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大同思想网4周年:重视南方考古,重构华夏万年文明史

2016-08-17 黄饮冰 大同思想网 大同思想网




我因文明起源史与大同思想网结缘

 

黄饮冰


(本文系大同思想网专栏学者黄饮冰在大同思想网四周年之际所撰文章,欢迎更多的作者和读者讲述您和大同思想网的故事,大同思想网将一一发表。)


由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之一、原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杜钢建、青年学者枕戈、天地人律师事务所邹红艳律师、岳麓书院唐宏站博士发起,并有学界代表人物郑佳明、秋风、林安梧、伍继延、何真临、曾亦、黄守愚等一大批学者支持的文化学术网站,以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实践法治中国为当下目标,弘扬王道文化、中道思想、大同理想,并希冀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求大同,存小异”,也是大同思想网的基本出发点和立场,希望借此促进各种思想学术派别的平等对话和全面融合、达成共识,为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巨变时期的历史变革贡献微薄力量。大同思想网宏伟的目标让人钦佩。

听大同思想网总编枕戈说,今年是大同思想网四周年了。经过四年的努力,大同思想网已发展成当今民间四大学术网站之一,成为中国文化学术网站中的一面旗帜,其影响力广泛和深远。在大同思想网成立四年之际,我作为大同思想网的一名忠实读者和专栏作者,很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我的思想历程。

我因文明起源史与大同思想网结缘

 

我一直是华夏文明起源史的独立思考者。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去思考华夏文明起源史呢?我们这一代人的思维可能本身就是最活跃的。我们出生于文革期间,我们的孩提时代,读得最多的就是鲁迅的文章,对中国传统文化批判继承的性格刻入骨髓。有些事起说来可能不被理解,我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写过批判孔子的文章,反对自由主义的文章,还登台做过演讲。

在我们进入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民主和自由之风又洗涤着我们的心灵。我们这一代人,家里都是有5到6个孩子,能够读书是很幸运的事情,何况还能读大学呢!这个优越性当然是社会主义制度带来的。但是改革也是我们亲历的,我们亲眼所见价格双轨制的时候,有权的人用一张计划调拨单就能赚取巨大的利润。从1985年到1989年,大学和高中的校园,都在不平静中。很多老师不是在课堂上讲课,而是在课堂上抨击社会。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可以说,很多人是怀着对社会主义的爱和对官僚的恨走上街头的。但是1989年让很多人蒙了,这其中就有我。

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呢?为什么一直能够立于世界之林呢?象五胡乱华、蒙元的屠杀、满清的奴役,怎么没有让我们这个民族的种性消失呢?那“华夏”二字为什么在我们的血液中弥久不消呢?这些问题,促成了我转向了华夏文明起源史的思考中。我这将近30年以来,主要注意力就放在了距今4000年以前的历史思考中。在别人追逐官位和名利的时候,我在收集着考古资料,读着枯燥的古文,没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静心,我也走不到今天。大风大雨而不迷的虞舜,也不过如此吧!

在文明起源史的思考上,我一直就是孤雁。到2007年10月前,我还不知道网络是怎么一回事情,也不知道利用网络去传播自己的观点。2007年10月,我因为工作调动进入了孝感高新区,从乡下来到了城市边缘,最大的收获是接触到了网络。第一次知道文件还可以用网络传送,我兴奋得真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从那时起,我在网易和凤凰开了博客,一点一点地把我的文章发在我的博客里。网易有一个《中华文明史》(网址:http://q.163.com/wenming/)的圈子邀请我加入,在这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很多人在研究中华文明起源史。后来这个圈子也有一个湖南的学者加入,叫林河。我有幸与林河大学者一起被列为推荐圈友(当时我也不知道林河是大学者)。我的网名是“楚天孤客”。在文明研究的历程上,这是我的第一个家。这也是我第一次与湖南学者相遇在一起吧!不过,那个时候,我对湖南学者顽固的湖南历史观并不支持,因为我还是中原史观。我的《皇皇者华——华夏文明起源史谈》,体现的也是中原史观。

