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我们走进响水爆炸核心区,看到这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如何化解镇江天量债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16年9月1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变法者们】汉武帝篇——大汉王朝掘墓人

2016-07-22 蛮族勇士→ 蛮族勇士 蛮族勇士

【变法者们】3-  汉武帝——大汉王朝掘墓人

 

西汉王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建立起大一统的帝国。虽然秦朝勉强也能算,不过秦朝的统一时间太短,公元前221年完成统一,只不过过了12年,到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居然就是一呼百应,群雄奋起,只要是个人物,就要造反。再过了两年,这个军功显赫的王朝就崩塌了。一身血红军装的虎狼秦军曾经横扫天下,让中原各国闻风丧胆,然而在12年后的整个造反过程中,秦朝的虎狼军团竟然好像消失了一样,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出过场。这事的原因总结起来只有一个:秦始皇为了建立起真正的中央集权体制,疯狂打压本国以及中原各国原有的贵族势力,吸引了太多的仇恨。郡县制作为中央集权的典型手段,在中原各国推行是可以的,毕竟由中央委派流官进行管理,中原人从管仲时代开始已经习惯了,但是对于偏远的南粤地区,大家伙习惯的始终都是土官制度,强行在南粤推行郡县制,搞“改土归流”(土官和流官的概念从管仲篇开始提,请各位一定要牢记,非常非常的重要,是政治学领域最重要的概念,没有之一),结果一定是惨烈的战争。所以秦始皇一统六国之后,立刻就在南粤陷入了战争泥潭,虎狼秦军中最精锐的五十万人,被迫长期滞留南粤,在中原大地烽烟遍起的时候,这批军队拒绝了秦王朝的征召,选择留在了南粤地区,建立了南越国,然后通过漫长的战争和屠杀,将南粤大地上的原始居民大部分都驱赶到了东南亚地区。今天珠三角地区说白话的粤人,其实大多是秦军的后人。


 

现在大汉王朝建国了,当然要吸取秦始皇的教训。中央集权体制对于皇帝来说,具有不可抵御的诱惑,全天下人的生杀大权都操于皇帝一人之手,将相权贬低到奴才的位置,让整个官僚系统除了磕头之外啥事都不敢干,让这事想想都能让帝王们激动不已。但是这事一定要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事实上,这里老蛮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从古至今,都没有哪个王朝能真正能做到这一点。满清尝试过一把,结果就是太平军祸乱中国,李鸿章趁势而起,相权之重,随时可以让慈禧太后成为台面上的摆设。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西汉开国之初,迫于传统,刘邦不得不分封诸王,允许他们建立起自己的小王国,拥有独立的军权、税权、铸币权、司法权、官吏任免权(以上权力的重要性分先后)。天下五十余郡,归中央管的只不过十五郡而已。是可忍孰不可忍,汉武帝之前的四代君王,包括没有直接称帝的吕雉,就只剩一件事可干:将这些国中之国收归中央。刘邦和他老婆吕雉前后花了20多年时间,把异姓王爷们杀的杀废的废,全都搞定了。但是,刘姓王爷们的藩国数一数也还有二十多个呢。汉文帝的办法是拆分,把稍微大一点的藩国都拆了,拆得零零散散的,算是分散了藩国的势力。到汉景帝时代,稍微激进一点,直接削减藩国属地,结果立刻就是七国之乱。汉景帝艰难的打赢了这一仗,最后也只能是勉强取消了藩国们的司法权和官吏任免权。到汉武帝即位的时候,藩国们依然具备完全的军权和税权、铸币权。藩国们依然是要军队有军队,要钱有钱,对中央当然也称不上恭敬。汉武帝要向藩国派一个刺吏,这娃如果不赶紧投靠藩国的王爷,估计连官衙的大门都不敢出,分分钟都会被几千人结队砍死。


(刘邦和吕雉) 


汉武帝于公元前140年以16岁的年龄即位,然后又熬了5年,到公元前135年,汉武帝21岁的时候,熬死了当权的窦太后,算是真正执掌了大权。然后,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就立刻干了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事:“推恩令”,规定藩国除了原本的嫡长子继承制之外,也可以割出来几块地由其他儿子们继承,只不过这些地区要从藩国降格为侯国,侯国的侯爷们基本上没有了权力,就跟县令似的,除了享受一些税收供养之外,啥都干不了。虽然推恩令用的词是“可以”,但是藩王们都知道,这次想不分割都不行了。于是大的藩国很快就被一块块的切出去,变成小侯国,然后被并入中央的郡县体制,最后消失。困扰了西汉四代君主的王国分立问题,就这么被汉武帝给解决了。

