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16年9月1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辛酸常州——坚守实业,负重前行

2016-08-26 蛮族勇士→ 蛮族勇士 蛮族勇士

辛酸常州——坚守实业,负重前行

 

常州的民营资本非常发达。2015年,常州民营经济增加值3541亿,占当年度常州GDP的比值高达67%,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地位。有意思的是,这些民间资本主要集中在实业领域,在2015年常州民营经济创造的第二产业增加值为1866亿,占民营经济增加值的比值为53%。在投资数据上更能看出常州民间资本对实业的坚守。2015年,常州固定资产投资总额3399亿,其中民间投资额2574亿,占比76%。这2574亿的民间投资中,有1513亿投向了工业领域,占比高达59%。今年1到7月份,在实体经济日益萧条之下,常州人民依然顽强的坚守着实业投资的传统,民间投资总额1580亿,其中工业投资980亿,占比不降反升,达到了62%。基于我本人的恶趣味,我实在是要拿广州这个二逼城市来对比一下。今年上半年,广州自吹自擂,号称民间投资大增,非常非常的牛逼,结果检验一下数据,853亿的上半年民间总投资,倒是有562亿投到了房地产开发领域,占比高达66%。而今年1-7月,忠于实业的常州人民只不过将213亿的资金投入了地产开发领域,占民间总投资的比值只有微不足道的13%罢了。


 

老实说,常州的产业经济数据让我很是吃了一惊。2015年常州GDP为5273亿,相对2014年的4902亿,增幅7.5%,对于常州这样一个以民营工业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城市来说,这种增幅还真是难能可贵。最重要的是,它的工业企业整体上还能挣钱。2015年常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总额为647亿,对比2014年的618亿,竟然也还有5%的增幅。本公号的读者都知道,在现在的萧条时代,工业企业利润存在普遍性的下滑,只有极少数的城市,才能实现这种利润增长。到2016年,常州的产业数据依然不错。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308亿,同比增幅高达15%。当然了,在这些亮眼的数据之外,也还有一些不和谐的数据:2014年常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亏损面为14%,2015年上升到20%,到今年上半年,依然高达19%。每5家常州的工业企业,就有一家处于亏损状态。这么看起来,一方面,常州的企业整体盈利在增加,整体上的日子也还过得去;另一方面,也还有高达五分之一的企业举步维艰,在经济萧条的大潮之下挣扎求生。将这些数据背后的酸甜苦辣挖掘出来,或许可以让我们知道,城市政府,乃至这个国家,应该怎么正确的应对经济长期下行的“新常态”。

 

说起来,江苏南部各市,除了以外资科技产业为主的苏州,南京、无锡和常州,都面临着传统产业升级的终极难题。关于南京如何应对产业升级的问题,我们到南京篇再来细述,无锡的玩法是简单粗暴的关停传统的重型化工和电气企业,然后政府拍板,引入一批所谓的新能源和智能制造这类纯粹玩概念的破烂玩意,结果就是将无锡经济直接带进了沟里,痛苦不堪,现在连翻身的希望都看不到。幸运的是,常州没有无锡那么二逼,他们选择了学武汉:在延续传统的机械装备、钢铁冶炼和重型化工产业的同时,走上了精细化生产的道路。这种选择为常州开拓了一片新天地。

 

常州的产业转型始于2008年的金融海啸期间,当时各类机械装备、钢材和化工原料在整个常州的各大工业区堆积如山,当成废品卖都卖不出去,这种噩梦一样场景让政府领导们不寒而栗。要给自己的产品打开销路,最好的办法,绝不是简单粗暴关停这些传统产业,推倒重来。而是实现精细化生产。你生产的金属加工机床太差,只能实现毫米级的加工精度,当然没有市场,你的机床当然是严重过剩。但是如果能提升工艺,能实现微米级的加工精度,那立刻就是一片广阔的市场。你的化工行业只能生产最低端的乙烯原料,当然是过剩,但是如果你能更进一步,生产高纯度的化学药片,那当然就不用再担心销售问题。事实上,实现精细化生产,在你已有的产业基础上实现升级,需要的资金投入,绝对比推倒重来要少得多。然而我大中国的地方政府,基本都是一帮二逼,面对着产能过剩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一定是推倒重来。地方政府所谓的产业升级手段,一般就是意味着驱赶已有的优势产业,然后拍脑袋引入所谓的新兴产业。无锡政府驱赶化工业,佛山政府驱赶陶瓷业,都是这种二逼症状发作罢了。这要能实现产业升级,那就是见鬼了。

 

2007年常州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4254亿,其中五大支柱型产业分别是:机械装备行业,其产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值为34%;冶金行业,占比20%;化工行业,占比14%;纺织服装行业,占比14%;电子行业,占比5%。到2015年,经过了八年的转型,常州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达到了11454亿,其中机械装备业占比上升到了40%,在轨道交通设备和道路机械领域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化工行业超越了冶金行业排第二位,占比17%,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是化学原药,年产量1.5万吨;冶金行业下降到第三位,占比16%;纺织服装行业依然排名第四,但是占比下降到了9%;而排名第五电子行业的比值几乎没变,6%,主要的产品为单晶硅和太阳能电池。


 


常州目前的产业状况,机械装备和精细化工产业发展很快,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这就是常州的制造业能实现整体上的利润增长的原因。而冶金和纺织产业领域出现了萎缩,常州的亏损企业基本上都属于这两大过剩产业,比如黑色金属冶炼行业的亏损面高达30%。至于第五大产业,电子光伏行业,这个领域基本上属于瞎扯淡,基本上所有的生产线、关键技术都依赖进口,也没有市场竞争力,就靠财政补贴活着。好在占比不高,才6%,常州也就是跟了个风,随便搞了搞,没有像无锡似的,将所有的宝都押在这种神经病产业上。

 


这么一看,这八年以来,常州的五大支柱型产业有升有降,总体上还算有序。两大产业的盈利,抵消了另外两大产业的亏损。最关键的是:常州政府,以及常州的企业家们,坚守着自己的实业梦想。这个以民资制造业为主的城市,从来没有陷入地产开发依赖之中。上表给出了常州从08年至今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工业投资占固投的比例长年都稳定在50%以上,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工业投资占固投的比例高达54.1%,较2015年还提升了2.4%。在全国各地一片炒楼之声的时候,常州的精英群体保持了绝对的理性,根本不为所动。在2013年,常州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额达到699亿的峰值之后,此后居然是一路下滑,2015年下滑到508亿,较峰值期竟然下滑了足足27%。今年上半年常州的地产投资额,较去年同期继续下滑3%。

 

这就是常州。它的政府官员和企业家群体在汹涌的投机浪潮中,坚守着实业梦想,负重前行。然而,最辛酸的是,常州的普通市民,在地产商的煽动之下,痛骂常州政府没把楼价炒起来。他们声称常州即将沦为鬼城,对常州的精英群体坚守实业的种种艰辛不屑一顾。在无知的常州市民眼中,似乎只有把楼价炒到天上去,让政府和企业家们将实业投资统统转到地产投资之上,营造出一个红红火火的楼市,才是负责任的精英群体,才是城市经济繁荣的标志。对此,我没什么多余的话说,我只能对着这帮无知的人,比出一个中指;然后转身,向坚守实业的常州的政府官员,以及民间企业家群体,深深的鞠躬致礼。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