在文明起源史的思考上,我一直也是惶恐的,我在不断地否定自己中往前走,孤独之感不言而喻,我在QQ和网易上把自己叫做楚天孤客也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在凤凰上注册的博客叫黄饮冰,饮冰是我的字。后来在新浪也出现了一个叫楚天孤客的人在活动,所以我把我的网易博客也改成了黄饮冰。后来新浪网上也出现了一个叫黄饮冰的人在活动,引起了一些网友的误会,大概在去年吧,我以黄饮冰的名字在新浪注册,注册成功。这个用名的变化,就是我心情的表达。按照我自己的写作计划,2013年8月,我已经完成了华夏文明起源的基础理论性工作。恰好2013年8月我大病一场,整个人像要枯竭一样,那时我写了一篇总结,真不想继续下去了。病好之后我,又忍不住写了几篇,主要也是对《皇皇者华——华夏文明起源史谈》的完善。我一直在迷茫和痛苦中不知道方向——我写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决定要放弃这没有希望的文明史的思考。在2013年8月到2015年3月间,我几乎是放弃了对文明的思考,新的思路完全是没有进行的。

在2014年7月,湖南大学的杜钢建教授提出了“湖南人是日本人和韩国人的祖先之一”的观点,在网上兴起了巨大的波澜的时候,我对文明起源史思考的兴趣已经降到了冰点。那时我对杜钢建的观点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在2008年8月我就在我的网易博客发表过一篇关于韩人起源史的文章,叫做《中国人韩终是韩国人的祖先》,专门对韩国人的起源进行过探讨。杜教授在网上兴起风雨,只是让我感叹人微言轻,因为我的观点发出很早却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件事情也让我更加心灰意冷。

2015年3月,我偶然登录了大同思想网,上面有我的《中国人韩终是韩国人的祖先》一文,发出的时间是2014年7月30日。我试着跟大同思想网枕戈联系,枕戈表现得很热情,邀请我到大同思想网开设专栏,推介我的文明史思考成果。后来经大同思想网枕戈的引进,我加入了几个微信群,这期间结识了《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的作者流波,才知道我这搞的东西与流波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有惊人的一致性,我这才明白了我所做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所以决定继续写作。在文明史的观察上,我的眼光开始向南看,对两湖地区的考古历史,结合古史、神话和传说,进行了新的梳理。这样竟然一发不可收拾,一年来写了将近30篇的关于起源史的文章,形成了《中国中心论——中国是世界人种和文明的起源和传播中心》和《江汉文明系列》两个体系。目前《江汉文明系列》还未完成,写江汉文明,目的是追寻夏朝,为夏朝正名。

可以这么说吧,没有与大同思想网在文明起源史上的结缘,我2015年以后,可能会放弃文明起源史的研究,很多想法和课题,就半途而废了!这一年多来,我所有的文章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中国古人类冻不死也饿不死,因为青藏高原的崛起造就了海拔高度适宜、温度条件正好、生态环境优良、地质条件优越、溶洞众多的滇黔高原及其周边地区。滇黔高原及其四周延伸区,是古人类冰期的“避乱所”,这决定了中国南方在人类起源史上的唯一性。而其他的地方,因为没有这个独特的地理构造,古人类难以越过第四纪多次冰期,起码在人类没有获得完全智力之前,环境因素起决定作用。仔细查北方古人类存在史,与第四纪内的间冰期有很大的关系,这些古人类都是在某一个间冰期内进入,而在下一个冰期内消亡。可以这么说,其他地方的古人类无论历史多悠久,但他们都是无效的,因为他们会被冰期冻死和饿死。

大同思想网在文明起源史方面的建树令人敬佩

 

文明起源史的研究真的是可有可无的吗?西方在文明起源史上的研究真的是真理或者真的值得我们去亦步亦趋吗?大同思想网用自己文明起源史方面的建树做出了回答。

大同思想网与其他文化学术网站的最大不同在于,大同思想网专门开辟了一个“文明起源”的栏目,也几乎是在中国独一无二地开辟了一个学术领域,成为这个学术领域的领头羊。目前还没有其他的网站在做这个方面的工作。正因为有这个领域,一大批的文明起源史的研究专家和思考者们自觉聚集到大同思想网旗下,共同推进中国的文明起源史的研究工作,在文明起源史的研究上开创了新的局面,形成了新的优势。

大同思想网成立四年以来,在文明起源史的研究上,做了大量的工作。中国在文明起源史上的挑战,首先是来自韩国。韩人在一段时间里,疯狂地抢夺中国的历史成果。2014年,杜钢建提出了“湖南人是韩国人和日本人的祖先之一”,这个观点惊世核俗,在网络上带来的震撼无异于一场地震,这个观点从根本上把韩国和日本纳入了传统的中华体系。

