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雄安为啥没动静了?清华教授道出实情!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那年,法官的年薪能买半套房,而律师……

2015-12-22 征文作品大赛 律事通 律事通







当法院人还在为是否入额,工资涨不涨揪心的时候,律师行业已经启动了发展的加速键,走向更加专业化的道路,使法律真正成长为现代人的普通需求。法律人在择业的时候有了更加多元的选择,不在唯法院是瞻。目前来看,法院的发展明显落后于律师行业,但如果能利用好司改的机会,法院也将焕发出新的活力。

楚留湘

律事通征文作品



那年,法官的年薪能买半套房

而律师……



法官的年薪能买半套房?确实如此,而且还是在魔都上海。当然不是现在,而是十三、四年前的上海,那时候上海还只是上海,还没有成为魔都。那个时候的法官日子还是好过的,就像刚退休的法官老法常常笑话我们年轻人没赶上好时候,在法院最艰苦的时候进了法院。而他们那时候案子少,工资高,与当事人关系极其和谐。轻轻松松一年到手的钱能上十万,彼时上海好一点的地段,面积适中的一套房子也就二十来万,省着点花他两年就能攒下一套房钱,小日子过得不要太好。他们那时候的法官,在同学中绝对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群体,高收入,高地位。选择当律师的同学屈指可数,而且混出名堂的真不多,当法院案子都没几个的时候,人们根本用不着律师,何况众人都还觉得律师就是瞎忽悠,找律师远不如找个熟人通通关系来得更方便有效。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些年,上海房价是成魔了,翻着跟头地往上涨,市中心均价都超十万了,而法官的工资却还是十来万,原来两年工资可以买一套房,现在两年工资都买不起好地段的一个卫生间,日子怎么可能不艰难。


从以上来看,笼统的说法官待遇差是不对的,至少法官们曾经好过,而且还是很好。只是社会在飞速发展,房价、物价已经翻番地往上冒,而法官的待遇显然没有跟上。不过这不独法官例外,能跟得上房价增长速度的职业屈指可数。所以,这种辛劳的苦逼是一代人的,没错,就是我们这一代号称最生不逢时的八零后。


但社会的发展同样给了所有人机会,当我们这代法律人再次规划人生的时候,比上代法律人有了更多的选择,已经不再唯法院是从,而是更多地选择律师、法务甚至创业。无疑,律师已经代替法院成为法律人的首选。律师业的发展步伐已经远远快于法院的改革,律师能带给年轻人更多的改变与可能。法院宛如一个久经岁月沉淀的老者,虽然威严厚重,却带着积重难返的沉屙,尽管抱有改革之心,却内外阻力重重,法官也就随之失去了过去荣耀的光环。律师的作用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法治理念的普及而日益凸显,律师业就像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浑身散发着青春的味道,虽然青涩,但是充满着明亮的希望。


其实律师业的发展之快从法官老法这几年的小嘀咕中就看得出来,多年过去,他由书记员到小法官到资深老法官到退休法官,流逝的只是时间,他的生活并无太大的变化,起码从经济状况来说是如此。而他当年那些做律师的同学们,从到处找案源的小律师早已成长为律所大PAR,经济收入增长幅度之大不由得老法不生出几分羡慕。

所以,当时空已然转换,将会有更多人的年轻人选择律师,而不是法院。


法院在逐渐褪去光环,丧失吸引力,人员流失越来越多,然而案件数量却与日俱增。没有改变就没有法院的未来,所以司法改革来得恰逢其时。此时的变革应该是彻底的自我改造,而不只是修修补补,但仅顺应社会发展提供法官待遇一项都如此困难,可见法院要完成自我革新还需要走多长的路。


在魔都,对于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的法院老一代或者资深法官来说,涨工资是锦上添花,不涨他们也不至于过得太艰难,众多法官商品房两三套,要是赶上一次动拆迁那更不得了,仅以不动产来说,千万富翁都不在少数,所谓的涨薪对他们能有多大刺激?用某资深法官的话说,对于他这种年纪的法官来说,现在工作只是爱好而已,做好本职的工作保证不出错就行,更多的时间应该花在家庭,花在炒股等可以赚到钱的事情上。


当自身已经不受经济条件的束缚,雄厚的经济基础已经让他们不再为房贷、车贷发愁的时候,案子少一点,事情轻松一点才是他们共同的心愿。所谓的涨薪涨的那几个零花钱已经不足以让他们对工作多半点兴趣,也许人家在股市中一天的波动就是工资一年的增幅。这部分人如果不考虑面子,不顾及到老了反倒失去了法官身份,他们中的很多人是不会选择入额当法官担负如此重责的。许多老人们当法官本来就不求大富大贵,又经历了法院多年来的风风雨雨,既然已经到了安享人生的时候,又哪来的激情面对改革大业?


