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刚刚,天津大学放了一个屁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因为偷偷去网吧,我妈和我讲,“不听话,就把你送进网戒中心!”

2017-10-29 ly MissCheung MissCheung

小学的时候,我怀着好奇心,偷偷去了网吧。结果惨被母上抓包。看我很害怕,我妈没有打我,也没骂我,像是开玩笑一样,“就这一次啊,家里有电脑,上什么网吧,别学坏了!再让我发现你来,就把你送去戒网学校。”


我当时一听要转学,吓得哭出来,还不忘问一句,“啥叫戒网学校啊?”


“就是在那所学校,你碰不到电脑,每天都要军事化管理,天天早上跑步,还要叠被子,看不了奥特曼,百变小樱,然后也吃不了肯德基,总之,可惨了。”


“那我可不去。”


“那你别再去网吧了。”


对于小学时代的我,不能碰电脑倒没什么关系。但是我无法接受“军事化管理”,不管是每天跑步,方队练习,还是叠被子,这些都让我觉得身处“地狱”。而且,肯德基是我的灵魂信仰,一周不吃汉堡我都会枯萎死亡,更何况在戒网学校待上几个月!


当然这些都是往事了。


杨永信之流的丑事儿被揭发后,我妈还和我讨论,她觉得把孩子送到那里去的家长又蠢又坏。我当时就对我妈翻了一个白眼,“您忘了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您还威胁过我,再去网吧也把我送到网戒中心?”


“那是吓唬你的啊。不过我是真怕你在网吧学坏。那时候的网吧,都是一堆混社会的不良青年。”


“找借口。”


“当时网戒中心之类的也没曝出丑闻啊!我以为就吃不了肯德基呢!你小时候胖得跟猪似的,到那边去也能当减肥了。”


“你还是想把我送到那去。”


“我他妈不是说吓唬你玩儿吗?!你们同性恋逼事儿可真多!信不信我现在打电话给杨永信,让他扭转一下你的性取向?”


“我希望杨永信扭转一下你每天转发养生文的臭毛病。”


“你今天晚上别在家吃了,滚出去吧。”


请帮姐戳👇,么么哒。后面才是我这篇文章要表达的东西!


回忆往事以及po我和我妈撕逼的段子结束。现在本家零开始上价值。之所以写前面那段不怎么好笑的段子,是因为姐看了一篇题目叫“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的知乎帖子,不禁汗毛炸起:这尼玛到底是学校,还是慎刑司?为了不让话题一开始就沉重,才写了前面的流水账。


帖子的大体内容讲了南昌有这么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国学”学校,叫作豫章书院。如果你们去百度百科,一定会看到很多溢美之词。然鹅,都踏马是狗屁。


这所学校,打着国学的旗号,实则藏污纳垢,是一条十足的黑色产业链。而供养黑色链条的,正是那些人傻钱多心又黑的狗哔家长。


苦主进了学校,便踏进了”人间地狱“。苦主并不知道自己要在这所学校上(zao)学(zui),准确来讲,苦主是被骗进学校的。苦主本来是和他的狗哔妈在庐山旅游,玩儿了一天后,就有人在南昌火车站接他,把他送进了豫章书院。


十几个人盯着他,一句手续办好了,就把苦主丢进了又脏又臭的小黑屋,自尊心,隐私感荡然无存。更可怕的是,南昌夏天40度左右的高温下,屋子又闷又热。吃的也很恶劣,每天只有一个鸡蛋以及一碗浆糊状的食物。屋子没有窗户,只能靠门缝通风呼吸。这种环境,可以算得上纳粹集中营的标准了。


然鹅,环境恶劣,行为残忍的“书院”,半年学费就要三万人民币!希特勒如果想到集中营的收益可以这么大,还发动屁战争啊,直接做“教育魔头”,世界首富多好啊!钱赚够了,还能受到一大批狗哔家长的拥戴。


更可怕的,还是这所“书院”的体罚制度。比如教官用手机厚,50厘米长的竹板,哐哐打人。要么就是用钢筋做成的鞭子哐哐抽学生,逼着学生跪孔子像到中暑晕厥。姐真想说,大清都亡了,跪你妈逼孔子啊,是祈祷“孔圣人”把那些骗子以及蠢逼家长都收走吗?


当然,学校的伙食也很”清新脱俗“,堪比猪饲料。西红柿炒鸡蛋,外加蛋壳作配料,红辣椒炒青辣椒,半点儿肉丝也不放。妈的,半年三万学费,都跑进了谁的口袋哦?!学校还美其名曰,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不晓得校长会不会带头喝下他婊子妈的白带充饥再去吃苦耐劳哦!


可笑的是,这所学校,压根儿不会上课。还会把学生当免费劳动力,干的活儿又苦又累。尼玛吃苦耐劳也得有点儿底线吧,收钱不上课,还给人家找罪受,学校的良心丢进下水道了吗?


苦主还被某位同性恋老师性骚扰。毫无人性的地方,充斥着龌龊和卑劣,下流,污秽,却又无可奈何。


想看原帖的,请去微博搜豫章书院,或者知乎搜帖,“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


我一直不理解,家长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那种险恶的地方,不管是哄骗,还是绑架,都打破了“生而为人”的基本底线,以及父母子女一场的最后一丝情分。


小孩顽劣不堪,上网成瘾,家长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言传身教,帮助孩子走正道。而不是做甩手掌柜,以为花了大价钱把孩子送到全封闭的地方,就能得到一个“好小孩”。存在这种想法的家长,又蠢,又懒,又坏。他们可能会亲手葬送掉孩子的一生。


你得承认,“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并不适用于那些”爸妈从业资格考试“不及格的狗哔。如果孩子没有活成他们眼中的样子,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间接毁灭。


“戒网瘾学校”不受控制,野蛮生长,和懒惰的家长有很大的关系。而学校残酷行径却和大部分工作人员的背景脱不了干系。因为里面的教官未到学校上班之前,大多是社会闲散人员,好勇斗狠,打架闹事。如今有这么一个可以随便打人的“工作机会”,他们当然会美滋滋地去上班,甚至会自恋地认为自己就是拯救祖国花朵的勤劳园丁。


除了骂父母,还有一个问题让人脊背发凉。这些算不上学校的“学校”,是怎么获得营业资质的?!又是怎么大张旗鼓推广宣传的?!网络平台的广告审批为何如此儿戏?


有人会说,戒网瘾和同性恋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逼逼叨?下面我来告诉你,两者间有什么关系!因为很多父母眼中,“同性恋”与“网瘾”是同样的东西,都是不好的事物,不好的事物就应该去矫正治疗。以后,难免不会有逆转性向的机构野蛮生长。(毕竟某些精神病院已经推出了治疗同性恋的电击套餐了。)


说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世界并不美好,遇见不公平的事,我们就该勇敢反击!



写了这么多,希望你能动动手指

跪求婊贝帮姐戳👇,感激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