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新路霸!为啥“老年代步车”逆行闯红灯却还能横行无忌?

2018-05-03 法制网 法制网

在这个追求速度的年代


“老年代步车”了解一下?


灯红酒绿的城市

“老年代步车”就是许多大爷们心中的法拉利

载着心爱的老太太描绘着经典夕阳红

“老年代步车”大多为老年人接送孙辈

所以飙起车来也颇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气势

壳如薄翼但却敢于在车流中横冲直撞

随随便便驾驶

随随便便转弯

随随便便停车

结果嘞?

怼公交


怼树


怼卡车


怼SUV

真可谓上怼天下怼地

中间怼空气

……

此类“老年代步车”的问题可谓老生常谈,但不得不正视的是,对“老年代步车”到底该如何治理,尚无确切的答案。因存废的大方向不明,往往是治理一段时间后,“老年代步车”保有量又持续增加。

制图/李晓军


4月21日,家住湖南省长沙市宁乡道林镇的一位88岁老人因为思乡心切,竟然带着9岁的孙子开老年代步车上了高速公路。由于不熟悉高速公路通行规则,老人在高速公路互通很快迷了路,并在岳临高速和沪昆高速之间逆行、变道,往返来回近3小时。而这辆老年代步车的时速为15公里。


高速交警通过视频监控发现这一情况后,及时通知路面巡逻民警找到爷孙二人,将他们安全护送下高速公路。


 而且,“老年代步车”引发的险情,远不止这一例。


2016年7月,《法制日报》记者曾对“老年代步车”问题进行详细调查,快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些似机动车非机动车、不用考驾照、不用上牌照的车辆,依然肆意行驶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甚至人行道上。


对于老年代步车

市民有一肚子话要说

环卫工人李师傅

路面上出现的这些“老年代步车”,起步猛、底盘轻,车速一快,极易发生侧翻,“最重要的是有些刹车不灵,遇到突发情况,刹车根本来不及”。看着车身后方醒目的“老年代步车”几个字,机动车司机不敢催、行人只能躲。

有些‘老年代步车’看上去与机动车差不多,速度虽然比不上汽车,但是对行人来说还是很快的,而且没有声音。你走在路上,还没有察觉,车已经挨着你开过去了,我好几次都被这种突然蹿出来的车吓一跳。


这种“老年代步车”给人的感觉就是颠颠晃晃的,如果真撞上机动车,驾驶人肯定会受伤。

市民李先生

市民黄璇

大约晚上8点半,我从北五环拐向机场高速的出口,进入匝道,直觉告诉我尽量减速,我用40公里的时速沿着近乎圆形的匝道行驶,突然眼前一闪,瞬间失去视觉。回过神来,原来是一辆‘老年代步车’,开着大灯从匝道左侧逆行过来,速度不低。


如果前车离我近一些,如果路中间出现了行人,我在那一瞬间是根本没有反应的。如果出了事,我肯定跑不了责任。但是,对于这种驾驶‘老年代步车’违法的行为,是不是应该追究驾驶人的责任?

我每天在路上拉活儿,经常会看到‘老年代步车’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形,最常见的就是闯红灯、逆向行驶、随意掉头,仿佛所有的交通规则对他们都是无效的,这些行为极易引发恶性交通事故。这些车不挂号牌,摄像头也拍不到,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北京出租司机赵师傅


既然如此危险

为啥还要开出来?

“别一棍子打死‘老年代步车’”。


这是在北京帮儿女带孩子的覃辉老人说的话。这样的态度,也代表了不少老人的心声。


 “这种车不用上牌不用驾照,不用限行,对于年纪大的人来说,还可以遮风挡雨,我觉得还是蛮好的。”北京市一位60多岁的“老年代步车”车主说,他开车时一般都走慢行道。


下午放学时间,几辆颜色鲜艳的“老年代步车”在北京市嘉园路附近的幼儿园门前格外显眼。一位老人告诉记者:“买这车就是为了接孙子上学放学。我年纪大了,没法考驾照,也没法开孩子的车。有了这种代步车,孙子就不用刮风淋雨了,还是挺方便的。”


