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不要误判美国衰退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首例!70年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续期”,按房价1/3收费!

江泽民的退休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从严治党首在从严入党

2016-10-04 夏朝  察网 察网

提醒:最新版微信添加了公众号置顶功能,只要打开“察网”公众号并点击右上角图标,点击“置顶公共号”,就可以将察网置顶。这样,无论何时更新,您将更容易找到我们。


摘 要

从严入党,是从严治党最重要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不是危言耸听;从严入党也是保证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的第一步和最为关键的一步, 没有从严入党在前,从严治党必然艰难在后,与其烂后再严治,不如防微杜渐,将烂源烂根拒之党外。如果真能做到从严入党,那么从严治党或许不再变得那么艰难。


 

9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

这已经不是习近平第一次强调从严治党了,当然也不是中共中央第一次提出从严治党,事实上,历届总书记和中共中央都十分强调要从严治党,也都高度重视并把重拳反腐作为从严治党的重要抓手。

为什么党中央要始终坚持和强调从严治党?原因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知道。江泽民说“乱世须用重典”,胡锦涛说不反腐“亡党亡国”,习近平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都是在表达同一个意思,从严治党必须重拳反腐,因为它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与世界上其它绝大多数的政党不同的是,今天的"从严治党"已经是中国共产党治党的重要原则,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条件下加强党的建设的基本方针和要求。最近30年来,从党的十三大到十八大的报告中都无一例外地强调了加强党的建设必须坚持从严治党的要求,特别是十八大之后,中央强调从严治党的频率明显提高,从严治党的措施更是坚决有效。从严治党几乎是习近平逢会必讲的问题,也几乎是中共中央每会必提的问题。作为从严治党的重要表现形式就是中央的反腐动作,一直处于高压态势,一直在路上,反腐没有禁区,反腐没有铁帽子王,打老虎也不忘拍苍蝇等等,而腐败最主要的对象就是各级党员干部,包括军队内部的反腐力度和强度,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说是一场革命也不为过,光落马的将军就可以编一个连队,人称“将军连”,可见党中央从严治党治军、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态度和决心是何等鲜明和不可动摇。

在如此的高度和力度所强调的从严治党之下,老虎苍蝇也应声倒下了一大片,这固然令人拍手称快,但老百姓的感觉似乎又有些异样,一方面是不断暴露出贪腐案例,往往是没有最腐只有更腐,从普通基层的科处级党员干部到省部委大员,甚至到副国级乃至政治局常委的层面,都有人物因贪腐落马,窝案、串案、家族式、塌方式等各种腐败都屡见不鲜了,有些地方甚至前后三任一把手都因同一个原因-腐败落马,可谓前腐后继,有的一家几口都因腐败锒铛入狱,个案涉案金额也经常刷新历史,更有甚者,辽宁省的人大常委会因为贿选问题导致丧失合法性,不能正常合法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代行其职权,可谓是触目惊心,前无古人,至于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之类的雷语也是某些党政官员常脱口而出的下意识语言;另一方面,不断有党员专家、学者、理论权威等所谓精英人物在不同场合公开或者半公开发表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否定党的历史,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攻击我国的社会制度,鼓吹西方的理论和价值观等一整套系统化的理论,相比之下,对毛泽东本人和革命烈士、历史英雄人物的抹黑、攻击,对历史事件的曲解、歪曲、篡改、编造甚至虚构都只能算是小儿科手段了,这些人中有公知大V、名人 (如任志强/袁腾飞/毕福剑等),有高校教师(如山东大学王学典、复旦大学冯玮等),甚至还有党校教授(如中央党校王长江等),名单还可以开列很长很长,每一个人都有耀眼的社会光环或者显赫的学术背景,他们要么公开明目张胆质疑、反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理论,否定党的方方面面,鼓吹中国要改旗易帜走印度、伊拉克、利比亚、菲律宾等国的道路(他们当然不会直接这样说,她们说的是走西方的道路,但是这些国家的公知当初不也是要坚持走西方道路并在本国实行了吗,所以这些与中国同属发展中国家阵营照搬西方政治制度的国家对中国更具现实参考性),要么曲里拐弯拐、半遮不掩地用不同的形式和借口但干同样砸锅、推墙的工作,极力配合党外人士诸如李开复们之流的唱衰、抹黑、甚至是颜色革命的颠覆运动。

