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成年人才能看懂的80副图,看完羞愧难当!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冼冠生的诅咒:做生意的人如果没有良心,这店早晚关门

2018-02-04 老衲读史 老衲读史


欢迎添加老衲个人微信号:couhuo2014

~~~~如若此地作别,也好他乡再见~~~~


本文原载于《财经》杂志2009年3月16日第6期,作者章立凡,原题《冼冠生的诅咒》。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


三鹿集团在国人的骂声中倒台了,同时也将一个人物——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永远钉在了中国食品工业史的耻辱柱上。这使我想起了另一个人物——近代中国食品工业的开拓者、冠生园的创办者冼冠生。说起冠生园,今天的人们能记得的,一是当年请影星胡蝶所做的著名月饼广告:“唯中国有此明星,唯冠生园有此月饼”;二是前几年南京冠生园(全国众多冠生园中的一家)因使用陈馅制作月饼,被曝光后企业倒闭,给人的印象是“成也月饼,败也月饼”。其实冠生园的起家,源于一种小食品——陈皮梅。


冼冠生白手起家,早年曾在上海新舞台提篮叫卖自制的陈皮梅、话梅、牛肉干等广味零食,颇受大众欢迎。名伶薛瑶卿服用陈皮梅后功效显著,拉艺界同人一起投资,于1915年与冼氏合伙开店,并交托他主持,此即冠生园之由来。历经十多年的开拓,冼冠生凭着勤奋与敬业,先后在南京、杭州、庐山、天津、北京等数十个城市设立分店或代销店,并开辟农场作为生产基地,兼具休闲功能,实为现代观光农场的先祖。他引进英国、德国的先进设备,将冠生园从前店后厂的传统作坊式经营,改造成工业化生产、产销结合、工商一体的龙头食品企业。冠生园之“生”字商标饮誉海内外,他也被誉为民族工商业的“食品大王”。


冼氏的经营理念是“三本”,即“本心,本领,本钱”,后两者当今的企业家大多具备,惟“本心”稀缺。不妨从公德与私德两方面论之。冼冠生的经营方略注重“扬己所长”“人无我有”“真工实料”。他提出“一切产品,卫生第一”的口号,对车间环境、生产环节和生产人员做出严格规定,禁止使用劣质或变质的原料;鸡蛋须先清洗壳外污物,花生要剔除霉烂颗粒。某次一批果酱出货后有发酵变质现象,他不仅自请处分,还率公司人员到各店号登门道歉,包退包赔。


在私德操守上,冼冠生作为主持公司业务的股东之一,一向公私分明,不乱支一分公款,除了冠生园,不做任何店外生意。他自奉甚俭,收入都用于发展事业,连自己女儿生活发生困难都无力帮助,只好借外债救急。他律己甚严,平时与职工同吃同住,每天必到工厂督导生产。产品出现质量问题,他都先处罚自己。冼冠生以“四不”作为员工守则,即“不吹烟(鸦片),不酗酒,不赌博,不讨小老婆”;自己除了听听京戏,从不涉足歌厅舞场。这在当时和现今的企业家中,都是凤毛麟角。


上海沦陷后,冼冠生到大后方重庆开店设厂。抗战胜利后回到上海,因沦陷期间股权发生变化,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内外交困加上积劳成疾,此后他只保留董事长名义,不再视事。1952年“五反”运动中,65岁的冼冠生自杀身亡,过去一直被粉饰为“病故”。


冼氏自杀的原因,是被非法关押逼发欠薪所致。“五反”运动造成了全国的经济大滑坡,上海的食品及饮食生意大受影响,也激化了劳资矛盾。冠生园除维持日常运转,每月需发工资2.4亿元(旧币),资金周转艰难,自1952年2月下半月起积欠员工工资,公司负债达13亿元。居家养病七八年的冼冠生被工人揪到公司,逼迫发放工资。他被关45小时后心力交瘁,于4月21日跳楼自杀。当时很多企业主选择了这种惨烈方式自我了断,被称为“空降部队”,据说只是为了证明“死要见尸”,没有潜往台湾“投敌”,以免连累家人。


是年5月间,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到上海调研纠偏。据同行的章乃器在日记中记载,资深老报人严鹤声在5月17日的工商界座谈会上提出:调查不易得真相,如冼冠生自杀,连家属都说是经理、董事会不好,没有说工人迫逼董事会、经理,又迫到董事长。

这种人为制造阶级斗争、以政治运动干预乃至消灭市场经济的折腾,后来还重复过多次。中国商人在漫长的商业文明历史中,形成了“管鲍家风”“陶朱遗范”“童叟无欺”“真材实料”等一套商业道德规范,但在20世纪50年代后遭到批判和唾弃。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第二轮资本原始积累,至今仍是潜规则多于明规则。三鹿在牛奶中添加有害物质牟利,其实是中国奶业的共同潜规则。冼冠生生前常说:“做生意的人如果没有良心,这店早晚关门!”南京冠生园的“陈馅事件”只是一个警示;三鹿的垮台、田文华的入狱和国家质检总局局长去职,也不是潜规则的终局,更凸显出体制上的积弊。时至今日,冼冠生的影子仍在时空中徘徊,他的诅咒依然有效——中国的企业家和官员们,下一个会是谁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