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复旦凶杀案:真相比想象更残酷!值得每个学霸及家长反思

大象一路上访,控诉中药砂仁

莫谈Z治?

油画《我的前夫》,哭倒无数知青!

哪来的“实事求是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武帝】 四十八、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

2017-08-16 孔令堃 笑谈中 笑谈中

到底是是害了李陵?


在汉武帝手下当差,有三大高危职业。一个是任将,升赏不看军功,看关系。所以卫青、霍去病、李广利有功必赏,杨仆、荀彘有功也是死罪。

第二个是任酷吏,别看汉武帝用他们的时候,这些酷吏闹得欢,但是总有一天拉清单。比如咱们之前提过的宁成、义纵、张汤、减宣、王温舒,都死的很惨。尤其是杀人狂魔王温舒,在太初元年被灭族,他俩弟弟跟着受牵连,也都被灭族。

第三个高危职业,就是职业官僚梦寐以求的丞相。截止到本篇,我一共写过汉武帝时代的十个丞相,这十个丞相里边只有公孙弘和石庆光荣的死在任上,其余的或死或免,都没好下场。尤其是公孙弘以后,李蔡、庄青翟、赵周都是死于莫须有的罪名。要不是在太初二年石庆幸运的病死了,结局也够呛能善终。

这样一来呢,大臣们算是看明白了。庄青翟、赵周、石庆都是太子党,他仨的特点都是当了丞相却没有权,然后死了。谁当丞相谁死的路数已经很清晰了,不是谁都有好运气病死在任期。这个位置,便成了烫手的山芋,谁也不想接。汉武帝不管,老规矩,还得挑太子党的人任相。自从卫青死了,太子党最有权势的人,就是太仆公孙贺。这是太子的亲姨夫,又有军功,可了不得。但是公孙贺听说汉武帝要任他为相,那是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起来,绝不接受丞相的印绶。这谁受得了去?石庆是文化人,每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当丞相,处处小心,还经常被汉武帝找茬。公孙贺是胡人,论规矩肯定差很多,万一有个纰漏,最次也是回家自杀的罪过。这压力太大,干不了。再一个,公孙贺对汉武帝那是惧怕到骨子里。当年公孙贺北伐匈奴,也是有战功的,爵封南奅侯。前边我说一个故事,元鼎五年的时候,缺钱的汉武帝开始检验诸侯祭祀时上供的黄金纯度。凡是不符合汉武帝要求的,统统除爵。大汉朝跟着高祖爷打天下的一百四十三个侯爷后人,到汉武帝后期还剩四个。元鼎五年的时候,公孙贺已经被除爵一次了,好在命还在。但是那次丞相赵周不仅因为这事夺爵,还自杀了。这回让公孙贺任相,根据惯例势必封侯。那公孙贺又回到了危险的境地,所以他十分激烈的拒绝任相。汉武帝发了雷霆之怒,看样子是不接班马上死,接了班日后死,公孙贺无奈,之后流着泪当丞相,感慨世道是变了。

太初二年底,老好人御史大夫倪宽病死,转过年来汉武帝升延广为御史大夫。这回行了,朝中太尉之职空缺,丞相和御史大夫不敢管事,大权牢牢的掌握在汉武帝手里。之后就是李广利西征爵封海西侯,苏武出使匈奴被扣下牧羊。

天汉元年,苏武被扣之后,汉匈两国的火药味逐渐浓烈。汉武帝大赦天下,然后把释放的罪犯都迁到五原郡当兵,补充北方的军队。同年,赵破奴瞅准机会,从匈奴逃了回来。赵破奴的回归,最起码证明了这个悍将不会为匈奴所用。那就差不多了,汉武帝任用媳妇的兄弟打匈奴上了瘾,派海西侯李广利带三万铁骑出酒泉,往北攻打天山,去攻打匈奴右贤王。大将公孙敖、路博德兵分两路北伐,寻找匈奴的老窝。同年,投降汉朝的匈奴人介和王成娩被汉武帝封为开陵侯,带楼兰兵再伐勾结匈奴的车师。

这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规模不亚于卫青、霍去病的漠北之战。但是这场战争的结果,却完全不同。同样是国舅爷,李广利跟卫青比,还差着行市呢。李广利是北伐主力,公孙敖和路博德奉命为李广利打辅助。这仨人出征,压根不能精诚合作。这里边,资历最老的是公孙敖,几乎每次北伐匈奴,公孙敖都参与其中,但作用都不大。你想吧,光因为战败被革职就两次,公孙敖算是经验最丰富的一位。当然,他的经验是如何保护自己,而不是如何打败匈奴。让他给李广利打下手,都不如没人打下手。路博德那是有灭国之功的,让他给打败大宛都那么费劲的李广利打下手,他也不服。而且形式很明显,赢了是李广利大功,输了指不定谁背锅。