但与那些有党纪国法惩治的腐败官员不同的是,这些腐朽了的戴有一大堆社会光环的党员知识分子精英似乎没有任何可以制约他们的东西,目前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只要他们不是贪污受贿(好像没有太好的机会,有的话应该也会不甘人后的),不杀人放火(这些有法律制裁),无论他们怎么曲解,质疑、攻击甚至否定党的一切,无论怎么破坏党的团结,挑拨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抹黑、羞辱革命烈士和中华民族的英雄人物,篡改、编造、伪造种种历史谎言,传播各种居心叵测的谣言、谎言,攻击党的领导和社会制度,他们都是可以无所顾忌且畅通无阻的,既无人对它们问责,更没人能奈他们的何,对于网友们自发的抗议,党内外均没人理睬,对网友们的反驳,他们嗤之以鼻、往往会以更为激烈过分的言语或行为作为回应,党纪对它们来说不知道为何物,国法似乎也与他们没关系,日常的工作、生活不仅没受到丝毫的不利影响,反而可能还有额外的好处,绰号任大炮的任志强,其大炮的称号并不是因为其为老百姓代言敢于向权贵开炮而得名的,他不仅不为老百姓说话,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反而专为资本代言炮打老百姓,更有甚者,他因经常炮轰党和政府的历史、理论,方针、政策、路线等且又一直安然无恙而荣获“任大炮”之“美名”,虽然最后因民愤实在太大,不处理一下似乎不好应付舆情,但也仅仅是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印象中这似乎还是唯一的一个被处分的非政府官员的党员精英。

虽然这两个方面的共产党员干部、领导和专家、学者、理论权威等党员群体的腐化和非党化的现象还不是主流,但是由于他们的落马或者声音特别有冲击力和话语权,给人感觉是他们的势力还是非常大的,甚至有黑云压城之感,毕竟好事不出屋坏事传千里。特别是后者们鼓吹和传播一系列似是而非的理论和历史问题,再加上套在他们头上的光环,相较于党外人士的相同论调而言,他们的灌输说教行为更是具有欺骗性,更容易蛊惑人心,破坏力,离心力也更大。

由此引发出一个问题来,几十年来的从严治党,无论是在反腐战线上(前腐后继),还是在思想理论战线上(几乎不设防,特别是互联网的高地上),成绩虽然很大,但就其长效结果来看,可以说是收效甚微,特别后者,甚至可以说不仅没有什么效果,反而是反共反体制的言论伴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而愈来愈系统化、理论化和公开化,成为一种时髦,甚至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势和优越感,从过去偷偷的,暗地私下的,网上匿名的,分散单独的发展到现在公开的,实名的,集中的、统一的或者联合作战的,乃至有组织化、系列化、理论化、套路化的说教宣传和进攻了,其势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这种猖獗的反共现象和思潮(互联网上尤甚),公然出现共产党执政的国度的媒体上、课堂里,如果没有某些体制内的党员学者们的支持、配合、呼应和推波助澜,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声势。一个共产党员,一有合适机会,倘不说点这些所谓民主自由、历史真相的“高论”,似乎显不出自己的个性与水平,不如此表演一番好像是自己脱离群众不接地气似的,置自己当初的入党誓言于不顾,而竟然丝毫不觉得脸红,岂不是咄咄怪事。

与此相映照的是我们从严治党的会议开的不可谓不多,下的决心不可谓不大,出台的文件、政策、法规不可谓少,广播电视表面宣传的声势不可谓不壮,而且也不能说没有落实没有执行,特别是18大以来,落实执行力度之强可以说是前所未有,贪官污吏倒下一大片,所以说警钟也都是长鸣的,刑也上了大夫,该说的,该做的也都说了、做了,说句玩笑话,就差朱元璋的剥皮了。然而即便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之下,在上述两条战线上,依然总有党员干部顶风作案,仍不收手,依然总有党员专家、学者、理论权威对人民灌输他们那一套与国情脱离、与党和人民离心的砸锅、推墙的反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思想,这是为什么呢?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常常在想,这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党员呢?这些党员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经过观察,我认为这是因为这些党员原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也许从来就不曾是合格过。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不是合格党员,那他们当初是怎么上位的?怪提拔他们的上级领导吗?他们的上级有可能和他们一样不是合格党员,怪他们的党组织吗?如果党组织的党员多数和他们一样不是合格党员,合格党员势单力孤,怎么能期望组织考察提拔的党员干部都是合格的呢?

