子的幸福全然靠丈夫的良心。


把自己一辈子幸福押在一个人的良心上,不觉得很高风险吗?电视剧就展示了罗子君这个典型例子。

 

罗子君本来开开心心地当个阔太太,把自己保养得不输外面小姑娘,老公俊生看着也是个老实人,兢兢业业地工作,对她和她的家人都很好,老实说这男人比现实中很多男人都要好了。这个主妇职位怎么看也很“稳妥”。


但突然“被下岗”——离婚。子君有她的缺点,例如不节俭,疑神疑鬼等。但俊生“炒掉”她明显不是因为她的缺点,纯粹是因为他爱上另一个女人了,他要对另一个女人负责。



小三凌玲实在太高段位了,瞄准了俊生的所有弱点:知道他压力大,她就当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知道他老婆是娇气缠绕的菟丝花,她就当温柔贤惠的解语花;知道他是责任心重的人,她就以退为进,摆出一副“不争不抢”的白莲姿态,增加他的负罪感;当俊生对凌玲的负罪感超过了对子君的负罪感,凌玲再把握时机施一些小手段,让优柔寡断的俊生把心一横,和子君摊牌离婚,罗子君被炒掉出局。


罗子君懵逼了,她以为最大的风险来自年轻小姑娘,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输给“不年轻的,土土的,甚至还带着孩子”的凌玲。贺涵一语道破:“花瓶没有攻击性,生龙活虎才危险”,“只要和你不一样的,都有可能”


罗子君觉得很委屈,她和唐晶一个大学毕业,毕业了也在外企工作,是陈俊生把她娶回家,叫她不要出去工作,她主要负责打理好家,家就是她的工作。怎么说毁约就毁约了呢?


由此可见承诺和良心的易碎,家庭主妇这个“职业”的高风险。


伏波娃有一句至理名言: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不论在成年还是小时候,他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通常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罗子君就是那个被海市蜃楼愚弄的女性,被一句“我爱你,我养你“诱惑,沉迷于“一嫁永逸”的幻想里。罗子君被离婚前的境遇已经算好了,买买买不愁钱,带孩子也有保姆帮忙,现实中大把家庭主妇像没合同保障的保姆一样,带孩子做家务,最后还是被抛弃。


失去丈夫只是开始,处理离婚的过程会让她清醒,当家庭主妇这些年还究竟失去了什么。


首先是很容易失去儿子的抚养权。


子君离婚了,各色利益相关者登场,都有自己的盘算,让子君见尽人情冷暖。最明显的是公公婆婆,得知俊生出轨后,先是貌似公道地指责俊生:


然后话锋一转,希望子君不要抢儿子的抚养权,“我们陈家就这一个孙子”。看看这出公婆现形记,没出事的时候满口把子君当女儿,一旦出事了,马上原形毕露,不分是非,袒护自己那好像有皇位要继承的儿子。



子君这时候算是看清了,丈夫的所谓忠诚和公婆的所谓亲情都是不能依靠的。



子君理所当然地觉得儿子是自己生的,自己带大的,没人可以带走他。但从法律上来说,罗子君一直没有工作,这对她争夺儿子抚养权很不利。


这其中有个现实又奇怪的逻辑:很多女性成为家庭主妇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要照顾孩子,天知道照顾孩子得花多少时间心力!当夫妻决定有人要退出职场(或者换一份毫无前途的闲职)转去照顾孩子的时候,这个人默认是妻子,但是争抚养权的时候,这反而成为了对方战胜自己的武器。


为了保住儿子抚养权,也为了不完全依靠抚养费没尊严地活着,罗子君必须参加工作证明自己有工作的能力。脱离社会多年,她一开始只能找低工资的工作,重新补回人生的课。要是她一直有工作,就不至于起点这么低了。