 

如果汉武帝止步于此,此后他继续奉行休养生息的国策,稳固和完善郡县制度,逐步强化中央集权体制,那么,汉武帝将会是中国历史上最牛叉的君王。但是这厮确实是一肚子的雄才大略,不拿出来实施的话,都能憋死。现在国内的藩王都老实了,那就开始往外扩张,打仗吧,于是大汉王朝自此进入了战争模式。最主要的战争方向是北方,跟匈奴人打。从公元前129年开始,一直打到公元前91年,打了差不多40年的仗,中间互有胜负。最终的结果,算是汉王朝惨胜,剩下的匈奴人被赶到北疆,不敢再南下牧马,一百来年后匈奴人继续往西迁徙,最终达到现在欧洲中部,建立了匈牙利国。当然了,在南方汉武帝也没闲着,先后把福建的闽越国和两广的南越国都给灭了,然后重新设置郡县,委派流官进行治理。如果纯粹在军事角度上看的话,汉武帝算得上光芒万丈,简直是千古一帝了。

 

然而,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战争在本质上也就是一门生意,是有经济账要算的。匈奴人为啥总是喜欢南下抢掠?因为穷,抢掠可以致富。游牧民族的战争动员成本很低,牧民骑上马就是战士,武器补给和帐篷,捆在马背上就走,一群人只要集结起来,冲到大汉境内,看到什么都能抢,把锅碗瓢盆搬一车回去,都算挣钱了。但是汉王朝的战争动员成本高得吓人。一直到汉武帝时期,中国都没有职业军人的概念,普遍实施的是役兵制。战争动员令一下,每家每户都要派出子弟,履行服兵役的义务。这些临时征召来的所谓军人,平时连鸡都没杀过几只,悍勇根本就谈不上,更谈不上严格的组织纪律性。送到战场上,只能是靠数量取胜。当然了,东汉和唐代,募兵制与府兵制成熟之后,职业军人发展了起来,虽然轻描淡写的就能把游牧民族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又出现了军阀割据问题,职业军人联合起来,轻易就能推翻中央政府。这事儿算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有利就必然有弊,所以唐代之后的中华帝国又走回了老路,想方设法禁止职业军人出现,结果又被游牧民族压着打。不过咱们还是继续说回汉武帝的事吧。要把几十万连鸡都不敢杀的老实巴交的农民送上战场,没别的可能性,只能是用海量的资源来填。最精良的盔甲、最驯服的战马、最丰盛的饮食、最舒适的营帐,这一切都不可或缺,否则这帮子乌合之众随时就会炸营,然后一哄而散。这意味着整个大汉王朝的国家机器都要为战争服务,只要战争还在继续,那么,这个国家所能创造出来的全部财富,都会被花得一干二净。到汉武帝晚年,持续用兵3、40年的结果,是国家陷入了普遍贫困状态。不通战技的年轻人,在战场上有多少就能死多少,汉武帝也不心疼。卫青的所谓七战七捷,靠的就是不把人当人,当成消耗品。大军每出击一次,行程都有上千里,10万战兵要配40万后勤辅兵,战兵之中或许还能有个三五万人平安归来,辅兵基本上都作为消耗品,死在了漫漫征途之上,连抚恤金都没有。耕种用的牛马全都被征发去了前线,农村留下的老弱妇孺只能手提肩扛的种地。所谓“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背后,是满地的尸骸和民不聊生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对此很是不爽。仗是一定要打的,没钱怎么办?那就从有钱人手里直接抢。于是汉武帝干了三件事:盐铁专营、平准令和告缗令。盐铁专营这事就不用说了,最挣钱的两门生意只能由中央政府经营,老百姓谁干谁就得死,这当然是皇族来钱最快的法子。这事儿算是管仲始创,被汉武帝发扬光大,此后中国历代王朝,全都继承了这一光辉传统。平准令说的是开办官营商场,按官定的价格强行收购商品,然后再按官定的价格强行卖。至于这个官定的价格是怎么来的,那就天知道了。这个玩法已经相当于直接从老百姓手里抢钱了。但是,这还不够,最离谱的还得算是告缗令了。这玩意规定,所有的富人都必须将自己财产的20%贡献给朝廷,一旦有丝毫隐瞒,就没收全部财产,举家流放戍边。这就是做皇帝做到赤裸裸的不要脸的地步了。按这种玩法,官僚们随便编排一个隐瞒财产的罪名,就能让富人万劫不复,根本就没活路可言。富人们走投无路,没别的办法,那就干脆造反算了。于是中原大地,盗贼滋生,正常的商贸生产活动几乎断绝。至于千辛万苦打下来的北方草原地区,也只能是全部丢弃,根本没人去经营。更麻烦的是福建和广东,丢弃吧不舍得,不丢弃吧,一毛钱的税都收不上来,投入巨资养了以十万计的军队,也只能勉强维持几个重要交通节点城市的治理,稍微离水陆要道远一点,就是当地人的天下,不要说收税,地方官吏要敢去视察一下,连命都保不住。中华大地,遍地都是干柴,眼看着只要稍微有点小事触发,就是遍地烽烟,大汉王朝,就要亡国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大汉的官僚群体才算是明白过来,让皇权过度扩张,不加以制约和限制,是不行的。皇权与相权,是一定要对立的。一个雄才伟略的帝王,固然可以造就千秋功业,但是破坏力,同样也是大得吓人。没有相权制约的皇权,是非常可怕的。官僚群体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不能再让汉武帝继续这么独断专行下去了,官僚必须联合起来,遏制汉武帝的战争欲和搜刮欲。这一共识带来的结果,就是中国历史上最奇怪的大案:“巫蛊之祸”。这事的起因莫名其妙,汉武帝突然看到身边出现一个全副武装的陌生人,都没人认识他,派禁军去抓,居然抓不到,凭空消失掉了。于是汉武帝勃然大怒,兴起大狱,将身边的亲信一个挨一个的杀,杀着杀着,汉武帝突然发现有人在用巫蛊手段谋害自己,于是继续杀,最后把自己的太子和孙子都杀了。武帝身边所有的亲信大臣、将军、太监首领和高级宫女,都被杀了个干净。这等于是汉武帝自断臂膀,从此之后,汉武帝就变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他要再发布啥命令,官僚集体都当他是发疯,根本就不理睬。汉武帝人生中干的最后一件事,是发布了一份《罪己诏》,宣布自己就是个二逼,为了个人的战争欲,不把国人当人,真是罪大恶极,祈求大家的原谅。这份罪己诏发布之后两年,也就是公元前87年,汉武帝就挂了。

