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突发!上海女公务员卖淫被通报,《人民日报》批评…

访朝全程,从未公开!

[韩国makemodel系列] JIYEONG第3部写真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10/26 GreatFire悬赏计划更新,增加前端项目!

图解|【怒】豆瓣7.9分剧情、爱情、同性、悬疑电影!

2017-04-26 我的课外失眠读物 我的课外失眠读物


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日本电影《怒》一票难求,这部电影可能就是日本2017年的最佳影片。

怒中有三段故事

故事中的主角都曾经有过信任,却又因种种原因而让信任崩塌瓦解

故事的一开始,要从一宗骇人听闻的凶杀案说起

丈夫脸朝地躺在厕所内,妻子则卧倒在浴缸中

满屋满地都是血,凶手残忍到极点

警视厅的人拿着手电筒试图搜索出凶手的痕迹

被害人是被勒死的

门没有弄坏,邻居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警视厅推测是熟人作案

现场还残留着昔日这个温馨家庭的痕迹

屋内,警察找到了一把凶器

可是另一件事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剑弩拔张的血字,一个凶手的心声

怒!

凶手穿着鞋走在凶案现场上

黏糊糊,黏糊糊,鞋都变得黏糊糊了

如此,一切陷入黑暗中

一个戴着红帽子的朴素老人,他走在看似格格不入的都市中

洋平是一个父亲,他的女儿失踪了,或者说离家出走了

他跟着打电话给他的人来到一个地下色情场所

内中,他的女儿在这里服务了一段时间

可爱的女儿,稚嫩的身体,这吸引了许多人的光顾

他的女儿,爱子,不同于其他服务员,她总是拼了命回应顾客的各种要求

男方也就变本加厉,爱子时常如同破了的玩具一样任人摆布

又一次,爱子差点被玩死了,老板这才紧急通知了洋平过来

爱子从睡梦中醒来

她的眼中没有惶恐和不安,有的只是天真

洋平立刻带爱子坐上了列车

车子,爱子只是偏着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一句话也没说

她没有解释,也没有哭诉,只是默默跟着父亲回家

按照小说,爱子童年的时候有些许智障,母亲又很早去世

她好似以为这是在暑假春游中,父亲跑过来接她回家

爱子将耳机递给父亲,那是一首摇滚乐

摇滚乐切到了都市中的另一个舞台,这是东京

这个盛大的party是同志派对

在大牌通信公司上班的优马放松地接受男人的挑逗

他与友人举杯,庆贺自己生在东京这个自由的城市

友人约他接下来去新宿继续high

原本表现亢奋的优马却以睡眠不足拒绝了友人的提议

这个谎话可骗不了同伴们

约人,没有的事,没有没有,优马笑着否认

否认声中,镜头切到一个交友软件

优马并没有约人,他只是要到医院陪伴自己生病的母亲

母亲擦了擦噩梦中的眼泪,她已经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

她刚才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优马一起去泡温泉的梦

优马倒不记得他们有一起去泡过温泉

母亲细想着,记忆再一次混乱起来

她艰难地闭上了眼睛

癌症可以将一个人的点点滴滴慢慢摧毁

优马想着,也许记忆总有一天也会消失

他紧紧握住母亲的手安慰道:再去一次就好了。

快艇飞驰过蔚蓝的海面上

船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姑娘,那是高中生小泉

同伴载着小泉来到一个无人的小岛上,在冲绳,这种岛并不少见

同伴没有小泉兴奋的心情,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冲绳人

他倒觉得小泉更想一个人晃悠

小泉一个人爬上了岛上,她爬到高处享受着海风

突然,小泉发现一个被人遗弃的建筑

大雨倾盆,爱子和洋平回到了千叶

上车后,阿姨立刻训斥了爱子几句

别说这些了,洋平不想再刺激爱子

爱子只是笑着说对不起,那就如同她小时候打破一个玻璃瓶一般

她好似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多大的错事

艳阳高照,小泉好奇地走向砖瓦建筑那边

粗犷的半完工建筑在岛上别有一番滋味

里面没门没窗,尽是一些石头堆起来的墙

突然,一个人影从建筑上出现,小泉吓得差点摔了一跤

海岸旁,小泉的同伴辰哉还在懒洋洋地看着天空等着她

天空上不时有战斗机飞过,冲绳可是美军驻扎的一个地方

“袭击”小泉的是一个瘦削的男子

小泉气愤地问起这人在干嘛,他说自己只是在附近晃悠

他让种地的人载了他一程,而后就在岛上住了下来

他在这里已经待了3、4天了

两人攀谈了起来,小泉机智地说自己是跟着朋友过来的

千叶,大雨的夜晚

阿姨的车遇到了一辆自行车,自行车上是一个叫做田代的男人

儿子兴奋地让阿姨停下车来,他跟田代哥哥打着招呼

那人算是帮洋平打工的工人

两人聊起了工作上的事,从这个角度,田代可以很清楚地看见爱子

田代还兼职做孩子们的教练,怪不得他那么受小孩欢迎

车子又开了一小会,小爱才抬起头望了望远去的田代

阿姨跟他介绍着田代的来历,不过他们也不知道田代是从哪里来的

