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葛优怒了!乱用真人表情包是要吃官司的!已有人被索赔40万元!

2017-09-23 新媒体中心 法制网 法制网

据检察日报22日消息,

真人表情包滥用,

将面临侵权和触犯法律风险!



去年12月

“艺龙旅行网”在微博中

使用了“葛优躺”等葛优肖像图片

最后被葛优老师告了


真人表情包侵权时有发生


据检察日报报道,此前有网友发现,QQ空间上线了一组纪录片《二十二》截图制作的表情包,用民族伤痛来娱乐,引发了大众的愤怒。


8月21日下午,QQ空间在其官方微博发表致歉声明,称QQ空间已将所有配图下线,并将全面自查,杜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之后,上海市公安局已对涉案企业和人员作出行政处罚。



2016年12月7日,因“艺龙旅行网”在微博中使用了“葛优躺”等葛优肖像图片。


演员葛优将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犯肖像权的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40余万元。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受理了此案。当日,“艺龙旅行网”的微博刊发了道歉声明。



真人表情包真的不能随心所欲地乱用,否则会面临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触犯法律规定的风险。


在网友看来,表情包的使用早已经不限定在官方提供的范围之内了。傅园慧的“洪荒之力”,尔康的招牌动作“伸手咆哮”,黄子韬的“我选择狗带”……成为了社交聊天时的热宠。随着这股潮流,商家也爱用表情包为自己的产品广告宣传。为此,部分“被表情包”的名人选择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除了有明星因表情包或图片被用于商业用途而引发的纠纷,还有普通人因为自己的肖像被朋友在群聊时“玩坏”了,而委托律师进行维权的案例。


如张某诉李某案。二人是同学,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李某负责摄影,留下了不少张某的照片。随后,李某未经张某同意,将张某的照片制作成微信表情包,有的还配上了低级趣味的文字,在同学群内转发。随后,表情包很快流入社会,严重影响了张某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甚至使得张某因精神压力大而被迫就医。面对张某的指责,李某却以只是为了博大家一笑,并没有获得任何经济利益,不构成侵犯肖像权为由,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恋崇拜丑陋:以后斗图需谨慎啊


Ioannes-AMDG:那就用卡通图片吧


懒得想名字哈哈:想起了室友把我照片做成了表情包,说多了都是泪。


斑点护理达人:如果真追究责任的话,那岂不是很多富豪


猫的夏目和我的你:谢谢他们没有追究


最强王者小乔:我们不生产表情包,我们是大自然的魔法师。


我是人間丶惆悵客:吓到赶紧发个表情包压压惊


小黑:不做商用就应该没关系吧


你的表情包合法吗?使用表情包有哪些底线?快跟法制君一起往下看!

表情包“斗图”亦有红线



9月13日起,叼着烟卷扮“酷”的微博自带表情宣告“下岗”。与此同时,北京市控烟协会致函腾讯公司,希望其对微信和腾讯QQ上的表情包采取“禁烟”行动,将被定义为“悠闲”的叼烟表情下线。


北京社会科学院首都网络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林生认为,衡量表情包是否触及道德底线并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只能以现有的或传统的伦理观、秩序观审视表情包。


相较于表情包模糊的道德底线,相关法律规定则构成了表情包传播过程中不可逾越的红线。


8月18日,准备赴加拿大留学的郜宇翔在临近登机前,仔细检查了手机里存储的微信表情包,把原先100多个表情,删掉了一大半。 “学长在留学群里专门提醒过表情包的尺度问题。如被外国海关检查到手机内存有儿童类题材的表情包,严重的情况,可能会被当作恋童癖强制遣返。”郜宇翔说。 某高校的研三学生刘蒙宁则认为,表情包不能过于“黄暴”,她不能接受带有性挑逗意味的表情包。



今年8月,随着影片《二十二》的上映,网上出现一组以截取“慰安妇”老人头像为基础制作的动图表情,引发社会公众强烈愤慨。随后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依据《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对该表情包制作公司处以警告、罚款人民币1.5万元,并处停止联网、停机整顿两个月的行政处罚。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表情包传播方不同,承担的法律责任亦不同。“对于制作方而言,生产的表情包如果侵犯了公共利益、违反《管理办法》的规定,应按情节轻重接受相应处罚。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应承担审查责任。对于网友而言,若使用者的传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则会根据其造成的社会后果接受相应的处罚。”


真人肖像表情,切莫乱用!


演员葛优自己可能也没想到,20多年后,他在《我爱我家》中饰演的“二混子”季春生在沙发上躺卧的颓废形象,能在互联网上火了。


该剧照成为无数段子手施展才能的素材,他们纷纷在其上搭配“颓废到忧伤”“生无可恋”等词语,把葛优在沙发上躺卧的姿态引申为“颓废”的代名词,由此萌生的“葛优躺”一词更是成为2016年十大网络流行语。


然而,葛优并未因此次意外“走红”而喜上眉梢。


2016年12月,他将艺龙网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诉至法院,后者因在官方微博中使用“葛优躺”表情作为配图,被法院判定“侵犯个人肖像权”,须赔礼道歉并赔偿相关经济损失40余万元。


因为表情包吃官司,艺龙网冤吗?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副教授、北京物权法研究会理事翟远见认为,此次判罚合情合法。


“《民法通则》第100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即便是影视作品,其人物肖像权也归明星所有。”翟远见说,“艺龙网将人物形象作为广告以求营利,判罚40余万元一点也不冤。”



