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关注!八达岭老虎伤人案今开庭 当事人索赔金额变218万

2017-12-19 法制网 法制网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死者女儿:索赔156万,我没讹钱



▲12月19日,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开庭。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老虎伤人事件过去一年多后,迎来新进展。今日上午八点半,该案件将在延庆区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法院究竟会对责任划分作出怎样的判决,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案情

游客动物园下车遭虎袭 1死1伤

2016年7月23日,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园内发生一起老虎伤人事件。当时,游客赵女士中途下车后,被老虎拖走,其母周女士下车去追时遭老虎撕咬。该事件造成周女士死亡,赵女士受伤。

事件发生后,延庆区责令涉事动物园停业整顿,确保旅游安全。北京延庆区安全监管局牵头、当地多部门组成“7·23东北虎伤人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展开调查。

当年8月,调查组公布了调查报告,认定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随后动物园恢复营业,但东北虎园不允许游览,猛兽区自驾游暂停。当年11月中旬,东北虎园重新开放,增设电网,并在出口处大门上增设“严禁下车”的警示牌。

2016年11月15日,赵女士起诉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共索赔155万余元,延庆区法院受理并正式立案。

此后,赵女士家人向延庆区法院递交指定管辖申请,要求案件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但延庆区法院认为,尚无证明显示法院就该案审理已经或可能受到行政干预,拒绝其提级管辖请求

今年3月,延庆区法院指定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伤残鉴定报告显示,赵女士符合九级伤残。(中新网)

▲图为事发当时。(视频截图)

>>索赔

伤者更改赔偿金额 索赔218万元

记者注意到,因赔偿标准等因素的影响,原告所提出赔偿金数额也随之改变。据原告律师白晓强介绍,赵女士将索赔金额调整为69万元,伤者家属还为已故的周女士提出149万元的赔偿金,“该金额是按相关规定和最新标准拟定的。”(澎湃新闻)

▲12月19日,法院门口外聚集了大批媒体前来采访报道。

>>发声

当事人称自己有错 没靠母亲讹钱

“老虎伤人”案当事人赵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管赔多少,自己都失去了母亲,“我更不是外人说的那样,靠着母亲讹钱。”

赵女士说:“她(母亲)一条人命都没有了,而且我看到了曾经的笔录上,关于她死的时候的那种惨状,太让人、太让人难受了,可以这么讲,我为什么能活下来,实际上是我的母亲把我从老虎嘴里面给换了下来。”

对于赵女士的起诉,网友们并不买账。“如果这次赔了,保不齐以后有人去动物园碰瓷啊”,“自己不守规矩,害了你的母亲,还找动物园?”……

对于网友们几乎一边倒地声讨,赵女士说:“其实从出来接受媒体采访,我们一直从来就没有否认过自己的过错,我们一直强调自己是有过错的,但是不能因为我们的过错就来掩盖园方的过错,我们就是希望法律能够公开地、公平地审理这起案件,然后把责任给划分清楚。”

赵女士认为,园方在提示牌设置、伤者救治措施等方面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这也是赵女士以及家人申诉的主要理由。对于近156万元的索赔诉求,赵女士说数额是律师根据法律和伤情多方面因素提出的,并非讹诈。

赵女士还称:“在这里我也可以讲一句吧,如果判了动物园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个赔偿,我觉得可有可无。”(中新网)

▲当事人赵女士接受媒体采访。

>>争议

园方坚持无责主张 不接受调解

此前,动物园方一直主张无责,赔偿也是出于象征性的人道主义,并称将积极应诉。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曹先生说,在案件开庭审理之前没有太多需要说明的,一切看庭审情况,等待法院判决,“他们要求的赔偿数额太高,无法进行调解。”

“动物园明确表示调解可能性几乎没有。”赵女士表示,他们不接受调解,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等待公允判决。(澎湃新闻)

针对八达岭老虎伤人事件中死伤者家属去法院起诉一事,八达岭动物园宣传负责人曹志杰去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这个是当事人的权利,我们也非常欢迎他们这么做,最开始我们双方说最好能达成一致,如果不能达成一致的话,我们就依法来处理。

曹志杰认为,无论家属怎么发声,园区都属于没有过错的一方,“调查报告都说了不是安全生产事故,那我们肯定没责任。”

事发后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园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直到2016年11月13日才重新开园。据介绍,事发后已经将老虎关进笼子里,开园后又重新放出来,游客多时多放,游客少时少放。

据《工人日报》此前报道,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部负责人曾表示,在经营行为中,保护消费者安全是经营者的第一责任;在责任主体中,经营者是保护消费者安全的第一责任人,消费者“违规”不等于经营者无责。(封面新闻)

▲资料图

>>对话

伤者称园方不让其对外界发声

记者:事发后,你有再去过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吗?还会想起过去的事吗?

