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萧三匝:批判大陆新儒家蒋庆、康晓光、余东海、陈明、秋风

2017-01-08 大同思想网 大同思想网



当代大陆新儒家的政治儒学主张,对未来中国政治和道德重建能起到怎样的作用?他们的思想是否符合中国未来政治走向和儒家的根本精神?儒家思想如何实现转换性创造?这些问题,只有在对大陆新儒家进行系统性述评、批判之后,才能做出进一步的回答。


原载/ 《文史哲》杂志2017年第1期,21-40页


大陆新儒家普遍认为,大陆新儒家阐发的是政治儒学。他们希望将儒家思想融入中国政治与社会,甚至以之改造中国政治与社会。可以说大陆新儒家普遍的主张就是政治儒学。究竟该如何看待当代大陆新儒家现象?他们的思想是否可能,或者能在何种程度上参与中国未来的制度与道德重建?儒家思想要想赢得更多人真诚的认可,新儒家群体最应努力的方向是什么?笔者认为,最适当的做法是先对大陆新儒家的几位代表人物进行述评,然后在此基础上得出一般性结论。


 一、蒋庆:现代性的“反动派”


蒋庆被视为大陆新儒家的“精神领袖”,他对西方现代性的反对态度似乎最为坚决。蒋庆的一切思想言说是建立在对西方民主政治不满的基础上的。他为民主政治开出了替代方案——王道政治,试图为现代政治重新注入道德和历史这两针强心剂。


蒋庆认为,王道政治高于民主政治,也超越了民主政治,是最好的政治。蒋庆的王道政治论,首先诉诸历史传统的合法性这一概念。他认为,政治只能基于特定的历史文化传统基础而发展,儒家王道传统就是当代中国政治的历史文化根源。但问题在于,无论西方国家还是非西方国家,无不拥有自己引以为傲的独特的历史文化,面对这种文化传统的多元主义图景,中国传统文化及其王道政治又有何优越性呢(遑论是最好的政治)?


如果说蒋庆构建的道德理想国还能让一些人向往不已的话,他的具体制度设计则呈现出浓厚的乌托邦色彩。其中最重要的是议会三院制。


在笔者看来,议会三院制的错误恰恰源自于王道政治理论上的错误。王道政治本质上是政教合一的政治。政教合一在中外历史上屡见不鲜,但总体上已经沦为历史陈迹。原因很简单:权力意味着腐败,当道德与政治权力捆绑在一起的时候,政治权力的腐败必然传染给道德。到头来,人们非但会抛弃这种政治,而且会厌恶与其伴生的道德。


政治离不开道德,良制也必须建基于一国历史文化传统上。但这并不意味着有必要建立政教合一的道德理想国。蒋庆重视一个国家的道德、历史、文化的传承,但他恰恰忘了,活着的人本身就是一国道德、历史、文化传承的载体,因此根本没必要再凭空制造两个载体来压制活人。


蒋庆的全盘儒化方案非但不能获得知识界的普遍认可,即便在大陆新儒家内部,也有学者对其进行尖锐的批评。年轻的新儒家学者任锋对蒋庆的批评堪称精辟。任锋认为蒋庆政治理念中存在三个严重的缺陷:一是高扬道德理想主义,先验地从道德教条直接推论制度构造,属于缺乏历史感;二是单方面强调政治权力的神性,无视其魔性,丧失了基本的现实感;三是无视民主共和的大趋势,将精英主义与民主政治对立起来,高抬前者轻视后者。


 二、康晓光:新儒家的“策论派”


康晓光是当代大陆新儒家中“策论派”代表人物。康晓光主张,“中国应该拒绝民主化,民主化是一个祸国殃民的选择,中国应该选择‘儒化’”,他自己开出的方案是所谓的“仁政”。


仁政就是扩大人的“善端”的政治。如何通过政治扩大人的善端呢?康晓光开出的药方不过是中国几千年来所谓的“贤人治国”。但问题在于,有权施行统治的贤人的标准是什么呢?又如何评价他“是否信仰并践行儒家理念”呢?


康氏“仁政”制度设计中最重要的一环,便是最高权力的更替规则。康晓光主张“禅让制”,甚至对当下中国进行了禅让制解读。但是,禅让制既然如此美妙,为什么在整个中国古代,禅让制终归于绝迹呢?而如果清末皇室被逼让位的权力更迭现象能叫作禅让,那么革命何尝又不能叫禅让,选举又何尝不能叫禅让?可见康氏“禅让”乃是一个糊涂的概念。


康版“仁政”也设计了民意表达机制。就公众参政而言,康晓光“最欣赏的是还是法团主义体制”。法团主义就是将人民组织进行业性或职业性公会(法团)进行协商谈判的一种思潮。按照康晓光的设想,仁政允许人民组织法团。当法团之间产生利益纠葛时,先是让他们相互谈判,最后由政府做主裁定。而且,有资格参与谈判的只能是听政府的话的法团。但这还是仁政吗?


康晓光自诩他的“仁政”是一种“混合政体”,这种政体把君主政治、寡头政治、民主政治的要素混合在了一起。他认为仁政可以超越周期律。但既然超越了周期律,康氏理论中为什么还要保留革命的正当性呢?革命不就是周期律发作的症候吗?


