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字节跳动裁撤投资部门,深度揭秘张一鸣的投资往事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薛船长1月9日到25日微博集锦

2017-01-25 薛船长 薛船长在上海

【本集锦达5800字,若看一半不能吸引您眼球的话,请告知,看本人微博容易上瘾的】

 

不会达到韩、台民众高水平拮据生活的。

评:赵鼎新:中国大陆民众财富主要是靠城市扩张拆迁赔偿、房价飞涨、税收制度和能力滞后而产生的。类似现象在日韩台经济飞速发展时期也有不同程度的发生。但这都是一次性买卖,年轻一代基本享受不到这一红利。而民众手中的财富也会因多种原因大大缩水,甚至蒸发。几十年以后,如果中国大陆民众能像今天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的普通民众一样,能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过着拮据的日子就很不错了。

 

有老人哭诉,我对孩子从小那么好,孩子竟然那样对我。我说,自古棒打出孝子,你对孩子好,孩子就要对你好?没有逻辑性。过去老人抱怨老大不好,老二好,那是幸福,现在的老人连抱怨机会都没有,因为只有一个孩子。小时候教孩子爱北京天安门,而不是爱父母的恶果出来了,自食其果

 

朋友告诉我西班牙的工资水平只有800欧元,工作还不一定找得到,开始我还不相信,上网查了一下,果然是这么多,折合5千多元人民币,台湾一般白领也高不了哪儿去,新加坡高一些。想想上海新毕业生起薪就要4500以上,会丧失竞争力的,除非人民币大幅度贬值。

自评:中国若发生危机会比他们惨多了,维持温饱可能就不错了,因为中国的土地政策与农业政策都出了大问题,更大的问题是领导与民众都不知道已出了大问题

 

这种弱智的提议怎能让很多聪明人转发的?偷来的锣敲不得,砸成废铜可以吗?


 

我感觉到,14年抗日是违反历史常识的。即便九一八事变前,日本人也是占领东北相当大区域的,占领关东州(即旅顺大连)来源于日俄战争,南满铁路来源于普斯茅斯条约,关东军一直存在的,铁路一公里15名士兵配备的。918后关东军打下齐齐哈尔,哈尔滨,控制东三省。看来我要写篇文章介绍一下东北历史。

自评:说之后才抗日,那之前干什么的呢?日本人又不是918才到中国的,为抵抗白俄南下,阵亡的十几万日本军人呢?江东六十四屯,海兰泡不惨痛吗?

抗战明明50年,1895-1945,非要弄个14年。联合舰队干掉北洋舰队、第二太平洋舰队,到栽在中途岛等海战,从不可一世到毁灭,其实也是50

 

发展观没有转变到促进就业上来,什么稀奇古怪的僵尸都跑出来了。虽然外战外行,但内战内行是必须的,个体户集卡司机想求诏安,还要看人家能不能看得上呢。中国的公司都冠以地名,如上海XX公司。这个运柜宝公司来头不小,前面没有地名!组织都被玩弄于股掌,几个民间社团自打耳光又如何,等着唾面自干

评:南沙区龙穴街商会,广东省湖南平江商会物流协会声明

 

很多高校,博士谋一教职仅5000块一个月,这样的薪酬是合理的,欧洲除英、德外,很多国家工资就800欧元,台湾也这水平,日、港、新高些。

评:昨天,了解北京某著名国企薪酬情况:试用期一千五百块,本科生转正后一两年每月到手现金三千多块,其他福利几乎没有,年终奖二三四千块,以后收入随工龄增加和职务调整有所增加………据说只适合北京籍贯的年轻人,大概外地年轻人凭着这份收入在帝都是根本无法生存的!很多北京家长托人送礼找关系把孩子们送进这家国企,包括很多留学多年的小海归!估计是冲着国企所谓的稳定吧!