既然当初这些个人本就不符合入党条件,入党后也不会是合格党员,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能入党呢?大概是因为当初并没有用严格的入党条件来要求他们。所以,一批毫无党性的投机分子,甚至是某些势力的代理人就这样轻松混入党内了,其入党的目的本就是为私为己,所以不仅自己入党不是为党为公为人民,而且还影响带坏了一大片,现在中央三令五申,从严治党,如果不能从源头的环节上从严,光靠什么不得公车私用,不得违反8项规定,反四风等运动,是远远不够的,这只能管一时,难免是一阵风,即便出台了再多规章制度法律法规恐怕也难挡这部分不合格党员干部专家学者们的贪腐或砸锅推墙运动的,因制度法律的执行都是人来操作,况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今的腐败绝不是因为我们制度和法律的缺少或者漏洞导致的,所以,如果党的基础细胞--党员的修养、觉悟和三观等基本素质不能合格的话,党员不能以身作则自觉遵纪守法的话,那么所有这些从严治党的做法难免都有治标不治本的嫌疑。

我想中央应该是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在高压制度反腐的同时,“两学一做”正在深入展开和推进,两学一做重点在“一做”上,即做一个合格党员,这是非常必要也是非常及时的。

但是,问题又来了,如果这个党员本身就是不合格的,通过两学一做就可以把他转变成合格党员吗?这种可能性当然是有的,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原本就不合格的党员,无论通过什么学习可能都不能将他转变成合格党员,而这种可能性应该还要更大些,所以才会有面对反腐利剑仍有前腐后继、全家贪腐这种目无法纪的乱象频繁发生,有些党员甚至把“两面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谄上一套,媚下一套)当成自己高超的领导技巧,成功的处世哲学,当成自己的本事,还洋洋得意津津乐道呢,这样的党员通过走过场式的学习,是难以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三观从而成为合格党员的。

严打重惩党员干部的贪腐渎职违法乱纪行为眼下虽然成效显著,但是能否长期防范于未然尚未可知,两学一做这类的活动虽有成绩却也难免有时沦为走过场,如此一来从严治党岂不是沦为空中楼阁!很多人因此迷茫,甚至丧失信心,相信了某些反共公知、权威们的鬼话,以为实行所谓多党制、所谓的西式民主就可以从制度上从根本上解决我国的贪腐和损害群众利益等问题的发生。这当然是诡话,但这是另外一个重大的问题,不是本文探讨的主题,在此也不做进一步的论述。

如此说来,目前中央所有动作举措,虽然都是及时和必须的,成效也是显著的,但我认为还应当继续推进和深化。在各种思潮极度泛滥,文化极端多元化,理想信念极易丧失,拜金、享乐主义成为部分人人生信条的今天,从严治党的具体落实手段之一是从严入党!坚决杜绝那些只认钱认权不认理不认法的投机分子入党。

因此,从严治党必须要先防止不合格党员数量的增加,只有党内合格党员越来越多,不合格党员的数量越来越少,党员的整体素质才会越来越高,以身作则、为人民服务、遵纪守法、廉洁奉公、身先垂范才能成为绝大多数党员的真正共识,而不是嘴上说的其实都不是自己所想的所做的,更不是自己所信奉的那套庸俗虚伪哲学,这样才能形成真正风清气正的党风,才能引导政风和社风的风清气正,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少数不合格的党员,才有可能通过诸如两学一做这样的活动,通过自己身边合格党员的党风示范以及那些反面教材的教训而自觉的做合格党员。要形成风清气正的党风,就必须有广大党员个体自觉的积极参与,只有合格党员在数量上绝对压倒不合格党员,才能真正营造积极向上良好健康的党风,否则,恐怕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党风求清、政风社风求正就会缘木求鱼、难上加难,结果自是事与愿违。

一句话,要想从严治党有长效,首先必须要长期坚持入党从严!