康晓光的最终目的是,在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基础上建立“儒教国”,而建立儒教国的过程就是“儒化”。不得不说,只要稍具现实感,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方略纯属空想,根本不具备实践的空间。


 三、余东海:儒之时者


余东海的思想试图融合自由主义与中国传统,可以用“仁本主义”四个字概括他的基本主张。他认为,仁本主义涵盖而又超越人本主义,具有很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如果我们把仁本主义理解成道德主义,我认为它与自由主义的关系应该和社群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关系相似。也就是说,它可以成为自由主义的补充。而如果仁本主义就是中庸主义或中道主义,则笔者也赞同它确有指导其他价值的资格。从政治制度中道德强制力的角度看,在余东海的仁本主义里,道德对个人自由权利并不构成根本威胁,因此是可以接受的。


此外,政治人物必须发自内心地解决“为什么要当官”的问题。余东海指出,儒家对此也有一套自己的答案,但我们认为,这套答案已经完全过时了。


余东海治学取“六经注我”途径。他对儒家的理解未必就是儒家原典的本意,其论述的合理性和说服力势必因此大打折扣。就此而言,余东海的仁本主义尚嫌粗疏,还远未到逻辑自洽、圆融无碍的化境。


 四、儒教:如何既可欲又可求?


当代大陆新儒家群体普遍喊出了一个口号——重建儒教。概括而言,当代大陆新儒家对儒教的理解分为三派:(一)蒋庆的儒教宗教说;(二)陈明的公民宗教说;(三)秋风的儒教文教说。


在蒋庆看来,在中国历史文化的盛世,儒家的呈现形态是儒教。儒家和儒教的不同在于,前者只是一个学派,而后者则“是一个具有独特文化自性的自足的文明体”。究其实,蒋庆看重的并不是儒家的宗教性,而是其作为政教和教化的作用。换言之,他在乎的是“圣王合一”、“政教合一”、“道统政统合一”。


蒋庆为重建儒教设计了两条路线:上行路线、下行路线。所谓上行路线,就是将现有政治秩序“儒化”。所谓“下行路线”,就是走向民间的“变通路线”。为了落实这一构想,需要建立新的科举制度与经典教育制度,不仅有志从政者必须通过《四书》、《五经》的考试,而且在国民教育中,从小学到大学,都必须读经。


一种宗教,如果是人民所欢迎的,何必依靠特权布道?倘不是人民所欢迎的,依靠特权就能深入人心吗?如果儒家生命力顽强,又岂是一帮“食洋不化”的知识分子能够斩草除根的?蒋庆对儒家是不是太不自信了?儒教,既然是宗教,教主是谁呢?是现实的最高执政者还是民间的儒家学者如蒋庆本人?蒋庆寄望圣王合一,如果他所寄望的王不听儒家的教诲,甚至有做秦始皇的抱负,蒋庆就不担心再来一次“坑儒”吗?


陈明的儒教公民宗教说的立论指向与蒋庆截然不同。陈明反对儒教国教论,他认为儒教属于宗教,但他认为他的“公民宗教论”是儒教的一种最薄的版本。


陈明对公民宗教缺乏一个严格的定义,但通读他的论述,我们可以总结出公民宗教具有如下几个特点:


(一)公民宗教是一种公共宗教,体现了儒教对群体、对社会生活的关心超过了对个体生死问题的关心。(二)公民宗教就是要把儒教义理生活化,因此,公民宗教走的完全是下行路线。(三)儒教对死的问题关注不够,有必要在这些方面加以补充。(四)儒教需要在信仰和制度上保持开放性。


总之,陈明想让儒家思想进入社会,成为社会的有机构成,通过作用社会而作用于政治生活问题。


秋风更彻底地主张儒教意义上的“下行路线”。秋风根本不赞成儒家是宗教,也不赞成儒家以儒教的形态实现复兴。秋风认为,儒教在历史上只是文教,今后也只是文教,而在一个文教的基础上,应该允许多个宗教的存在。


从现实的角度考虑,秋风之所以反对将儒家当成宗教,是因为宗教往往加剧而非淡化意识形态斗争。而“如果在意识形态之下有儒家价值作为共同底线,那么,意识形态战争的烈度就会被控制”。


总的来说,在儒教这个问题上,笔者反对蒋庆的儒教说,同情地理解陈明的公民宗教说,但认为其具体内涵尚待严密论证。在某种程度上,笔者赞成秋风关于儒家是一种文教的主张。这里的要点在于,从现实的角度考虑,中国人重建道德伦理离不开对儒家价值的再次激活,但如果依赖权力这只看得见的手来激活,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最后,简单陈述笔者自己对儒家复兴谏言,姑且称之“儒家复兴三议”。第一议:建立历史感。建立历史感必然要求直面历史,既不夸大历史上儒家的作用,又不避讳儒家的不足。第二议:建立现实感。作为政治哲学的儒家已经过时了,但儒家道德哲学并未完全过时,儒家的价值具有超越时空的普世性。中国社会的道德重建肯定会依赖本土思想资源,儒家在其中大有可为。第三议:坚持批判性与开放性。儒家的批判性体现在对现实政治权力的批判上,体现在对儒家思想本身的批判性扬弃上。


支持大同思想网!欢迎赞赏,请点击长按






关于大同思想网:大同思想网是由大陆新儒家代表、湖南大学法学院原院长杜钢建、青年学者枕戈、天地人律师事务所邹红艳律师、岳麓书院唐宏站博士发起,并有学界代表人物郑佳明、卢德之、陈明、秋风、林安梧、伍继延、杜文忠、韩星、何真临、曾亦、韩秉欣、黄守愚等一大批学者支持的文化学术网,于2012年9月1日在湖南长沙成立。网站以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实践法治中国为当下目标,弘扬王道文化、中道思想、大同理想,并希冀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大潮中,大同思想网已成为中国独具特色的国学网站之一。


关注大同思想网


联系电话丨微信:

18670082891

欢迎向大同思想网公众号投稿:

datongsixiangwang@163.com

大同思想网:

http://www.dtsxw.org/

点赞的小手让我看见~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