虽然摸不清底细,但是工作上却是一个好手

电视里正在播出片头凶杀案的进展

死者是外表老实的一对夫妇,可惜好人并没有好报啊

目前警方已经确定凶手是山神一也,一个瘦削的男子

警视厅的警察们也在收看着这个节目

可怜的新人明明还在吃饭,前辈就自顾自将袜子脱下搓起脚来

他郁闷地将饭盒放下,转而研究起凶手的照片来

可是警察怎么也找不到山神,他们甚至怀疑山神伪装成女生

同志派对上,优马光着上身前来狩猎

不时有男生盯着他试图跟他发生关系,可是优马看不上他们

这里一切都可以很随意,只要喜欢就行

走过一间房间时,优马发现自己错过了什么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孤独的年轻男人,他的皮肤很白,很嫩

优马走上前慢慢地将脚探了进去

那人猛地踢了优马一下,看来他不太习惯这么直接的男人

这引起了优马的征服欲望,他强行将男子压在身上

面对可口的小男孩,优马很快就将舌头伸了进去

小男孩没再挣扎,优马将这个默认为接受的信号

他手脚麻利地将小男孩裤子脱下,饥渴的猛兽早已经按捺不住要探出头来了

此时,电视里还在播放着山神的图片

昏暗的灯光下,优马拿起早已准备到一旁的避孕套

可是,他突然又不想戴,他将避孕套随后一扔

那仿佛就像是强奸一样,小男孩只是默默忍受着

优马肆虐着他,仿佛国王一样

这边,电视开始播出杀人凶手的伪装照片

而优马也已经从快感中平静了下来,他的心脏还在高速跳动着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小男孩还想离开,优马一下子拉住了他

肚子饿了,优马邀请小男孩一起去吃东西

小男孩拘谨地走在优马后面,不得不说,他的面容有点像杀人凶手山神

他是一个居无定所的男人,现在住在熟人家中

他也不肯透露自己是从哪里过来的,一个谜一样的羞涩男孩

不过优马一点都不介意,那个同志没有一堆秘密呢

此时,优马看见了电视上杀人凶手的伪装照片

他差点狂笑了出来,男扮女装的杀人凶手实在太好笑了

而一旁的小男孩却没有任何言语,他只是冷冷地看看

他突然回答起优马的问题,我28岁,正在找工作

优马将这当成好感的信号,他邀请小男孩去他家一起住

第一天就同居,优马真是一个直接的男人

冲绳,小泉坐着辰哉离开小岛

岛上,她认识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一个独自一人的旅行者

平日里岛上都没有游客,因为那里什么都没有,那算是一个无人岛

小泉想起了那个男子最后的嘱咐,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住在这里

她还不知道,这个男子的面孔有点像电视上播出的杀人凶手

她只是奇怪,为什么男子可以忍受得了孤独

警方找到了杀人凶手山神的住所

从门口的小广告来看,山神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

屋子里尽是些发臭的泡面

屋内的窗户贴满了密密麻麻的广告

住在如此压抑的空间倒很容易成为一个心里变态

警察在厕所内发现了剪碎的头发,山神在逃跑前果然做过伪装

屋内的不少报纸还留有山神的点评

他以上帝的角度点评着报纸上的社会新闻

真丢脸,真愚蠢,有什么办法,他对着报纸上的弱者说出残忍的话

他在门上写的怒,说的就是自己

那一刻,他在为什么生气呢?没有人知道

根据现场留下的线索,山神在案发现场坐了足足1个小时

这不可能是一个正常人

天气极好,爱子拿着便当走出家门

她要给工作中的父亲送饭

路过工地的时候,田代正好也在吃午饭

那个…………他突然叫了爱子一声

他好心地告诉爱子洋平先生不在这里

这是一个非一般的接触,因为自从爱子回来后,流言蜚语就从来没断过

千叶上的人都很抗拒跟她接触,他们看着爱子的眼光让人生厌

爱子是一个单纯而且善良的女孩,她很喜欢跟人相处,也喜欢喜欢自己的人

跟田代的接触让爱子喜出望外,她开心地掀开饭盒给田代

她羞涩地说:这送给你。

田代没有拒绝

爱子更加喜欢上了田代,她要为田代做多一份便当

可以,田代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东京,优马的男朋友——直人在便利店挑选着便当

此时,优马正在一家高级的餐厅吃着烤肉

优马自然地拿走了一盒计生用品

优马的朋友们跟他都是一类人,几人聊起男人的话题没完没了

便利店内,直人提着两袋东西走了出来

身后是刚好聚完会的优马

优马从后面跟了上去,他发现可爱的直人就连便当盒都提不住

这个小动作打动了优马的心,不知为何,他越来越喜欢这个炮友

他突然从后面吓了直人一跳

直人郁闷地说,你不是说要晚点回来吗?打算在附近的公园等你。

优马笑着将他的一袋东西提了过来,两人一同到优马的家中

直人接受了优马的邀请,他现在晚上就回到优马家中

直人一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这种感觉时常让人以为他很疲惫

有可能是不舒服吧,直人敷衍道。

一旁的优马也开始接受直人,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让直人白天也可以待在这里

不过,如果你偷东西了,我会立刻打电话报警抓你。

一旁的直人沉默了起来,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他为优马的话而感动,那不是怀疑,而是相信