 

看到日本拖轮的服务水平,真是佩服,不仅给拉船头,根据情况得到船长许可后,适时也顶顶船尾,完全就是船长想要做的,离完泊再护送出港湾。

最牛评论:莞式服务

 

国内顶尖高校若再得天下英才而摧毁之,难以与常春藤、牛津、剑桥、加拿大、澳洲的一流高校竞争的,悲催!全民学英语,很多顶尖学术成果是以日文、德语、法语、西班牙语呈现的,但中国孩子大多只能到英语国家留学。摧毁是因为压力不够大,读常春藤都得褪成皮,每年都有东方孩子跳楼的,更多的是忧郁症。所以顶级大学不适合大多数年轻人。很多孩子的形象思维在初中时就被摧毁了,难成顶级学者。

 

本质是,县城养着北京、上海一样的官僚机构,狼多肉少,逼迫企业选择北京、上海。

评:中国房市这三十年:榨干了实体经济,绑架了金融系统,它让企业利润黯然失色,让个人努力苍白无力,它让富人愈富,让中产恐慌,让穷人感到绝望。

 

用行政手段去产能,就是别人的产能去掉了,剩下的就可以卖高价。为何不用赎买的方法去产能?没钱!为何不用环保指标去产能?皇权不下县,执行不了!为何不让市场优胜劣汰?按市场规律,最先倒下的肯定是央企。按现在做法,撑到最后的是央企,当然航运除外,中国的航运业控制在外国人手上。

比如集装箱,进出口运输,百分之八十几由马士基、达飞等外国船东承运,难道不是控制在外国人手上?散货、油轮好不到哪里去。

 

#海员入刑#缉私局抓到的海员偷卖燃油,就该交给地方公安按盗窃罪处理,缉私局虽穿的警服,是无权处理盗窃案的。船上的油常常不是原船东的,而是租家的,偷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是盗窃是什么。由于涉及赃物发还,这帮家伙,抓住一点权力、利益就不肯放的。看看千和船务案怎么办的嘛。

 

历史上灭佛的强权多了去了,最后佛还在,强权没了。//:他们也就欺软怕硬。换清真寺试试?

评:宝应静修庵代理律师特作如下公开声明

 

【新加坡游记】详见:新加坡游记 (点击阅读)  本文被新浪取消转发键

 

【波澜壮阔的50年抗日战争】详见:波澜壮阔的50年抗日战争 (点击阅读)

马上有历史老师出来洗地,1931年开始的抗日战争始于严重的经济危机,帝国主义转嫁国内的矛盾。我评说普及日本史常识很重要呢,1910年日本、朝鲜合并也是为转嫁经济危机了。

 

现在在航海上的作用还是很有限的吧。前后问了不下10个船长,现在的officer ,雷达定位大多不熟。在20海里外找灯塔的初显方位以确定船位,在目前定位技术下必要性不大。那是在帆船时代、GPS 普及前的推算船位时代发挥大作用的东西。无线电导航系统需要灯塔互相矫正,GPS 好似没必要。


学天文需要最聪明的人学的,若拿70年前天文的要求来考,目前在职的高级海员大部分要淘汰,若拿20年前的要求来考,目前的三副培训学校都要关门。

 

是对政出中南海,死在三里河(发改委、财政部所在地)的充分诠释,任何涉及财政部的改革,想都别想。听起来好像海是好的,河太坏了,其实不然,做任何事情需要智慧的,绝非发发文件这么简单,发发文件就管用的是明朝皇帝。其实我这篇文章讲得很清楚了。“部门”是什么东西 (点击阅读)

自评:现在海运业的管理远远比不过1990年代,那时完全就是交通系统说了算,现在阿猫阿狗都要插一杠子。一次参加部长座谈会,6个人提出海员个税问题,部长表示支持,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参加一个团拜会,蛮怕这样的官方活动的,任何会议若不是圆桌会议,没有思想交锋就会演变为拍拍手,举举手的形式主义。人生苦短,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多生两个孩子也是正事。

 

一次开会,说我对孩子的要求只有两个,孝敬父母与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引起一片共鸣,幼时不教孩子读论语孝经,将来会吃苦的。孝顺不仅要言传身教还有门槛,如前一时间大连一位男的瘫痪得不到照顾,二十岁的女儿说我是女的怎么给他洗澡。其实,儿子给瘫痪的妈妈洗澡,女儿给瘫痪的爸爸洗澡不很正常嘛。

 