但在逆袭之路上,剧里的子君是没有什么现实参考意义的。


她的外挂太强大了,唐晶和贺涵两个大牛朋友,轮流着把最优选择放在子君面前,求着她弯腰去捡一下。还适时调整她的职业规划,推着她上了一个又一个平台。


而且由于主角光环,她的工作都很顺利,还能快速步步高升。


罗子君还有一个外挂,就是她有钱又懦弱的前夫陈俊生。前夫也算有羞耻心的人,知道是自己出轨,所以对罗子君有愧疚之心。


再加上有唐晶和贺涵的手把手教导,罗子君能从前夫那拿到房子和不错的抚养费,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工作更多是为了赚一份尊严。


但如果,罗子君的前夫没那么有钱,分不了她房子也给不了多少抚养费,或者他的性格绝一些,罗子君的日子要难过好多倍。然而才是现实主流吧,很多离异女性的那少得可怜的抚养费是要月月催才能拿到。


当然,最戏剧化的大招还在后头——安排贺涵爱上子君


很多人说罗子君抢了闺蜜的男友,这不对。编剧都想好了,是唐晶要分的手,唐晶分手后还去约会了呢;罗子君也没有对贺涵虎视眈眈,她还和老金约会了呢。时间线上来说是没有“三与被三”的。


但这个设定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啊。贺涵是唐晶爱的人,唐晶是掏心掏肺帮助子君的人,唐晶和子君的感情是这部剧最美好的一面了,为什么要把它摔碎?子君和贺涵最后能否在一起还不知道,唐晶的心是一定堵得无法呼吸了,闺蜜情也会有裂痕了。


网上两对CP党撕了起来,女一党骂女二“作”,自己不要的男人还不给别人要?女二党骂女一“绿茶婊”,女二帮她这么多却在她心上插刀子......所以这么狗血的设定除了增加大家撕逼的点,对主线剧情——一个离婚妇女的崛起,有什么助益吗?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的套路,隔壁《欢乐颂》也没有安排老谭爱上樊胜美啊。


可以理解电视剧想要达到戏剧化效果,但我对编剧的戏剧化套路如此贫乏感到很无语。想在两个女人之间建立矛盾点走剧情,就是安排她们爱上同一个男人。什么年代了,现在这种设定已经很不fashion了ok?!又不是生活在清宫,清宫女主们集中喜欢皇上王爷太医,是因为她们只能看见这些健全男人啊!为什么现代剧,而且是发生在大上海高端职场的剧,偏要安排两闺蜜喜欢同一个人给大家添堵。

而且贺涵喜欢上子君之后,智商老在掉线。之前是字字珠玑,说了很多让人醍醐灌顶的丛林法则,后面却为爱昏头,各种开后门。这句“我就是你的人脉资源”和陈俊生说的“我养你”,怎么听着那么像呢?意思都是“你有我就行了”。说好的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呢...这真的是偶像剧走向了。


人家子君即使只有唐晶也能活得很好的,贺涵纯属是沉迷玩养成游戏无法自拔。贺涵真是热爱玩养成游戏的老妈子型霸道总裁,这么有空来养成一下我好吗?别给人家闺蜜添堵了啊!


这么多外挂的加持下,有觉得罗子君很惨吗?唐晶贺涵两个大牛随时为她东奔西走,把工作送上门,犯错帮忙兜着,她努力一下就成功了,顺带收割了霸道总裁的心,前夫从嫌弃地养着她变成带着愧疚养着她,简直是轻松走上人生巅峰...人生什么时候这么容易了?


总而言之,这部剧有现实的一面,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很虚幻的,现实中没有工作经验带娃离异女性,有罗子君的十分之一光环就不错了。推荐大家看看亦舒的书,及早避开那些把人带进坑的诱惑。不过如果不要求那么多,就看个热闹,那么这部剧也算不错的。


—————END—————


猜你感兴趣的(戳标题直达):


更多好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有趣又深度的八卦芒果

和某电视台没关系的哦!

都看过人家了,点个zan好吗?>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