他愿意相信一个什么都不肯透露给自己的奇怪的人

直人的心被触动了,他找到了一个可以寄托的地方

优马也笑了起来,他的小心思没有瞒得过自己的情人

小岛上,小泉惬意地看着蓝蓝的天

她又一次来到废弃建筑那边,之前的奇怪男人让她很是好奇

不多时,那人,也就是田中,从建筑里冒出头来

小泉打听到这周没有船只出入这里,所以她猜想田中应该还在这边

善良的她担心田中的生活

男子看起来倒蛮健康的,也没有营养不良的样子

第二次见面,小泉记住了这个名字

倾盆大雨中,爱子艰难地走着

不远处的田代赶紧撑了把伞过去

电视里还是播放着凶手山神的新闻,现在,田代、田中和直人都有可能是山神

爱子根本不知道这一点,她只是日复一日为田代做着便当

同样是大雨,优马搂住了一脸犹豫的直人

直人总是好似有什么心事一般闷闷不乐

此时的冲绳小岛上可没有雨,田中在练习着倒立

不多时,一个声音吓得他掉了下来

那是小泉,她跟田中成为了朋友

千叶那边,父亲洋平发现了爱子和田代的亲密

他不敢去阻止,但是他害怕爱子又一次受到伤害

想了片刻,他决定先观察一下再看看

此时,优马已经紧紧搂住直人

经历了多次后,直人也开始学会掌握优马的性感带

他用舌头勾起了优马的阵阵欲火

小泉在建筑上四处看着

这是田中的装备,小泉很好奇他是怎么来的

这一套装备可不轻啊,小泉却背得很开心

她想象着自己也是一个旅行者,可以去任何地方游玩

屋内,优马搂住了忧伤的直人

直人问起优马的工作,他发现优马回来得早,周末也都在家,工作应该是不忙吧

并不是这样的,优马说出了动人的情话

他以前可是一个将日程排的满满的工作狂,现在,他只想跟直人在一起

如果这不算爱,那是什么

直人问起了优马的母亲

他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母亲身体状况并不乐观

这一天,优马提着东西来医院看望母亲

今天,他带的是一个人

那是直人的要求,这大概是为了回应优马的爱

优马强硬地说不用了

可是在周末,他还是将直人带了过来

他本无法对别人坦诚自己的性取向,所以之前他才让直人不要为难他,可是,为了母亲,也为了自己,他还是将直人带了过来

母亲并没有生气,儿子的事她也早就知道

岛上,朋友兼同学辰哉又一次载着小泉回来

每一次,他都没问小泉为什么

事实上,辰哉一直在暗恋着小泉

他这周六想约小泉出去玩,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喊了辰哉一下

那是辰哉的父亲,从他的口中我们知道,小泉是一个“移民”者

她是最近跟母亲一起从内地搬过来的

父亲跟辰哉说自己要离开几天,家里的事就拜托了

这种事并不少见,辰哉知道父亲是要去那霸

那霸那里驻扎着美军的一个空军部队,话说冲绳这个地方就驻扎了占驻日美军3分之2的力量

此时,辰哉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他想要约小泉周六去那霸看电影

小泉奇怪地看着一旁羞涩的辰哉

千叶,洋平开始试探起田代来

他劝说田代可以考虑一下做正式职员,不能一直打着800日元(50元/小时)零工

能让我…………再打一段时间工吗?田代没有回应洋平的好心

你去过歌舞妓街吗?洋平转移了一个话题,这才是他想问的东西。

田代可没有去过

就在此时,爱子兴奋地喊了田代一声,她让田代等她打扮一下

一旁的田代怯生生说出了洋平的担忧,纵然他没有亲眼见到,但是镇上人早就将这件事传遍了

这是小地方的苦恼

洋平郁闷地喝了一口酒,他害怕田代嫌弃爱子

镇上的人都看不起我女儿,他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年代,男人玩女人就好说,游手好闲什么的也不一定是贬义词,洋平跟田代控诉起这个社会。

不管如何,社会不会原谅作为女人的爱子

纵然他一直在努力,可是结果总会伤到爱子,所以他什么都没有问

爱子她啊,跟别人有点不一样,洋平说的是爱子有点智障的问题

这一点田代也是知道的,可是他并不在乎

他喜欢跟爱子一起,喜欢跟爱子说话

这时候,爱子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这个沉重的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冲绳那霸正在举行一场抗议行动

里面也有辰哉的父亲,辰哉无法理解父亲的举动

这边,直人代替优马照顾起他的母亲

辰哉将一个包递给父亲,他根本不愿意做这种事

他跟小泉抱怨着,我觉得我爸只考虑他自己,放着旅馆的活不做,直接就来到了这里抗议

医院内,优马的母亲跟直人说起了优马的事

冲绳上,辰哉一脸好笑地问小泉,做这种事就能将冲绳要回来吗?