下午参加一个团拜会,领导说今年取得很大成绩,财政收人增加了20%,听得我背后直冒凉气,太可怕了。昨天还有人向我抱怨,个税交得少,排队十年,申办户口的材料交都交不进去,孩子就学会受到影响,看来花在教育上的钱没有同步增长20%(或者没花对地方)。在中国的孩子,无论他说黑人、白人还是越南籍、缅甸籍还是香港籍,都应该提供义务教育,这在法理上没有任何问题,痛恨不作为的蠹吏。我若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话不讲出来会内疚一辈子的,要不别揽这些瓷器活。

 

联邦是必然选择,我觉得中国人有这个智慧做出如此选择,只是时间问题。截屏留存。

是不可逆的,最近的严厉外汇管制给很多人担忧会不会走向封闭,我说不可能的。想当初,外滩倒卖外汇的打桩模子是按投机倒把罪查处的,可以判处死刑的,自古杀头的买卖有人做的。黄牛还没起来呢!记得以前去缅甸,官价1美元换6缅币,黑市1美元换3百多缅币,相差50倍。中国倒回到外汇券年代是不可能的,因为到这年代之前,经济早崩溃了。

 

有一印度人要回国,把中国的房子卖了,但钱出不去,问能不能在国内收现金,境外把美元给他。我要那么许多人民币干嘛,何况比价呢,1:7我也不看好呢,超过17他不如找黑市。估计会很快形成一个黑市,产生黑市价吧。汇通天下不复杂,晋商200年前就解决了,现在反而汇不通了,莫非要开镖局了(本条阅读量8万

不做评论,不哄抬物价。管制越死,涨得越高。被抛弃的是人民币。

 

血汗工厂发表了全世界最多的论文,发了全世界最多的博士文凭。会被打回原形。

评: 开血汗工厂赚成土豪是一回事,获得世人尊重是另一回事。赚了些钱,先与最大客户叫板,再张牙舞爪威胁小客户和分家过的兄弟姊妹,花大钱养些些肉喇叭冲世界喊只需几小时就可以干掉对岸兄弟家,24小时可以消灭东边隔着海的邻居,48小时可以冲到南边隔着山的邻居家。从此崛起,万国来朝,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几岁以下的学前儿童才会相信这种童话?

 

据说南通又要拆码头,的确在中国码头收费远远贵于台湾、韩国,横扫东南亚,直逼日本的今天,港务集团利润不值一提,你提供了很多就业,那不是你的功劳。码头的使用期限最少50年,美国很多码头1百多年了还在用。上海宝山码头才用了14年就拆了搞房地产。地产商牛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我觉得船舶等级分类不妥,应分得细些,20003000吨一等,3000-5000一等,5000-10000一等,10000-20000一等,20000-30000一等。。。分他个20等,变更等级要考试,5年不做高一等级船,下次换证就换低等级的证。谁他妈脑子进水制定目前的规则的呢,5年没高等级记录,就发低等级的证,那如何互相学习呢

 

张謇开创的晚清到民国初年江苏沿海数百万的盐垦、农垦移民,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和平移民。

 

看完特朗普的演讲,我也支持特朗普。

评:『特朗普就职演讲全文翻译』

 

小镇离上海静安区仅160公里,全程高速,我开过100分钟不到。即将通高铁,房价1500元一平方。在这里一个月只需有2000元收入,生活就可以很惬意。百姓就需要这样的生活,官员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专家

评:Pottinger还因为采访被中国警察逮捕,被捕前将采访笔记一页页撕碎冲进马桶。他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里被中国公安打耳光,作为川普团队亚洲事务负责人之一,他对中国“国仇家恨”兼具,是不折不扣的鹰派

 

有人问我中远参股钢厂、码头,产业链整合,会很强大。我轻蔑一笑,再强大主营业务市场份额只占一点点,即期市场不敢做,航运控制权一点点交出去,有个鸟用!我再从贸易方式的历史、成因,以及近年的转变一解释,教授豁然开朗。占有了全部的国家资源,只占领了一点点的国际航运份额,鄙视。

企业连续亏损是罪过,成为社会的蛀虫,会演变成为一个个难以收拾的悲剧,由于南京远浩破产导致的UNION DEMETER轮印度被扣讨薪,充分暴露了这一点,撑不住的企业早点破产,对投资人,管理团队,员工,银行都好。拿纳税人钱填无底洞,犯罪!