赵女士:去过动物园,都是跟媒体记者去的,最近一次和法官去勘验现场。在这个人生黑色地段,我只记得自己站在车门旁之前的那段记忆,监控里其他的画面都没有意识和印象了。

事发园区并不是全程禁止下车,有些路段可以下车,其他猛兽区都是直线型,只有事发地是U字型路段,当你走完U字路的直线一边又长时间见不到老虎时以为自己安全出来了。

记者:有网友曾指责你“不守规则、私自下车”,这一年多以来,舆论对你造成怎样的影响?

赵女士:在这次事件中,舆论的确给了我影响,前期可能比较大,后期也都看淡了。我也不想再举一些例子,给不知情的网友产生脑补,自我假设。他们都没有亲历现场,不了解情况,都觉得自己会是无比地遵守规则。我觉得,这家动物园最大的失误是它当时没有标出口、入口,我下车点正对着大门,给人一种出了园子即将进入下一个园区的错觉。

记者:在此期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方面跟你作了哪些沟通?

赵女士:他们没有和我沟通,只是在政府调查报告出来之前,为了稳住我们,不让我们对外界发声,期间和我父亲谈判过6次,说会给出满意的交代,园方说我母亲是英雄。但等调查报告出来后,他们就开始插科打诨,翻脸不认账

记者:在这一年多里,家里情况如何?

赵女士:其实也不想刻意说明了,只能说,这一年多不仅是我,包括我的家人都没有放弃希望,都在积极向上地生活。有时候,无论你想做什么,努力什么,都容易遭到诟病,因为他们都不了解真实的情况,只是自己在脑补,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事,自己为自己负责就好。

记者:在法院认定和判决前,是否还有想要说的话?

赵女士:无话可说。舆论是把双刃剑,法律最终的判决才能说明一切,当然是在没有任何干扰情况下的判决。

记者:在赔偿数额上,你说赔多少并不是你的关键诉求,为何?

赵女士:赔多赔少,我都失去了母亲。十恶不赦的罪犯也有羊羔跪乳之情,更何况是我。我更不是外人说的那样,靠着母亲讹钱。

野生动物园三番五次出事,原因是什么? 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是园方低成本的防范措施以及相关管理部门对安全管理责任的不重视,希望通过我们的事情给社会警示,不要再发生这种悲剧。(澎湃新闻)

▲赵女士展示伤口。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时间轴:

2016年7月23日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发生老虎伤人事件,致一死一伤。事件发生后,延庆区责令动物园停业整顿,确保旅游安全。

2016年8月24日

延庆区政府调查结果显示,赵菁未遵守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被虎攻击受伤;周某救女心切未遵守规定下车,被虎攻击死亡。因此该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2016年8月25日

动物园恢复营业,但位于西南方的“U”字形东北虎园不允许游览,猛兽区自驾游暂停。

2016年9月22日

人保财险北京分公司发布声明称,被虎咬伤的两位游客并未购买该公司意外险产品,无法得到保险保障,并暂停与动物园的意外险合作。

2016年11月15日

赵菁起诉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共索赔155万余元,延庆区法院受理并正式立案。

2016年11月18日

东北虎园重新开放,增设电网,并在出口处大门上增设“严禁下车”的警示牌。

2016年11月22日

赵菁家人向延庆法院递交指定管辖申请,要求案件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

2016年12月8日

延庆区法院认为,尚无证明显示法院就该案审理已经或可能受到行政干预,拒绝其提级管辖请求。

2017年3月29日

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赵菁面部损伤符合九级伤残,致残率20%。建议误工期为180日,护理期90日,营养期90日。

2017年5月下旬

赵菁表示,政府信息公开得到回复,律师从延庆区政府拿到案件完整的询问笔录。律师表示,暂无法透露详细内容,但从内容看,比较有利于赵菁。

2017年12月19日

该案在延庆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文章来源  北京时间、中新网、澎湃新闻、封面新闻


本期编辑 于澄 刘青  陈睿哲  梁成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