突然,小泉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自己的朋友田中

她激动地跑上去找田中

田中并没有理她,小泉立刻加快了几步

直到小泉来到面前,田中才转过身来,小泉倒没有介意

她没有想过,田中可能就是他随口胡说的一个名字,所以叫了那么多声他才没有回应

医院内,优马发现直人就像是妻子一样照顾着自己的母亲

如此和谐的一幕优马从来都没有想过

母亲有些娇宠地看着优马

她说起了直人脸上的三颗痣

这一点优马之前都没有观察到

酒吧内,小泉拉着田中和辰哉坐了很久,辰哉早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小泉说出了自己的困扰,她告诉田中,之前母亲一直都不检点

就是因为这样,她们两人才会搬到冲绳

不过,女人养孩子很辛苦的,田中没有露出反感的表情

小泉是真的将田中当做朋友,她可以将自己的心事告诉田中

她喜欢母亲,可是绝对绝对不要成为她那样的女人

这话她对自己的母亲都没有说过

因为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改变什么,小泉清楚,母亲就是那样的人

这时候,辰哉突然睡眼惺忪地醒了过来

他反而关心起田中的工作来

别喝了,小泉将辰哉手中的啤酒夺走,谁都想不到辰哉的酒品那么差

可是,辰哉约了小泉过来看电影,但是小泉却对一个陌生男人这么关心,这深深伤到了辰哉的心

他用酒精麻醉自己

等到他们出来时已经很晚很晚,小泉在一旁跟田中告别

一旁的辰哉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在做什么

小泉目送着田中远处,一回头,辰哉却已经不见了

小泉只能慌忙地走上前去找辰哉

她一边喊着一边走到无人的暗巷中

突然,她好似看到辰哉从另一条路闪过

小泉赶紧追了上去,越追四周好似越发静寂起来

她凭着直觉来到一片灯光处

一个女孩子走到一个诡异的地方,那个地方正是美军的驻扎地

小泉心惊胆战地在一群美军的注视下快步走过

她吓得跑了起来

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她穿梭在黑暗的树林中,沿着发现辰哉的地方走去

突然,一只大手将她拖进了树林中

医院内,优马接到通知急急赶了过来

此时直人已然在病房前等着他

优马气喘吁吁地跟直人道谢

至少,至少他的母亲是在亲人的陪伴下去世的

优马有些无法呼吸,他松了松衬衫上的纽扣

而后他才冲进去母亲的病房内,可是此时,母亲早已经失去了笑容

直人没有跟着进去,他知道优马需要独处

此时,两个急色的美军士兵将绵羊般的小泉拖进阴暗处

小泉死死拉住秋千,可是士兵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一旁的窗内冒出一个人影,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

小泉就这样被死死捂住嘴巴,另一个士兵则直接将她裙子掀开

他用膝盖将小泉的腿强硬分开,而后将她的内裤扯了下来

小泉不断挣扎着,她的身体在沙土中扭动着

此时她已经忘记了疼痛,剩下的只有屈辱和不甘

士兵扬着庞然大物,没有前戏,直接刺进了小泉的体内

小泉只能无助的忍受着,一切都完了

她的脚不断蹬着地面

她的头不断扭动着

那之后,她在沙地上疯狂地跑了起来

一旁的辰哉只知道说对不起

这都是辰哉的错吗?

是的,在那时候,辰哉软弱地躲在饮水器旁边

他不敢上去阻止两个士兵,他只是捂住耳朵躲了起来

就在此时,士兵们听到了几声“警察”的呼喊声

两人赶紧落荒而逃

而这边,窗户中的那家人却害怕地将窗帘拉了起来

在冲绳,这种事并不少见,法律是惩罚不了美国人,占领者几乎就是强权者和罪犯的代名词,这是日本过去的痛现在的疤。

士兵逃跑后,辰哉才跑过来小泉这边,此时的小泉却好似一个死人一样没有动弹

辰哉立刻拿起手机想要报警

可是,小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阻止了辰哉,她不想将事情闹大

她不想成为母亲那样不检点的人,她死了不要

辰哉在呼喊,他在生气,他在为自己生气,为自己的软弱生气

怒也存在于小泉的心里

她的怒来源于愤恨,她大声跟辰哉喊了起来

她让辰哉答应不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就算告他们又能怎么样,没用的。

那是牢牢刻在辰哉心里的一句话,不要告诉任何人!