这样一来,这场战争过程就很简单。李广利北伐至天山,公孙敖、路博德一路瞎溜达。李广利在天山遭遇右贤王,公孙敖和路博德瞎溜达。李广利击败右贤王先头部队,斩首万余级,公孙敖、路博德瞎溜达。李广利携胜利之师见好就收,那俩人还在瞎溜达。结果就导致李广利回师的时候,被匈奴主力八万骑兵包围,公孙敖和路博德依然在瞎溜达。李广利血战,在敢死队长赵充国的疯狂攻击下,汉军溃围而出,回到汉朝损失了六七成的兵力。李广利由大胜变成了大败。再看路博德和公孙敖,他俩溜达到今天外蒙古的涿涂山胜利会师。俩人热泪盈眶,都跑了这么远了,也没看见匈奴,咱们回家吧。路博德和公孙敖兵合一处,班师回朝。

这就是天汉二年这场汉匈决战的梗概,同年,得胜的右贤王救援车师,汉军战败,车师在天山以北的部众归降了匈奴,这也为后来车师分前后埋下了伏笔。

这节重点要聊的是,李广利为什么先胜后败,匈奴主力从哪冒出来的?导致李广利先胜后败的关键因素,就在传奇名将李陵身上。李陵将门出身,是飞将军李广的长房长孙。李陵的性格像极了爷爷李广和三叔李敢,也练成了一身好武功,非常想当超级英雄,大讲个人英雄主义。在老李家的大官李蔡、李广、李敢都死了以后,李陵失去了家族的庇护,担任了陇西汉军的教官,兼任汉军侦察大队队长,曾多次深入大漠画地图。汉武帝是既爱惜李陵的武功和勇气,有担心他遗传了李广的砸锅光环。所以一直以来,李陵主要工作就是侦查和训练士卒,而没有出师征战。李广利伐大宛的时候,汉武帝想了又想,又把派遣出去的李陵按在敦煌,生怕他砸锅。

天汉二年李广利北伐匈奴的时候,汉武帝原本给李陵的任务是押运粮草。李陵觉得自己训练多年的五千特种大队运粮草太可惜了,于是跟汉武帝提出自己出兵诱敌,引出匈奴主力,好减轻李广利的进军压力,毕竟李广利只有三万骑兵。

汉武帝听完心里不爽,认为是李陵不想做后勤工作,于是说没有多余的马给李陵。没想到李陵当场说要带五千步兵去诱敌,这下汉武帝没法说了,同时觉得自己可能误会李陵了。为了万无一失,汉武帝的战略是主力李广利攻击匈奴王庭,特种大队李陵引蛇出洞。为保李陵安全,特派路博德为李陵压阵,带兵接应引出匈奴主力的李陵。

命令下达后,路博德不爽了。路博德是有灭国之功的伏波将军,他连李广利都不付,何况是李陵呢。于是,路博德上书汉武帝,说如今秋高气爽,正是匈奴马肥的时候,不适合出兵,应该在来年的春天,他和李陵各带五千骑兵两路出兵,必能大获全胜。

汉武帝接本大怒,李广利五月份已经出兵了,这都到秋天了,打配合的部队居然要求来年再战,这不是要坑死李广利的节奏吗?一定是李陵后悔了,不敢带五千步兵出战,是他跟路博德合伙骗朕,朕偏不上当。

汉武帝下旨,说匈奴的部队骚扰西河郡(今晋陕交界处),路博德火速前往西河救援。李陵在九月必须出兵,前往浚稽山(今外蒙古土拉河)侦察敌情,如无敌军,可沿着赵破奴侦查的路线到朔方郡受降城休整。然后把沿途情况,以及和跟路博德的对话,用快马传回长安。

李陵对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情。他不知道路博德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更不知道路博德上奏来年出兵的事情。所以李陵从今天的内蒙古,往今天的外蒙古出兵,去引诱匈奴的主力。李陵一路到了浚稽山,派部将陈步乐绘制地图火速送往长安。汉武帝召见陈步乐,得知李陵特种大队誓死效忠,非常高兴。然而就是这时候,匈奴的主力发现了李陵,调三万骑兵把李陵的五千步兵团团围住。五千步兵打三万骑兵,既是野战,还是客场,这在冷兵器时代,正常的结果就是骑兵一个冲锋,步兵全军覆没。但是李陵不是一般人,让这场遭遇战没按正常套路走下去。李陵军驻扎在两山之间,以大车作为营垒,李陵带兵列阵,前排重步兵持戟和盾防止匈奴骑兵接近,后排用弓弩手射击匈奴。这要是放到魔兽争霸里,算是经典的sky流。这样匈奴骑兵一轮冲击之后,非但没有接近李陵特种大队,反而被射的落花流水。李陵保持阵型,缓步向前,匈奴落荒而逃,直到跑出汉军的射程,才算是喘了口气。简单一盘点,匈奴丢下了几千具尸体。