 

然而,故事并没有因此结束。汉王朝的整个经济秩序都被汉武帝给玩垮了,不是一份罪己诏能恢复的。富人们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手里的那点钱,在皇权面前根本就是个渣渣,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于是开始寻求与官僚群体结合起来。钱与权结合的结果,就是豪门大阀的出现,并逐渐衍生出所谓的士族,控制整个国家的财富,垄断了整个国家的权力,让寒门子弟根本找不到出头之路。另一方面,联手把汉武帝坑到死的官僚群体,因此发现原来皇权也不过如此。所谓的九五之尊,智商情商也高不到哪里去,说糊弄也就糊弄了。汉武帝之后的皇帝,基本上都没有了任何作为,被相权压制得死死的,权相霍光说要立谁做皇帝就立,说要废就废,皇族连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到了西汉末年,皇族已经孱弱不堪,只能依靠娶个豪门大阀的老婆,靠老婆家里的权势,来给皇帝撑腰。当然,这么弄的结果,就是外戚弄权,整个国家乌烟瘴气。到公元8年的时候,大汉王朝终于玩不下去了,权相王莽连军事政变都懒得发动,直接对着皇族发布了一道命令,你们退位吧,就抢到了皇位。这一切的祸根,当然都要归结到汉武帝身上。

 

我们今天回头看的话,汉武帝如果不发起连续40年的战争,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就是跟匈奴拉锯罢了。大汉王朝还能继续发展,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都能维持,社会制度将会继续完善,王权和相权继续良性博弈,很可能出现一种我们未曾见过的全新的帝国图景。不至于像后来那样恶性博弈,钱与权结合催生豪门大阀,这个烂玩意甚至可以算是我们现代的权贵经济的雏形。

 

然而,历史没有假设。所以,我们也只能在读完本文之后,一起痛骂一句:汉武帝,去你妈的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