那之后,小泉遍体鳞伤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母亲肯定知道些什么,可是她并没有问

也许她并不是小泉印象中的那种人,也许她也有自己的苦衷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难处啊

辰哉一个人来到了岛上

他在外周查找了一下,却什么人都找不到

屋内还留着田中的睡袋,他肯定还在这里

不多时,田中从外面走了过来

怎么了?他让辰哉坐了下来

他突然问起了辰哉心中的痛,辰哉只能应付着说“算是吧”

田中还以为小泉因为辰哉的酒品而讨厌他了

辰哉是想问小泉的心情

东京,优马一个人走到街上

这是通往墓地的道路,优马到底为母亲买了一个墓地

之前事很抱歉,优马为没能让直人参加丧礼而道歉

他还是不敢跟世人坦诚自己的性取向,他害怕别人怪物般的目光

他不知道如何跟别人解释两人的关系

可是对于不想接受的人,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直人说出了一个真理。

突然,优马又开玩笑地问直人,你要不要跟我合葬。

直人还没回应,优马立刻笑着否认了这件事

他的心如同小孩一般软弱,他不想被拒绝,要想不拒绝,那就不要太多要求

千叶,爱子跟田代的交往越来越顺利

她跟父亲商量着想要搬出去住

洋平有些错愕,他可没想到两人进展地这么快

田代也同意了,爱子单纯地说着。

洋平问着爱子自己的想法,她真的爱这个男人吗?

那是自然的,眼下爱子只有田代,田代也只有爱子

夜晚,田中在辰哉家的旅社内,那是辰哉的邀请

他信任田中,给了田中这份工作

屋内,辰哉一脸郁闷地趴在床上

田中跟辰哉住在同一间房间内

他从早上就感觉到辰哉的不对劲

辰哉本来不想说的,可是他心里实在憋得很难受

他很委婉地问起田中,美国大兵强暴了女孩子,这种事发生很多次了吧?

辰哉此时才想到,父亲做的抗议正是为了让这种事不再发生

他假借说朋友的妹妹在那霸遇到了这种伤心的事

田中皱着眉头,这种事确实很不愉快

最痛苦的应该是那个女孩自己吧,田中说出了辰哉的心里话

可是那个女孩说不要声张,死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死都不要的感觉,是什么感觉呢?

是特别悔恨呢?还是特别伤心呢?

应该没那么简单,应该是特别的愤怒!

可是,没有办法表达这种愤怒才是最可悲的事

毕竟没办法表达愤怒在哪里!辰哉说的恰是导演想说的话,一个被强暴而不敢声张的女孩,一个尽管报警也不会有任何用的女孩,她的心里迟早会被愤怒包围

我啊,虽然说不出站在冲绳人那边的话,但是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这是田中的原话,这是对辰哉信任的回应。

千叶,洋平只能跟着爱子他们去看屋子

他当然希望爱子能够得到幸福,可是他又害怕爱子被又一次伤害

作为一个父亲,这种患得患失的心让洋平很不好受

你来这里之前住在哪里?房东问起了田代,他需要了解租客的安全性

在一个民宿,干了两年吧,田代冷着脸说道

他的话让洋平放心不下

洋平从抽屉中拿出田代的介绍信,他要亲自去打听田代的底细

不知根知底的话,他无法将爱子交给这个男人

东京,直人一个人坐在一家餐厅内

此时,优马也走在那家餐厅附近

他的友人跟他说起,辉哥和大友家都被偷了,明明离得那么远,偷的手法却完全一样

这肯定是熟人办案,就在说着的时候,优马发现了餐厅内的直人

这一刻的直人笑了,笑得好像很开心

可是他的笑却是对着一个优马完全不认识的女人

夜晚,洋平开着车回到家门口

他迟迟不愿意下车,他很不想将打听到的事告诉爱子

东京,直人正在厨房内切着橙子

优马笑着问着直人昨天白天的行程

去车站的弹珠店赢了点小钱,这话优马不太相信

他明明就看到了直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还笑得那么开心

妒忌和猜疑在优马的心中挥之不去

优马转移话题,他问起了直人的钱够用吗?

直人还是没有正面回应,优马只能将自己看见的事说出来

那一刻,直人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这边,洋平郑重其事地让爱子坐下

他可高兴了,爱子有些不详的预感,她只能不断说着田代的事

洋平调查到,那家民宿田代确实待过,可是没有两年这么久

等一下,为什么,爱子惊慌失措地坐了下来,她含着哭腔问着父亲

父亲感觉到了爱子的异样,她肯定知道些什么

此时,直人关心的是,为什么优马不大大方方的问,而是要套话

我也不是很清楚,优马依旧笑着

他正是害怕这一点,他害怕失去直人,可是,他不敢承认自己害怕

越害怕,优马越要装作不在乎,这是多年经验告诉他的事

只有不在乎,只有将自己摆在高高的位置,他才能在背叛后得到解脱

他才能告诉自己,是那人不好,反正我也是玩玩,无所谓了!