只有把好党员入党的这一重要关口,杜绝带病入党的事情发生,才能从根子上建好党、管好党、治好党。 有人说管党治党根子在领导干部身上,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本末倒置了,因为领导干部的身先垂范固然重要,但领导也是从基层党员一步一步上来的。一个不合格的党员,一旦身居高位,成为领导后就会自动变成合格党员了吗?这显然是太天真了。所以基层党员合格率的高低,直接关乎优秀领导干部的多少,而不是相反,没有合格党员大众化的新常态,就没有优秀领导干部普遍化的官场生态!

所以,从长远来看,从严治党,重在基层,首在从严入党,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党之溃否,在于党员,在于基层。当年身居高位的张国焘叛党时,不仅未能带走一批部下,连身边的警卫员都没能带走一个,只能自己孤身一人叛党,可见合格优秀的基层党员是多么重要。

那么,近几十年来,我们的基层党组织现状如何呢?这个不用我说,中央有说法,有些地方党的领导弱化,基层党组织不健全。在入党条件的把控上是严还是宽呢,中央还没有明确说到这一点,但是事实上是非常宽的,甚至不仅是宽的问题,有些地方是变味变质的问题,甚至是腐败、利益交换和小圈子的问题。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窝案、串案、家族式和塌方式腐败的事情经常发生了,为什么中央总是强调反腐任务繁重,一直在路上,未有穷期了。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自己在大学、各自单位时党员入党情况是个什么样子的:往往真正德才兼备,三观正确的但是不善于表现自己的人并没有发展入党,相反人品一般甚至不好的,价值观有问题的人,只要会来事,能说会道,左右逢源,甚至是欺上瞒下,这样的人往往优先入党。在他们入党前,大家并不知道他们是凭什么入党的(后来得知靠的是不断的写入党申请书,找领导谈心表态,美其名曰“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他们入党就像入地下党一样的隐蔽,等到最后得知这样的人居然也入党了时,就一下子拉低了大家对党的认识,而且让那些正直的更符合党员标准人反而觉得不愿与之为伍,无形中将党与那些德才兼备的优秀人士隔离开来。如此一来,很多人的入党事实上就是一种投机,一种利益的交换。这还是N多年前我上大学时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与观感。据说现在有些地方入党还要送礼、找关系,这不是还没入党就开始腐败了吗?没有关系,不花钱,不走后门,再德才兼备、再优秀,也难以入党,入不了党,自然少了提拔升官的机会,这不是把入党这样一个挺崇高挺圣神的事情弄得庸俗化、世俗化、低俗化和功利化了吗?虽然这种现象不一定具有普遍性,但在我们自己身边却不少这样的例子。这样的人,别说什么真正的理想信念了,就是人品道德可能都成问题,他们除了迷信自己那一套人生哲学外,哪里还有什么奉献、为人民服务的价值观,入党后,能期望他们以身作则、遵纪守法,讲政治、有规矩吗?这样的党员干部一旦主政一方,能期望他们廉洁自律、入党为公、当官为民吗?不祸害一方就算是当地百姓烧高香了。

所以,从严入党,是从严治党最重要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这不是危言耸听;从严入党也是保证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的第一步和最为关键的一步, 没有从严入党在前,从严治党必然艰难在后,与其烂后再严治,不如防微杜渐,将烂源烂根拒之党外。过去党在白区搞底下工作,环境多么险恶,但是绝大多数的党员都有坚定的理想信念,视死如归,能做到这一点,与严格的入党条件和对个人全面、慎重考察是分不开的,甚至是需要经过生与死的考验才可以入党,没有这一点的保证,就不能保证地下党组织的安全,当时党员入党隐蔽保密是应该的,必须的,是时代和现实的要求,但现在我党执政都67年了,现在的入党特别是基层党员入党搞的跟入地下党似的隐蔽,普通群众都不知道他是符合怎样的入党条件?经历了哪些考验?(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可以不说,钱、权、色的考验通过了吗),又是如何入党的? 说有的入党近似暗箱操作也不为过,这不是在愚弄群众吗!就算入党是隐蔽的,能严格按照党章要求,也可以的,但是,事实上往往并非如此,不仅隐蔽,而且宽松,甚至腐败。