“我不用肖像表情包营利,这样就没问题了吧?”某高校学生侯润楠发问。他经常利用第三方软件,上传身边朋友的照片,加入文字和特效制作成相应表情包,发到微信群里调侃玩闹。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安全。


事实可能并非如此。翟远见告诉记者,营利与否只是判断表情包侵权的一种方式。“除了依法正当使用肖像的行为外,凡是未经本人同意,擅自制作、使用、传播他人肖像的,原则上也属于侵犯他人肖像权行为。这里的肖像不仅指五官特征,同时还包括其身体特征。”


对于表情包制作公司而言,不碰触真人肖像成为制作表情包的一道行规。


微信热门表情“乖巧宝宝”的作者超能,制作表情时绝少使用真人肖像。“制作表情包前首先应征求他人同意,同意包括明示和默示。如果所制作的表情包在传播过程中,造成社会公众对其声誉、学识等整体评价的降低,则侵犯了他人的名誉权。若是使用了涉及他人隐私的照片,则有可能侵犯他人隐私权。”超能解释说。 

表情包吸金了,版权咋跑了?


7月28日,电影《表情奇幻冒险》登陆北美市场,上映首日揽下1005万美元。影片讲述了三个表情的冒险经历。在这部由表情形象emoji担纲主演的电影中,表情包实现了从手机小屏幕走向影院大屏幕的华丽变身,其自身价值也不单单局限于打赏抽成,更升格为IP“赚大钱”。


如今,表情包的吸金能力正被进一步发掘。Line原本是韩国的一款聊天软件,过去几年,这款聊天软件靠着出售表情包及其周边产品,一年营利高达18亿元。


国外表情市场的成功,让不少国内商家跃跃欲试。然而,行业野蛮生长造成的版权侵权问题,也让业内人士头疼不已。


2016年,徐州一名学生原创的徐州话版本表情包,被微博名为“徐州帮”的博主随意使用在一条软文广告中。被指侵权后,“徐州帮”仅愿意支付500元版权费,以获取一年的使用权。


设计出微信“爆款”表情包的超能也曾深受版权侵权之害。“表情版权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标准。有时候设计师没有很好地保护自己的版权,但有时候会因为版权保护中心服务不到位而使应得的版权姗姗来迟。”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认为,表情包不论上传与否,其在制作完成后,制作人便享有该作品的版权。


“表情包视情况被认定为计算机软件作品或美术作品。若被认定为计算机软件作品,可适用《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被认定为美术作品的话,则受到《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保护。”李俊慧说。


李俊慧建议,设计师在完成创作后应及时申请版权登记,适当的时候要学会利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若他人未经授权使用表情包用于商业用途,这就侵犯了原作者的经济利益,也就是通过作品使用或许可授权获得合理回报的利益。”李俊慧说,“这种侵权情形就比较严重了,权利人可起诉侵权人或平台。”                       


使用和制作表情包的正确“姿势


那么,以后真的都不能愉快的使用真人表情包了?怎么使用才不会侵权呢?


“如果截取表情包图像以商业使用为目的,未经肖像权人或其三代以内近亲属同意,就会构成对他人肖像权的侵害。”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陈堂发在接受检察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表情图形存在对权利人的不适当“艺术”处理,体现为一种“丑化、歪曲”的效果,可能构成对他人名誉权的侵害。


“如果没有取得许可就利用了特定的名人肖像、影视剧片段,还可能侵犯影视剧的著作权。”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晓补充说。



对于如何安全制造使用表情包,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徐新明表示,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预见性的考虑,如果实在是有好的创意,可以做出来,但是要进行善意的使用。如果用于商业用途,必须取得许可;如果是在自娱自乐的同时向网上、社会上传播,那就要多考虑一下制作的表情包会不会给原来的权利人带来某种伤害、会不会冲击社会公认的道德和秩序。



陈堂发指出,目前的相关法律条款对规范表情包的创作、使用基本上够用,但诸多的禁止性规定散见于不同的部门法律、法规之中,比较零散。为此,他建议如果将针对表情包的创作、使用经常涉及的法律规范问题等分散处理的规范性条款收集起来,按照一定的逻辑整理成册,并作必要的细化解释,可以更有针对性地规范从业人士。


表情包里有大生意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虽然有人因表情包被黑的“体无完肤”,但也有人乐在其中。比如,韩国演员崔成国扮演的角色“金馆长”,其哭笑不得的表情是最受欢迎的表情包之一。而正是这个表情包使他在中国知名度大增,拥有不少粉丝,频频出席商业活动。

@崔成国微博 图


甚至明星官方出品的“正版”表情包不仅是宣传工具、圈粉利器,还能带来实实在在的收入。有公开资料显示,某一线大热明星表情包在商店挂了一年多时间获得了超过200万的表情包分成。


而据商用表情包行业分析网站“表情包百科”(Emoji pedia)估算,全世界智能手机用户大约有20亿人,这些用户每天通过社交平台、聊天软件和手机短信发送出450亿条信息,其中60亿条包含了表情包符号。


表情包应用规模之大,受关注程度之深,注定了其背后的商业价值不容小觑。


LINEFRIENDS_CHINA  图


以日本的社交软件Line为例。Line软件向用户提供付费贴图表情包,每组贴图售价120-240日元不等。2016年,Line赴纽约上市。其上市披露文件显示,Line仅靠表情包出售业务,每年收入达到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8亿元!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公众号 检察日报、每日经济新闻、辽沈晚报、新浪微博


本期编辑  于澄 宋胜男  陈睿哲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