可是他们却很难选择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们的资深、因为他们的资历,他们不得不入额。年轻的一代人跟他们一样,也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他们如此急迫地想入额却入不了,同样也是因为资历。


年轻的一代法院人,天天为生活所迫,急于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身困境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很难使上力,在这机关大院里,对于没有背景的人来说,年限资历是一个明着不说暗里不少的门槛。他们有工作的热情,也有欲望支持着的动力,却只能等着熬着,盼着年限早日届满。


谈情怀,谈理想,无论是对于年老富足的他们,还是对于年少困苦的我们来说,都多少有点奢侈。司法裁判是一份很动人的事业,当披上法袍,坐上审判台的时候,无论是老法官还是小法官,心中总会有一种莫以名状的自豪感,这也是多少人对审判台念念不舍的原因。所以很多圈外人在反问既然法官这么不好,为何不辞职的时候,他们并不能真正体会法官们对这份职业有多深的感情。让一名法官决心辞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不是现实所迫,或是心灰意冷,在审判台终老是所有法官们不二的选择。

审判不独立,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法院的现在让越来越多法院人开始重新思考其未来。当他们收藏起心底的理想,突然发现向现实屈服并不是那么困难。


从众多前法官的感言来看,当初的离开虽然不易,但这样的决定于己却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只有离开了那座小小的围城,才能发现世界原来是这样的广袤与精彩。这是一个变革的伟大时代,也是一个属于律师的时代。当法官还在因结案率、信访接待、政治会议等等无关技能培养的琐事消耗精力的时候,律师们早已依托互联网、大数据等等新技能让诉讼变得更加专业化。当年轻的法官助理们还在做着整理卷宗、敲页码等体力活,苦苦地熬资历的时候,同样年轻的律师助理们已在各种职业培训中突飞猛进。当体制内的人们还在念叨着没有案源就会饿死的时候,律师们已经依托团队化的管理与协作,让年轻人加速成长。同样的出发,却是不一样的前进速度,让体制内的年轻人怎能不心生向往。


法院有一堵不高不低的墙,围住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惦着脚尖看得到外面的世界,低下头来只有身边的阳光风雨。法院人习惯了周身的平静安好,忘却了外面世界的风云变幻,以为自己脚步并无停歇,却没发觉只是在一个小小的空地上徘徊游荡。人都会有惰性,在外在环境变得不那么严峻,身后听不到催促的声音的时候,人们就会不由自主的慢下自己的脚步。尽管也是一路走来,可当某天当他们真需要抬眼看世界的时候,才会发现世界已经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


律师业对于法官们来说是一个感情复杂的行业,既心生向往,却又有所畏惧。羡慕律师们的每一点付出都对应着收获,又忐忑着律师们适者生存的压力,被体制消磨掉锐气的法院人更多的只是望律师而心叹,叹年华已老,雄心不再。


从内心来说,巴人既喜欢法官这个职业,也相信法院人的未来会越来越好,所以希望现在的法院人能留守法院,也期望更多的年轻人能投身法院。司法改革正在稳步的推进中,目前的试点工作发现了许多问题,虽然其中有些看似顽疾,但只有将这些问题彻底暴露,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并思考化解之道。现阶段的法院年轻人会因为改革遭受影响,甚至可能成为试错的小白鼠,但这是改革必然付出的代价,当改革过渡期渡过以后,路会越走越顺,以后必将留给年轻人广阔的发展空间。


当法官,还是做律师,谈不上谁优谁劣,无论选择从事何种职业,只要真心热爱自己所选择的职业,并为之孜孜以求地付之努力,终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结果,过上不错的生活,因为,我们的奋斗恰当其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