因此我认为今天要从严入党,关键是要阳光入党,也就是让人民群众参与考察监督,让党员入党前就充分暴露在阳光下,接受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党历来的优良传统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现在如果我们入党搞的很脱离群众,把入党当升官发财的捷径,那这个党员首先就不能保证是从群众中来,入党后自然更难保证他会到群众去,恐怕只会是从小圈子中来,到领导家中去了。

在此我还想顺便多说两句,党员特别是基层党员的入党,我认为要把对党忠诚放在最后考察的条件上,并不是说这个不重要,而是现在的党员毕竟不同于当初的地下党,时刻面临生死考验,所以,对于一个基层的,特别是年轻党员,这个忠诚是很难量化考核的,所谓对党忠诚,更多的是被庸俗化为对某些领导个人的无原则忠诚,难道对领导积极表忠心就是对党忠诚吗?事实上,如果其它条件严格执行了,比如最基本的三观特别是价值观正确,基本的人品道德,良心底线等等这些把住关,大是大非面前有立场,敢于同不正之风做斗争,等等这些一个合格党员的基本要素都具备了,对党忠诚自然也很容易做到;反之,所谓的对党忠诚就容易变成一句空话,欺骗党组织的最漂亮的话。当然对于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或者理论工作者, 对党是否忠诚老实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核参数。

在把好从严入党关口的同时,我认为完全可以重新审核一下所有党员的资格,甚至来一场壮士断腕式的整党运动都有必要,比如所有党员同时终止党员资格,来个二次重新入党,即按照上面提到入党从严的要求,严格依照党章,结合人民群众对党员的基本要求和期望,走党的群众路线,再公开梳理一遍所有党员,对于哪些与人民群众脱节,与党离心离德的挂名党员,伪党员、假党员,甚至是其它什么势力党派的卧底,二次入党时自然就排除在党组织之外,经过人民群众和党组织公开的双重考评,合格的,够条件的则可以重新入党(当然可以局部先试点,分阶段进行也行)。不过话说回来,如何从严入党以及是否可以来个二次入党式的整党,这又是另外的重大课题,不是我今天讨论的主题,所以,我就不展开讨论,上面提到的也只是点到为止而已。但不管怎么说,如果真能做到从严入党,那么从严治党或许不再那么艰难

对于一个执政党来说,党员的质量远比单纯的党员数量重要一万倍还不止,当初共产党员的数量远低于国民党员的数量,但是因为共产党员一心为国为民不计较个人的生死荣辱的整体个人质量远胜国民党员,所以,共产党才能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并一举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夺取全国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当然关于党员质量和数量的关系,这也是另外一个重大的课题,也不是今天本文的主题,在此也不做展开探讨,上面零星提到的一些内容也只是点到为止,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让那些不符合入党条件的人轻易入党,无异于让癌细胞侵入一个健康的肌体,如果不及时察觉清除,最终必将危害整个健康的躯体。一个有70多年历史的苏联共产党连同他领导的整个国家竟然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的教训不可谓不惨痛不深刻,如果不是因为苏共整个组织已经病入膏肓,从下到上的每个细胞和毛孔都已经病变生癌了,这么庞大的身躯怎么可能在没有外敌干涉的情况旦夕之间就轰然倒下呢!“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可见作为基础的不起眼的“毫末”和“累土”是多么的重要,一旦基础不牢,合抱之木也好,九层之台也罢,就有倾覆垮塌之虞,何况一个由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人所组成的一个政党组织呢!其实习近平“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警告何尝仅仅是指海峡两岸关系的,难道不也是对整党治党的警告吗!

总而言之,从长远来看,从严治党,重在基层,首在从严入党,点在阳光,细在三观品德,根在人民。党员必须来自于人民,服务人民,党员意味着责任和奉献,而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沽名钓誉,这是当下每个党员必须秉持的最基本的理想信念。党只有紧紧依靠人民,服务人民,党的基础才能坚如磐石,党和人民的事业才能繁荣昌盛。因此,我建议,从严治党应首先由从严入党开始,务必要让合格党员成为普遍


Read more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