且鞮侯单于大惊,以为是李陵部是汉军主力,所以紧急召唤左右贤王带兵勤王,围剿李陵部。也正是因为这个机会,李广利击败西路匈奴,斩首万余。李广利五月份出兵,不知道朝中发生了什么。李陵九月才出兵,所以李广利不知道李陵的作战计划,更不知道李陵被围。而且李广利攻打的天山一带,位置在今天的新疆。李陵被围在今天的外蒙古,所以根据当时的通讯情况,李广利不清楚李陵的情况。

李广利班师,而李陵也开始班师。不过李陵诱敌的工作完成的太好,导致且鞮侯单于带着左右贤王的主力八万骑兵开始攻击李陵。李陵的五千步兵,绝不是对手,因此他只能且战且退,往南转移。

李广利的退兵路线是从今天的新疆退往今天的甘肃酒泉,而李陵的退兵路线,是根据汉武帝的安排,从今天的外蒙古往今天的内蒙古河套地区退,所以俩人不是一个路线。李陵部连日苦战,退到了一个山谷又被包围。李陵让轻伤者继续作战,中伤者驾车,重伤者在车上射箭,总之不可弃战。退守山谷期间,李陵杀掉了随军女人,斩匈奴三千余人而突围,继续往东南方向退却。

且鞮侯单于跟众臣商议,说李陵部如此顽强,又往东南方退,会不会在朔方有埋伏呢?不过其他将领认为,匈奴这八万多骑兵,如果连汉军几千步兵都吃不掉,以后就没法混了。所以,这场战斗,就是决战,拼死也得干掉李陵。李陵经过了沼泽地,跟匈奴又在山谷间相遇。匈奴骑兵一天攻击李陵几十次,留下了两千多具尸体后才退去。而李陵部还有三千余人,除了伤病号,能打的还剩八百余人。这时候,汉军中有个叫管敢的人因跟上司不和,投降了匈奴,把李陵内部的情况对匈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且鞮侯单于大喜,带人猛攻山谷中的李陵。李陵和副将韩延年带兵强行南退,一天之内射光了五十万支箭。箭射光了,运箭的战车就没用了。李陵部丢下战车,跟匈奴短兵相接,展开了白刃战。汉朝的刀,叫环首刀。造型是今天日本刀和唐刀的鼻祖,只不过这种刀是直的。环首刀窄,用来刺击对手杀伤力极大,但是如果用来砍,砍上几次就折了。而且直刀本来就不是善于劈砍的武器,论砍还得是有一定弧度的弯刀。

所以这次白刃战,当汉军环首刀砍折以后,就只能赤手空拳或用战车上的车轴、车条当武器作战了。这时候,匈奴从山上滚下大石头,切断了李陵的退路。这时候,李陵部还没退到阿尔泰山,离汉朝远着呢。

入夜,李陵百感交集,武器都没了,再无能力组织部众抵抗了。所以李陵决定,去刺杀且鞮侯单于。李陵夜探匈奴军营,见无懈可击,只好再回自己的营地。打是不能打了,李陵为了救部下的命,决定化整为零,大家悄悄的分开走,让匈奴没法去追。¶ 46 32625 46 15288 0 0 1541 0 0:00:21 0:00:09 0:00:12 2925 46 32625 46 15288 0 0 1353 0 0:00:24 0:00:11 0:00:13 2729ç€å¤œè‰²ï¼Œæ±‰å†›å…¨è·‘了。

这一跑,匈奴惊呆了。追都不知道怎么追,后来发现,李陵和韩延年带着十几号人跑,还有马,目标最大,所以匈奴派骑兵拼死追击李陵,右贤王的主力去围堵李广利。李陵再有百十里地就能到汉朝境内了,身后是匈奴数千骑兵。汉朝边防军已经得到了消息,但是摄于匈奴的军威,边关守将决定按程序办事,把关外情况上奏到长安。眼看匈奴追上来了,韩延年断后,为李陵争取时间。但是电光火石间,韩延年战死。李陵再被包围,这时候,李陵下马放弃抵抗,其余将士四散而走。也正是这时候,右贤王调主力包围了李广利,让李广利从大胜变成了大败。

李陵的思路很清晰,抓走我一个,释放所有人。被抓未必有多大事,你看赵破奴,不仅被抓,还坑了两万正规军,不也没事么。为今之计,只有先跟匈奴走,再找机会逃回来就行了。就这样,李陵没有抵抗,跟匈奴人走了,这个行为,被解读为投降。

