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枕戈:文化不强,何以强中国,何以世界大同

2017-01-21 瞿建波 舒腾 大同思想网 大同思想网




华声在线讯(记者瞿建波 通讯员 舒腾) 2017年1月19日,天气预报长沙的气温3至9度,北风3级。傍晚时分,长沙岳麓山岳麓书院旁的吹香亭,体感温度在3度以下。在这里,我约见了枕戈。他曾告诉过我,从上大学到现在,他一直生活在这座山脚下。


在两个小时的访谈中,这位80后作家、青年学者、大同思想网总编,给记者进行了一番思想洗礼。自2012年创建大同思想网以来,他一直站在中国学术探索的前沿,探讨文明的起源、大陆新儒家思想、湖湘新儒家思想,倡导共享主义、天下大同思想。并且,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说:


“文化不强,何以强中国,何以世界大同。”


“世界古代文明和现代人类迁移的方向是从东方到西方。”


“南方的文明起源比北方更早,甚至中华文明是由湖南迁移出去的。”


“世界文明起源于以湖南为中心的南方。”


“最早的‘中国’诞生在稻作文明区、上古湖南。湖南堪称‘世界上古文明之都’。”


“三皇五帝的文明黄金期,是比西方所谓的‘轴心时代’更早的一次‘文明创世纪’。”



 

为传统文化拨乱反正,正本清源


枕戈认为大同思想网最近一两年做的事会在未来思想史、学术史上留下浓重一笔。


“为中华文化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与枕戈并坐在吹香亭,身上的寒意被他激昂的言语驱散,同时不由地涌出一阵澎湃。准确的说,枕戈是从2004年开始由西返中,转向中华传统文化的研究,并逐渐萌发出复兴中华文化的想法。在此之前,枕戈仅只是一个青年作家、诗人。


他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就读于湖南大学。有趣的是,因热爱文学,在他的唐小兵师兄(湖南大学97级校友,现为华东师范大学副教授)的“怂恿”下,特意由湖南大学电气学院申请转到文学院,在湖大历史上属特例和首例。读大学时,就在文学方面崭露头角,先后创办“山楂诗社”,《印象》文化杂志,出诗报、搞诗展,热爱并崇拜海德尔格、尼采、海子,被人戏称“言必称海尼”。他在大学时发表的《论海子之死》、《在语言的废墟上重建诗歌的大厦》、《汉语的美之法则》等文章,从网络媒体到纸媒体乃至到中国诗歌学术界,都引起了不少关注。


但枕戈没有选择沉迷于文学世界,而是由美学的思考逐渐关注中国思想的未来。年轻气盛时的枕戈,也一度认为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落后是因为制度、器物、文化不行,甚至一度崇拜西方文化。2003年,枕戈在网上发现了一个由北大博士创办的“新学院”和另一位青年学者海裔创办的“朝圣山之思”论坛,全新的学术视野和思想氛围让枕戈眼界大开。


枕戈坦言,他受当时汉语人思想共通体的夏可君影响更大。当时,夏可君正在德国留学,大力翻译和引介法国思想家德里达和南希的思想和著作,为融会贯通中西和复兴汉语思想努力。2004年,枕戈参与了夏可君、柯小刚和海裔及中山大学学生等在广州举行的读书会,逐步开始走向汉语经典的重新诠释以及中华传统文化的研究道路。


在研究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枕戈发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思想乱象。中国走下坡路是在帝制时代的“康乾盛世”之后,近代中国的历史向下沉沦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而近代的西方,其文明不断发展引领着世界不断“进步”。此消彼长之下,枕戈说,很多人开始走上了一个误区,片面认为中华文化不行,“打到孔家店”甚嚣尘上,唯有全盘西化才能救中国。


“现在一时强大不代表一直强大。”枕戈说道,“西方的科技、制度确实值得我们学习,但若中国人全部脱胎换骨变成西方人,这是很可笑的,尤其是在文化领域。”


枕戈认为文艺复兴之后西方文明确实一步步走向强盛,但强盛后必然会走向衰落,这是任何文明发展到最后的铁律。物质与精神构成了一个此消彼长的阴阳循环,人处于困境时,会穷则思变,反之亦然。他相信特朗普的当选是美国极盛后开始衰落的征兆。“西方开始走下坡路,中国正在走上坡路,也许还在半山腰上。当西方文明衰落东方文明崛起时,必然有一种新的文化理论来解释这种演变。”