爱子决定跟父亲坦白,她哭着让父亲相信自己

田代并不是做了坏事在逃命,他是为了躲债

在田代上大学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跟人借了债,现在债务落到黑社会手上,他们不会放过田代

所以田代只能隐姓埋名躲了起来,他是怕被那些黑社会找到,这样他肯定没有好下场

听到这里,洋平反而松了一口气

他的心里也许暗暗认为,也只有这种人可以跟爱子在一起

也只有这种人可以接纳爱子,爱着爱子,陪着爱子

爱子哭着说自己明白田代的心情,那种谁也救不了自己的心情

就连爱子也知道,像我这种人,不可能和普通人幸福地生活下去

如果是田代这样的人,他肯定不会抛弃爱子,他,说不定就能一直在爱子身边

我想跟田代在一起。爱子的请求让父亲无法拒绝

他帮助爱子收拾行李,帮助爱子租下了那间屋子

而后,他低头走进了自己的家

那是自己的女儿,他希望女儿幸福

电视上又开始播放起了山神案件的进展

而此时,警视厅的前辈又在跟小警察说起让人郁闷的话题

电视里,山神整容后的面容被播了出来

这是医院的监控录像

一旁看电视的小孩突然喊了一声,这吓醒了洋平

洋平从电视里发现,这是一张很像田代的面容

此时,田中正在辰哉家中帮忙

辰哉的母亲也看见了这则新闻,她发现这个人居然很像田中

可是看着田中努力的样子,她又摇了摇头,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变态杀人狂呢?

东京,优马也在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

那三颗痣不就在直人脸上吗?优马有些担心了起来

而此时,直人如同山神一样将头发剪在脸盆中

话说,其实山神那个照片是田代、田中和直人的结合体,这是后面导演自己说的

洋平将这件事告诉了爱子的阿姨,他的心充满了担忧

他偷偷跑过去爱子的出租屋偷看田代

此时,他发现田代也是一个左撇子,这越发让洋平怀疑起来

东京,优马发现一切都变了

某一天,就在他回家之后,屋子内的灯却没有亮起来

直人的东西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而优马的东西则一件都没被动

优马不断打着电话给直人,可是直人从来没有接

千叶,阿姨将洋平的怀疑告诉爱子,她不能任由爱子跟一个杀人犯住在一起

洋平还想一个人好好查清楚,没曾想阿姨什么都说了出去

可是爱子不相信,她说自己对田代知根知底

她已经问过了田代的过去

爱子信任田代,这种信任是一个个便当叠成的

这种信任的建立并不容易,它是无数小事汇聚而成的

此时,优马还在笔记本电脑搜索着山神的信息

他越看越心惊,这不就是直人吗?

就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优马还以为是直人的回电,他立刻扑了过去拿起手机,可是手机内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那是警视厅的警察,他突然打了个电话给优马

优马突然失去了言语,直觉上他知道,警察正是为了直人而来的

果不其然,警察直接问起直人

这一刻,优马的心很乱,他在害怕自己跟一个杀人凶手扯上关系,如果被人知道他跟杀人凶手同居过,他的生活和工作肯定都完了

千叶,洋平发现爱子在呆呆地看着什么

他奇怪地走上前,原来爱子正在看着通缉犯的样子

洋平喊了一声,爱子才回过神来

爱子嘴里说着一点都不像,可是她却迟迟不肯离去

爱子强迫自己相信田代是清白的,她不愿意失去田代

她反而问起父亲

父亲无法对爱子放下心来

爱子,看着父亲,她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她彻底失去了平日傻傻的笑容,这一刻,爱子的担心全在面无表情的脸上(这不是面瘫,这是高超的演技啊!)

优马说了个谎,他决定放弃对直人的信任

他回绝了警察后就将直人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

牙刷、刀叉、毛巾,他将直人在这里的痕迹全部抹平,他已经相信,直人就是杀人凶手

冲绳,很多客人的行李被疯狂地丢了出来

辰哉吓得立刻阻止了田中

田中只是说自己手腕特别疼,他可不认为丢行李这件事做得不对

辰哉只能将行李自己搬到车上

今天田中的情绪很不好,他整个人好似很疲惫一样

辰哉不以为然,他认为田中只是暂时累了

田中承认自己在拿行李出气,他的心里积聚了一堆怒火

我啊,知道小泉的事呢,田中的话让辰哉停了下来。

那天晚上,田中也目睹了事件的发生

他看见美军压着小泉,他看见小泉拼命地挣扎

当时他想着要救小泉,可是他突然动弹不得

那不就是辰哉的样子吗?那时候他就是那么软弱

原来,之前那声警察是田中喊的

他追着美国大兵,可是美国大兵突然坐上了出租车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他看见了辰哉,看见了小泉,听到了小泉说死也不要说出去

他跟辰哉一样无能为力

他跟辰哉发誓自己一定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辰哉不能够想起那件事,每次想起他都为那时候的软弱而后悔

要是我当时没有邀请她的话,辰哉将一切都归于自己的错

我,到底能为小泉做什么?辰哉哭着问田中。

田中冷冷地看着他因悔恨而痛苦的样子

末了,他蹲下身子安慰着辰哉:一起想吧,我们所能做的事。

舞池中,优马心神不宁地摆弄着身体

纵然在人声鼎沸处,他也总是想起直人

而此时,洋平却想起了爱子阿姨的话

爱子呢?她在呆呆看着田代,这个男人会是杀人凶手吗?

