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你是没有坏心眼,但你确实很讨厌

2017-04-29 三里屯杨幂 姥爷女士很心烦 姥爷女士很心烦


四月的第几篇文章

老娘也不知道了

反正四月都快过去了

你还care个鬼啦



今天的歌,选的是打雷新曲,lust for life。怎么形容这首歌给人的感受呢,就是听了想自杀,但后来想想,人生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都没睡几个男人实在是太亏了,于是,赶紧把刚含在口中的安眠药吐到马桶里,不断漱口,恩,然后打开接客帝,约一发。(也许你会丑到约不到)


01


前些日子的泰国行,把老娘搞得好不爽。


因为姐妹撕逼的剧情走向,已经不亚于小时代了。


一起出去的时候,姐很担(qi)心(dai),会因为彼此扯头花,吐口水,互骂婊子贱货,而被众人围观,成为同性恋的时代姐妹花走红微博,就此达成姐多年夙愿。


罢特,我们最终没有互扯头花,想想也是蛮遗憾。


讲讲撕逼的前因后果。


某朋友J,先是答应和姐妹A去share一间房,随后把姐妹A赶了出来。之后又答应姐妹B同住,要B把定好的酒店退了,结果在前一天又借口约炮把姐妹B赶了出来。这个朋友之前也答应和姐去share房间,但最终姐还是自己订了一间,因为姐怕他和我磨逼。


在姐妹们一番交流发现同时被诓后,自觉组成了“抵制J”的小团体。


于是接连几天,都没有人和他玩儿的。其实即使我们不和他玩儿,她也有很多新朋友和他玩儿嘛,所以,姐觉得,我们并没有做得很过分。


J为了缓和关系,用力过猛,婊现过度,看起来更像是被下了降头:比如大半夜鬼哭狼嚎拉我们出去喝酒,或者说些“我真的舍不得你们”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让人打寒颤。


还好,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我们的关系有所缓和。当然这种缓和也只是见面说话而已。


我一度怀疑,J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


毕竟他在同行曼谷之前,不是乳齿过粪的。


不过仔细想想,他这种,把话说太满,想一出是一出的毛病,早就存在了。


只不过,他一直没有触碰到我们的底线。而这次的事情,他真的有把我们所有人惹到。


这就好比,你男朋友总是说大话,却从未实现,你能忍一次两次,还能忍一辈子?


友情,绝不是给别人添堵的遮羞布。如果相处得不舒服,还是别来往了。


如果他改改这些毛病,我们还能做姐妹。


02


在社交软件,最讨厌看到的一句话,就是,看看你照片。


昨天姐就被一个low逼要照片了。而他的相册,毛都没有。


这让我有一种置身十八线农贸市场的错觉。


刚刚送完孙女去幼儿园的刘铁梅女士,提着菜篮子,高高在上,挑挑拣拣,想买有机蔬菜,兜里却只装了几块。


好死不死的装逼货,你说,讨不讨厌?


见姐不理他,他便发出照片,拼了鸡命骚扰姐。


一句,“行不,约吗?”将乡镇扛把子,地痞小流氓的本性一展无遗。


姐仔细端详了她的照片,整套look,看起来像10年前的QQ秀,有着浓浓的湖北发廊,烫染一条龙仅需一百五的廉价感。


最要紧的是,那张满是沟壑的碧莲,不仅有着猥琐的五官,贴了双眼皮贴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是刚刚被弄瞎去街边要饭的残障人士,被菜刀砍出来的法令纹也是格外抢戏。


就是这样一个妖怪,还特么要打粉底。


你们想象下,乡村土墙,涂了一层厚厚的,违和感爆棚的劣质白漆,是怎样的视觉污染。那张照片卡粉到姐都想送他一瓶卸妆水教他好好做鸡,远离彩妆。


最关键的是,他自以为气质出众,简介上的择偶标准简直让姐以为他在选世界小姐。


对了,他还刻意强调了自己是top。


哎哟,那张牛头马面,地狱衰鬼的同款碧莲,身为丧葬用品扛把子的纸人儿都要退避三舍,拒绝被奸。真是不晓得他是哪里来的勇气要啪老娘这只仙女鸡的。


所以啊,对自己没认知又不努力的人,真的很讨厌。


03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被人聊烦了的时刻。


有个朋友,一直以为我很闲。几乎天天找我出去,要么唱歌,要么喝东西,但姐都会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他。(姐很久不认真写推送的原因是,做了文案兼职,每天确实很忙。)


一开始,姐觉得,可能他只是喜欢和我玩儿,总是拒绝他,姐确实有些于心不忍。


但时间长了,他的这种热情已经变成了叨扰。


“出来啊。” 


“我在忙。”


“晚上出来啊。” 


“晚上和家里要吃饭。”


“你下午没时间,晚上怎么也没时间,你就是不想见我。”


“真没有,真的有事。”


于是第二天,他还会重复同样的对话,墨迹到让人想抓狂。


更让人抓狂的是,我说我在写东西,他说那我去陪你啊,我保证不打扰你。


然后,他真的来了。然后,他也打扰到我了。


比如,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还要翻出来和我叨逼叨一番,讲一些自以为有趣的段子,虽然这些老娘一年前就听过,然后他还要沉浸在自己的逻辑里,讲一些云里雾里的话,有的时候,还会说一些很不合时宜,足可以惹怒我的一些话。


“你干嘛要和母角马撕逼啊,你也没她红!”


“哎,你记不记得你去年,可丑了。”


“如果你前任找你复合,你会和现任分手吗?”


“你说我人咋样啊,为啥他们都把我删了。”


你们知道当时姐的心情是怎样的么?姐真的想把热美式泼到她的逼脸上,用拖布杆子杖毙他!


不会说话,情商低的人,懒得改坏毛病可以装哑巴啊,至少不会让人讨厌。


04


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情做不到,自以为是只凤凰,其实只是野鸡,自我为中心,讲话不过脑子。。。


可笑的是,他们还总把自己包装成委屈的受害者。


既然你从来不会犯错,那你怎么不上天呢。


你说你没有坏心眼,但你确实很讨厌。


所以我们永远不要再做朋友了,我累了。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直接济贫👇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