“中华文化能做到这一点。”枕戈道,“现在就是要把近代受西学冲击走向没落的传统文化重新接续,并加以创造性转化。”


遍观当下的中国现实,曾经的礼仪之邦已经礼崩乐坏,物欲的泛滥和拜金的狂潮让国人信仰丧失,精神的家园无处可寻,“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枕戈说当下正是“风雅沦落”的时代,人人追逐利益,把人的贪欲无限扩大。但物质的极盛导致精神的贫困,又反过来刺激人们对信仰的思考和追求,构成一个太极图式的循环,当务之急是中华文化的复兴。


中华儒家文化提出的“以和为贵”、“天下为公”、“选贤举能”、“世界大同”等理念,让社会更有正义感,让世界更有方向感。“中华文化现在要去做这样一种工作,为世界指明一个发展方向。”枕戈道。


但仅仅靠拨乱反正仍然不够,还要为传统文化正本清源,挖掘中华文明起源,对中华文化重新理解。“让国人的文化自信重新崛起。”枕戈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文化不强,何以强中国,何以世界大同。”



 

中华文化的复兴应当为世界发展指明一个新方向


2012年,枕戈遇到了杜钢建教授,杜钢建是湖南大学法学院原院长、法学家、大陆新儒家的首倡者和代表人物,他时而有惊世骇俗的言论,尤其是文明起源的观点不断刷新国人的视野。


枕戈是在湖南第一个与杜钢建发生碰撞和共鸣的青年学者,在大陆新儒家的基础上,他们还共同提出了“湖湘新儒家”、“世界新儒家”的说法,并联合一大批学者创办大同思想网,高举中华文化全面复兴、天下大同的旗帜。


他们发表一系列涉及文明起源的大问题的文章,掀起了学术讨论思潮,提出“所谓的民主、法治、古典宪法治理这些文明形态其实最早是随着上古中国人向全世界的迁移,而传播到西方”、“南方的文明起源比北方更早,甚至中华文明是由湖南迁移出去的”、“世界文明起源于以湖南为中心的中国南方”等旁人看起来惊世骇俗的言论。这些观点结集于即将出版的《文明源头与大同世界》中。


这些学术观点的提出,按照青年学者黄守愚的理解,这是一种“春秋公羊学的路数”:“首先他在重建全球新大一统,以上古湖湘地区为中心建构面向全球的中国叙事学;其次,他倡导新仁学,追求内圣外王,尊王攘夷,以夏化夷。再次,他立足于上古湖湘的叙事学,如双女王之类,属于通三统、张三世。再再次,他的叙说,明显是今文经学的‘家法’,如杜钢建讲‘君子’‘君子之国’‘双女王’,可归因为一种‘权说’。”


而在杜钢建教授和枕戈看来,他们关于文明起源和现代人类起源的观点,是有文献学和考古学的依据的。以湖南为中心的南方,发现了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栽培稻、陶器、城市和宗教祭祀场所。八代炎帝俱兆茶陵、舜帝南巡崩于九嶷、大禹在湘西崇山开启夏朝,证据确凿,文献丰富。


“三皇五帝的文明黄金期,是比西方所谓的‘轴心时代’更早的一次‘文明创世纪’。四大文明古国、古希腊罗马文明、犹太文明都是那次‘文明爆炸’的结果。”枕戈高度评价杜钢建教授的文明溯源工作。


这些惊世骇俗的观点,一度被人讥讽为“湖南中心论”。2015年澎湃新闻网的记者讽刺“湖南人很忙”,甚至给杜钢建和周行易教授扣以“民科”的帽子,舆论对大同思想网一时不利。但一年后这个学术事件却出现戏剧性的发展变化:复旦大学的人类学者李辉教授后来也公开支持“湖南起源论”,认为中华文明起源于湖南高庙;中南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分子人类学家黄石提出他的新的进化论,从基因学角度分析得出结论,现代人类起源于以湖南为中心的大西南。