对于中华文明的起源,在中国占统治地位的是“黄河文明中心论”。无论是西方学界和持黄河文明中心论的中国北方学界,都认为中华文明不过距今4000年,对南方存在的超过10000年的文明史和超过5000年的国家史视而不见,几乎统统把三皇五帝的历史当作神话故事从中华历史中一笔勾销,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就是当下正在复兴的儒家学界,也按照传统古籍的记载把中华历史从尧舜开始算起,黄帝都不存于儒家经典中,这体现了后起的黄河文明对更悠久的长江文明的遮蔽,在今天有着巨大的局限性。这也为“中华文明西来说”提供了口实。你中华文明的主流史观都不承认南方的万年古文明,怎么能要求西方史学界承认呢?在如此的文明观的统治下,中国如何复兴?中国又哪里来的未来呢?大同思想网就团结了一批学者,对长江流域尤其是湖南的考古进行了认真的梳理,结合古史、神话和传说,提出了“中华文明起源于湖南”观点,为中华文明“超万年的文明史、超五千年的国家史”奠定了根基。

不少被西方思想奴役的学者,依然坚持“中华文明西来说”,对中华文明和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带来了极大的阻碍和伤害。如刘仲敬,在2015年8月做了一个关于华夏文明起源的演讲,他在以“陶器和种子”为文明标志的时候,还是看不见中国南方的陶器、稻种和古城池,依然宣称中华文明来自西亚。在2015年底,我连续写了四篇批驳刘仲敬文明史观的文章对其进行反击,但影响不大。我的文章通过大同思想网传播后,同时大同思想网也组织的一系列批驳文章,对中国的“学术汉奸”产生了很大的震慑力。

任何历史研究从来就不是空洞的,而是有深刻内涵的

 

我是谁,我们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这不是简单的三点问。

在社会秩序崩溃的春秋时代,诸子百家都是从对历史进行正本清源,梳理自己的历史观,来确立自己学说的根本、亮出自己的鲜明旗帜的。儒家崇拜尧舜,墨家崇拜大禹,并把历史向前追溯到黄帝、神农、伏羲。这种思考,不是古代思想家们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很深的历史意义的。历史和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根深才会枝发叶茂。

对西方在文明起源史上的态度,我已经说过多次了。对于基因学说,西方人动辄给它打上了夏娃和亚当的烙印,如线粒体夏娃、线粒体亚当,好像历史上真有其人,而且被搬到非洲。西方为什么要这样?欧洲的历史难道是非洲的历史吗?很显然不是。但西方就是要把第一个女祖和男祖命名为夏娃和亚当,这样通过DNA中的遗传密码让亚当夏娃离开了神话世界,变成了有血有肉的非洲人。亚当和夏娃就成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所有人的祖先。这实际就是对西方文化的固化,把一切新研究成果打上西方文化的烙印,搞得像真的一样,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文明史观的固化,在思想上对他族形成无形的奴役和禁锢,让东方文明矮西方文明一截,对中国人进行“攻心战”,以此瓦解中国和破坏中国人的凝聚力。

在西方的夏娃和亚当面前,我们的女娲和伏羲什么都不是!如此基因学说对中华文明带来的不是伤害,而是从根本上对中华文明进行了解体,这比刘仲敬厉害多了。一部波澜壮阔、威武雄壮的中华文明史,就这样被一笔勾销了,全部变成了实验室枯燥无味的基因演变史!对于中国人来说,西方的基因假说简直可以致人死地!