难道你以为,爱上自己女儿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吗?爱子阿姨的控诉让洋平无法回应

他确实在害怕,现在就连爱子也在害怕

从来没遇到过好人的自己遇到了田代,爱子不愿意再细想下去

她只有紧紧搂住田代,可是她的心里已经少了那份安全感

夜晚,田中在厨房疯狂发泄着

打砸声吸引了全屋人的注意

田中什么都不管,他只是不断毁坏着东西

他甚至将鱼缸直接砸烂,他辜负了辰哉家人的信任

你什么意思!说话啊!可是田中什么都没说

他直接冲了出去,拿起自己的旅行包逃跑了起来

而此时,警方找到了一个证人,一个山神的朋友

那人跟山神一起工作过,他对山神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说着,八王子的案件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我知道山神

审讯的时候,小警察接到了特搜的电话,那是案件有了另一个突破吗?

此时,爱子淋着雨来到了父亲的家中

她失魂落魄地告诉父亲:我,打电话了………………

洋平赶紧将即将崩溃的女儿接了进去

一进屋,爱子的情绪立刻崩坏了起来

她蹲下来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打了电话给警方,说田代可能是杀人犯。

爱子哭得眼泪、鼻涕和口水都流了出来

是真的,因为相信我,所以只和我说了。爱子跟父亲说了实话。

而此时田代已经不在千叶了

海上,辰哉一个人开上了无人岛

而此时,山神的朋友也开始跟警方叙述起事情的经过

那一天,山神受派遣公司的安排去一个建筑工地做短工

可是在炎日下,他怎么也找不到建筑工地的现场

精疲力尽的山神只能打电话联系派遣公司负责人

可是那名负责人毫不客气地说那是上周的活

对于负责人来说,山神这类人就好似蟑螂一样,是可以被肆意戏弄的对象

山神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听到,他听到的只是负责人的笑声

那一刻,山神开始怒了

他找不到公交车站,只得在别人家门口坐了下来,正巧那个女主人回家了

女主人,也就是死者,奇怪地问着山神是要找什么人吗?

山神撒了谎,他说自己只是迷路了

女主人看着可怜的山神,他整个人好像要倒下去一样

但是山神不愿意别人的可怜,这对于自尊心极强的他来说是一种侮辱

他受不了别人的瞧不起,他受不了别人像虫子一样看着他

就在此时,女主人好心地端了一杯茶出门,这杯茶真正让山神怒了

这种好意是一种侮辱,山神受不住心中的恶魔念头

而此时,警察也来到了爱子的出租屋,他们在搜寻田代的指纹

爱子低着头只是坐在楼梯口

屋内,爱子跟父亲道出了报警的缘由

她跟田代坦白,她问田代是不是杀了人才逃跑,不是的话中午前就回家,我会等你。

但他没回来,这也是爱子肯定他是杀人凶手的原因。

后来就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爱子很冷静地说,我把钱给他了,所有的钱,之前偷偷存下来的40万。

这就是爱子,她愿意无私为爱人奉献,纵然这种奉献有时候很疯狂

此时,辰哉来到了废弃建筑面前,他知道田中只有这里可去

建筑内一片阴暗,空气也是冷的

他走进了田中生活的地方,田中不在那边

突然,辰哉看见了让他震惊又愤怒的东西

千叶,警察那边似乎有了消息

爱子等待着警察的审判,她平静的面容下不安的心一直在跳动着

听到结果,爱子失声哭了起来

就连洋平也无可奈何地坐了下去

那时候,女主人将茶递给了山神

山神一口饮尽,而后写出了这个怒字

怒字,辰哉发现田中那边的墙壁上也写着大大的一个怒字

而此时,爱子已经哭沙了喉咙,她干吼着发不出什么声音

田代不是山神,指纹对不上,爱子冤枉了他

爱子在为自己生气,她的生气来源于后悔

她与父亲都没能相信田代,她们的信任如此的易碎

爱子悔恨着,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她只能张大嘴巴哭了起来

这边,田中就在窗外

他在用刀残忍地割着自己的脸,这无疑的一个变态

突然,他发现了辰哉的注视

田中松了一口气,毕竟辰哉只是一个人来到这里

他就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还在问辰哉要不要喝一杯咖啡

而后,他直接钻了进来面对辰哉

田中直接坐在床上,他告诉辰哉:我知道的,第一次四目相对的时候,就能知道我合这个人的口味。

他知道辰哉会相信自己

田中阴冷地笑了起来,说是笑,其实也只是将嘴巴拉歪一点点而已

辰哉记得,他说会站在自己那一边,他们不是朋友吗?