现代人类起源于中国南方有何意义?会不会是一种虚张声势,显得虚无缥缈?枕戈不这么认为:“认识到现代人类共有一个祖源,人类文明也共有一个源头,所谓‘世界本同源,天下一家亲’,我们更应该体悟天地万物一体之仁,去追求大同的理想。研究文明起源是为‘大同世界’的到来提出立论根据,消弭各种仇恨和战争,共建地球和谐家园。”


“重塑世界观、重新解释历史、争夺世界话语权。”从枕戈口中不断蹦出一个又一个新名词。“最重要的意义是为中国的崛起做理论准备。”枕戈说为中华文化正本清源的目的,在于“让中国人找到出路,让全人类看到光明,重树文明信心。”


“推背图不是也预言‘中国而今有圣人,虽非豪杰也周成’么?而且世界最终是要走向大同的,给人希望的。”枕戈对记者说,大同思想网的名字和立意也来源于推背图。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中国经济继续保持稳步高速增长,已成为世界上最具有发展潜力的经济大国之一。枕戈坦言,任何一种学说的强势崛起不可避免与国家的强大有一种关联,近代西方崛起后,西方学者用一系列的学说来解释他们何以强盛,最典型的就是“西方中心论”以及关于人类起源的“非洲起源论”。


在枕戈看来,那实际上是一种理论上的空中楼阁,不足为信:“如果现代人类和最早的文明诞生在以两河流域为中心的中东沙漠里,那就是上帝瞎了眼。中东沙漠至今是世界上的一个祸害冲突之源。人类和文明应该诞生在最优越的和谐的自然环境中,而世界上北纬30度一线最大的一片绿洲就在中国的长江流域。”


那中国呢?“中国要重新崛起,必须有一种说法,让世界相信,也给国人文化自信。”


枕戈说:“人对世界天然有种好奇心,希望获得一种世界历史的解释。人从哪里来,去往哪里,人生有什么意义,人该怎么活着。”如果这一系列文明起源学说被论证是正确的,我们会有种安身立命的感觉。


世人多半公认“民主”、“自由”来自西方,而古代中国是专制、黑暗的,枕戈斥之为大谬不然。且不说,《礼运·大同篇》讲“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已有民主之含义,《洪范九畴》(夏商宪法)中对“大同”(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土从,庶民从,是之谓大同)的宪法学解释,体现的就是民主意志和“多数人主义”。大同换言之即是“大家都认同”或“大多数人认同”。


而受到西方强势压迫之下,现代我们在翻译“Democracy(民主)”这个词时,字词是从中国古籍里挑选而出的,意思已经重构了,翻译从哲学上来讲也是“词不达意”,更重要是中国人在反帝制世袭的实践中已给“民主”注入新的生命力。此民主非彼Democracy,西方永远是参照。“所以,不要有崇洋媚外的心理。当然,排斥西方是可笑的,但什么都要脱胎换骨成为西方更可笑,这是我的态度,也是我的个人理解。”


枕戈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意见领袖,但他创办的大同思想网却时常在学术界上掀起狂涛巨澜。这是他的谦虚说法。大学时,他就在各大论坛向权威挑战,和同道切磋,陈志武、章立凡、韩寒等等大V都曾是他的论战对手。网络上,学生以为他是教授,教授以为他是专家,热议频频。尤其是大同思想网提出的一个个文明起源的问题,更是引起轩然大波,让枕戈不时处于文化学术争议的漩涡中心。


这些理念之争,学说之争,我们看不出对错,一时也没有输赢。在很多人看来,就像只是学者之间的“意气之争”。枕戈则认为不然。“不是意气之争。我们争论世界文明的源流和正统,俗气点讲是争夺话语权,其实话语之争里是一种能量的碰撞和汇聚,也可以说这是唤醒国人的一种方式,增加文化自信的底气。语言本身即是能量。人类本能地畏惧黑暗和衰亡,总希望生活在光明和温暖的中心,中华很强大,文明很兴盛。甚至,人类活着总需要一种强大的幻象。”


枕戈说,未来怎么走,还要得到历史的验证,而这些理念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反映了历史发展的一种轨迹。


“中华文化的复兴不会永远漂泊,因为我在这里。”枕戈满腔热血地说。



 