在我看来,西方人的基因学说剥掉了各民族鲜活的历史,本身就是违背历史,强奸世界人民。夏娃和亚当是《圣经》上的神话人物,《圣经》从来就没有记载夏娃和亚当活动于非洲,亚当和夏娃与非洲没有文化上的联系。西方人把亚当和夏娃移到非洲就是对《圣经》的违背。在出现的时间上,《圣经》记载,亚当在前,夏娃在后,夏娃是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出来的。而在基因学说上,线粒体夏娃比线粒体亚当要早好几万年,西方用线粒体夏娃和线粒体亚当的概念,就是对《圣经》的否定。西方学说本身处于矛盾中,漏洞百出。

对于西方的学说,中国学术界臣服地应和,很自豪于中国人是夏娃和亚当的后代,还又不少人在研究,夏娃就是女娲,而根本不考虑在中国的神话和传说中,女娲和伏羲比西方的夏娃和亚当要早几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事实,更不考虑中国的女娲比伏羲早的事实。中国的女娲和伏羲的神话,才是符合人类历史发展的轨迹和逻辑的。

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我们看到的都是民族向西大迁移的历史,中国是人口西迁的起源地。这基于如下事实:中国是天下之中心,自然环境极其优越,中华文明优于四周少数民族的文明,如此中国成为文明输出的地方。西欧崛起只是西方文艺复兴以来比较晚近发生的事情,而且借鉴了中华文明、阿拉伯文明,虽然欧洲白种人向全世界扩张,攻入了东方的土地,但始终没有彻底攻破中国——这个东方最坚固的堡垒、世界人种和文明的真正起源地,相反,当今中国又呈复兴之势,而西方霸权却呈衰微之势。

西方人大抵没有忘却,中国北部的匈奴、突厥、蒙古族,如“上帝之鞭”攻入西方领土,而这三个民族是作为落后野蛮的游牧民族被强盛的中央王国所驱赶,却让西欧民族承负着痛苦的记忆。最后,这些民族的基因都完全融入了欧洲人的血液里。也就是说,现代西方人的基因,是经过了东方匈奴、突厥和蒙古族等游牧民族多次改造的结果。而根据杜钢建教授的研究,古代希腊罗马人也多半是中国羌戎族向西移民形成的民族,意大利出土的文物上还有拖着长长尾巴的人物形象,正与上古中国的犬戎族相同。西方人自己的纯粹基因哪去了?是否有纯种西方人?西方人号称目前全人类起源于非洲,煞有介事地绘出一幅10万年前全人类从非洲向全世界迁移的路线图,中国人不过处于这幅路线图的末端、世界文明扩散的边缘地带,如此似乎就把中国人的文明自信给摧毁殆尽。

西方人如此相信基因科学的真理性,不如把近两千年东方匈奴、突厥和蒙古族迁移到西方后,改造西方人基因的情况研究清楚。看看还有多少匈奴、突厥、蒙古族的基因存留于西方人身上。如果西方人的基因学说对近2000年人类的迁移路线都描述不了,却要去解释10万年甚至十几万年的人类历史的演化,真是天大的笑话!

今天是八月十五日。匆忙写此文,一来以此文作为对抗战胜利的纪念,因为对西方基因假说的反击无异于又一场抗战!二来以此文作为对在文明起源史上兢兢业业正本清源的大同思想网成立四周年的祝贺。在硝烟中庆祝,也别有一番风采!

祝大同事业蒸蒸日上!

祝抗战精神护佑中华!

黄饮冰2016年8月15日星期一于孝感

 

支持文化复兴,天下大同!欢迎赞赏






欢迎订购《非常稻》

作者:方志辉、陈默

邮寄+签名:60元/本

联系:李先生(加微信18670082891)

或登录大同思想网公众号链接的“大同书城”,在书城订购《非常稻》

非常稻

《非常稻》是继“袁隆平丛书”之一《稻可道》后的第二本。该丛书是首部反映和记录“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等科学家,把杂交水稻推向世界的“跨国奋斗史”的大型原创纪实文学,以“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为精神线索,体现了中国人在传播杂交水稻的过程中是如何撒播“和平的种子”的。


《非常稻》主要体现“杂交水稻之子”张昭东在菲律宾推广杂交水稻的筚路蓝缕的开拓历史。为展现袁隆平的“杂交水稻覆盖全球”的粮食安全梦想,该书以“走出去”战略进程中的矛盾冲突为导向,反映了中菲人民的友谊,也从侧面反映中菲近年来的错综复杂的外交格局;着重描述袁隆平、张昭东、华商林育庆的三人关系,借助“一粒和平的种子”的精神和力量,塑造出袁隆平院士麾下的“一群和平的狮子”。





关注大同思想网


联系电话丨微信:

18670082891

欢迎向大同思想网公众号投稿:

datongsixiangwang@163.com

大同思想网:

http://www.dtsxw.org/

点赞的小手让我看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