但是这又是一个谎言,那时候,他早就看到两个大兵缠住小泉

但是不知道哪里的警察声吓跑了他们,田中觉得很生气也很无趣

都最后了,还逃什么,他将剪刀戳下去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骗人的吧,辰哉不愿意相信,可是田中已经偷偷去看了小泉几次,如果小泉自杀那就好玩了

对于他来说,别人的不幸就是笑料,之前他也是这样在报纸上嘲笑着弱者

嘲笑着弱者,也就意味着自己不是弱者

田中这种人不需要同情,他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

曾经,排遣公司毁掉了他的信任,现在的他早已经没有什么信任,他会走在不断摧毁别人信任的道路上,这就是田中,也就是山神

他疯狂地抱住辰哉

而后,他突然放开辰哉,在床上做起了倒立

可怜的辰哉无法接受如此巨大的打击,曾经的好友欺骗了他,答应小泉的秘密这个世界上还有田中这个人知道

他想起了小泉:死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不要对任何人说。

不要说,辰哉的脑子里出现了幻听,他冲过去将掉落咋地上的剪刀抓在手上

他慢慢站了起来,手中握着那把剪刀

警察局内,山神的同事告诉警方,他还以为女主人会复活

辰哉用尽全力将剪刀捅在田中的肚子上

那一刻,田中的意识在渐渐远去,他无法想象老实的辰哉真的会动手

那一天的情景又回来了,也许女主人会活过来呢?

所以他将女主人的尸体放在浴缸,等了一个小时,等着她活过来

正因为耗着时间做这种蠢事,赶上她老公回来了

这就是凶杀案的真面目,一对无辜的夫妻,一个变态的家伙

这是田中对社会的控诉,只是倒霉的夫妻刚好碰见了他

建筑内,辰哉精疲力尽地瘫倒在床上

而此时,爱子已经哭不出眼泪了

她死命锤着父亲,她更想打死自己

她发了疯一样狂叫了起来

爱子曾经的幸福在这一刻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屋内,小泉好似感应到了什么

她远远地望向无人岛的方向,那里,辰哉和田中正在搏斗

田中流着血跑出了建筑,他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就连求救也没有人会听到

他踉踉跄跄地爬到了高处,那里,太阳正在落下

他对着天空大喊了起来,他对社会生气,对人这种生物生气

建筑物内,辰哉发现了田中的留言,那是一个秘密

这才是田中的真心话,他将小泉的事全部写在了墙上

辰哉答应小泉要保守这个秘密

他用石头将这些字通通划掉,划到没有人可以看出这是什么

东京,优马遇到了一个熟人

那是之前跟直人聚会的女子

他直接冲上去询问起直人的下落,他告诉对方直人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想不到这个女人也认识优马,那还是她从直人那里听说的

优马有些紧张地坐了下来,他迫切想要知道直人的下落

原来,她是直人在福利院的朋友,并不是直人的情人什么的

她有些低落地告诉优马,直人从小就心脏不好,一直在吃药,这大概就是直人一直忧伤的原因吧

那天警察也是这么告诉她的,直人倒在公园的灌木丛中

直人走了,优马意识到了这一点

女子说起了优马的事,原来那天直人的笑容是为了优马,而不是为了这个女子

他说只要跟优马在一起就不用担心别人的眼光,就能变得坚强起来

他信任着优马,可是优马却辜负了这种信任

走出餐厅,优马有些要倒了下去,他想起了从前的事

那一天,直人说起了墓地的事

他告诉优马:即便我不能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死了能埋在你身边就好。

优马在对自己生气,他的生气来源于猜疑和妒忌。

他不顾旁人眼光,在大街上直接哭了出来

曾经,他也信任直人,可是信任的建立那么困难,崩坏却又那么简单

当初警察那个电话也许就是通知他关于直人的尸体,可是他害怕地不敢说出实话

这边,爱子已经失去了笑容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真正的山神,也就是田中被杀害的消息

小泉也知道了这件事,她无法理解辰哉,辰哉对什么人都没有说出杀死田中的原因

她自己开着船回到了无人岛上

千叶,田代打了一个电话回来,爱子说他在东京车站

田代觉得自己没脸见他们,他不想再麻烦爱子

洋平安慰着田代,他希望田代能够回来

他答应田代会帮助他,他们一家人可以一起度过难关

而此时,爱子也抢过电话告诉田代:这次让我来保护你!

无人岛上,小泉来到了建筑面前(下面的字幕是爱子的话)

东京车站,田代已经感动到哭了出来

小泉发现了被辰哉划掉的字,她知道了一切,关于田中的死,关于辰哉的坚持

一个再也不会穿连衣裙的女孩发现了这个怒字

夜幕降临,爱子跟父亲说自己刚买了车票,晚上6点的

田代也在,等下就跟他一起回来

父亲挂断了电话,这就是爱子得之不易的幸福

在前一刻,爱子还在为失去幸福的悔恨,现在,她要亲自抓住幸福的尾巴

她很幸福,失去的还能找的回来

而有些人,一旦失去信任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小泉激动地跑到海边

她大声地喊了起来,她大声地发泄着自己的怒气

她的生气来源于愤怒,来源于恨

留在墙上的一行字,加深了她内心的痛苦,才有了最后这样伤心欲绝的怒喊。

影片中,三个所谓“嫌犯”都失去了亲近之人的信任,那么,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无法信任,不才是最可悲吗?

我们不得不说,爱源于信任,毁于猜忌,也幸好爱子能够挽回那一段爱

其实看到最后我们会发现,凶手是谁真的不重要了,这部电影真正探讨的是关于信任的事,如此,本片正式完结,谢谢大家观看!

如果大家喜欢,记得看完后点个赞。

怒,就此结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