参与历史的创造,融入历史的长流


枕戈一直住在岳麓山下。在枕戈心中,岳麓山与岳麓书院是永恒的精神家园,他亦自觉居为湖湘文脉的延续者。他在博客中写道:隐于岳麓山之下,守望岳麓书院的后门。面对滚滚的商业化浪潮,他不隐居山中,而长居岳麓山之下,守望着书院后门,与城市隔河相望,以这种半隐半显的姿态对抗这种潮流。


但记者发现,这几年的枕戈已经算是走上了“文人创业”的道路,通过“众筹”的方式筹措资金,出版国学书籍。如此这般,是否有悖于之前所说“抵抗滚滚的商业化浪潮”。


枕戈回道:“我的初心依然不变。只不过时代不同亦不能一味固守文人的清高,要和光同尘,但我又不是‘同流合污’,这是我们文人的基本操守。复兴中华文化,在于国学的运用,而国学不能孤芳自赏。通过‘国学众筹’等方式让文化改变世界,是渡人也是渡己。”末了,枕戈又补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与用文化的理想与滚滚商业保持一种距离,并不矛盾。”


除了成功进行了《儒学新编》、《非常稻》等的国学众筹,枕戈还发出号召欲众筹一个“袁隆平和平奖”,与“诺贝尔和平奖”媲美。并称“这是体现中国崛起、彰显中国主体性的举措之一”。


枕戈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行动派,会不断做出令人刮目相看的行为,他觉得只有在行动中才能体现自身的价值,就如他的名字“枕戈”一样,取意为“枕戈待旦”,时刻准备着去行动,去战斗。


“谈中华文化全面复兴,天下大同的目标,不会觉得太宏大,太理想化了吗?”记者问。


“大吗?中国崛起的口号大吗?”枕戈笑着反问了一句,“我不觉得大,中国已经在经济上崛起了。”枕戈自答道:“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11月26日视察曲阜时,表达了对儒学的大力推崇,让已经在民间兴起的国学热,开始在整个社会掀起风潮。其实,我觉得当下国学热的兴起,是因为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遇到了空前的问题,环境的危机、贫富差距的危机、道德的危机。需要通过国学来拯救。”而巧合的是,国家领导人2017年的新年致辞中也讲“世界大同,天下一家”,讲“人类命运共通体”。


“你的怀疑,应该是考虑我的身份和地位能不能说,对吧?”枕戈笑了笑说,这就是性格的问题了。枕戈是湖南茶陵人,他讲起了湖湘文化和湖南人性格的来源,说湖南是让一个人在逆境中成长和磨练的地方,这个地方的人始终有一种危机意识,它使湖湘文化有一种忧患而又发奋的精神在里面,叫心忧天下。左宗棠曾说“身无半亩心忧天下”。青年毛泽东在新民学会把它改成“身无分文心忧天下”。所以,枕戈淡淡地说:“根本不怕大,就算说世界文明起源于湖南又怎样?” 


“我相信未来中国二三十年必有巨变,中华文化会产生质变,可能会产生一批大思想家、政治家,我现在做的事情让我有信心迎接这个巨变。参与历史的创造,融入历史的长流,为万世开太平。”


枕戈站起身来,余声仿佛在岳麓山下轰然响彻。

 

支持大同思想网!欢迎赞赏,请点击长按






关于大同思想网:大同思想网是由大陆新儒家代表、湖南大学法学院原院长杜钢建、青年学者枕戈、天地人律师事务所邹红艳律师、岳麓书院唐宏站博士发起,并有学界代表人物郑佳明、卢德之、陈明、秋风、林安梧、伍继延、杜文忠、韩星、何真临、曾亦、韩秉欣、黄守愚等一大批学者支持的文化学术网,于2012年9月1日在湖南长沙成立。网站以推动中华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实践法治中国为当下目标,弘扬王道文化、中道思想、大同理想,并希冀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大潮中,大同思想网已成为中国独具特色的国学网站之一。


关注大同思想网


联系电话丨微信:

18670082891

欢迎向大同思想网公众号投稿:

datongsixiangwang@163.com

大同思想网:

http://www.dtsxw.org/

点赞的小手让我看见~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