 

一个港口才几个泊位,养几栋楼的一关三检,说要发展港口业,鬼都不信!工商、国税、地税、法庭各占一栋楼。这是一个小镇哎!淳朴的民风被外来蠹吏搞坏了,比如,本镇人自古以来见面哪有不笑脸相迎的,这帮蠹吏见面都是斜着眼打量人的,尤其以边防为甚,只能说现在当兵的没教养。本条阅读量7万

回复:中国的装卸费远超韩国台湾,秒杀东南亚国家,看齐日本,大多港口服务还恶劣还亏损。

全国以江苏边防总队和辽宁边防总队最为恶劣。辽宁可以理解,江苏的恶劣就匪夷所思,周边大环境整体还是讲道理的。//:边防一个小兵会一边看船船户口簿一边开口:这不行,那不合格,罚款五万,狮子大开口,已沦落到车匪路霸的地步了!

自评:就怕你不麻烦,你都学会了登轮了,还要他干什么?每年不抓几个偷越国境的罚款50-500元,也显得工作没成绩。

回复:主席说,屎能肥田,屎都不如。//: 大丰港的边防也是妥屎

回复:中华烟是渔民的//:大丰港实例:半夜靠船,爷不上班,第二天9点以后才办手续,办完手续才能再办登轮证,一看时间到午休了,下午三点再来;穿着绿狗皮,净干不是人的事,代理跟个孙子一样点头哈腰,他就躲在办公室翘着二郎腿抽着软中华,没一个人来理你,问一句答曰:你干什么的,出去...

回复:这帮王八蛋不是南通人。详见这些人他不是南通人 (点击阅读)// @铁木假:别说是大丰港了,连南通港这种号称改革开放最早的13个开放口岸,现在还是一样的尿性,过境签至少要5个工作日,加班塞钱还要3个工作日,屌边检就是群文盲,坐在船厂大门口牛逼哄哄查这查那,外事科就更别谈了,该做的事情不做,就会吃拿卡要

回复:原来是对比的是南京、江阴边防,南通显得好些。对比连云港、大丰边防可能更好些。问题是出在哪里//:江阴港,要劳动合同,找人去修理保养,全弄船东的人,全部假合同。看看就知道,说明领导脑子有病。南京,到龙潭办,船在那个泊位不管。南通真的算很好了。

 

那些不肯多养育子女的,梦想靠政府养老的该醒醒了。离休干部在世的已非常少了,医疗护理都是全公费的,对离休干部该不错吧!实际如何呢?政府靠不住啊!还是要靠子女

 

路边听说连云港要领结婚证,先要交5000元保证生二胎的押金,生了二胎退还押金,不生二胎不退。当然生三个会罚款的,这些小吏手上有个发结婚证的权力都能赚钱,当然不领证,他们查处非法同居,更能赚钱啦。更不肖说收税权,办身份证权、市场管理权、检查卫生权等等啦,不让民选,只能如此。

 

看到苏荣被判无期,被苏荣迫害的人还关在牢里,苏荣这样的贱人哪怕再享有过高官厚禄也还是贱人,为人所不耻,我只关心周校长什么时候放了,科学家的青春很短暂的。

 

特朗普签署法令: 禁止政府向执行堕胎或提供有关堕胎信息的国际组织提供资金,冻结了大批政府机构的招聘,减少政府开支和控制政府膨胀。什么时候中国才会有这样的法令啊?以堕胎为天职的计生人员很疯狂,近半年3800名辅警充斥上海街头,以前是没有的。。

 

财政赤字6000亿,想减税的可以洗洗睡了

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赤字约为2.81万亿元,财政赤字超预算6000多亿钱都去哪儿了

 

的确谈笑风生,民国时的大学生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绝对不像红卫兵没有底线,也不像又红又专的混日子。编派和宋祖英的故事出了多少版本啊,绝不会派人到香港把人抓回来。

评:长者接受华莱士专访

 

商战需要我等商人来打,而不是政客。那帮政客真不行,也不懂,解释不通,还自以为是,不被揍得鼻青脸肿不罢休。

 

斗了一百年了,只要你有地,就是地主,就是要斗你,就是要强-拆你!要不过去哪有钱发军饷?现在哪有钱给干部发工资?政策从来没有改变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