边关的奏章好多天才到了长安,汉武帝接本一看,这都多少天了,李陵一定是战死了。汉武帝赶紧组织宣传,这可是爱国主义的典型,为国而死,何其光荣。朝中大臣纷纷赞扬,说李陵勇猛无双,虽然牺牲,但也足以震慑匈奴云云。没想到边关又传来消息,说李陵没有战死,而是被俘。汉武帝勃然大怒,李陵不识大体,为啥不自杀?李陵不死,爱国主义宣传没法进行了。群臣一看皇帝暴怒,于是纷纷改了口风,不再赞扬李陵勇猛,而是怒骂李陵这个汉奸。

由此可见,朝臣在汉武帝多年的恐怖调教下,已经成了一帮尸位素餐的马屁精。对于李陵事件,只有太史令司马迁仗义执言,说朝廷这帮身处后方的键盘侠大骂浴血奋战的李陵是汉奸,这太滑稽了。关键是李陵五千步兵对阵匈奴八万骑兵,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结果他转战千里,武器用尽而被俘虏,应该是留着后手,想要报效朝廷。

汉武帝一听就怒了,非说司马迁是个高端黑。司马迁只是陈述事实,结果心不干净的汉武帝非说司马迁说这话是讽刺李广利不救援李陵。司马迁百口莫辩,被判了死刑。那个年头判死刑是可以交钱免罪的,李广、公孙敖、赵食其都干过这事。但是司马迁一不是酷吏,二不是将军,没有那么多钱赎罪。因为钱没凑够,所以著名酷吏杜周把司马迁改判腐刑,从精神和肉体上双重迫害了司马迁。没多久,溜达了几个月的路博德和公孙敖班师回朝,说没找见匈奴。

其实这个事,李广利是无辜的,汉武帝责任也不大。这里边第一责任人就是路博德,他两头忽悠,没去接应李陵。第二责任人是公孙敖,这块地形他太熟悉了,他有三十年的北伐经验,能找不到匈奴主力?公孙敖就是典型的消极怠工。第三责任人就是汉朝边关守将,区区几千匈奴骑兵,他都不敢出关迎战,眼睁睁看着李陵被俘。第四责任人就是李陵自己,他自己说的五千步兵直捣匈奴王庭,并非汉武帝逼他。汉武帝怕他不行,告诉他虚晃一枪退回朔方受降城。只不过汉武帝也没想到,路博德这么阴,派他接应李陵,他来了一出没找到。

一年后,汉武帝幡然醒悟。但是他醒悟的程度比较低,仅仅是明白了五千步兵干不过人家数万骑兵,于是派公孙敖带兵深入匈奴境内接回李陵。瞧汉武帝派的这人,公孙敖和李家是有过节的。当初卫青组织漠北之战的时候,拿掉前将军李广,换上校尉公孙敖,目的就是让李广把功劳让给公孙敖。让公孙敖接应李陵,接不来罪过不小,要接来就得跟匈奴打仗。公孙敖自从元光五年被匈奴打败之后,就患上了匈奴恐惧症。元朔五年,公孙敖随卫青北伐,打了场顺风仗,跟着卫青蹭经验立功。元朔六年,升了官的公孙敖独立作战,无功而返。元狩二年,公孙敖配合霍去病作战,迷路而返。元狩四年,顶替李广突前的公孙敖把一把好牌打的稀碎,必胜的仗还让伊稚斜单于跑路了。

所以说这个人的节操就有问题,兵油子一个。他没接到李陵,或者说他不想接李陵,所以溜达一圈回国,说李陵叛变,帮助匈奴训练士卒。汉武帝大怒,灭了李陵满门,让李陵不得不留在匈奴。

这场战争,无论是汉武帝还是李陵,都只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李广利无辜背锅,而路博德却逃过了法律和道德的制裁。在那个时代,路博德可谓汉将中的第一人。漠北之战时他曾独立带队配合霍去病有功,灭南越他更是居功至伟。元封元年,路博德第一次把海南岛纳入中国版图。就是这样一个有大功的强将,却未必是个好人。

这场耗资巨大的汉匈决战,以汉朝灾难性的失败而告终。然而这场灾难仅仅是个开始,更大的危机将在下节讲述。

点击查看

《楚河汉界》、《无冕女皇》、《代王时代》、《风景独好》、《汉武沉浮》


讲述学校欠大家的历史

打赏一块钱也是你对知识的态度

而态度决定了你的高度

 

笑谈中

微信号 : kxiaotanzhong

新浪微博:@依然笑谈中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原文”穿越到微博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