不过,在这位老人驾车离开后,孩子一直在车内与老人玩耍打闹,没有任何诸如安全带之类的安全措施。这辆“老年代步车”也因为孩子在车内的玩耍行为而摇晃起来。


“我们这些有代步车的老人,出行频率比那些没有车的高,差不多每天出门4次左右。对于没有代步车的老人来说,他们出行肯定不方便。”覃辉对记者说,在老年人出行的目的中,接送孩子上下学和购物占很大比重,“现在年轻人上班,几乎没有时间接送孩子上下学,而有些公共设施分布不合理,增加了老年人生活的成本和不方便性,代步车也就成了更快捷方便的出行工具”。


覃辉向记者举例说,比如在他所居住的小区,距离最近的幼儿园也要步行20分钟,“说实话,很多老人步行距离如果超过10分钟就会感觉疲倦。代步车速度快、车身小、能载人载物、不堵车,满足了我们这些老人快速通行的需要”。


现实需求,也成为一些子女为父母购买“老年代步车”的原因。


 “我现在唯一的担心是,速度会不会很快。我爸从去年就很想要一辆,他不会开汽车并且年龄也超过60岁了,也没想让他去考驾照。但是,他们出门很不方便,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骑电动自行车更让人担心。而且从我们家出发,要走两公里才能到公交车站。”在河南某市生活的吕智通过电话对记者说,“我们这里都是这样,条件好点的就买汽车,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还都是开摩托车、三轮车、电动自行车。冬天冷、夏天晒,老人骑电动自行车也受罪,只要速度不快,我们觉得用‘老年代步车’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然而,也有不少人发现,驾驶这种不安全“老年代步车”的,有不少是年轻人。


北京市朝阳区的李先生说,现在开这种车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不仅是老人开,很多都是年轻人在开。


在河北工作的张西峰看来,在北方平原地区,“小城市、农村,街上有不少此类‘老年代步车’。开这种车的人,大部分都没有驾驶证,驾驶者以中老年人和妇女居多,也有少数年轻男性开这种车。这种‘老年代步车’的主动、被动安全都不算好,提速倒是挺快”


杂乱无章

生产销售都没有统一标准

据了解,真正的“老年代步车”是一种医疗器械,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10公里之内,以速度低、刹车灵、安全可靠、方便为标准,且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然而全国多地市区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速度多在40至50公里每小时,价格在5000元至60000元不等。商家以不需要任何驾驶资质、不需要担心道路交通违法处罚为卖点来销售“老年代步车”


“目前市场上流通的‘老年代步车’的车型杂乱无章。这些车无论是质量参数、行驶速度还是续驶里程、安全技术性能都达不到现行电动汽车标准,而且未被列入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生产没有统一标准。”曾处理过此类交通违法事故的保险公司人员柴伟说,法律规定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非机动车限速为每小时15公里以下。“而这些‘老年代步车’既不像机动车有牌照,相比于非机动车又明显超速,有的甚至时速达到了五六十公里,因此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目前生产低速电动车的车企主要是观光车与专用车资质,而这些车主要运行在特殊场景和路况下,比如景区、火车站等,所以将低速车应用到社会交通领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低速电动车行业从业人员于咏琳介绍说,一直以来,对于低速电动车的存在,社会褒贬不一,有说存在即合理的,也有说必须要取缔的


曾对电动代步车进行过设计改良研发工作的孙浩林说,我国对于高龄者代步工具没有具体规范,无论是轮椅还是“老年代步车”,都仅满足了用户的代步需求,并没有与所使用的环境相配合。因此,目前活跃于公共场合的代步产品隐藏着对使用者和环境中其他人的潜在危害。



“不过,‘老年代步车’有其存在的需要,很难一禁了之。”孙浩林认为,在三四线以下城市及乡镇农村,由于交通没有大中型城市发达,廉价的“老年代步车”可以给中低收入人群、老年人群体带来诸多便利,这部分市场需求不容忽视。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记者:赵丽)


本期编辑 于澄 刘青 宋胜男 陈睿哲 梁成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